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恶魔情人变奏曲 > 第十章

恶魔情人变奏曲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你……你想要做什么?”

    “要-的心。”

    “什么……什么?不可以,我是魔界的云萝公主,你不可以拿走我的心。”

    “那又如何,公主的心就比较尊贵吗?”她不配拥有心。

    “你……你擅闯魔宫,我父王不会饶过你的,侍卫,侍卫,快把他赶出去,快……唔!好痛……”

    一只燃烧的火手穿透云萝公主的心窝,毫不留情地将犹自跳动的心整颗扯下,不顾她的抗拒握在掌中收回,任凭她因火的灼烫而痛苦不堪,跌坐在地捂胸哀嚎。

    他没有一丝仁慈,蓝眸充血地积满暴戾之气,手段残酷地杀进公主宫殿,沿途死伤的侍卫血流成河,仍无法阻止他的愤怒之火。

    雷恩.艾佐的魔性在瞬间爆发,彻底觉醒地抹上一层陰残魔色,他的心已完全转化为黑色,狂放邪佞得连身为魔界之王的拉斯也不敢靠近,眼睁睁地看他残害自己疼爱的女儿。

    他失去理性了,不再有能力思考,张狂的怒火充斥他体内,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便是毁灭,毁了所有具有生命的物体。

    不要喘息,害怕黑暗,他沉睡的情人暂时忘了呼吸,你们就陪陪她吧!别让我看见你们鼻腔里还有气息。

    化成修罗的双手瘦癯如鹰爪,凸出额侧的双角是那么狠厉,羽翼一张巨大无比,有如黑雾罩住了日月光芒,凄厉的狼嚎声由远处传来,恶魔的心只有一种颜色,是她唤醒黑色的恐惧。

    云萝公主成了无心之人,而她还活着。

    “她活,-活,她若有个意外,相信-比任何人都清楚会有何种下场。”

    卷起一阵黑色狂风,雷恩展翼飞向天际,留下颓倾的宫殿、半毁的魔宫,以及淹至阶台的血海和尸体,让魔界动荡不安,魔魔自危。

    而他手中的心仍在跳动,非常活跃地渴望到有形肉体里,它在寻找新的主人。

    “啊!活了,她真的活了,她……呜……呜……有呼吸了,她活过来了……呜……呜……她在喘气……天呀!怎么可能……她没有死……呜……没有……她又活过来了……”

    又哭又笑的杨家母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互拥着,明明高兴得不可自抑,欣喜若狂得想大笑,眼中的泪却扑簌簌地往下流,抹了又流不肯停止,简直跟关不住的水笼头没两样,笑中带泪。

    一旁的杨父和杨亚树也红了眼眶,虽然不像她们表现得那么夸张,但由频频低头拭泪的动作看出他们有感动,也有欢乐,微笑地注视奇迹似的一幕。

    世界上没有恶魔,只有为爱痴狂的多情人儿,不管心中有多少邪恶,在爱面前不得不低头。

    爱能消弭罪恶,爱是宇宙间最强的力量,它令人悲伤无助,也带来了喜悦、幸福,在你不如意的时候加以扶持,不论男女老幼一律平等对待。

    “咦!你们到底在哭还是笑?吵得我都无法睡觉。”真是奇怪,这是什么?

    摸着手边坚硬的木材,感觉躺在四方盒子里的杨恩典睁着圆亮的大眼,不解大家在哭什么,或是笑什么,檀香的味道非常重。

    “还睡,-想当猪呀!再睡下去连命都没了。”恶狠狠的金发男子低身一捞,让“睡”了三天的情人能起身一坐。

    “哎呀!你别掐我鼻子,不能呼吸了啦!你欺负人。”她可爱的鼻子一定被他捏扁了,真是个粗鲁又无礼的家伙。

    “我就是爱欺负-怎样,-早就不能呼吸了,还敢跟我顶嘴。”哼!欠管教。

    “我不能呼吸?”什么时候?

    一片飞扬的白吸引杨恩典的目光,她讶异地发现竟是招魂的白幡,满布里外的成为白色世界,“忌中”两个字跃入眼中。

    是谁死了?

    忽然间她难过的眼泪夺眶,看着垂泪的母亲和一直拭泪却笑得开心的大姊,爸一身黑地在扯弄幡布,弯腰捧起挽联的大哥扬唇抿笑,准备一把火给烧了……呃!等等,不太对劲。

    一、二、三、四,包括她在内刚好五个,是杨家人口的总和,那么这个家是谁死了?怎么鲜花素果齐备的设成灵堂……

    蓦地,她震惊地睁大双眸,一帧灿烂笑颜的女孩相片正对着她,彷佛在取笑她的后知知觉。

    那是她?!

    “躺在棺材里的感觉怎样?要不要发表一下死亡感言,本狗仔大爷正现场为-连线,-老实说不要怕,上面那老头没叫-背十诫才准进天堂吧!”

    他们的规矩特多,又要心地善良,又要灵魂纯洁,还不许人家做坏事,门窄得毫无诚意欢迎新成员,老要人家排队等候。

    像他们魔族多便利,只要有心加入从不限制条件,门开千万扇,条条大路皆通行,服务品质一流,不用担心找不到门路,他们自会送上简介供君参考。

    “我……”棺材?

    头有点晕的杨恩典感到想吐,原来她躺的奇怪东西是棺材,难怪她觉得狭小无法翻身,有种呼吸不顺的窒息感,骨头都僵硬了。

    只是她究竟是几时死了,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情?好像睡了一个长长的觉,人如胎儿蜷缩在母亲的子宫里,温暖得让人不想醒过来。

    “我明白-的感受,我也睡过德古拉伯爵的『床』,真的很不好受,我一直告诉那群死硬派的老古董别把-当死人看待,他们就是不肯听地弄出一堆笑话,让人家以为你们家真有人死了,还说我伤心过度得了失心疯……”

    看他又是埋怨,又是恼怒地喋喋不休,鼻头微酸的杨恩典握住他的手,将头靠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凝视他,似乎百看不厌地但笑不语。

    由他眼中她看到一个恶魔的深情,她知道他也会害怕,害怕失去她,在没有情爱的恶魔世界里,她是他唯一的眷恋。

    “什么死硬派的老古董,人死了本来就要为她准备后事,让她一路好走,这是自古以来传承的习俗,谁晓得你是哪来的怪物,居然有本事让她起死回生。”

    光这一点,她就可以原谅他推她去撞墙的那笔仇,只因她坚持不肯开棺,让他把一颗带血的心脏放入小妹的身体内。

    “嫉妒的女人最丑陋,麻烦-滚远些,不要来吸走死人的空气……哎!-居然敢掐我。”好呀!她想造反了。

    面对雷恩一张狰狞的脸,咯咯笑的杨恩典又掐了他一下。“人家不是死人啦!我还活得好好地。”

    “哼!死过的人总可以吧!女人就爱斤斤计较,偷斤减两都不成。”他反拉她两颊瘦下去的脸皮,非常不满意地瞪她那一家人。

    就是他们饿瘦她的,连着三天不给她饭吃,所以她才会越来越瘦,皮包骨的抱起来很不过瘾,让他这“豢养者”毫无成就感。

    也许该宰头猪来让她补补,上了年纪的魔猪如同一根活人参,补精益气好处多多。

    被瞪得不知所措的杨家人尴尬一笑地转过身,避看他那双具有魔性的冰眸,抱起一头不晓得打哪来的小猪走开,让想小俩口多聊聊,他们的存在感觉有点多余,虽然他们也想留下来抱抱家中的宝贝。

    只是有一点他们实在想不通,猪为什么会发抖,而且抖得相当厉害,两眼挂着泪泡像在求救。

    “当然不行,对你的爱不能偷斤减两,我好爱你喔!雷恩,爱死你了。”她突然抱着他,神情十分雀跃地对着他猛亲。

    被突如其来的热情攻击,有些傻眼的雷恩怀疑她死过头了。“-是谁?”

    “我是恩典呀!恶魔也会得老年痴呆症吗?”她淘气地眨眨眼,笑他变呆了。

    “请问-含蓄的个性哪去了?”他还很客气地问,怕被上面那个愚弄了。

    杨恩典捧着他的下巴,温柔地亲吻他的唇。“被我的恶魔情人溶化了,蜕变成为爱勇敢的美丽蝴蝶。”

    “不会再把我让给别人了?”他问。

    “不,你是我的,谁来抢都不给,包括那个长辫子女孩。”她仍是介怀地嘟着嘴,惹得他愉快地哈哈大笑。

    “那个女孩救了-一命,要不是她及时将-的魂魄收入生命石中,-早被死神带走了。”而他救了她的人也没用,她将成为活死人,也就是一般的植物人,永无苏醒的机会。

    “是她救了我?”她很惊呀。

    “艾莲娜是我们家最小的孩子,她是我妹妹。”生性古怪,难以捉摸。

    “什么,你妹妹?!”噢!糗了,她搞错了。

    雷恩抱着她陰陰一笑。“吃醋了对吧!-以为她是我另一个情人。”

    “我……呃……呵呵……她很漂亮……”装傻,她什么都不承认。

    “比不上-,但……”他又笑,表情十分邪恶。“该怎么惩罚-怀疑我不爱-呢?”

    “不要咬我的嘴唇,它刚好……呃!你刚刚是不是说你爱我?”为什么她没听清楚?也许就此一次。

    换他装糊涂地打迷糊战。“有吗?死人的耳朵不是失灵了,-听到的是我清鼻孔的声音。”

    “雷恩……”她撒娇地拉着他的手直摇,希望他能再说一次。

    “啊!天黑得好快,该吃晚餐了,-灵堂的食物看起来很好吃,-要吃鸡腿还是鱼,他们拜祭-的供品还真丰富……”她呀!好命,生前死后都受宠。

    “雷恩.艾佐,你这可恶的恶魔……唔……唔……”嗯!他的吻变轻柔了。

    杨恩典不满地朝他的背一吼,以为他又要要无赖地回避问题,谁知她人才一跟上,他回身拉她入怀,一个爱怜的吻轻落。

    “傻瓜,我爱上一个傻瓜,-说我是不是很傻!”两个傻瓜。

    她笑了,眼泪如珍珠地落下,拥着他怞噎。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相信我,她是个善良、温柔又谦恭贤良的好女孩,有了她,-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财富。”

    一句“相信我”,冯子谦难搞的母亲居然羞红了脸,答应儿子娶他相恋多年的女友过门,而且还破天荒地宴客百桌,将婆婆传下来的一组昂贵首饰送给了未来的媳妇,热络的程度叫人跌破眼镜。

    婚礼就在圣保罗教堂举行,由“年高德劭”的威廉神父主婚,引导的花童成了一头粉红猪和一只看起来很讨人厌的倨傲黑猫,婚礼流程顺利得有如“魔”助。

    原本今天的准新娘还不愿意下嫁呢!在被准新郎的强迫下上了一趟医院做了健康检查,发现肝脏出现不明肿瘤,她惶恐得当场哭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哭倒在准新郎怀中。

    那时她才知道自己并不坚强,而且非常怕死,有个依靠的肩膀让人安心,她后悔过去的任性和自以为是,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幸好只是良性肿瘤,及早治疗并未转为恶性,在药物的控制下渐渐好转,肝功能恢复正常,她才有机会当一次新娘。

    “辛苦你了,还出卖色相色诱痴肥的老太婆。”男人长得帅还真不是福气,看看他铁青的脸就知道。

    咬着牙一哼的雷恩重重一搭杨亚树的肩。“我是天使嘛!信我者得永生。”

    “呵……呵……我的骨头八成碎了,你一定要搭得这么用力吗?”他笑得很痛苦,感觉肩骨弯了。

    “哈!靶情好嘛!你家那个妹妹威胁我要和她的家人好好相处,否则她要跟猪睡,请我回家抱枕头。”那头可恶的小猪,他非宰了-不可!

    “呃!这个……她变坏了。”原来是欲求不满,牵累无辜呀。杨亚树在心里闷笑,很同情他的遭遇。

    他家小妹是有点变了,爱笑爱闹调皮,喜欢到处游玩,沉敛的性子变得开朗乐观,逢人便笑咪咪地好不热情,好像亚理十七、八岁的样子,对人、对事的观点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可对他们而言,这算是变好不是变坏,她甜美的笑容好似天赐的恩典,娇美可爱得让人好想疼她,好分享她笑脸下的幸福。

    但对某人来说,她的人见人爱造成他极大的危机意识,既要看好她别使坏,免被“坏人”拐跑,还得防范有心人士的渗透,他的忙碌可想而知。

    “是变坏了,但你也用不着幸灾乐祸,下一个女人不一定会更好。”也许代表灾难。

    “嗄!”身一僵,杨亚树的表情极为复杂。

    以为会牵手一生的徐月梅居然被发觉蹲在路旁吃生老鼠的肉,而且每逢月圆时分,毛发会突然长粗变长,对月空嚎地吓坏同大厦的住户,因此被人怀疑人格有所异常,入精神病院接受强制治疗。

    他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在她身上,他想帮她却无从帮起,只能看着她病情日趋严重,宛如狼地趴在地上进食。

    她已经丧失人性了,不再记得她曾爱过的他。

    “瞧!人家多欣赏你的仪表堂堂,还不卖笑地打个招呼。”雷恩挖苦地一讽,视线追着打扮得比新娘子还漂亮百倍的伴娘。

    苦笑的杨亚树勉为其难地咧开嘴,回应罗芳菲的热情眼光。“我想,我又恋爱了。”

    “她?”不会吧!他们整整差了一轮。

    “不,是那只高傲的大黑猫。”-的眼睛很美,像是一道令人难解的谜。

    “咪咪?!”

    踩着优雅脚步的米卡萝不停地哭骂害她回不了人身的雷恩,就只因为他觉得猫要有猫样才有趣,当人太无趣了,施法控制了她的变身。

    可恶,可恶,他以为她不知道他存了什么居心吗?还不是为了想独占他的小情人!

    【全书完】

    *欲知雷斯.艾佐如何与煮得一手“好”厨艺的席善缘结成良缘,请看寄秋花园系列578魔魅の家之一《恶魔协奏曲》

    *欲知雷丝娜.艾佐怎样让天王巨星蓝道.欧米特“一见钟情”,请看寄秋花园系列587魔魅の家之二《魔女暴风曲》

    *欲知雷恩娜.艾佐杠上古板的英国绅士狄奥.尼索斯有何精采的情事发生,请看寄秋花园系列626魔魅の家之三《爱の魔幻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情人变奏曲最新章节 | 恶魔情人变奏曲全文阅读 | 恶魔情人变奏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