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情论斤买 > 第十章

爱情论斤买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冤枉呀!老爷,人真的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的清白,我就算有天大胆子也不敢杀人。”楚月凤大声喊冤,没想到这次事件会让司徒悔扯出当年她派人除掉聂玉娘的往事。

    当时千钧一发之际,司徒悔笑笑地喊了一声,“更生呀!你头顶长脓,脚底生疮,快来让楚少爷砍一刀。”一群青衣镶银丝的男子便由天而落,以快如闪电的剑法迎向攻击。

    如同他算计的一般,轻敌的楚怀德没料到他还有帮手,逍遥刀一出便遇到对手,被一名容貌平凡,名为更生的家丁饱得无还击之力,十招之内便落了下风。

    向阳门的弟子多数是杀手出身,干得也是杀人的工作,所以了得的身手不在话下,很快的结束一场不见血的杀戮,来去如一阵风叫人来不及致谢。

    不过他们也不敢留下来接受谢意,生怕狡猾精明的司徒悔拿他们当戏弄对象,个个跑得此风还快。

    网收了,鱼儿一条也漏不掉,丰收的季节总该算算帐才好过冬。

    久不问事的司徒三思被请上厅堂,清癯的身影看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神情冷漠的盯着堂下哭哭啼啼的元配,心中再无任何恩义可言。

    早在十六年前他就怀疑是她谋害了他心爱的女人,可是苦无证据奈何不了她,再加上她的父亲曾救过他一命,纵使有心要追究也碍于人情压力而作罢。

    这些年来夫妻形同陌路互不往来,他独自一人生活在爱妾生前的房里,缅怀昔日的恩爱情景,痛责自己为了要情义两全而害了她。

    寻寻觅觅多年,魂魄不曾入梦来,想必是沉冤不得雪怨他薄悻,故而不肯梦中相守远走酆城,留他一人伤心忏悔。

    如今恩人已逝,其惠不存,他毋需顾虑偿不完的旧债,这么些年的失爱折磨也够了,他不再欠楚家后人了。

    该讨回的公道也到了时候,不能让玉娘死得不明不白,否则百年之后他哪有颜面见她于地下。

    “全是那小子胡诌的,他想霸占司徒家的财产才故意陷害我,我一个妇道人家连刀都拿不动哪能杀人,老爷别听信他的谗言呀!”哭得声嘶力竭的楚月凤眼中根本无泪,生姜柔红的眼眶看来无助,但眼中的陰狠如芒迸射,隐含着多年不得宣泄的恨意。

    “杀人何需用刀,只要有一张嘴就好。”妇道人家才可怕,因妒成恨。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说的正是她这妇人。

    “你闭嘴,我与你爹说话你插什么嘴。”不知悔悟的她恨恨一瞪,以为她仍是高高在上的司徒夫入。

    “唉!刀架在脖子,还不知死期,熏儿呀!以后记得每年的今日提醒你家小叔上香。”就让她多喘两口气。司徒悔笑看马唯熏。

    关她什么事,不过看到司徒业脸色变得像死了娘似,她就乐得直点头。

    “你敢咒我死,你这个蚤蹄子生的小贼种,我早该一并除了你。”楚月凤气得口不择言,问接的承认罪行。

    “月凤,你眼中还有我的存在吗?”果然是她下的毒手。

    啊!她说了什么?“老爷,我只是有口无心绝无恶念,他和狐……玉娘一样不知廉耻,你千万不要上了当,他……”

    自觉失言的楚月凤心慌不已,即使罪证确凿她仍有恃无恐,自认为自己是原配夫人有权辱骂小妾和庶子,不管他是否是司徒家的一份子。

    “住口,你还要张狂多久,不知廉耻的人是你,挟恩以报害死我心爱的女子,现在你还想当着我的面威胁悔儿。”震怒的司徒三思严厉一斥,她当场怔了一下。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她很快的呼天抢地的佯哭,像是受了极大的不白之冤十分委屈。

    “爹,我看你就给她休书一封让她哭个过瘾,省得咱们司徒家的列祖列宗被她吵得不得安宁。”来,吃颗花生米。

    头一仰,马唯熏看戏地边喝茶边被“喂养”。

    “休、书──”他敢?!

    “瞧!她两眼瞪得多骇人呀!娘瞧见了哪敢回家,宁可在外晃荡也不愿再死一回。”司徒悔语带玄机的说道。

    一想到心爱女子魂魄无依,司徒三思的心也变得无情。“不是我绝情在先,是你咎由自取,夫妻情义就此休离,你好自为之吧!”

    “你……你真要休了我……”不,不可能,他怎么能休弃她,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室呀!

    “我们夫妻关系本就名存实亡,念着你替我生下业儿的情分上我不为难你,你走吧!”他不想再看到她虚伪的嘴脸。

    “不,我不走,你不能休离我,我是司徒家的元配夫人,永远是你唯一的妻子,我不会走的。”他休想以一纸休书打发她。

    名和利她一样也没得到,叫她如何甘心。

    “我心底只承认玉娘是我的妻子,她才是我的元配,你不配。”当初他就不该让她进门,以为她会善待他最爱的女人。

    他错了,却再也无法挽回,让悔恨啃食他一生。

    “你……你居然还爱着她,你忘了对我爹的承诺吗?”要一生一世的照顾她,至死方休。

    司徒三思笑得悲凉地睨视她。“我欠你爹一条命,你夺去我心爱女子的魂魄,这还扯不平吗?玉娘已代我还你爹一条命了。”

    闻言心一惊的楚月凤有了慌色,她看向一脸漠然的儿子。“我是业儿的娘,这个家是他一手掌理,谁也不能赶走一家之主的娘。”

    她仗势着还有儿子这座靠山,怎么也不肯摆出低姿势求饶。

    “我还没死,一家之主还得叫我一声爹,何况业儿早就向我提过要让他大哥当家,我并未反对。”他早就属意长子持家,他的聪明才智足以堪负重任。

    “什么,你要让妾生的贱种当家?!”她不同意,死也不让他如愿。

    “留点口德呀!大娘,不,该叫你楚大婶,你该想想日后该何去何从,不妨学仙仙表妹看破红尘,削发为尼。”他说过别让他有毁了她的机会。司徒悔冷声道。

    不听劝告的下场是家破人亡,念在她是因侍女而受迫才留她一条命,从此青灯长伴,勤扫佛尘。

    “你胆敢叫我去当屁姑,你凭什么?”她后悔没连他一起杀了,留下祸根。

    “凭我是聂玉娘的儿子,而你花了五百银子请逍遥山庄的杀手杀了我娘亲,这理由够充足了吧!”他没杀了她是给业弟面子,不想他一辈子抬不起头见人。

    聂玉娘?怎么和五娘师父只差一个字,而且笔划相近。偏着头“思考”的马唯熏不自觉的掉了桂花糕上的芝麻屑。

    脸色一白,楚月凤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只有她娘家的人才知情。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娘亲口告诉我的。”天网一张,魑魅难逃。

    “不可能,我明明亲手推她下崖,她根本没活命的机会……”糟了,她居然被他套出话来。

    司徒悔笑着耸耸肩,表示没法帮她了。“真相大白了,你还想挣扎吗?”

    “你……你算计我,你们父子俩算计我,我不要活了,我要死在你们司徒家当厉鬼,看你们如何亏待我,我要死给你们看……”她装腔作势的寻死寻活,意在找条退路留住当家主母的身分。

    “请便,我会先吩咐更生打盆水来,免得你的血弄脏了我们司徒家的柱子。”要比作戏她还输他一截。

    “司徒悔你……”好样的,看出她的虚张声势。“业儿,你替娘出出气,别让他们爷儿欺到咱们母子身上。”

    她怎么能死,她还要活着享受荣华富贵,折磨那贱人的儿子。

    哀莫大于心死的司徒业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连神也帮不了,你令我羞为人子。”

    楚月凤大受打击的颠了一下,脸色苍白地不敢相信连儿子也遗弃她,她不过为了夺回丈夫的爱何错之有,为何没人谅解她?

    她没错,她没有错,是聂玉娘抢走她的夫君,她死上千遍、万遍都不足以消弭她心中的恨,她罪该万死,不得超生!

    “对了,有件事我忘了提,我娘说她原谅你了,她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平静,教教学生以自娱,惬意如神仙。”这算不算是落井下石呢?

    司徒悔伸手扶住未来娘子震愕万分的下颚,相信她也明白他所指何人。

    “你娘没死?!”惊喜交加的司徒三思仿佛逢春的枯木一跃而起。

    “问你未来的媳妇吧!她的五娘师父似乎也曾死过一次。”

    ※;;※;;※

    “十项全能运动比赛开始,请参赛者立即就位,白鹿书院的代表是运动健儿司徒悔……”

    一阵男子的欢呼声立起,掌声如雷,震动四方。

    “接下来是无敌女子学院的猪肉西施马唯熏,她……”

    司礼的声音被女子的加油声淹没,鼓声咚咚是家庭团的义助,马大头偕同一干亲友场边喝采,顺便一家烤肉万家香,当场烤起侞猪好庆祝胜利。

    他马大头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输,除非司徒家的少爷不想娶他女儿。

    “第一项比赛是扛重物,由司徒少爷……”

    “弃权。”

    嘎!弃权?“为什么?”

    “你叫我娘子扛十袋米,你不想活了吗?”居然还问他为什么,脑袋装了猪屎呀!

    “呃!是,是,是我失言,第二项比赛开始,上馒头……”

    “弃权。”

    不会吧!他又弃权。“敢问大少爷为何弃权?”

    “能比吗?”司徒悔凉凉地丢下一句。

    “为什么不能此?”人要有求知的精神。

    “嬴了人家说我胜之不武,输了会被人嘲笑不如女人,一开始就不公的比赛怎么能玩?”比或不比都是输。

    “嗯!满有道理的,方山长耍陰……呃!我是说第三项比赛是放纸鸢,谁放得高谁就嬴。”

    “弃权。”

    又……又来了。“理由呢?”

    “太娘娘腔。”又不是姑娘家放什么纸鸢,难看。

    “有……有理,再来是泅水比赛。”别再弃权了,白鹿书院的学生正在准备石子丢他。

    “弃权。”

    司礼的脸皮有明显怞动。“请说明。”

    “你会让自己的妻子赤身露体的站在众人面前吗?”他问的根本就是废话。

    “哪有赤身露体,还穿著单衣……呃!是不怎么得体,再来是踢毽子比赛。”别再瞪了,他知道错了。

    “弃……”

    “等一下,你再给我弃权试试?”气急败坏的任思贤赶来阻止,就怕输给他任性的娘子。

    “等多久也没用,我不会踢毽子。”不弃权都不行,他也很无奈。

    “你……你不会踢毽子,你不是十项全能的运动健儿?!是谁摆的乌龙,他该不会是故意放水吧。

    司徒悔无赖的看向方素心。“这要问问你的郡主妻子,没人会比这个吧!”

    “呃……”任思贤无语。

    他也晓得这是放水题,不过他以为仅此一回,用意是不想让妻子输得太难看而拒绝回家,没想到他还是少算一着。

    “可以继续此了吗?”侞猪好象烤熟了,待会得去占个好位置。

    “请。”

    接下来是射镖、射箭、鞠球、马上竞速和腕力,司徒悔都以小胜,险赢的方式取得胜利,五比五平手不分胜负,皆大欢喜。

    男女混合的欢呼声响彻云霄,你看我顺眼,我看你不错,莫名的多了几对才华佳人,手牵手的相约烤肉旁。

    最高兴的莫过于是马大头,感动得泪流满面,他终于可以嫁女儿了,不必提心吊胆的退回聘礼,担心未来女婿会一路嬴好让女儿恼羞成怒地提出退婚。

    幸好,幸好,他家那婆娘能安心准备嫁妆了,就送十头大公猪吧!

    “司徒,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太卑鄙?我觉得问心有愧-!”平白拗了半年束修却未尽心。

    “你想多了,我们是积善福促进两位山长夫妻和乐,功德一件。”不耍点手段怎会平静。

    说得也对。“不过我们真来比一比吧!看到底谁会是赢家。”

    “当然是……”我。我连娘子都赢回来了。“你-!我只是中看不中用的纸老虎。”

    “没错,没错,你真的很没用。”楚怀德就是被她打成猪头的,而他只是负责架人而已。

    笑得眼睛都眯了的马唯熏一脸得意,连连点头不知又被骗了,依偎在狡猾的司徒侮怀中啃猪脚,满嘴油的含入他口中。

    远处是一对半百夫妻正在吵嘴,一个坚持要迎娶心爱女子入门,一个以容貌已毁拒绝再续前缘。

    大概没人料得两个月后的婚礼上,一对喜气洋洋的新人在拜完堂后忽然失踪,留下字条要司徒业掌理家业休得出走,他们夫妻俩要游山玩水去也。

    又过了两年以后,城东多了一栋猪声连连的大宅院,名为“无敌山庄”,听说原本主人的妻子要命名为“无敌猪肉山庄”,但是主人以妻子有孕为名直指不妥,她才打消念头。

    而他们正在为小主人洗尿布的管家叫更生,他终于由家丁升级了。

    但,还是下人。

    【全书完】

    看完了狡诈公子和猪肉西施的精彩对招,别忘了──

    ◎花儿新月缠120无敌女子学院之一【甜心小厨娘】,贴心厨娘柳涵鸳和冷面公子梁若冰的多舛爱恋。

    ◎阳光晴子新月缠绵121无敌女子学院之二【天命少奶奶】学院万人迷先生宋承刚和山长千金任如是的逗趣恋情。

    ◎叶双新月缠绵122无敌女子学院之三【老公靠边闪】,书院小夫子管仲寒和娇娇女杜霏霏的浪漫奇遇。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论斤买最新章节 | 爱情论斤买全文阅读 | 爱情论斤买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