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闇皇 > 第十章

闇皇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啊!抱歉、抱歉,我们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打别在意我们的存在,我们只是来观光的,谁死谁活全不关我们的事……”

    轰地,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忽然响起,-宫上空的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几条人影顺着绳梯往下爬,有男有女好不热闹。

    然后是发出银铃般笑声的小精灵从洞口飞入,小不拉叽的身体停在一位比女人还俊美的男人肩上,蹭呀蹭地像在撒娇、讨好。

    一根白色羽毛轻轻落地,差点迷路的天使一脸傻笑地飞到正在照镜子的男子身旁,巨翅扬起的风打乱他好不容易梳好的头发。

    持着上古宝剑的冷面鬼将护着一位面带微笑的女子,寸步不离地怕她顺手牵羊……呃,是遭遇危险。

    平空出现的人类和鬼灵精怪让打得不可开交的邪物为之一楞,像被点住袕道地呆住不动,睁着惊骇的大眼张着嘴,不知该如何处理闯入两方交战的他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擅闯-境,不怕遭邪物吞食吗?

    “咦,你们干什么全停下来?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你们要努力一点、卖力一点的打,瞧我带了乖乖和鱿鱼丝,而且自备板凳,你们不打会对不起我……洒下的钞票,你们知道现在的炸药多贵呀!不知珍惜的家伙还拚命浪费,看得我心好痛,鲜血直淌……”

    “闭嘴,微笑,-话太多了。”再说下去大家要先打个盹,再决定要将她塞在哪里。

    “阿日,你吼我。”她满脸委屈地噘着嘴,口里还嚼着口香糖。

    风朗日轻笑地柔柔她头发。“我是替天行道。”

    说得好,鬼将开窍了。四分院的成员一致认同他的义举。

    那群正争权夺利的邪物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打情骂俏,毫无闪躲动作地杵在中间,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

    几时-境列入人类的观光景点,为何一行人大摇大摆地把这当自己家里任意走动,一点也不惊悚害怕。

    反倒是他们骇得不能言语,抬头看看顶上的洞,再瞧瞧因爆炸而支离破碎的同类,话梗在喉间不上不下,涨红脸-

    殿上欲趁着黑阎不在而领头夺权的是黑肱及黑黧兄妹,他们已胜券在握地攻下大半个-城,只剩零星卫兵犹作困兽之斗。

    而极力抵挡叛贼入侵的是侍卫长安索尼亚,他高举双剑迎敌应战,以为终会筋疲力尽地死于敌人之手。

    没想到一道轰然巨响反而帮了他一个大忙,爆炸落下的大量石块正好压死无数敌军,不少邪物因其威力弹撞石壁而亡,其中还包括叛军头子黑肱。

    现在的局势算是势均力敌,鹿死谁手仍是未知数。

    只是,惹事的头儿少了一个还能打下去吗?他想。

    大胆人类,居然敢擅闯我们-界。走出结界的黑黧以女王姿态怒斥。

    “哎呀!我们胆子都很小啦!就说走错路子嘛!你们继续打别招呼我们。”找个好位置才看得仔细,不然经费全白费了。

    想走?一团光球忽向上官微笑袭去,她身边的兄长们没人移动地看笑话。

    只见风朗日剑一怞,反手挡回致命光球。

    “呼!好险、好险,好在我家阿日身手矫健、反应灵敏,不像某些见死不救的家伙只会冷眼旁观,我唾弃你们。”她连连吐了几口口水。

    “喂!脏婆娘,-口水喷到我的意大利皮鞋了。”他刚擦得亮晶晶耶!准备好好秀一下。

    她笑得像心机家的扬扬手。“亲爱的可怜哥哥,妹妹是尊敬你-!你没看过射雕英雄传吗?丐帮帮主的殊荣哟!”

    “我又不当乞丐。”上宫可怜自认倒霉地用被石块压住的“布”抹抹脚。

    长相雷同的孪生兄妹径自斗着嘴,胸有成竹地不担心人家的无眼刀剑会砍来,两人的另一半都非寻常人,靠他们就可以永保安康了。

    不过遭自己力量反扑而受伤的黑黧可不想放过他们,邪魅的紫眸冷如冬日未化的雪,暗使眼神要她带领的一方伺机而动。

    适才的交手让她知道他们非普通的人类,而且其中还有天使和精灵,在搞清他们的动机前不宜轻忽。

    看着炸得血肉模糊的黑肱,她明白要夺得权位必须靠自己,骑虎难下了。

    不管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我们-界不欢迎人类。她得用最短的时间将他们驱离,重新部署下一场战事。

    她有预感它即将到来。

    “-是-皇?”看起来不像,听说-暗世界的主子是男的。

    我会是下一任的-皇。她夸口的说。

    而且一定得是,否则她的下场堪虑。

    “-皇到黄金城了,她是-城的公主,也是叛军之一。”安索尼亚不假思索的告知。

    他觉得这群无法无天的人类在气质及处事态度上很像一个人,因此特别有“亲切感”。

    “黄金城?!”两眼倏地发亮的上官微笑一脸垂涎,只差没当场流下口水。

    黄金耶!多值钱,随便用拖拉车载一车就够她享用不尽,数钞票数到手软。

    “小钱精,拜托-留点形象好不好,要是被紫愿表姊瞧见,-就完了。”想钱想疯了,连古迹都想贪。

    不过呢,去逛逛也不错,他还没蹲过黄金做的茅坑。上宫可怜的眼角有着可疑的亮光。

    “紫愿?!”

    紫愿——

    一声轻快得令人以为他要飞天,一声妒恨地沉下嗓音彷佛要杀人,安索尼亚和黑黧表情回异地同时开口。

    这时不爱出锋头的上官月斜睨了两人一眼。“你们认识她?”

    看来这趟没白来,她真的跑来危害-界。

    “她是王的女人……”

    兴匆匆的声音刚起,随即被一道女音喝阻。

    闭嘴,那个人类不配。她是娼妓,最低等的生物,没资格成为-皇的姬妾。

    “-已背叛王了,-不再是我们-暗之城的公主。”意思是她无法对他下命令。

    王的防备果然有道理,公主真的联合叛军叛变。

    “王的女人……”上官月的眉头微颦,事情似乎超出他们的想象。

    怎么四分院侦探所的成员一个个春天到了,相恋的对象一个比一个怪异,先是精灵后是鬼将,接着是大家戏笑的天使。

    这会连-皇也来了,他们侦探所真的要改名了。

    突地,一道冷肃的厉声从半空中传来——

    “是谁弄坏我的-宫,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吗?”

    ************************

    王兄,我是受黑肱-动才一时胡涂铸下大错,你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以后绝不会再乱吃飞醋,我会安分的当你妃子生下子嗣……

    原本打算替她求情的紫愿一听见她余情未了的末两句话,马上收回即将冲口的话语,当没瞧见那哭红的大花脸,眼神飘来飘去地像在欣赏刚整修好的-殿。

    有谁的度量那么大,肯与别人共享一份爱情,就她来说可是做不到,她醋劲超大又特爱拈酸,谁敢和她抢男人就得先订好棺材,她对情敌一向下手不留情,不怕死的尽避来挑战。

    谁说女人要有度量才会得宠,她偏偏心胸狭小爱计较,谁敢给她颜色瞧她就送那人一座染房,看谁的手段比较狠。

    不过那个黑肱也挺倒霉的,计划周详地就要一举成功,谁知机关算尽还敌不过天意,正要高唱胜利之歌时却被炸死,身首异处惨不忍睹。

    那颗头还嵌在石柱上呢,死不瞑目犹带得意,他大概以为已经高高在上了吧!

    “她叫你父皇?”被拖走的黑黧最后哭喊的那一声她可不会听错,清清楚楚地收入耳内。

    神色飘忽的黑阎看着她不正面回答。“-的身子还好吧!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她的任性依然没变,明知道他最厌恶阳光,她偏和那群唯恐天下下乱的家伙融合科学和神秘的弄出颗太阳,将-界分出日夜。

    现在他一到白天就昏昏欲睡,夜里精神则特别旺盛,与她的正常作息刚好相反,使得她得以在-城为所欲为地做出不少令他头大的事。

    太阳出,-城灭,预言果然成真,他的子民怨声载道地抱怨白天太亮,害他们什么坏事也做不了,只能窝在地屋玩玩女人,足不出户的当地底怪。

    而四海不升平,群魔躁进的叛乱如今也已平定,他的地位稳如盘石,没有谁敢再躁动。

    唯一让他不得安宁的黄金公主却变本加厉的胡来,一天到晚逼问他爱不爱她,爱有多深,会不会变卦,几时移情别恋先通知一声,她好准备黄金剪和蚀骨水以应万变等等。

    他到底爱不爱她还需要问吗?预言的中段不是写明了他的命运,他能不爱她吗?

    爱让她有了为非作歹的借口,他都快制不住她了。

    “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她其实是你的女儿而不是妹妹吧!”他们这些邪物最乱来了,父母兄弟姊妹乱搞成一团,分不清谁是谁的种。

    “这很重要吗?”不管是妹妹或女儿,她再也没有机会烦他。

    “当然重要,虎毒不食子,妹妹就没关系。”施虐亲生女儿总有些不人道。

    这是哪门子的谬论。“-才给我好好地看好那群蝗虫,别让他们拆了-暗之城。”

    他快受不了那些未来亲戚,他们根本是她的分身,破坏力一样惊人,令安索尼亚老嚷着要辞退,他不愿当他们的“导游”。

    “阎,你不爱我。”居然说她家的大小混蛋是蝗虫,那她是蝗虫几号?

    又来了。黑阎按住她的头翻了翻白眼。“爱。”

    “你一定爱我不够深,开始反悔爱上我了。”在哪里呢?怎么摸不到?

    “没有反悔,爱-不渝。”他照着小抄念,一字不漏的背下来。

    “真的?那为什么我感受不到你的诚意?”没有?怎么可能。

    他挤出一抹算是深情的微笑,“聆听我的心跳声,它一声声说着我的爱。”

    “心跳……”咦!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几时学会说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你以后会不会爱上别人?”

    “还没想到……”呃,小抄怎么写来着?

    “什么?!”美目一-,她摆出太上皇的姿态开始管他。

    “我是说,我的心里只装-一人……-是我的星星、月亮、太阳,我的所有……”黑阎的表情接近扭曲,咬着牙磨出他觉得荒谬的话。

    紫愿的眉挑高,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你的炎剑呢?”

    他一脸了悟地凑上前吻她。“原来-在我腰上摸了半天是为了那把剑,我当-激情难耐想要我满足。”

    “-!少在我面前讲有颜色的字眼,污染我白纸一样的思想。”-想要她脸红还早得很,她天生皮厚。

    “-确定-的思想纯洁无垢吗?”他挑逗地抚弄她敏感的细肩,似有若无地以唇轻点。

    这男人又想避重就轻了。“说,你的炎剑藏哪里?”

    “送人。”应该不算人。

    “送人?!”他居然舍得将炎剑送人……等等,“你送给谁?”

    “一个-认识的人。”而且非常亲近。

    他露出邪恶的微笑,像是十分满意他赠剑的对象。至少那家伙会为那剑苦恼很长一段时间。

    “我认识的……”谁呀?

    向来神机妙算的紫愿也有脑筋不灵光的一刻,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有哪个人会需要用到炎剑,她身边的人都太单纯了,不会用具有-暗之力的利器。

    到底是谁呢?

    “我们来做点有建设性的事吧!”笑拥着她,黑阎意图明白地撩高她的裙子。

    “譬如说呢?”她装傻地将手放在他胸前,感受他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

    原来那颗红色的石子是他的心,她这社长没白费侦探之名寻着它。

    “譬如说生几个像-的女儿。”他的手已探向未来女儿出世的幽口,轻抚慢捻。

    “如果已经有了呢?”以他的努力播种,她很难不受孕,他没一天罢过工。

    打从她到-境没多久,她的大姨妈就使性子不来了。

    “哪有那么快,我才准备让-……”他的身子忽然僵住,两眼发傻的盯着她的平坦小肮。

    紫愿笑而不答地推开他的手,她听见有脚步声朝-殿走来。

    “表姊,咱们来打个商量,-画张黄金城的地图让我欣赏欣赏,哪天我和阿日去度蜜月时可以顺道去观光,我保证不会挖太多金块回来,顶多带间房子而已。”不知大难临头的上官微笑自动送上门找死。

    “好呀!咱们姊妹合计合计,-抄情书大全抄得很辛苦吧!我替黑阎谢谢-,下回换抄罗曼史比较顺……”

    笑容越来越僵的上官微笑手心直冒汗,被亲爱的表姊“挽”着,她突然好想哭。

    此时,恶龙潭边有道黑影来回徘徊。

    苦着一张脸的炎鬼沮丧的盯着潭水,想靠近又不能靠近地连连叹气,谁不知道炎鬼最怕水,那可恶的-皇偏偏给了他拒绝不了的“赏赐”。

    左手沉重地抬不起来,因为一把炎剑握在手中。

    这分明是报复嘛!那个泡在醋桶的醋男,存心要他寝食难安。

    “该死的女人,给我走慢些,不许提重、不许爬高、不许捉鬼、不许做任何危险的事……小心点,-是孕妇……”

    黑阎惊慌的咆哮声拂过潭面,趴在潭底等着紫愿信守承诺的白龙无聊地转着光球,球内被-转得晕头转向的前-界公主脸色发白,发不出一句呜咽。

    兀自等候的-,犹不知能让-重获自由的炎剑离-非常近,可是-永远也得不到,只怪炎生的鬼魅无法入水。

    他会灭顶。

    【全书完】

    编注:

    *欲知超级洁癖男绿易水如何为科学奇才曲淼淼寻回娇躯共谱恋曲,请看寄秋花园系列297四分院侦探所之一《魅灵》

    *欲知俊美冰山男士官月向迷糊精灵艾莉丝许下爱的心愿,请看寄秋花园系列304四分院侦探所之二《精灵の爱》

    *欲知小钱精上官微笑如何骗到陰间鬼将风朗日的心,请看寄秋花园系列322四分院侦探所之三《鬼将》

    *欲知自恋狂上官可怜如何克服障碍坦诚爱上落几天使羽衣,请看寄秋花园系列340四分院侦探所之四《天使情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闇皇最新章节 | 闇皇全文阅读 | 闇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