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好吃女巫 > 第十章

好吃女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痛快、痛快、太痛快了!她根本不用出手,夕梦就代她教训了那些不知分寸的妄动者。;;

    女巫耶!岂能轻易得罪。;;

    而那些不懂事的英国人以为子弹能消灭女巫,掏出几把贝瑞塔M84的手枪便是一阵乱射,混乱之中打破了夕梦心爱的水晶球,为自己招来大锅。;;

    先是人飞在半空中转了七百四十七次,和波音七四七班机同时起飞,然后两头猪在街上狂嚎,几只小狈跟在猪尾巴后头汪汪叫,画面真是温馨,叫人感动。;;

    若是在三天魔咒之期未解前,被人逮去宰了,那只能说是命运弄人,怨不得女巫。;;

    “你还笑得出来,博儿。”沙越隽笑得很冷、指点在她喉口。;;

    “嗨!越隽,死里逃生能再见你一面真是幸运,给我一杯女巫牛奶吧!”沙星博不怕死地伸手索讨。;;

    “七口破了咒的魔法小弊,五只刚培养灵巫的红宝石指戒,三个私人水晶球,两副算命的巫牌……”;;

    一页一页的翻着纪录册子,沙越隽-一清点破坏损失,眉间的小山也越积越高,有些东西可是金钱买不到,她们都视若珍宝,可是……唉!;;

    这能说是她的错吗?夕梦也是帮凶。;;

    还有首席犯人——沙芎芎。;;

    “都是芎芎的错,是她为了捞钱,随便把星相馆租给不怀好意的坏人类,你要好好的骂她一顿,赚钱要循正道不可急进,滥用女巫的能力……”;;

    “嗯哼!”;;

    沙星博嗫嚅地缩缩脖子,“我……我是贪玩些,你别瞪我嘛!”越隽好凶哦!;;

    “你还好意思说,一切的引因皆由你而起,敢把责任推给别人。”沙越隽倒了杯加料的女巫牛奶放在吧台上。;;

    “我有很认真的在悔过,你看我的脑写着‘惭愧’两字。”咦!她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没做。;;

    到底是什么事呢?一时想不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八成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不想了,免得脑袋负荷过度。;;

    “博儿,你把对吃的用心放一点到其他地方去,也许我会相信你的诚意。”;;

    沙星博一副要找她拚命似的护住点心和牛奶,“别跟我抢,我会恨你一生一世。”;;

    “你……”沙越隽放弃了,她真是无可救药。;;

    “和她讲吃的,你会气死。”沙夕梦冷冷的说,眼底有抹笑意。;;

    “冰山,你真了解我。”好喝,真是人间美味。;;

    沙夕梦狠戾的一瞟,“再叫我冰山试试。”;;

    “好啦!一时顺口溜舌嘛!”沙星博恬恬唇上的白沫,“对了,好久没看到宝儿,她还好吧?”;;

    “跟你差不多。”;;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我很好呀!”喔!宝儿也很好,跟她一样。;;

    她才这么想,一颗炸弹随即在头顶爆炸。;;

    “谈恋爱。”;;

    轰!好大的震撼力。;;

    “我……我哪有在……谈恋爱……女巫……呃,不可以……”沙星博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是在谈恋爱。”沙夕梦很酷的丢下话。;;

    要不然她不会被绑架。;;

    “好嘛好嘛!我是跟一个野蛮人走得很近,可是你知道吗?他好粗鲁又无礼,每天都管得好紧,还不许我乱收礼物……”;;

    沙星博的毛病又犯了,一开口就停不了的嘀咕个老半天,丝毫没发觉有道高大的人影正站她背后,脸色铁青地似要噬人。;;

    “看来你有很多牢蚤要发。”一个男声冷冷而气。好,很好,她会非常的好。;;

    “是呀!你不晓得他好专制,没收我好多礼物,好在我机伶得很,暗藏了不少好东西,像王大哥上回寄来的巧克力好好吃……”;;

    “你还敢给我收他的东西!”;;

    噫!打雷了?“哇!你的口气学得好像,他……呃,沈劲,你来了。”她顿时气弱地把身子一缩成球。;;

    “小胖妞,你似乎没把我的话刻在脑子里。”是很像,因为他就是本尊。;;

    “我……我镌在骨子里了嘛!你知道骨头没神经,所以反应就……慢了一些。”呜……她会死得很惨。;;

    原来他就是那件很重要的事,而她因为太过得意忘形而给疏忽了,这下肯定会被修理得不成“巫”形。;;

    “要我替你整整骨吗?打碎了比较好重组。”沈劲陰沉地瞪着她。沙星博是懂得看风向的狡猾女巫,置死地而后生的跳到他身上撒娇。;;

    “虽然你有很多坏坏的人性,可是我还是喜欢你呀!全天下的男人我都不爱,就只爱你,你不觉得这些可以弥补我小小的缺失?”;;

    “真的爱我?”他微挑着眉,稍敛火气。;;

    “真的,天地良心,我用上帝的名起誓,今生只爱沈劲一人。”沙星博还郑重地举起右手。;;

    “你是女巫。”可恶,又骗他。;;

    “啊!我……嘿,你别生气啦!我有在悔改了,你看我惭愧得抬不起头来见人。”她也怕人瞪。;;

    老套。沙越隽无奈地以唇报一喃。;;

    “小胖妞,你死定了。”沈劲狠狠地咬了她的小胖肩一口。;;

    痛呀!可是她不敢叫出声,谁叫她有错在先,忘了知会他一声她没事,害他紧张地东撞西闯。;;

    “不好了,越隽,我们女巫俱乐部的大门不晓得被哪个坏心的野人弄坏了,吓走所有的客人……”;;

    沙芎芎气急败坏的变出个计算机,一边计算报架一边说,犹不知即将到来的惩罚。;;

    “是我。”;;

    不用问也知是他所为,野蛮人嘛!沙星博暗忖。;;

    “你……哎哟!谁打我?”沙芎芎还来不及提出赔偿数目,头上便挨了好几拳。;;

    “是我。”;;

    沙夕梦和沙星博口气一冷一热的扬手坦承。;;

    “喂!你们俩太不够意思了,为什么联手扁我?”她可不记得有得罪过她们。;;

    “星相馆。”;;

    “呃,这个……”;;

    “芎芎,你最好去清点一下,所有损失从你的零用金里扣。”沙越隽冷血的撂下一句。;;

    心虚的沙芎芎有不好的预感,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指头一弹便消失在酒吧。;;

    不到三秒钟,楼下传来凄厉的哀嚎声,等她哀悼完回到PUB时,第二祸首沙星博已被沈劲强行掳走,只留下吃了一半的点心和牛奶。;;

    ※※※;;

    “吼!”;;

    一阵粗喘声后,接着是如熊般的嘶吼,一具赤luo的男身趴伏在女人身上,怞搐地释出灼热的精华。;;

    整整要了三天三夜,沈劲和沙星博几乎没有离开床半步,除了如厕和换床单。;;

    三大内没有外力干扰,三餐有人定时送到房间,两人疯狂的**,一次又一次,十根指头怕是不够数,得借助脚趾头来帮衬。;;

    已经累得没办法思考的沙星博浑身酸痛不已,真想好好泡个药澡,可是野蛮人不许,说她运动量不够才会到处乱跑,需要“动一动”。;;

    可一动就没完没了,她每一开口求饶就被他厚湿的唇堵住,只能发出声吟声,其他一律被禁止。;;

    天!她是女巫非**机器,在他一再的索求下,当真死了好几回,久久回不了魂的以为上了可怕的天堂,一片鸟语花香。;;

    “别动,我现在没力气再要你一回,给我十分钟。”他需要时间恢复平时的心跳频率。;;

    “劲,我想洗澡。”她全身都是发酸的体味。;;

    “不准。”他一手挽住她的肥腰,脚压着她小腿让她起不了身。;;

    “可是人家好难受。”真像一只黏糊痴虾蟆。;;

    他闻闻她的身子,“嗯!我的味道。”;;

    变态。“你不觉得皮肤呼吸很困难吗?”;;

    “不,我用鼻子呼吸。”很好,留着他的记号。;;

    “劲,我有没有说我爱你?”她决定采柔性攻势。;;

    “嗯!我也爱你。”他吻吻她的肚脐眼,有点凸。;;

    “你才不爱我,你喜欢的是我胖胖的身体。”他是名副其实的野兽。;;

    他的表现哪像人,精力旺盛得像头野生豹,不停地爱她,连上药的时间也没有。;;

    沙星博开始为将来担忧,再这么不眠不休下去,她迟早会瘦得像一根竹竿,然后他会嫌弃她没肉而无情地把她一脚踢开。;;

    呜……她是最可怜的女巫,她想吃东西。;;

    “星儿,你还不够累是吧?”所以才会胡思乱想。;;

    沈劲作势要再爱她一次。;;

    “累了累了,我真的不行了,再玩会虚脱。”;;

    “还敢不敢乱跑?”他用力一咬她的粉嫩耳垂。;;

    “不……不敢了。”小人。;;

    “要不要听话?”;;

    “嗯!”;;

    沈劲停下动作低喊,“我要听回答,不许敷衍。”;;

    “要听话。”他太卑鄙了。;;

    “好,明天把你的东西搬过来。”他支起头看着她,命令地说。;;

    “嗄!搬过来?”同居吗?;;

    他看穿她的思绪,“不是同居。”;;

    “我不当情妇。”她会变成最最可怜的女巫。;;

    “妻子。”;;

    “喔!妻子还好……啊——你说什么?”沙星博吓得从床上跳起来。;;

    沈劲面上微带局促之色,“求婚听不懂是不是,罗嗦的女人。”;;

    “你……你在求婚?”我的撒旦王,他……他是不是烧过头了?;;

    “我不能求婚吗?”她是什么表情,好像他疯了似的。;;

    “鲜花呢?戒指呢?连甜言蜜语都没有,你好寒酸哦!”果然是来自蛮荒时代的人。;;

    “小胖妞,你不要得寸进尺,我肯娶你是你的荣幸。”就知道她会拿乔。;;

    沈劲手脚并用地将她抓回怀中安放,两手紧环着她的腰腹。;;

    “你肯娶我也要看我肯不肯嫁呀!”哪是他说了就算数,忽视女巫权。;;

    “你敢不嫁?”他咆哮地勒紧她,一团肥肉霎时挤成游泳圈。;;

    “女巫是不结婚的。”呼吸困难,呼!他……他想谋杀女巫呀!;;

    “哼!我管你成不成,明天就去看礼服。”;;

    瞠目一嗔的沙星博紧紧地抓掐住他的肩膀,“不公平,你使诈。”;;

    “要不要嫁?”他往上一顶,蓦地停滞不动。;;

    “我……你卑鄙……”晤!好……好难过。;;

    反正他有的是耐力,看谁先投降。;;

    “沈劲,我恨你。”可恶的男人,竟敢用下流的方式逼婚。;;

    他一笑地顶了两下,伸手探至床边拨电话。;;

    “刚出炉的鲜奶油蓝莓蛋糕可能要取消了。”;;

    “鲜奶油蓝莓蛋糕?”沙星博眼睛一亮,口水直咽。;;

    “本来是要庆祝求婚成功,你知道我没求过婚,可惜……”他故意大大的叹了一口气,佯装很失望。;;

    “我同意了、我同意了,我们结婚。”她急切地按掉电话猛点头。;;

    他狡侩的问:“不后悔?”;;

    “不,我就是要嫁给你。”她的蛋糕……;;

    “好,立誓。”;;

    “劲,我的蛋糕……”她用呜咽的口气哀求。;;

    “等我先吃饱再说。”喝?终于拐到他的小胖妞。;;

    许久许久之后……;;

    沙星博终于如愿以偿地狼吞虎咽她心爱的蛋糕,心想,要结婚?成;;

    等到西元二一○○年吧!;;

    陨石撞地球。;;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好吃女巫最新章节 | 好吃女巫全文阅读 | 好吃女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