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色色女巫 > 第十章

色色女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乐极生悲。

    大喜之后就是大悲,这是巫界的一则传说,但是从无人印证过,直到现在——

    黑色的凉玉床上有具了无生息的女巫躯壳,雪白的双颊不见血色,安安静静地躺在冰凉缎面上,连呼吸都不再来干扰。

    最完美的睡姿,无懈可击的仪态,黑白对照是如此鲜明,摆饰的花儿全都枯焦干黄,宛如失去生命般缺少微笑,似在哀戚。

    沙南萼,死了。

    四周陰淡无风,一百零八根白色蜡烛排列成六角星芒包围着,照耀中央交会的人儿,显得特别冷清和沧凉,一种不该有的圣洁感。

    女巫是不流泪的,伤心只能藏在心底。

    目前除了曹穹下落不明无法连络外,沙家其他四姐妹全都赶了回来,一脸悲伤地望着无法回应的姐妹,极尽努力要换回她的命。

    就算要逆天,浴血于魔界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不让我看她一眼?为什么要阻挡我?为什么……为什么……我爱她——”

    嘶吼的悲呛声一声声泪响着,被阻隔在巫女室外的男子敲着透明门板,明明至爱近在眼前却摸不着,不知她是生是死。

    同样在外等待着爱人的沈劲和上官锋心中也有忐忑,尤其是上官锋,他的宝宝是奇笨无比的女巫,待在里面只会扯后腿而无助益。

    因为沙越隽破了秦可梅的离心咒,导致巫术反嗜己身而几近丧命,一生的法力迅速流失,美丽的青春面孔竟成四旬妇人,不复动人的姿色。

    泪巫的泪叫恨意填满,失去年轻貌美比夺去生命更可恨,便向撒旦许了愿,以唯一的灵魂签下契约,出售不再有的良知。

    以血为咒,至高无上的撒旦赋予毁灭女巫的力量,全集中在致命的一击。

    本来她报复的对象是坏了她修为的沙越隽,可是那人远在英国乡居而她无力到达,只有选择次级女巫沙悦宝来施予咒法,以性命来做赌注。

    没想到基于姐妹情深,沙南萼却代她受过,迎面接下魔力无限的一击,而秦可梅也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化为无有。

    以自己的巫命来下咒是多么可怕,谁能抵挡得了!

    于是,一命换一命,牺牲了花痴女巫。

    “你不要太激动,她应该不会有事,聪明女巫的法力很高,一定救得回来。”上官锋冷静的安慰江邪,毕竟沙南萼救的人是他的笨女巫,今生的挚爱。

    在道义上,他有一份感谢。

    “应该!你看她动也不动地躺着,其他人根本没有任何行动。”可恶,这道透明门怎么没门把?

    “女巫的世界是我们所不能了解的,也许她们正在想办法。”在沈劲看来是不太乐观,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失控的江邪大力地拍着门,“为什么想这么久?南儿还有时间等吗?”

    “这……”上官锋无法回答。

    门那边的沙夕梦发现外面男子的手已出现血丝,微微一叹地抚抚沙南萼冰冷的脸庞,她的灵魂虽然被她们暂时封在躯壳里,但待久了磁场会消褪,对她并不好。

    “越隽,连你都没法唤醒她吗?”她一定恨透了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我是聪明女巫不是万能女巫,莎宾娜奶奶去了巫洞难以联系上。”沙越隽已在指望奇迹。

    沙悦宝要哭不哭地握起沙南萼的手,“都是为了救我,她比我还笨。”

    “别自责了,换了我们其他人看到你有危险也会奋不顾身,你是我们的姐妹,最亲爱的家人。”

    “越隽——”

    “好了,把你的哭脸收起来,别让小萼儿笑话你笨。”该怎么化解血咒?

    “果她看得到,我再笨上一百倍也成。”至少换回一个亲人。

    “别傻气,你还有笨的本钱吗?”从头到尾都笨得

    “讨厌,你老是取笑我。”沙悦宝心里好难过,很想放声大哭。

    在一旁心痛得吃不下蛋糕的沙星博突然有个想法,“血咒能以血来破解吗?”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博儿,你太可爱了,我们可以试试。”以血破血,绝妙的主意。

    沙夕梦淡淡地提醒,“我们只有四个人,凑不成六角星芒。”

    “有什么关系,把沈劲和上官峰拉进来凑数。”沙星博不介意贡献她的暴烈上司。

    “江邪呢?”不忍心的沙悦宝转头一看心急如焚的痴情明星。

    “就让他进来陪小萼儿吧!”最冷情的冰山说出最温暖的话。

    “好吧!”

    手一扬,透明门成了一道可自由通行的通道。

    第一个冲进来的是满脸着急的江邪,用着心疼的眼眸凝望床上的爱人,伸出的手不敢碰触,怕是椎心的痛。

    随后是沈劲和上官锋,各自往心上人身边一站。

    “她……没事吧?”这句话说得大家都沉重。

    “我们会救她的,不惜一切代价。”

    沙越隽取来一把银色短剑,在自己手心划下一道血痕,将血滴在沙南萼的四周,其他几个姐妹也照着做,瞬间一道六角血阵成形。

    然后她叫江邪握住沙南萼的手呼唤她的名字,要求另两个男人站在她指定的方位上,四姐妹也各自就定位。

    古老的咒语由女巫口中缓缓念出。

    “我召唤你,最古老的神在此被召唤,我召唤你,我召唤最神秘的力量,倾听女巫的声音,在黑暗的深夜里,我以我邪恶的力量保护你,保护死亡的女巫由地狱归来,我召唤你……”

    一股莫名的力量冲击上官锋和沈劲,他们觉得有股黑暗的力量正由脚底由上渗,但是看到其他几个女孩视若平常的模样,也不好开口询问,怕被取笑没胆。

    至少他们的女人会。

    “……我召唤你,古老世界的魔,请赐予我重生的力量,我召唤你,伟大的撒旦。我们是你卑微的侍女,我召唤你……”

    几乎过了半个多小时,重复的咒语不曾停歇,沙南萼的脸色逐渐红润,但胸前却始终不愿起伏。

    每个人身上都叫汗浸湿了,力量在六角星芒角边徘徊,就是进不去正中央。

    “越隽,我们是不是少了什么步骤没有做?”小萼儿早该清醒了呀!

    “我不晓得,以血破血是巫界最残酷的巫术,我们做到了。”那为何还不见成果?

    “会不会是我们的血不够多?还是爱不够深?”

    恨的极端是爱,爱能消灭世上所有的恨。

    爱?一听到此话的江邪毫不考虑地拿起短剑往腕间一割,喷洒的血液落在沙南萼的脸上,其中几滴快速的沁入她眉心中央。

    沙越隽见状以眼神要众姐妹再加把劲,她快醒了。

    “我召唤你,万能撒旦,请将女巫的生命还给女巫,她是你忠实的信徒,我召唤你……”

    淡淡的呼吸声薄如猫足几近无,渐渐的有热气由沙南萼鼻孔溢出,胸前有了明显的起伏,唇色也接近玫瑰红。

    众姐妹一瞧露出欣喜的笑容,念得更起劲。

    倏地,两片黑柔羽睫微微颤抖着,很慢很慢地张开一条缝,地表的光线是如此柔和,她吃力地睁开眼,虚弱的一瞧自己的位置。

    “我死了吗?”

    哇!

    沙南萼的一句话快让人落泪,终于救回来了。

    “南儿,我爱你。”两行泪滑下江邪的眼眶。

    她惊讶的伸手拭去,“别哭,我在这里。”

    实在是错误的决定,她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为一时感动而蒙了巫眼,做出连自己都想不到的事,简直愚昧得过了头。

    爱的结局一定要这么老套吗?她后悔了可不可以?谁来带她逃出这一片混乱?

    望着一袭黑纱礼服,一脸痛恨的沙南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一排排的座椅全是棺材盖,底下不用说是棺材,吊诡得很。

    本以为她的要求很无礼会遭拒,谁知江家的老王八居然会答应她当个黑色新娘,在最陰森的坟地举行婚礼。

    女巫结婚呐!多大的笑谈,荣获本年度巫界最盛大的一件事,她根本没脸见人了。

    “吓!好……好恐怖,好恐怖哦!江王八太恐怖了,我怀疑他不是人。”沙悦宝惊惶未定地拍拍心口,闪进新娘休息室。

    脸都吓白了,肯定恐怖。“怎么了?”

    “小萼儿我告诉你哦!你未来的爷爷绝对是魔界的推销员。”太……太可怕了。

    “深呼吸,说清楚。”

    沙悦宝深吸了一口气才稍微平复。“你知道他送了什么当聘礼吗?”

    “嗯?”还没人告诉她。

    “七口棺材耶!上等木材用的质料,一口叫价最少十万美金,而且保证一百年用不烂。”木材不烂,装在里面的人不成僵尸才怪。

    “自产自销嘛!”沙南萼无力地笑笑。

    “更恐怖的还在后头呢!他说反正用得到,就帮我们多保留几口棺,一家人全死光了还有家庭优待,一律五折半相送。”

    吓!的确恐怖。“你们没收吧?”

    “谁敢收呀!我们又把他空运到台湾的棺材交回来,不过……”呼!沙悦宝打了个冷颤。

    “不过什么?”沙南萼有不好的预感。

    “老王八说聘礼不能不收,所以他改送鸳鸯棺,一次躺两人还附赠口小弊,一家三口都用得到。”

    沙南萼一听都快昏了,她不要嫁了。“宝宝,你帮我偷渡。”

    “偷渡!?”

    戏谑的男声在门口响起,一身黑的江邪拿束黑玫瑰捧花进来,眼神含着责备,他可不想有个缺少新娘的婚礼,理由只是荒谬的“女巫不结婚”。

    有他们这对开了先例,下一对是沈劲和沙星博,然后是上官峰和沙悦宝,破了女巫不结婚的戒条。

    所以那两位“连襟”从七天前就耳提面命,警告他要把自己的女巫看牢,别让她溜了,要是害他们也娶不到老婆,这笔帐要记在他头上,两人联手殴他成残。

    不为旁的威胁,他可是迫不及待要为自己正名,娶个老婆好抱抱,谁理他们当不当怨夫。

    “嗨!耀,你怎么有空出来?”笑得心虚的沙南萼接下捧花。

    心,好重。

    “你不晓得结婚日新郎最闲了,我来看看我最爱的女巫是不是想逃婚。”她除了黑毯另端作终点,哪里也去不了。

    “反正又不是很急,缓个三年五载再说也不迟。”真想脱下这一身黑纱。

    “南儿,我的伤还没好。”江邪就是故意不上药地让伤口难愈合,藉以勾起她的记忆。

    是他的血和爱唤醒了她。

    沙南萼略显柔情地搭上他的腕间一抚,“就会用感情勒索我。”

    “因为我爱你。”江邪在她唇上一点。

    “你……唉!好像我不回答‘我也爱你’会对不起你。”她欠他深倩,只因他爱得比较深。

    “坏女巫,你伤了我的心。”她最擅长的就是伤人。

    “你的心没有那么脆弱,大明星。”沙南萼揶揄地拉下他的袖子遮住腕上的伤。

    江邪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我不再是大明星了,我要改行卖棺材。”

    “你真的要退出演艺界?”会有不少女人伤心断肠。

    “嗯!”

    “左惑不反对?”她是绝对赞成,免得老饮醋。

    “他气得跳脚,扬言要天涯海角追杀我。”当初的赌约是他赢了,老婆不仅爱上他还准备入门了。

    “是吗?”沙南萼好笑地自半开的门望望一身为鸦黑的男傧相。“等他端完杯子是吧?”

    瞧左惑正累得满头汗地兼当招待,很难想像他拿刀的情景。

    “我答应他一家九口棺材七折优待,随时来提货随时有。”江邪现在一口生意经。

    “哇!你真毒,这么咒他全家。”惨了,以后不会要她帮着卖棺材吧!

    尼古拉斯伯爵的豪华棺材躺了两世纪了,该怂恿他换口新棺。

    “人生无常,预先做好规划才不会手忙脚乱。”现在想想,卖棺材也不错。

    “嗯哼!生意人。”

    江邪笑了笑挽起她的手。“走吧!婚礼快开始了。”

    沙南萼百般无奈的拖着沉重的脚,半拖半就地教他赶上架当新娘。

    “他们两人太过分了,居然没有看见我。”生着闷气的沙悦宝踢踢小脚地跟在他们身后走出去。

    但,真有那么顺利吗?

    义大利籍的神父是黑道出身,一边拿圣经救人,一手扣板机杀人,而且让今天的新郎非常的不悦,有着一张非常非常臭的脸。

    因为——

    “哇!他好帅哦!简直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我几乎要改信天主了!多迷人的蓝眼睛,像海洋的颜色。”

    忘了身分的沙南萼出神地望着帅得没天良的神父,手中的捧花滑落了都不自知,不过没人在意她的小意外,她是花痴嘛!

    除了她的新任老公。

    “沙、南、萼把你的口水收起来。”

    江邪气炸了,不管礼成了没,戒指一套低头一吻,抱起人就往新房走去,不在乎身后的取笑声。

    这是他的老婆——一个花痴女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色色女巫最新章节 | 色色女巫全文阅读 | 色色女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