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赖上植物的女孩 > 第十章

赖上植物的女孩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在夏孜然柔性的盘问下,向来自视甚高的阿汉得终于认输了,他输在自傲和不够坦诚,不肯承认自己只是平凡至极的男人,也会为情而苦。

    于是他坦白地招供一切,包括在牲畜出没的地区放置毒草,毒死夏家牧区的牛羊,好逼夏家祖孙向他求援,答应他开出的条件。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不料美色诱惑被识破后反而增进一对有情人的感情,他妒恨不已地再使毒计,叫人放火烧了夏孜然最在意的树木,再把过失推给夺爱的男人,打着一石二鸟的主意,以为这样便能得着所爱,又可成功地赶走情敌。

    但是他的陰谋诡计终究不能见容于天地间,在他自以为胜券在握之际,却被他最爱的女人揭发了苦心的筹划,落入受人唾弃的处境。

    肯尼家数代以来的好名声尽毁于他的一念之问,他因为危害公共安全罪、违反动物保护法以及犯下纵火案,被镇长和忿怒的镇民扭送法办。

    凶手已经伏法,然而肆虐的火舌却是一发下可收舍。

    “水呢?快提水来,火烧得越来越大了,我们要更多更多的水……”

    满脸通红的夏孜然接过牧民赶忙送上的水桶,奋力地往着火的树上泼,然而却是杯水车薪,效果有限。见状,她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

    不行了,救不了她的大树爷爷、椿树伯伯、和花奶奶、小树苗们,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受尽折磨,哀嚎不已。

    她不要,她不要它们离开她,她爱它们啊!如果她是水神就好了,就可以躁控水来帮助它们免除火吻的痛苦,她还想听它们诉说曾发生在它们底下的故事呢。

    傻孩子,别哭了,我们已经很老很老了,是到了该休息的一天,你不用怪罪自己的无能为力,我们要走了,有缘终有再见面的机会,你要保重,帮我们照顾幸存的小树,我们也爱你,可爱的小女孩……永别了。

    听着老树们的告别,泪如雨下的夏孜然哭倒在焦黄的草地上,两手撑着发烫的土地不住地怞动肩膀,怨恨自己的力量如此渺小,无法帮助她的朋友脱离危险。

    “别难过了,孜然,这是它们的命数,早就注定了,你再伤心也没有用,它们再也回不来了。”火,烧毁了一切。

    “不,我不要,我要它们回来,你帮我,你帮我好不好?我知道你很厉害,你一定可以的……”她紧捉住他的手苦苦哀求。

    “孜然,我……”他该帮吗?

    望着冲天的怒焰,他害怕自己会让她失望,因为这火实在太大了,利用女神湖的水怕无法完全将之浇熄,反而会使岛民敬畏的圣湖为之枯竭。

    “月,我求你,求你帮帮我,我找不到别人帮我,我只有你……它们在我脑子里哭,凄厉地叫着,我的心好痛、好难受,声音……要吞食我了……”她快要承受不住了,她的心痛得她难以负荷。

    “好,我帮你。”他只能尽力而为。

    司徒五月的心被爱人晶莹的泪水拧痛了,胸口盈满她悲伤的呼喊,他的喉间也跟着感到苦涩,扶起她的手竟变得异常沉重。

    “真的,你能救它们?”夏孜然不敢相信地睁大双眼,眼中的泪水稍稍止住了。

    唉,他不是神,并不能给予保证。“别抱太大的希望,我试试看而已,成不成要看天意。”

    “我相信你。”她坚定地说道。

    唉,他多么不想听见这句话,感觉肩膀的重量又下沉了几分,压得他双臂无力,举步维艰地像举了一块千斤重的巨石。

    但谁教他见不得她伤心呢!而重信守诺是龙门千百年来最坚持的信条,现在的他是架在弓上的箭,不得不发。

    苦笑不已的司徒五月望了一眼盘据天空的火蟒,内心挣扎着,司水使者能掌管水源,但并不表示所有的水精都愿意服从他的号令。

    只能量力而为了,先解一时之困,不让火势继续蔓延,好为森林留下最后一丝命脉。

    思及此,他信步走至离水源最近的位置,右手一开,手心向外翻张,将身体的力量集中在掌心,催动着水的生命力。

    顿时河流变得急湍,山川奔啸鸣鸣,湖泊翻搅不停,四方水气凝结成一条银白色缎带,奔流急嚎地冲向半空中,仿佛蜿蜒如飞天的银河直冲入大声叫嚣的火龙口中。

    只是水遇到火便化为水蒸气,它降低了灼人的温度,却浇不熄狂猛咆哮的火焰,那散发的烟雾冲向天空,化为雨水洒落下来。

    不行了,已经是极限了,再多,民生用水会出问题,岛民会因为无水可用而渴死。

    “还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水,月,你不能停呀!再多撑一下就能控制火势了。”拜托,不要再让树木倒下。

    “孜然,树的生命很宝贵,但人命胜于一切,是该作抉择的时候了,你不能贪心地两者兼顾。”再继续下去,恐怕会造成水荒。

    “我……我只是想再听听大树爷爷取笑我的声音……”在灰暗的童年,只有它们陪她度过。

    “你要懂得放手,让大树回归它原来的平静,它站了几千年,已经很累很累了。”司徒五月试着开导她。

    “是吗?它累了。”落寞地垂下眼眸,风干的泪透着说不出的悲痛。

    原来不只人有生离死别,万物都摆脱不了世代交替,在时间到了的那一刻,都必须挥手说再见。

    “让它们安静地走吧!”司徒五月退了一步准备收势,天空洒下的雨势渐渐变小。

    “嗯,我会想念它们……”它们在她心中的样子永远不变。

    “哎,你们在演什么爱情戏码?嫌水太少搬座海来不就得了。”不过是一场小火罢了。

    “小魔女……”天呐!她居然来了。

    掀了掀大草帽,一张咯咯笑的粉雕小脸露了出来。“别丧气嘛!五月哥哥,我来帮你了!”

    龙涵玉一掌往司徒五月背后拍去,一向爱笑的大眼多了分沉肃,目光幽远地直视深幽的远方。

    “天为我令,地为我开,沉睡于地的精灵为我醒来吧!我以龙之女儿的身份命令你们吐出水,大海奔腾震八方……”

    一阵天摇地动,大家所站立的地面突然剧烈地摆动,如地牛翻身般摇晃不止,远处传来万马奔窜的纷沓声,土地的震动更为明显。

    在众人惊慌失措之际,地竟裂开了,源源不断喷出的水柱如同大量喷起的透明溶浆,丈高的喷泉很快地浇熄周遭零星小火。

    接着,更令人傻眼的画面出现,只见一道闪电划过天际,超级巨大的水蓝色海龙穿云而过,用力一甩尾,猖狂的火龙当下缩成畏怯小蚊。

    龙行云布雨,星月悄然隐退,一声巨响从东方打下,轰隆隆的闪电带来无数条小龙,四下窜动地吐出饱实的水气。

    这是一场世纪大雷雨,为时一个小时,它让所有人都湿透了,因为他们都看傻了眼,竟忘了要躲雨。

    “小魔女,你来了多久?”抹去脸上咸咸的水珠,司徒五月以相当平静的语调问道。

    “噢,快一个礼拜了。”这段时间她去浮潜、捉螃蟹,看珊瑚产卵,玩得非常愉快。

    “我指的是今天,你什么时候来的?”他挑眉又问。

    “奸像是放火的时候吧,我不太记得。”因为她那时正在跟猫头鹰玩。

    “而你没阻止?”

    龙涵玉把伞一收,笑嘻嘻地戳着酒窝装可爱。“又没有人求我,我干么破坏人家的好事,你们不是常要求我少管闲事,和自己无关的事少碰为妙。”

    她很听话喔!路不平留给别人去踩。

    弑主会下十八层地狱,弑主会下十八层地狱……司徒五月咬牙默念着。

    “五月哥哥,你颈上的青筋浮动得好厉害,血管要爆了吗?”她又把伞张开,以防血溅到她。

    就说她聪明嘛,出门记得要带伞,看,多好用啊。

    ***;;;;***;;bbs.fmx.cn;;***

    大火扑灭的次日,一群人为了不浪费粮食,就着满目疮痍的木头生起火,并削尖木头插鱼炭烤。

    试问鱼从哪里来?

    所有人抬头一望再低下头,装傻地干笑。

    因为浇熄一场大火需要很多的水,所以龙涵玉运用超能力驱动海水来救援,连带地也把海里的鱼带了过来。

    星岛多为丘陵地,大小坑洞不在少数,鱼群落入积水坑,在里头游来游去,因此居民随便一捉都是大丰收。

    反正水坑的水迟早会干枯,鱼儿也会因此死亡,不如拿来祭祭五脏庙,以免暴殄天物。

    于是镇长迳自宣布放假一天,让大家扶老携幼来此一日游,并植下新苗取代旧木,并将今日命名为“植树节”。

    “你看,榕树伯伯还活着!”喜出望外的夏孜然冲向榕树,欣喜万分地抚着它焦黑一半的树皮。

    虽然奄奄一息,但还有生命迹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调养,它就会恢复昔日的生气。

    “瞧你兴奋的。看,有一大半的树都救下来了,你说该怎么感谢我。”不过是一堆残余树根,也值得她兴奋莫名。

    司徒五月一点也不承认自己在吃醋,只是有点不是味道,她对植物的关心显然高出他不只十倍。

    “施恩不望报,你的心眼没那么小吧!何况你仅出棉薄之力,其他……”耸了耸肩,她看向正在烤鲨鱼的美丽少女。她才是最大功臣吧!

    “啧!你是被谁带坏了,这么无情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要是没有我的鼎力相劝,这棵榕树早成了一堆焦黑的炭火。”得把她和某人隔离,否则他的未来会非常难过。

    榕树的叶子倏地掉了两片,似在说十分感谢,但别再譬被火纹身过的树。

    瞧他吃味的样子,夏孜然好笑地挽起他的手。“好嘛!你也是大功臣,谢谢你拯救了大树的生命。”

    “也是?”听起来很敷衍,像是顺便一提。

    “不然你想怎样,要我以身相许不成?”她没好气地一瞟,细心地察看幸存植物的伤势。

    他的眉一挑,笑得不安好心。“不错的建议,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成为我名副其实的老婆?”

    “嗄?这个……”她吞了口口水看向龙涵玉。“她说你三十岁以前会有大劫,若我不想当寡妇的话,最好再等五年。”

    “你信她的鬼话?!”好个小魔女,背地里玩陰的。

    “呃,宁可信其有嘛!反正我才十九岁,多等几年无所谓,免得人家说我嫁你是为了遗产。”一说完,她自觉好笑地噗哧笑出声。

    “这也是她提醒你的金玉良言?”他还没死就急着算计他。

    “就五年嘛!好不好,让我照顾新生的小树,等它们有能力长成大树。”现在的她得忙于森林复育,好回报大树爷爷临终前的托付。

    眼一眯,司徒五月顿时了解她的真正用意。“你把这些树看得此我还重要?!”

    原来他还不如一堆植物。

    “这……呵……我爱你,月,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就算我们分隔两地,我心里想着、念的都是你,你是我一生中最稳靠的大树。”有他在,她什么都不怕。

    “哼,少撒娇,什么分隔两地,我……等等,你的月の泪呢?”他太轻忽了,居然没发现她眉心少了一样东西。

    抚着空无一物的额,她不免有些失落。“火灾时有个人碰了我一下,然后就抢走我手上的水晶。”

    “什么,你为什么没告诉我?”难怪她的脸色下是很好,老是在柔太阳袕。

    “抢都被抢了还能说什么,那人的动作很快,倏地就不见了。”整件事在一眨眼中结束。

    “再快也快不过流星,我‘拿”回来了。”小事一桩,不必心存感激。

    龙涵玉走过来将手一放,银炼串成的坠子立现。

    “你……你怎么拿到的?太神奇了。”她没想过自己还能再次拥有它。

    “嘻嘻!还有更神奇的事,你要不要瞧一瞧?”开开眼界也好。

    一见她笑得特别甜美,心中一惊的司徒五月连忙上前一站,提防她又要什么诡计。

    然而,龙涵玉却是将月の泪取下后,放在手心轻轻柔搓生热,并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拍向夏孜然的额心,她惊呼了一声,顿觉一阵热遍走全身。

    待龙涵玉把手掌打开后,月の泪已不见踪影。现在它已深深地嵌入夏孜然脑中,与身体融为一体,成为她骨血里的一部份。

    “这……”她听不见嘈杂的人声了,她忽地忆起在森林大火时,那个要她冥思的声音,原来就是这个小妹妹敦她的。

    “以后你要学会控制月の泪的力量,这样就能过滤想听和不想听的声音。”眨了眨眼,龙涵玉在心里想着,拿它来对付五月哥哥,让他在你面前变成透明人,再也没有能隐瞒你的事情。

    读出她的心思,夏孜然双眸蓦地睁大,而后笑了出来。

    “咳咳!小魔女,女神湖由淡水湖变成碱水湖,你得负责吧!”一旁的皇甫冰影冷冷道,揪起她的后领要她想办法解决。

    “嗄?这个……呃!呵呵……它迟早会回复原状,注入的河水会冲淡海水……”心虚呀!她忘了凡事都有后遗症。

    “几年?”

    “两……两……”她伸出两根指头。

    “两年?”

    “不,是两百年。”

    “……”

    风很冷,真的,四周飘来香香的烤鱼味道。

    【全书完】

    欲知“老人”们的旧情绵绵,新月经典集为你细说分明——

    *龙宝妮和席斯之间的曲折恋情,请看寄秋经典集001龙门三姝之一《沙猪王子》

    *龙青妮和杰斯之间的曲折恋情,请看寄秋经典集002龙门三姝之二《贼美人》

    *龙贝妮和冷天寒之间的跨时空之恋,请看寄秋经典集003龙门三姝之三《杠上坏妹子》

    *欲知五行使者之木美人皇甫冰影和公孙静云的精采情事,请看花园664龙门之五行战将Ⅰ《住在坟墓的猫》

    *欲知五行使者之火爆男南宫焰和阮深露的火热恋情,请看花园677龙门之五行战将Ⅱ《她在半夜不睡觉》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赖上植物的女孩最新章节 | 赖上植物的女孩全文阅读 | 赖上植物的女孩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