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丁香追情 > 第十章

丁香追情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咦!我的头好晕,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有一股很重的尸臭味?”

    想动手拨开覆在后脑勺的湿物,眼前一片黑暗的袁素素发现她动弹不得,浑身强硬的躺在冰冷的湿地,四肢像是被尼龙绳捆绑住。

    她回想着昏迷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依稀记得有人朝她背上注射某种药剂,她吃痛一呼没来得及看清身后的人是谁,一阵强烈的晕眩已然袭来。

    隐约听见一男一女的交谈声,什么快拖走别让人发觉,早点埋了省事,难道她死了吗?

    不,她还有知觉,麻掉的手脚仍稍微有痛觉,她应该还没死。

    强烈的求生欲望让袁素素蠕动双手双足,企图挣开束缚想逃出去,她实在想不透谁想要伤害她,她从不与人为敌……啊!除了他们。

    刚一浮现两张憎恶的脸,脚步声由远而近的走来,她可以听见是近在耳边,可是却有某种落差,像隔了一层什么。

    “把棺材掀起来,我来瞧瞧她断气了没。”七八个小时没空气,大概也差不多了。

    棺材?!

    他们把她装在棺材里?

    由心底寒向四肢的袁素索屏住呼吸不敢动弹,那股畏寒的尸气层层的包围着她,她害怕地将泪往肚里吞,不去想象身后的湿物为何。

    温暖的阳光,椰林大道的清新,丁香花的摇曳生姿,满山的青绿和小河,还有她深爱的大熊……

    陪着她,他在的,在她心里最深处,充满丁香花香的小温室,无尽的爱恋如白色花瓣在天空飞舞,除去了恐惧与惊慌,只有美好的未来在等着她。

    摹然,一道白光射了进来。

    “奇怪了,她怎么还没断气,瞧她脸色挺红润的。”真是见鬼了。

    先前是女人的声音,这回是男人的惊讶。

    “你这个笨蛋,你没发现棺材底会留个洞好方便尸水流出。”他居然忘了将洞堵上。

    他又没死过哪晓得。“表姐,真要埋了她呀?”

    “不埋?你等着东窗事发吧!”她幸灾乐祸的嘲笑他,得意铲除了情敌。

    “可是有点可惜呐!她长得这么漂亮,不留着自用埋了让人很不舍。”真想玩玩她。

    “色心又犯了是不是?上次女病人的性蚤扰案才刚摆平,你连个半死的女人也不放过。”没救了,她能护他到几时。

    “哎呀!玩玩嘛,反正她还没死,就便宜我一回。”来个临别纪念也好,省得没人替她送终。

    “你哦!能不能给我成材些,棺材里你也能搞,不怕旁边那个死了一个月的老头跳起来指着你破口大骂。”

    原来紧贴她背后的不是湿地,而是老人家的尸体,在心里向老先生说抱歉的袁素素直念阿弥陀佛,希望他走得安详。

    他先是瑟缩了一下,但色胆使他壮大。“有什么关系,我还没在死人面前玩过女人呢!”

    “你……哎!随你吧!动作快一点别延迟,晚一点社会局会将这具无名尸收埋第一公墓。”她转过身去不看苟合之事。

    “好,谢谢表姐人之美,我来了。”

    性急的刘志远当真爬进棺材里与死人同乐,手慌脚乱的欲逞兽欲,谁知平空出现一根萝卜砸向他后脑,而且还是啃过一半的。

    一开始他以为神经过敏瞧错了,谁知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萝卜雨直往他背上砸,他真的毛了,当是有人戏弄他。

    可是回头一瞧什么也没有,连砸向他的萝卜也不见踪迹。

    是错觉,一定是错觉,他太紧张了。

    色心横生的刘志远再度伸出魔手,笑滢嘴角地打算解开第一件衣服。但是奇怪的事又发生了,他的手才刚碰袁素素的衣服,突然一阵疼痛又袭来,他倏地回首迎面而来是一根大萝卜差点把他的脸给打扁。

    “打死你,打死你这个坏蛋,你想害我陪丁香仙子再轮回一回呀,我打死你这个超级大坏蛋,吃我的萝卜炸弹吧!”

    “啊……啊……你……你是谁……”怎么会有只兔子浮在半空中?

    “我是广寒官的玉兔仙子,你死定了。”玉免儿搬出核子弹头大小的超大萝卜,准备朝他掷去。

    “啊……有鬼呀……”

    吓得连裤子都没穿的刘志远惊惶失措,连滚带爬的喊救命,可是什么也没听见的吴巧眉眉一皱,挡在他面前,不解他在鬼吼鬼叫什么。

    “表……表姐,快走呀!有鬼。”兔子呢?还有那颗死人的大萝卜。

    “有你这只色鬼,事情这么快就办完了?”还不到五分钟,速度惊人。

    他脸色惨白的直往她身后缩。“我……我刚才看到……一只兔子。”

    “你抖什么抖,死人没瞧过吗?做大事的人要有胆子,停尸间怎么会有兔子。”玩女人玩花了眼。

    “可是……”他真的看见了。

    “别再可是了,把棺材盖起来,我不想节外生枝。”绝不能让她有存活的机会。

    “我会怕……”不知道那只兔子会不会再用萝卜砸他。

    我会,而且会砸得你满头包。

    “啊!是谁在说话,给我出来。”呢!如果是那种“东西”就不用出来了。

    胆小表。

    “你在搞什么鬼,别尽在我耳边吼来吼去,你到底在跟谁讲话?”害她也跟着发毛,老觉得有双红眼晴在瞪她。

    没错,没错,就是我月兔仙子在砸你,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

    “什么月兔仙子,少装神弄鬼快给我出来,我吴巧眉不是被吓大的!”一定有人在搞鬼。

    是你说的喔!我要出来了。

    一道白色光芒忽隐忽现的浮在半空,一下子左、一下子右的飘来飘去,形状像兔子却有张酷似人的脸,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萝卜。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不畏死人畏鬼神的吴巧眉脚发软的走不动。

    “表……表姐,你也看到了,是一只……兔子……”兔妖呀!兔灵不散。

    笨蛋,就跟你说我是天上的兔仙子你听不懂呀,我是仙灵不散,别再搞乱了。

    吓得面无血色的刘志远没力气走出停尸间,两腿一软的跌坐地上;一根大萝卜不偏不倚地往他脑门砸去,砸得他眼冒金星,满屋子小鸟飞。

    吴巧眉连忙叫唤,“志远,志远,你没事吧?千万别吓表姐。”这地方太邪了,她得赶紧离开。

    想走?!

    呵……呵……你想害我被茶花仙子骂个半死呀!那个疯女人很不讲理的,只不过吃了她上辈子的本命花而已,这一世要做牛做马为她跑腿,干尽天理不容的龌龌事。

    而你呢!做过的坏事比我多那么多,怎么可能不受报应,我是兔仙都被罚了,何况你是凡夫俗子。

    “你……你不要靠近我……走开……走开……你不要过来……”什么茶花仙子,兔仙,她听不懂。

    听不懂是吧!我送你两根萝卜啃啃。

    一说完,两根庙柱一般粗的萝卜朝她飞去,尖叫一声的吴巧眉当场昏了过去,跌在刘志远身上把他压晕了,同样狼狈。

    半空中的兔子降低高度幻化成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着活泼的古装叫醒棺材中的老头,口中念念有词的送了他一程。

    瞬间一道白光朝天射去,老头的尸身顿时化为乌有,恶臭的腐尸味被丁香气味取代,一室清香。

    “对不住了,丁香仙子,都怪月老话太多老缠着我东扯西扯,害我来不及去通风报讯。”它一定会被茶花仙子骂死的啦!

    是谁在说话,丁香仙子是指我吗?

    眼晴睁不开的袁素素非常想睡觉,手脚麻痹的失去知觉,她觉得身体变轻了,飘飘然不着地的往上飘,几乎要碰上天花板。

    突然间,一片花海迎向她。

    一群红花、紫衣、蓝衣、绿衣、白衣的小小孩冲着她笑说:来玩呀!来玩呀!丁香仙子快来玩,小仙们好想你哦!快来陪我们玩耍。

    她笑着走上前,一只气急败坏的兔子连忙出现阻止。

    “回去,回去,你们这群不成气候的小花仙,丁香仙子的回庭时间未到,再等七十年吧!”都被它们气回原形。

    小花仙们神情失望的退了回去,美丽的花海又恢复成单调的天花板。

    不知谁推了她一下,袁素素又躺了回去。

    “哎呀!怎么有人睡在停尸间,不犯忌讳吗?胆子可真大……”

    “啊!老大,编号三十七变女人了,而且还活着。”

    “什么老大,我是组长啦,快把人抬出,别真让她断气了……”

    人来了。

    人又走了。

    留下两具不省人事的活尸。

    等他们醒来面对的是无情的司法,刑期无限期延长,源自一头暴躁大熊的愤怒。

    ★★★

    手术室的灯灭了。

    鱼贯走出的医护人员人人面露笑容,竖起大拇指表示没问题,手术非常成功,让等候在外的病人家属欣喜若狂,频频感谢的落下泪。

    仁心医院的院长又重掌大局,女儿的恶行为世人所不齿,在诸多指证下入狱受刑,短期间不可能重见天日,老院长一下子像老了十岁似的腰都挺不直了,发也转白,少了招牌式的笑脸。

    他不敢相信女儿会为了一个抛弃她的男人而铸下大错,整日愁眉苦脸地坐镇院长室,不太管事。

    因为他连孙子都留不住,在法令的要求下判还亲生父亲,即日生效,他到现在还搞不懂东方奏到底是何方人物,为何他一站上法庭就没有一个律师敢和他对台,纷纷打退堂鼓地退还律师费。

    刘志远并未接受法律制裁,因为被吴巧眉一压压断了脊椎骨,如今形同废人的瘫在床上,衣食起居都得由专人看护无法自理。

    至于那位差点遭活埋的倒霉鬼嘛!

    嗯!把镜头拉过来一点,由钥匙孔偷瞄一眼,千万别靠得太近发出声音,否则那头熊会冲出咬断你的脖子。

    “不行,不行,我不同意,我绝对不会屈服,你不要再耍心机了,我的原则……”

    袁素素听不下去的一斥,“去你的原则,你这头大笨熊到底有没有脑子呀!你要别扭到几时。”真想一棒子敲晕他。

    “我哪有别扭,这是做人基本的坚持,你别想再说服我。”言笑醉抵死不从。

    “你再给我忸忸怩怩试试,要你做一点小事像要上断头台,你是不是男人呀!”不干不脆,小家子气。

    言笑醉扯下无菌衣露出精壮胸膛。“欢迎你亲自来鉴定,老婆。”

    “别喊得太快,我还不是你老婆。”先把条件谈好再说。

    “喂!你又想反悔不成。”可恶,早知道女人是不能信任的生物。

    “我只同意你的求婚,可没说什么时候嫁给你哦!”她是死过一回的人,身价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你……你狠,我……认输了。”该死,他的原则又丧失在她手上。

    是夜。

    音乐声起。

    “今夜你在哪里?今夜凌晨要宣布一桩喜事……哎呀!你这头大熊别挤,我就要说了……呃!今夜月色分明,凌晨答应了大熊的求婚,我们有一头小熊……你坐旁边点,不要摸来摸去……说到哪里了,喔!我想起来了,我们家大熊决定从山上搬到都市丛林,欢迎各位牲畜来挂号……喔!顺便来喝杯喜酒,凌晨要结婚了……”

    ★★★

    七十年后,广寒宫。

    “回来了,回来了,娘娘回来了……”

    “什么娘娘回来了,你这只小兔子老是毛毛躁躁的,娘娘几时离开了。”寂寞千年,结网的蜘蛛都成精。

    “不是啦!嫦娥娘娘,是十二位花神回来了,你瞧她们还带了伴来陪你呐!”哇!好壮观哦!

    十二位风姿绰约的美丽女子身着仙衣娉婷走来,身边各伴着一位翩翩公子笑容可掬,让孤寂的广寒宫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娘娘,我们回来了。”

    “娘娘,好久不见了。”

    “娘娘,小别花好想你哦!”

    “娘娘,你要不要下凡,我帮你写一本书。”

    “娘娘……”

    “娘娘……”

    嫦娥娘娘非常开怀的开了一醴桂花酒宴请她的花神们。

    而被冷落的男人们也不寂寞,只见笑得诡异的吴刚不怀好意地带了十二把斧头过来。

    “天上没什么乐趣,来砍砍树吧!”

    己成精的桂树吓得抖落无数桂叶,平时一个吴刚就够它受了,来十二个它不是痛死了。

    在众人的傻眼中,桂树连根拔起的逃向凡间。

    一本书完-

    *欲知贵客牡丹藏玺玺如何拈爱染心,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一《牡丹染情》

    *欲知返客芍药常弄欢如何挑情惹爱,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二《芍药惹心》

    *欲知由客兰花何向晚如何寻爱探情,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三《幽兰送情》

    *欲知野客蔷薇冯听雨如何窃情倾爱,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夏之恋之一《蔷薇之爱》

    *欲知寿客菊花言醉醉如何勾情引爱,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夏之恋之二《冷菊冰心》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丁香追情最新章节 | 丁香追情全文阅读 | 丁香追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