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投机女巫 > 第十章

投机女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是大脑严重萎缩还是智力彻底退化?空负投机之名却行愚人行径,简直丢尽你的巫名……”

    掩耳装死的银猫白墨不敢看它主人羞愧的嘴睑,直挺挺地趴在椅子底下,一动也不动地免受牵连,它是畜生不理人事。

    鬼战堡外兵临三里,汉王朱高煦以战醒风谋反之名奏请朝廷发兵五万,意欲剿灭令他颜面尽失的对手,围堡三日不许进出,准备困死所有人。

    全堡人员全面警戒,一天十二个时辰轮流站哨,堡内资源充足没有缺粮之虞,三、五个月不出堡尚能自保。

    但群鬼蚤动的情况比较严重,碍於鬼有地域之限无法出堡,鬼哭神号的怨气冲天,一团黑气笼罩鬼战堡上空,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这也是朱高煦不敢贸然进攻的主因,人畏鬼魅是天性,不管是否相信它的存在。

    “亏你是攒钱高手、消费权威,连一点点小事都能搞砸,我是不是该佩服古代的空气有净化作用,一并把你的脑袋给净空了。”

    沙芎芎低声的嘟嚷,“你别念得那麽顺口嘛!我又不是去铺桥造路,广施德政。”

    女巫好事不为,坏事做尽,然而她只是一时失算,何必说得好像她补了天、填了地,救出无数苦难百姓於水深火热中,她真的不是故意去犯错。

    人真的不能怠惰,一怠情就会懒病缠身,接著大脑停止灵活的运作变得迟钝。

    她承认优适的生活会让人遗忘一些水准,不小心就给人抓了小尾巴,投机女巫再怎麽投机也斗不过聪明女巫呀!人家会穿越时间呐,

    想想就嫉妒,越隽为什麽做得到?

    “不姐,你没大脑也该有常识吧,人肉有刀剑硬吗?”真让她失望。

    心疼不已的战醒风忍不住开口,“姑娘,你念了大半个时辰,要不要先歇歇嘴?”

    “先……呃,战大堡主的好意我心领,你不觉得她很欠骂吗?”身为女巫却丢尽女巫的脸。

    “我不认为她有做错什么事,保护心爱女子的安危是身为男子的责任。”他护短地搂著心上人。

    在他怀里的沙芎芎直点头。越隽骂得太不合理了,她现在是“古人”耶!怎能身怀异能。

    “她没告诉你她的真实身分?”沙越隽抱著看热闹的心态,双手环胸说。

    “醒风亲亲,你别理会那个平空出现的怪女人的疯言疯语,她在嫉妒我有人疼。”秘密是放著不说,哪能轻易揭露。

    底牌掀不得。

    “不好意思,我结婚了。”她亮出十克拉的大钻戒,口气却是抑郁的。

    人家结婚是好事,对女巫而言则是苦难的开始。

    沙芎芎大惊小敝的推开没利用价值的男人。“你干麽想不开要嫁人,其他人呢?”

    “全嫁了。”唉,女巫的悲哀。

    “啊!怎么会,怎麽会,你们撞邪了吗?快告诉我,我好久没笑话好听。”沙芎芎拉著她闲话家常。

    一旁被弃的战醒风很不是滋味地撇撇嘴,两姊妹谈得不亦乐乎,完全忽略他的存在,东扯西扯尽说著他陌生的字眼,似乎是另一国界的感觉。

    他有一些怅然若失,仿佛被阻隔在她的世界外,找不到介入的缝隙。

    就在汉王派兵围堡的第二天,众人正在商讨该如何应付来意不善的朝廷兵马时,一道亮得叫人睁不开眼的光芒蓦然出现,接著一位穿著怪异的女子由光中走了出来,身上的衣物与当初芎儿掉落时的装扮大同小异,他不由得忧心,她是否要来带走芎儿?

    为此,他寸步不离的守著芎儿,生怕一个转身便会失去她,他一直没自信她会爱上他,因为她从来不开口说爱,每回他一试探,她就迂迥的避开,撒娇的把话题带开。

    她很狡诈,不时地问他爱不爱她,一得到满意的回答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藉口困或累地扭头不理人。

    她像一道无解的谜,个性如云雾般令人捉摸不定,时而开怀大笑,时而蹙眉嘟嘴,口出惊人之语,暗藏无数心机,一心要教坏所有在她四周活动的人与鬼,不许心存善念。

    邪,是她给人的唯一感受。

    “芎儿,你会不会话说太多了?”战醒风陰冷的嗓音如冰一样的贴近。

    差点跳起来的沙芎芎娇嗔一视,“你干麽啦!没看见我在聊天吗?”

    装神弄鬼想吓死人呀!

    “你大概忘了堡外驻扎了重兵,随时会发动攻势。”堡内有条地道可直通山後,因此他不见惊慌。

    堡没了,还能再建。

    “你大可安下心,有这位沙大师在此,她保我们永世太平。”她神气地把沙越隽拉来代打。

    “她?!”

    “别瞧不起她哦!除了移星换斗不成外,其他大小事情都难不倒她。”神界、魔界都抢著要她入籍。

    “沙芎芎,我相信结界一样难不倒你。”她真的变笨了。

    结界?!“噢,我都忘了。”

    沙越隽好笑地看向战醒风,“我来是探望她是否安好,你用不著担心我会抢人妻子。”

    战醒风微窘地讪然抿嘴,耳根有泛红的迹象。“她不太听话。”

    “哈……这是我们沙家女人的共通性,有五个男人说过相同的话。”爱上沙家女巫的男人都是上辈子作孽太多。

    为了找出芎芎的下落,她们几个姊妹找上时间之神理论,将他居住的地方破坏得无一处完整,逼得他不得不大开时间之门,找寻时间洪流中的女巫气息,则由法力最强的她先来探路。

    其实只要波长吻合,要找到人并不难,她轻嗅空气中的女巫邪味,轻而易举的现身在众人面前,差点被他们误认是来自外邦的鬼。

    由於长年生活在鬼魅环伺的极陰之地,堡中的人都训练出一身处变不惊的本领,自然而然地接纳她的存在,不致惊惶失措。

    有了时间之神这张王牌在,她们要往来古今方便多了,不用耗损法术和魔法,谁叫他有把柄落在沙家人手中——

    他,时间之神怕女人。

    “芎儿有五个姊妹?”

    “嗯!包括她在内,我们一共有六个堂表姊妹,个个都很……独特。”很难去形容,各有各的特色。

    “保守了,越隽,是古怪,没一个正常。”在正常人眼中。

    她轻轻一笑,“芎芎,你在这里适应得很不错。”

    “如果能刷卡更好。”她听懂她的暗示,明白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情感依归,她注定与古人结缘。

    若问她爱不爱战醒风,答案是肯定的,不然她干麽老打翻醋桶,三餐占醋配饭吃,并想尽办法弄垮想抢走他的不肖狼女。

    不过,想从她口中套出个爱字可不简单,她是缝了线的蚌壳,任凭敲打就是不张口,谁能拿她怎样。

    没人规定有借一定有还,她要赖债到底。

    “你喔!最好考虑开发新的投机法,堡里的鬼是最佳卖点。”点化她,免得她无聊。

    沙芎芎立即学以致用的朝她一笑,“越隽,你该送我结婚礼对吧?”

    “你想算计我?”果真是投机女巫。

    “能者多劳,鬼战堡占地辽阔,凭我一人之力无法囊括。”能省力就别出力,利己才是生存之道。

    “不先问问一堡之主?”她一睨一头雾水的战醒风。

    “我的意见就是他的意见,你说是不是呀!醒风。”沙芎芎大放媚波地强迫人家接受。

    他眷宠地轻点她鼻头,“总要让我先有个底,天外一笔我听得含糊。”

    他根本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胡乱点头恐会遭她出买。

    “越隽你来说。”她倏理较分明,解释深入浅出,而且省事。

    懒鬼。沙越隽横睇了她一眼。“首先你要了解一点,我们并非普通人,有点类似神仙之类……”

    她用最简单的方式将她们的来历介绍一遍,辅以已发生的实例加以串集,一字一句简单易懂,将女巫描述得像深山里的游仙,法术有高明亦有蹩脚。

    “明朝人若到了唐朝叫回到过去,而我们来自尚未发生的年代,所以叫未来。”

    “芎儿也能自由来去古今?”这可不妙,以她爱吃醋的功力,两人若发生口角,他要到哪里找人?

    她摇摇头,“我说过神仙有聪慧和拙笨之分,而她的能力还要修一百年。”

    “沙越隽,你拐弯抹角嘲笑我笨是不是?”她可不敢掠美,宝宝才是笨界高手。

    “不,我在安抚你爱的男人,你绝对跑不掉。”她间接的挑明两人暧昧不明的胶著情愫。

    蓦然一震的战醒风撼然不语,如雷电在眼前一闪。

    “你……你少胡说八道,快布结界。”不等他询问的沙芎芎逃避地推著沙越隽浮飘向上。

    “害羞了。”她没看错吧!芎芎脸红了。

    “去你的,死女人,废话够多了,真叫人讨厌。”干麽折穿她的心事,她会很没面子。

    一个笑声轻脆,一个咒声连连,两道黑色光束倏地窜升在鬼战堡上空,以星芒六角画下结界,悦耳、优美的吟咒声充斥。

    银色光芒慢慢由中心点向外扩散,逐渐的掩盖视线所及的有形物,不到一刻钟光景,一切化为空白。

    鬼战堡瞬间消失在众人眼中。

    “怎么回事?怎麽不见了?”

    在三里外的军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偌大的建筑物居然在眨眼间隐没,完全看不到半点影子。

    听到营帐外嘈杂的声音,朱高煦和邻兵前来的将军一同出营察看,错愕的表情久久未变,无法置信适才还存在的鬼战堡会烟消云散,不复踪影。

    这……除了傻眼,不复任何动作。

    ※※※

    一场婚礼正热闹上演,满堡的黑色灯笼诡照满月,人鬼同欢畅饮陰阳酒,白骨出土翩然舞动,绿火醉酒斜飘树丛间。

    众人皆醉鬼亦茫,难得今夜无寒意。

    关晓月皱著一张脸,逢人便说她有两个娘,一个飘来荡去哭个不停,一个猛对镜子抹红擦绿,说起话来哮声媚气,可是没人愿意听她说话,大家都醉了。

    意外的,她发现被人丢在园子里的银猫会讲人话,高兴得忘了有两个娘的烦恼,抱著它又亲又吻,让它更想哭。

    女巫都一样,有爱人就没爱猫,瞧它多可怜呀!沦落到被个人类小孩欺负。

    苍天无眼呐!它要向猫的主宰提出抗议。

    同一时间,红烛双垂泪,喜被里鸳鸯交缠,浓郁的欢爱气味弥漫。

    梅落雪染红,牡丹花开占雨露,疑是明珠落。

    “芎儿,你爱不爱我?”亲吻她粉嫩香肩,战醒风已经数不清第几次在温存後问她的心。

    “你好烦哦!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谈风花雪月。”她打了个呵欠,以他的胸膛当床一枕。

    “你爱我。”他自下定论的说,习惯性地抚摸她的雪背。

    “嗯哼!”她不作回答的发出舒服的猫呜声。

    他微露笑意地拉高她一吻。“小气娘子,为夫的可让你满意?”

    “嗯!”沙芎芎累得不想说话。

    “你要开店?”

    闻言,她兴致一来,托著下巴笑望他,“你不觉得咱们堡里的鬼太闲吗?”

    “闲?”没人会嫌鬼闲,游荡是鬼的本分。

    “店名就叫鬼店,跑堂、打杂到大厨一律由鬼来当。”多美好的远景,她只要坐享其利就好。

    “鬼不反弹?”他为之失笑,人、鬼都难逃她的魔手。

    “谁敢?!”她凶恶的横眉竖眼。

    不怕死第二次的尽避来抗议,她绝对遵从鬼意。

    “你喔!咱们将来的孩子若像你的个性,天下怕被他们翻了。”他倒是期待有几个小恶魔出世,把他的世界彻底颠覆。

    沙芎芎笑得邪魅,轻咬他耳朵,“相公吾爱,你行吗?”

    “你说什么?!”他如遭电击般僵直身子,黑瞳深黯地瞠视著她。

    “我怀疑你生不出来。”她故意模糊爱意。

    “上一句。”屏著气,他凝神聚精。

    “相公喽!我的亲亲。”打马虎眼可是她的专长。

    “芎儿”他低吼了一声。

    “相公,你不想要我了吗?”她邪恶的磨蹭著他。

    战醒风一翻身的压住她,狠狠地吮吻她的唇。“磨人的坏娘子,我怎能不爱你。”

    我也爱你。她在心里念著。

    烛火忽明忽明,一双有情人跨越时间洪流来到彼此怀抱,多馀的情话抛诸激情,她为他留下了,不是吗?

    爱情,没有理由,总在理智转身後。

    远远地似乎传来时间之神与理智之神的对话……

    爱需要时间还是理智?

    风,低语著。

    爱不就是爱嘛!何需争。

    ※※※

    二十一世纪女巫之家

    “一年之约怎么办?芎芎违约。”

    一道戏谑的女音回道:“芎芎说她现在的工作是暖床秘书。”

    “笑死人了,这麽滑稽的藉口她也说得出口。”古人哪需要秘书?

    “不过她也没说错,咱们这些人哪个没陪老板上床?”最後还沦为他们的妻子。

    众人顿时哑口无言,同声哀叹。

    一只金猫与一位美丽的绿眸美女正欲蹑足外出,沙越隽眼尖的一唤,“莎宾娜奶奶,有件事想请你解释一下,我们姊妹们的父母在哪里?”

    其他四名沙家女巫表情一变,纷纷瞪向莎宾娜。

    她局促的一笑,快速化身为风呼啸而出,只留下一句,“去问阎王吧!”

    *欲知嗜吃成巫性的沙星博如何吃下爆烈上司的心,请看寄秋花园系列012女巫俱乐部之一《好吃女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投机女巫最新章节 | 投机女巫全文阅读 | 投机女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