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冰山女巫 > 第十章

冰山女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沙夕梦被带走了。

    警方以杀人罪欲起诉她,不过她在警局待不过一天光景就被释放了,因为没有检察官敢办这起案子,法官也头疼地请假不克办公。

    上官锋偕同沙悦宝前往警政署向署长施压,爆烈的沈劲陪著沙星博大闹警局,刚引退不久的大歌星江邪施展明星魅力,引来大批抗议司法不公的歌迷,连远在英国的龙御海都以维利特家族的力量向外交部递出求情书函。

    一堆重量级人物全来凑热闹,警局外更是围了一群准备闹事的前山海帮分子,吓得警务人员不敢随意进出,在局里窝了一天。

    警方当然不会向恶势力屈服,只是斟酌行事,尽量不激起人怨。

    沙夕梦被释放的原因是法医的验尸报告和张宪德的说法有出入,法医指出,现场三、四十具死尸一大半死於毒蛇咬伤,其馀是心脏麻痹和气喘发作。

    尤其沙夕梦手取心脏那一段根本不足以采信,朱乔伶的身上一点外伤也看不到,瞠大的双眼显然是被吓死的,胆囊完全破裂。

    “怎麽可能?我明明瞧见她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无法接受事实的张宪德惊得精神有些错乱。

    他从未目睹过如此骇人的画面,居然有人的手能穿透肉体取出内脏,表情陰冷得像来自地狱的使者,扬高带血的心脏祭向天空。

    一道黑色闪电击中她的手心,瞬间带走还在跳动的心脏,他的一半队员因此吓得说不出话来,另一半队员则住在医院接受心理治疗。

    总之,没有一个人见证他说的是实话,所有人都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不敢开口,以致他的证词不被采用,人人都当他疯了。

    此次事件以黑帮械斗结案,不过,他的信誉也因此遭受质疑,外界人说他好大喜功,故意栽赃陷害改过向善的企业家,胡乱地诬指人家的女友。

    “张队长,真是抱歉了。”沙夕梦淡然地朝他一颔首,神情不带一丝愧疚。

    张宪德有片刻错愕,“你到底是不是人?”

    “不是。”她从不认认为自己有人的特质。

    “那你是什麽?”世上真有怪力乱神?

    “你不妨当是看了一场魔术秀,心里会好过些。”为了弥补,她在他身上下了金钱运。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要我坐视犯罪而不理?”他办不到。

    “换个角度看,一下子少了几十名罪犯,台湾会有多少妇孺免於受害。”她是为人类除害。

    “强词夺理,我会一直盯著你们的一举一动。”没人可以杀了人而不受法律制裁。

    “很有敬业精神,我祝福你。”沙夕梦越过他走向一旁等候的单牧爵。

    “你还好吧?”

    她看了他一眼,“你问得很奇怪。”

    表面上她在看所守待了一夜,但实际还不到三个小时,除了应讯那一段时间待在那儿接受简单的盘问外,其他时间她都施以幻术欺瞒众人的视觉,人如往常地在家走动。

    “没人为难你吧!我看张队长快瞪穿你的背了。”他一定很不甘心。

    “我想他会被你搞成精神错乱。”居然叫了一千幅挽联印上人家的名字,上面还写著:天妒英才。

    单牧爵拥著她坐入车内,“谁叫他当著我的面带走你,还嘲笑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

    “是吗?我以为他吓傻了。”手铐都掉了遗忘了拾起来。

    “我都被你生气的模样吓了一大跳,何况是少见多怪的他。”单牧爵嘴边带著浓浓笑意,像是看了场爆笑剧。

    果然没看走眼,冰山底下藏的是座活火山,平时不活动进行休眠,清清冷冷表现出冰的晶莹让人一寒,一爆发即生人回避。

    尽避心里有准备她将有惊人之举,但是一看到乱石混著沙暴的景况仍不免大开眼界,她的潜在力量相当吓人,没点胆识的人更会吓软脚。

    尤其是她剜心的那一幕,他仿佛亲眼目睹战争女神复活,丝毫不在乎人命的轻重,弹指间夺取一条魂魄,骄傲地向世人显示她的实力。

    他必须说一句:她的脾气比火还炽烈。

    “你呢?想打退堂鼓?”普通人是忍受不了女巫的另一面。

    黑暗与魔性。

    “休想,你再多练个五十年。”在血腥世界打滚的人岂会畏惧血腥,他的手段并不比她慈悲。

    一抹很淡的笑意浮在她嘴角。“你真的让人很讨厌,一点都不晓得要死心。”

    “等你挖了它自然停止跳动。”他注意观察她的脸部表情。

    “很冷的笑话。”她微放怒意。

    “呵……宝贝,你爱上我了。”天呀!他该感谢谁呢?撒旦?!

    “胡说。”她矢志否认到底,两颊染上淡淡晕红。

    “不用急著想吃人,要不要我送你一面镜子?”面无表情的冰颜透著关心,因为爱。

    她不是轻易动心的人,除非她所深爱的人,否则她见死不救,一脸事不关己的跨尸而过,无视垂死者的哀哀求救声。

    她越来越像个人了,他的女人。

    “单牧爵,我讨厌你。”她说的时候不带冰冷,反倒像是情人间的娇嗔。

    口是心非。

    “爱上我没有那麽痛苦吧!我会让你很幸福的。”他故意说得暧昧,眼神轻佻的一挑。

    “你……你喔!真是服了你。”沙夕梦轻笑出声,在他唇上一啄。

    脑筋顿时一阵空白的单牧爵差点撞上来车,片刻的呆然之後扬起一阵傻笑,心口的喜悦逐渐泛大,让他看起来像个智障。

    方向盘一转,他错开身後的车开上安全岛,熄了引擎拉过她便是晕头转向的狂吻一番,两人的唇瓣都吻肿了,还带点血丝。

    虽然她没开口说过一句爱语,但是生性冷淡的她肯主动吻他是件多麽令人兴奋的事,她的心底绝对有他。

    “我爱你,梦儿。”

    “我讨厌你,单牧爵。”

    他笑著抚去她唇上属於他的血。“叫我牧爵。”

    “牧爵,我讨厌你。”她紫绿色的眼底带著淡笑。

    “而我爱死你了,爱到无可救药。”讨厌就是爱嘛!她太害羞了。

    “疯子。”她在心里说:爱你。

    单牧爵深情地吻著她的指头,“为你疯狂,吾爱。”

    “我好像无路可退了。”恋爱的滋味就是这般天旋地转吗?

    “退吧!退到我怀里,让我呵护你一生。”他张开双臂等著她。

    “不怕死就接好。”

    沙夕梦面露微笑的投向他的怀抱,不管交通警察的警哨声在耳边响起。

    向可娜端著一盘点心走来走去,大难不死的她可神气了,不但成为女巫俱乐部的永久员工,月入数十万,还成为巫界破格收的第一位无巫性的入室女巫。

    她的程度还在摸索期,像牙牙学语的婴儿仅懂三百六十七道音阶,吟唱惑人的咒语。

    成果虽然不彰但勇气可佳,居然敢喝下一向喜欢看人痛苦的沙越隽所调制的巫药,让沙家女巫敬佩得竖起大拇指称赞。

    不过,她也拉了一星期的肚子,虚脱到必须吊点滴补充葡萄糖,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都快成仙了。

    “小太妹,你是刚从衣索匹亚回来呀!”怎麽瘦得只剩皮包骨,前面的肉都少了一大坨。

    她瞪了方墨生一眼,“死人妖,你还没得爱滋呀!”

    “奇怪,你不怕骂错人?”好像从他们一认识开始,她就没错认过他和岩生。

    能分辨两兄弟的人不多,每每都有人喊错,纠正多了也懒得理会,将错就错也好。

    “方大哥是正港男人汉,不像你,远远就闻到一身‘女人味’。”娘娘腔。

    “女人味?!”他一副大受侮辱的表情,东嗅西嗅自己的体味。

    “我建议你去变性好了,性别错乱是很痛苦的。”瞧!爱美的动作多像女人。

    乔装久了会有潜移默化的作用,有时小指会女性化的微翘。

    磨著牙的方墨生扯著她的辫子,“小太妹,你太不尊重大人了。”

    “少动手动脚,‘姊姊’,小心我告你性侵害。”她怀疑他还是男人吗?

    “向、可、娜,我要缝了你的嘴。”居然叫他姊姊。

    她露出惊讶的神情塞了一口樱桃酥,“原来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呀!没患老人痴呆症。”

    “吃吃吃,你早晚胖得像今天的新娘子。”而她的男人还拚命塞东西给她吃。

    “啊!差点忘了,我是女招待耶!”向可娜匆忙地喝杯果汁,拉起小礼服快步行走。

    今天有一场婚礼,是沙家女巫的结婚大喜,可是她们却不认为有何喜可言,根本是失去自由的酷刑。

    她们,是复数,也就代表不只一对新人。

    “女巫可以穿白纱吗?”沙悦宝开口问。她比较喜欢之前雩儿的黑纱礼服。

    “笨,你不说谁看得出你是女巫。”该死的小雩,该死的越隽,没事干麽结婚,为何不坚持一下下。

    呜!她不要嫁人啦!

    “博儿,你可不可以别再骂我笨,我今天结婚耶!”难得一次。

    “你本来就笨,干麽把莎宾娜奶奶不在的事说出来,害我得陪著你嫁人。”她气得连东西都吃不下去。

    “锋说嫁人是件很好玩的事,所以人家就……”傻傻地答应了。

    她就是笨嘛!

    “他说狗屎是香的,你要不要吃一口看看。”笨笨笨,笨N次方。

    “我……”沙悦宝被骂得抬不起头,只好低低望著涂上蔻丹的指甲。

    “好了,博儿,你的妆花了。”沙夕梦为她补上蜜粉,看来完美极了。

    略带笑意的沙夕梦再为她调整好婚纱,颇为得意自己能化腐朽为神奇,把沙星博月亮脸型藉由现代化妆品的功能修饰成鹅蛋睑,看起来不致太臃肿。

    结婚多美妙呀!只要主角不变成她就好,看人受苦真是件乐事,难怪越隽乐此不疲。

    “冰山,你是不是在嘲笑我的不幸?”瞪著眼的沙星博想咬掉她多事的手。

    “你多想了,是沈劲比较不幸。”她同情的成分居多,夸而不嘲。

    “哼!你别以为自己逃得掉,你死定了。”单牧爵看来可不好惹。

    “我学防身术。”能拖一时是一时,巨大的冰山不易移动。

    “停止说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女巫会输给防身术吗?”有爱就胜不了。

    “想想不犯法吧!”是有点可笑。

    女巫在教堂结婚是一大讽刺,满地的黑色玫瑰花瓣铺成一条步道,笑不出来的神父直在胸前画十字,结婚进行曲改成安魂曲,正缓缓扬起。

    “喂!两位准新娘该送死……呃,是该进礼堂了。”反正也差不多。

    不甘不愿的新娘在“挟持”下走出休息室,一干女巫们见状拉起丧炮欢迎。

    “梦,下一个就是你了。”沙越隽站在她身边说。

    “这是诅咒吗?”她扬起清冷嗓音一睨。

    “没错,诅咒你一道来死亡之道。”她笑著将姊妹推向等待已久的男人。

    接个正著的单牧爵在她唇上一吻,“要不要结婚呀?我美丽的冰山女巫。”

    “不要。”

    “你不羡慕吗?你穿新娘礼服一定比她们更美。”他真想早点看到她为他披上白纱。

    “她们的男人绝对不会同意你的论调,而且会联手揍你一顿。”唉!情人眼中出女巫,瞧他们笑得够傻气。

    “一个笨,一个肥,两个瞎了眼的男人。”他口气说得很酸,嫉妒人家有老婆娶。

    沙夕梦挽著他的手凑上前看悲剧,“人家不嫌弃就好,你吃你的面别盯著别人的碗。”

    “梦儿,我们也来办个婚礼如何?比她们更耸动。”以棺材车为前导,黑衣天使为唱诗班。

    她的姻亲江记棺材店可以提供这项服务。

    “这是求婚?”

    “没错。”他没指望她会点头,毕竟冰山不容易融化。

    “好。”

    她的爽快让他讶异。“你是说真的?”

    “嗯!”

    “几时举行婚礼?”他得问个仔细。

    “西元二一0O年。”

    哈!他就知道她没那麽好说服,故意逗他开心三秒钟而已。

    突然,两团黑影由天而降,正好落在沙夕梦的两手中。

    “梦儿宝贝,恭喜你接到新娘捧花,双份祝福哦!”下一个结婚的人,他的新娘。

    她怔愕的一视,一字排开的沙家女巫朝她露出邪恶笑容,似乎在说:来加入我们的行列吧!

    “不——”她吓得连忙丢开花束。

    突地,花在她头顶上方散成一片花瓣雨落在她发上,注定她逃不开的命运。

    终结你,沙家的女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冰山女巫最新章节 | 冰山女巫全文阅读 | 冰山女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