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鼠胆讨债女 > 第十章

鼠胆讨债女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要离开台湾?!”

    说不出是如释重负或是感到意外,江牧风总觉得不太寻常,宛如风雨欲来的前夕特别平静,令人察觉不到一丝异常的气流。

    生性骄傲、自负的女人是不能忍受失败的,由这些年她的表现看来,除非有重大事故发生,否则一个人的性情是不可能变化太大。

    枝头野鸡难为凤凰,墙头野花不成幽兰,各有各的命数和生长环境,难以变化立场。

    风是无形的,所以捉摸不定。

    “你那是什麽表情,好家松了一大口气,生怕我冥顽不化的缠死你是不?!”她有那麽可怕吗?

    藤生树死缠到死,树生藤死死也缠,耿秋桑自问没那份闲情逸致,为对面山头放烽火。

    他如入自家客厅地来去自如,黑眸蒙上一层透视镜。“打算几时离开?我去送你。”

    “怎麽,担心我只是说说而已呀!急著要把我丢上飞机。”送祸。

    想笑,她的眼角却有些湿意,他的急迫挺伤人的。

    “毕竟朋友一场,我不想伤你太深,离开也好。”省得留下来看他和小眉卿卿我我更加伤感。

    “你心里一定在庆幸,少了我的搅和日子会太平些,反正我并非不可取代。”

    在工作、在床上、在爱情,她都是可有可无的递补品,聊胜於无。

    江牧风敛凝双眉,“别看轻自己,我一向认为你是百分之百的极品,你的出色无人可取代。”

    於内於外,她都是光芒四射的聚光水晶,否则以他挑剔的眼光不会要她当人生第一个性启蒙者,她是少见的紫晶玫瑰。

    优雅、高贵,带一丝神秘,不具备人的七情六欲,她太冷静了。

    即使放错了感情也不吵不闹,淡然得像一杯水,剧烈震动之后仍是一杯水,透明无颜色。

    “包括杜小眉?”她尖锐的看向他,目光是淬了毒的锋芒。

    “她不完美,但是我为她心动,你该知道我是个情绪化的人,一向凭感觉做事,『是她』的脉冲一下子冲进我的躯壳。”他发出低沉的笑声,“我被自己打倒了。”

    能不爱就不算完整的人,他忠於自己的感觉,奋力抓住眼前的一道流光并妥为收藏,幸运必须自己争取。

    他的飞扬神采是她心头的痛。“你违反了自已的原则。我不行吗?”

    一瞬间的脆弱让她显得人性化,有了生命。

    但,不再吸引他。

    “别让我为难,秋桑,我们不是今天才认识。”皱起黑眉,他表情冷淡地像她说了句傻话。

    是呀!她多傻。她暗笑自己的痴傻。“要喝一杯吗?当是为我饯行,我讨厌送别。”

    “我很想如你所愿,不过待会我得去接眉,她怕酒味。”肩一耸,他笑得十分陶然。

    心之所系,惟爱而已。

    耿秋桑拿酒杯的手顿了一下,“你真宠她,不怕她爬到你头上撒野?”

    摇著一杯微散麝香味的蜜思嘉葡萄酒,粉红的色调摇曳生姿,她两指轻夹散发动人的风情,以引诱者的姿态朝他走去,眼露性的邀请坐上他大腿。

    勾引是女人的天赋,由两人无数次的交欢中,她不难挑拨他最敏感的性感带,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若他青髭新冒的下颚,一滴葡萄酒滴落胸前,清凉地滑入侞沟。

    爱情如果能够背叛,就由她开始。

    “秋桑,别让我瞧不起你。”江牧风一手箝制住往下抚去的柔荑,他的眼倏地冷沉。

    她像醉了的女人咯咯大笑,无赖地往他的唇吻去,完全不顾形象地在他唇上落下无数的吻,企图引起他狂肆的热情。

    酒液溢出嘴角,让她看来性感而迷人,自动滑落的罩衫酥胸微露,相信没有一个男人能躲得开如此的诱惑。

    那是极致的美,一种不流於俗气的胴体美,骨肉匀称不见一丝瑕疵,她还故意撩高下摆展露美腿,他一向抗拒不了。

    “要我吧!牧风,你不是最爱吻我的?我的人全是你的。”她要为他所拥有。

    她的呼吸中微带酒味,叫人不饮也醉。

    “别作践自己,你让自已沦为不堪的女人。”他顾念著多年交情拉开她——

    跃而起地抹去她留下的口红印。

    不可否认她的肉体令人沉迷,他会有欲动纯粹是生理反应,无关他要不要,理智清明的他知道不可一错再错,否则後果会不可收拾。

    不爱她就不能给她希望,并非他有所谓的贞躁观念,另一个女人更能引发他潜在的欲求。

    “我还能保有什麽呢?就当是离别礼物吧!要我,最後一次。”她已经抛却自尊,拉下身段的求他。

    他的眼中有犹豫,最後毅然决然地推开她。“爱你自己吧!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牧风,你太残忍了,连最後的回忆都不肯留给我。”难道她注定要失败?!

    “建设前有必要的破坏,残忍反而是一种仁慈。”帮助她解脱。

    她愤怒地将酒杯掷向酒柜玻璃门。“去你的仁慈,我为你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你怎能无视我的深情。”

    “冷静点,你有些歇斯底里。”他眼神很冷,刚硬地不生怜惜。

    他的怜爱与疼惜已让另一人占据,再无多惰分给她,残忍往往是新生的开始。

    “我为什麽要冷静,是我先爱上你的,所以你狠得下心伤害我,你负了我,你负了我呀!”她大吼的扯著头发。

    “秋桑,你去照照镜子,看你还认不认识自己。”他毫不留情地推她到镜子前面,让她看清自己愤世的丑陋嘴脸。

    披头散发、眼神呆滞,红丝密布黑白分明的杏瞳,那是她吗?

    滑坐在地的耿秋桑抱著膝痛哭失声,引以为傲的自制迅速崩溃,绝望的哭声令人动容,恍若受伤的小动物独自哀呜。

    流水无情呀!无奈花儿飘零,她败得很惨,不值得一哂。

    “不想让人家同情就擦乾泪,你是全球艺术界的女王,何必为爱伤神。”她是极品,无人可否认。

    “牧风……”抬起头,她满脸泪花仍美得不可思议。

    江牧风语气转柔,“不是你不好,而是爱情由不得人选择,我上辈子八成欠了那只小老鼠的债。”

    因此她来要债的。

    “是呀!由不得人…”若能选择,她也不想爱得这麽苦。

    “你自己要想开……咦!这是什麽?”好熟悉的手链,似乎在哪里见过……

    “小眉?!”

    “有。”

    蓦然的应答声叫客厅中的两人傻眼,一个忘了哭泣一个忘了说教,同时看向卧室门後一颗探头探脑的头颅。

    “你怎麽会在这里?”难怪他觉得这条在沙发上的银手链很眼熟,那是他硬套上她腕上的水星之恋。

    “我……我睡著了。”杜小眉傻笑地伸出一只手打招呼,人还在门後只露出一颗脑袋。

    “去你的睡……”他看向一脸惊愕的耿秋桑,“是你把她带来的?”

    “不可能呀!她明明应该睡上一个小时。”药效减退了吗?

    “应该是什麽意思,别告诉我你把主意打向她。”江牧风陰沉著脸,将畏畏缩缩的情人抓出来。

    躲个什麽劲,他是外人吗?她浑身上下他哪里没看过,也全都摸透了。

    耿秋桑苦笑地撩挽头发,“我在咖啡里下安眠药,够她睡到我们办完事。”

    “你下药?!”他的表情刷地铁青。

    “真的吗?我怎麽不知道。”哇!好厉害哦!

    “因为你是白痴,人家拿毒苹果给你吃,你还向人家道谢。”他仔细地察看她有无不适。

    人家又不是白雪公主。杜小眉不敢顶嘴地任由他搂得内脏快碎了。

    “『奶精』是磨碎的安眠药,我常因失眠服用而有抗药性,但你……”她怎麽可能没效?

    “我一向好吃好睡,睡饱了自然就不想睡,要不是你们吵得要命,我还打算把你床头的小说看完。”好可惜只看了一半。

    “小说?!”

    “吵——”

    “对了,你们到底在吵什麽?又是摔杯子的又是吼来吼去,月经不顺吗?”她不知死活的道。

    “杜小眉,我真想掐死你。”早晚被这个大脑没料的空壳女人气死。

    坐在地板的耿秋桑先是一怔,接著开心的放声大笑,瞧她做了什麽傻事,故意引诱江牧风,然後等杜小眉醒来好造成分手的引线,没想到百般算计却砸到自己的脚。

    她真该死心了,杜小眉的胆怯和天真根本就是最天然的保护壳,她不看世界也不让世界看她,单纯的活在纯白的空间等人来爱。

    人不用太聪明,有时憨一点反而是一种福气。

    “牧风,我祝你幸福。”真心的,不带虚伪。

    他不感激的怒视她,好像她非常该死。“是你抱她进房的?”

    “呃!她很轻,不难……”她忽地膛大眼,不敢相信他一脚踹破了酒柜的实心桧木板。

    “耿秋桑,你赶快给我死回美国,这辈子都别再出现我眼前。”否则难保他不出手揍人。

    “牧风?!”他在发什麽火?

    他咆哮的丢下一句,“谁准你碰我的女人”

    嗄?!太夸张了吧!他的占有欲未免太强了。

    耿秋桑吃惊地看向一脸可怜兮兮的杜小眉,心里生起同情,被这种偏执狂爱上肯定不好过,她该不该卑鄙地庆幸逃过一劫?

    不过,看他们倒是自得其乐,一个锅子一个盖。

    一抹释然浮上了她的眼底。

    ☆☆☆☆☆

    通常故事的结局是公主和王子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公主去了美国,王子成了喷火怪兽,而怪兽爱上胆小的小白兔,故事还是很完美。

    只见我们的男主角整天憋张屎脸臭死左邻右舍,不时的喷火咆哮挥拳头,死守著四行仓库……呃,说错了,是死守著他的小情人。

    话说那一天杜小眉头一次帮助好看的中年叔叔“偷渡”入杜家,然後她回家後,突然发现自己身价大涨,成了最富有的私生女,而且多了个爸爸。

    原因无他,原来是外公和父亲都想弥补错过的亲情,没什麽经验的两人只会拿钱来砸,所以一夕之间,她的户头多了十亿美金。

    人一有钱就会有很多的苍蝇围绕,赶都赶不走直用掉了一百多瓶的喷效。

    一喷还不见得生效哦!总有不怕死的跳蚤跳过来跳过去,大喊著喷不到、喷不到,它就是爱吸富家女的新鲜血液。

    抓苍蝇、打跳蚤忙得快疯的江牧风,最气的还是她背後那一群自称“亲人”的吸血鬼兵团。

    “你够了没?!老狐狸,杜家的传家宝都还给你了,你干麽和我抢女人!”江牧风气呼呼地再也忍不下去了。

    杜观峰扫了他一眼,“什麽女人,叫得真难听,我想多留她两年不成吗?”小眉现在可是他的宝贝外孙女。

    “留就留你别碰她,小心烂手。”真可恨!偏偏他是长辈打不得。

    既然漠视就漠视一辈子好了,干啥良心发现要来拉拢人心,早知道就不把琥珀观音还给杜家,她也不会一夜间成了“伟人”。

    “还有你,姓关的,抱好你的女人少来拐骗我的女人,什麽父女天性全是一堆狗屎。”

    关山河不悦的一瞪,“年轻人说话客气些,我的女儿可不是你能玩弄的对象,你最好少接近她。”

    “我几时玩弄过她,你别血口喷人。”他疼她都来不及。

    关山河冷笑地一望,“等眉儿结婚时,欢迎你来喝一杯喜酒。”

    “我喝你的一身黑血,眉只会嫁给我,其他人都可以下地狱等著。”他更加愤怒的搂紧他的“债权人”。

    “你求婚了吗?”

    “不需要求婚,眉知道她是我的,我们会黏在一起看你入士。”可恶!吧麽冒出个讨人厌的父亲,他还是不能开扁。

    “我不同意你就休想娶到她,肥水不落外人田……”他看向关静海。

    好不容易获得的女儿为何要送人,他还没过足父亲的瘾,谁都不许带走他宝贝的女儿。

    关山河有意凑和义子和女儿的婚事,这样她一样可以留在身边让他宠,另一方面可以顺水推舟地帮海儿一把,将暗恋明朗化成为事实。

    “尽避作你的大头梦了,我要带你的女儿上法院。”中年变态男。

    怒气冲冲的江牧风一脚踢倒价值百万的仿古秦俑,狂妄地夹带人家的手中宝往外走,还非常没风度地趁机朝关静海腹部送上一拐子。

    老的不能打就打小的出气,当年关老头在法院门口等不到爱人那是他没用,这会儿咱们法院见。

    我们结、婚、去!

    ★欲知讨债女第一名夏尹蓝的讨债绝招,请看阳光睛子花园系列078讨爱三浪女之一《钱屋藏娇》

    ★欲知讨债女第三名秦芷睛的讨债奥义,请看有容花园系列079讨爱三浪女之二《认栽猛娃》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鼠胆讨债女最新章节 | 鼠胆讨债女全文阅读 | 鼠胆讨债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