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买妻 > 第十章

买妻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小心!”

    一阵清亮的女音忽地飘过耳际,犹如狂风席卷而过,扫得人双耳发疼。

    隐约见一道白影晃过眼前,若隐若现的面容神似他的妻子,但是不可能呀!娘子才刚走开一会儿,怎么淡化成白雾,行迹如疾风。

    噗通一声的落水声让他为之一惊,适才跑过的影子不就是往池塘而去,而妻子为他绣的汗巾正落于其中。

    思及此,再也无法多想的皇甫追命两脚一迈大步地跑起来,十分惊慌的往池边而去。

    当看到长孙无垢一身湿,不省人事的倒在石板上,他揪紧的心仿佛被人掐住似,气喘不过来地差点让黑雾攫去视线,坠入暗冷地界。

    蓦然,他想起妻子一句“没用的夫君”,顿生力道如打虎英雄,毫不费力的抱起轻如羽毛的盈纤娇躯,一边唤下人找大夫,一边抱着妻子往屋子里去,丝毫没注意池中伸出一只手大喊救命。

    “哎呀!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夫看了老半天也看不出什么症状,真有那么严重吗?”

    瞧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儿,最着急的竟然是走来走去的皇甫老夫人。

    “你急什么,大夫才刚搭上脉还没细诊呢!你别喳喳呼呼的扰人,让大夫分心。”她这干娘都不急,恶婆婆有何好急。

    “人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手脚冰得如十月雪,我就不信你毫不忧心。”瞧这脸白得吓人,肯定吓飞了魂魄。

    “是你手太暖了,不是她的手脚冰冷,说,你偷吃了几只凤爪?”那可是她的最爱,别给吃光了。

    “我光明正大的吃何需偷吃。”笑话,那可是用皇甫家的银子买的,当然有她的一份。

    “啐!贼婆娘,那是我儿子媳妇孝敬我的,你也咽得下肚。”简直可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有渐渐解冻的迹象。

    皇甫老夫人和云巧心如同过往般吵得不可开交,可是没想到瞪着瞪着,两人莫名其妙的笑出声,好像突然明白自己的行为有多可笑。

    “我媳妇比你媳妇手艺好,改明儿叫她做几道好菜孝敬我们这些老人家。”

    “咯……大姊,你想的跟我想的差不多,我才想说叫我干女儿绣些荷花包给我们配配衣服。”

    “唉,先别说这些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无垢媳妇儿得没事呀。”

    “现在总算知道要疼媳妇了吧,大姊,不是我要说,那个柳家表小姐还真是心肠歹毒呀!你真要让那种女人进我们皇甫家门吗?”

    “我哪知打小看到长大的娃儿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堤芳这丫头这回可是让我彻底寒了心。”

    稍早的时候她和云巧心连赢皇甫别离和易香怜两个小辈几局,她一时畅意,偶然间看到侄女咬着帕子在旁生闷气,她有感而发的提了几句,要堤芳看开点,人生太执着的话反而会让自己过得不开心。

    姻缘的事天注定,既然命儿无意,她也就不要再强求。

    哪知此番劝慰的话一出,堤芳竟生闷气地走了开,没多久后就传来她落水的消息,好像还和无垢的昏迷有关系。

    “大姊,我知道你是疼小辈的人,不过我干女儿的冤气我可不能不吐,届时我教训一下表小姐,你可不要怪罪于我啊!”

    “你别做得太过火就好。”她会睁只眼闭只眼。

    转头一瞥见大夫正皱着眉头开药,皇甫老夫人连忙靠过去。“大夫,我媳妇没事吧?”

    吴大夫捻捻长须,不发一语。

    她可急了,“大夫,请你一定要想办法医治她,不管多少银两我们皇甫家都付得起,你用最好的药材去治都无妨。”只要人平安就好。

    “是呀是呀,我好不容易有个女儿疼,可不能有事呀。”云巧心也凑过来。

    “我会开几帖药,注意别再动了胎气,否则我也无能为力了。”

    “什么无能为力,你不用心怎么……等等,你说胎气?”那不是说……媳妇有了身孕了?

    “少夫人受惊动了胎气,险些小产,往后得多加小心,我这安胎药一天三回按时煎服,可别疏忽了。”

    吴大夫一告辞,当人干娘和婆婆的两位长辈高兴得嘴都阖不拢,根本忘了什么嫌隙不嫌隙,欢天喜地的拜天又谢地,两颗脑袋相靠地到前厅去讨论孙儿经。

    孩子都还没出世,她们连名字都想好了,而且各取一男一女,一生下来就用得着,不用担心不适用。

    而初为人父的皇甫追命则眼泛泪光,他从来没想过能拥有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一直以为自己过不了二十五岁这一关。

    满脸感动的握起妻子的手,坐在床边轻抚嫩滑面容,他满心喜悦感谢上苍的垂怜,赐他娇妻爱子,让他人生得以无憾。

    长孙无垢悠悠醒转,就见他颊上两行清泪。“夫君,你在哭什么?”男子竟也落泪,莫非发生不幸的事儿。

    轻轻将手往她小肮一搁,爱怜的摩挲。“我们有后了,娘子。”

    “有后……”她看向平坦的孕育地,一脸讶异。“你说我有了身孕?”

    “你当娘了,无垢,我们会有一个孩子。”一个冠上他姓氏的子嗣。

    长孙无垢满脸的难以置信,轻覆腹部。“我有了你的孩子……”

    她先是错愕,后而一怔,接着眼眶含泪一笑,握紧丈夫的手一同感受孩子在她体内成长,两双泪眼相对,满满的喜悦涨满胸口。

    简单的幸福就是一种快乐,不需要附加其他条件。

    孩子代表他们生命的延续,连结了两个人的心,也让这个家产生向心力,凝聚分散的力量,得以发光发亮,再创继起的新生命。

    真的,每个人都很高兴,包括即将离去的上官星儿,但她没有机会向她的前世道别。

    “对了,柳家表妹的情形怎么样?她还好吧!”害人者,终将自食恶果。

    一提起柳堤芳,皇甫追命脸色立即一沉。

    “她的状况比你好多了,只喝了几口池水和扭伤脚。”伤得实在太轻了,如果他事先知晓妻子有孕在身的话,定要她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你和干娘没找她麻烦吗?”这两人都是很会记恨的人,尤其是夫君,只要与她性命攸关的事,他都会变得很不讲情面。

    “因为担心你,我还没出手,至于云姨娘……”顿了一下,他微露冷酷笑意。“你该去问她。”

    要她不动手可能很难,冬月的下场就是柳堤芳的借镜,相信不懂借取殷鉴的人会有教训,人若心存不良,天也罚她。

    “唉!吧娘那性情肯定让人为难,而你,我不希望你心存恶念,得饶人处且饶人。”一个干娘就够她受了。

    他不要她,就是对柳堤芳最大的惩罚了。

    “她伤害你。”这点,他绝对不能饶恕。

    长孙无垢摇摇头地笑着抚抚他手背,要他宽心,“就算是替咱们孩子积陰德,何况她又没真伤了我。”

    她想起婆婆和干娘的恩怨,如果不是有一方愿意先放下,那么这段恶缘如何能了、能转?

    “但你倒地不起,又一身湿,我以为……我以为……”以为她遇害了。

    “大夫说了,是孩子的缘故才导致气血不顺,再加上突地受惊才昏了过去。”和她无关。

    “反正你动了胎气是事实,她差点害你小产让我失去你们母子,我若不为孩子和你出口气,枉为人夫。”皇甫追命用她说过的话回敬她。

    “你……”她失笑的笑他稚气,大男人也有孩子的一面,“有星儿保护我,她不会让我有事……”啊!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星儿?”

    思索了片刻,长孙无垢面带笑意的说道:“星儿是我的后世。”

    “后世?”什么意思。

    “你相信人会从很久很久的以后来到我们这里吗?”若星儿不在了,她一定会很想念她。

    眉头一拢,皇甫追命摸摸她的额头,“无垢,你没撞到头吧?”

    “上官星儿,她叫上官星儿,你要牢记这个名字,在几百年后,她会成为你的妻子。”星儿,我先帮你-路了,你要好好珍惜你的情缘。

    我会的,前世,你要保重自己……上官星儿听见前世的呼唤,在心中回答。

    “娘子,你躺着不要动,我马上把大夫叫回来为你看诊。”她一定伤到什么地方才会语无轮次,说些奇怪的话。

    几百年后他都成一堆白骨了,魂魄早就不知飘往何处。

    “夫君。”她拉住他,轻摇着头,“我没疯,相信我,我的眼中只有你。”

    “我也一样。”他温柔的笑了,视线再度落在她尚未有明显变化的肚皮上。

    “我们三生三世都会在一起,你要找我喔!”她要做他三世的妻。

    “非你莫属。”他是属于她一人。

    长孙无垢还想说什么,蓦地瞥到刚进房里来、正转身关上门的皇甫别离──

    “二叔,可以麻烦你过来一下吗?”

    “大嫂,你身子好点没?”刚刚还在花园里喝茶赏花呢,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一阵风过,然后他就想上大哥这儿来转转。

    “转过身。”

    “嗄!”转……转过身?

    干么要他转身?不过他还是依言身一转,背向她。

    “掰掰,前世。”皇甫追命撕下他背上贴着的白纸,上面就写了这四个大字。

    掰掰前世?!

    那是指什么?

    “她走了。”因为她已经拥有爱怜她的夫君。

    “谁走了?”她怎么哭了?

    “星儿。”另一个她。

    又是她?!皇甫追命几乎要大叹出声,叫大夫来好好诊断她。

    “咦?上面画的那些奇怪的图样是什么,怪模怪样的。”有头大身体小,有没有嘴巴的……那是猫吧!

    长孙无垢接过道别信,看清上面滑稽的图画,笑着解皇甫别离的疑惑。

    “这只叫哆啦A梦,这个是凯蒂猫,还有会闪电的皮卡丘……啊!这只是米老鼠……”

    米老鼠?!

    老鼠吃米他们是知晓,但米做的老鼠,好吃吗?

    越听越糊涂的兄弟俩同时扶着头,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涌了上来,他的妻子(嫂子)肯定伤了脑袋,才会胡言乱语的说些没人听懂的话。

    大夫呢?快来帮她瞧瞧,用最好的医术跟最好的药,花再多的银子也在所不惜,反正皇甫家钱最多,什么都能买。

    包括妻子。

    “死老头,你催什么催,不能让我多留一天,好好的跟前世说句再见吗?”几个月都留了,不差这一天。

    “不敬。”小孩子要懂得尊敬老人家。

    “噢呜!你……你又用拐杖头敲我脑袋,要是把我敲笨了怎么办?”天呀!疼死了。

    上官星儿抱着头往地上一蹲,眼神恨恨的瞪着白发白胡子,一身古装的老头……呃,老人家。

    对月下老人要尊敬点,不然会没有姻缘。

    “你本来就不聪明,我多敲几下也许你会变灵光。”他做势又要往下敲。

    “别别别……你想谋杀纯洁又善良的霹雳美少女呀!闭杖又重又沉会把人打死的。”她还是很怕死的超龄美少女。

    “你不是人,打不死。”白胡子老爷爷好笑的捻一捻胡子,仙风道骨地呵呵一笑。

    什么嘛!不是人也会痛好不好,这么欺负人。

    想她为了救前世也摔出一身伤耶!本来她还满悠哉的跷着二郎腿,躺在大树上啃鸡腿,怎知被鸡骨头梗住喉咙,她突然感应到前世有危险。

    想想被骨头梗住有多痛苦,她还要用飞的冲去抢救前世,免得前世有个万一,她多辛苦呀!

    结果冲过头,自己也跟着掉进池里,害她一身湿地踩着坏人的头往上爬,像只狗似的十分惊险。

    原本她是想推开前世,绊倒姓柳的表妹,谁都不会受伤,天下太平,谁知她才刚一推还来不及伸腿一绊,重心忽不稳反而将想把前世推下池塘的柳堤芳给撞下池,自己亦失去平衡的一同去泡个痛快。

    柳家表妹大概会以为见鬼了,躲在棉被里缩成一团,毕竟池子不深还溺水,她是第一人。

    而前世那身湿是怎么回事就不得而知了,她明明没下水呀!就晕死过去而已。

    嘻!嘻!不好意思,她太粗鲁了,差点害她流掉Baby。

    “等等,老头……呃,月老爷爷,我们要去哪里,为什么要往上飘?”上回直直坠下的惊悚心有余悸,她可能不适合玩自由落体。

    “你的前世。”月老笑得有点狡猾。

    “喔,前世……什么,前世?!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她想要有马桶嗯嗯,不要在臭气薰天的茅厕撇大条。

    “你忘了有三世吗?扣除你自己原来的那一世,本该有两世前世。”而他也省了一番工夫去纠正红娘犯下的错误。

    神力不足,请多包涵。

    “可是、可是……可是不是解救了一世,其他两世都会一路顺畅通到底……”噢!又打她头,她一定会变笨的。

    上官星儿泪眼汪汪的直搓后脑勺,含怨地瞟着没良心的恶神。

    “别想得太如意,你的苦难还没结束。”要真畅顺到底,要它们神-何用。

    “还没结束?”她一张苦瓜脸马上皱成酸黄瓜,非常无奈的问道:“那我们下一段行程要到什么地方?”

    “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绝对刺激。

    “等等,生在乱世还不够动荡吗?你不会要我跑到战地拿起枪杆儿和人拚个你死我活吧!喂!老头,咱们打个商量,去大溪地如何?或是夏威夷,我不会很挑的,鱼帮水,水帮鱼,过年过节我多烧点纸钱……”

    纸钱?

    月老的脸一黑,又给她一记拐杖头。

    纸钱是给往生者使用,-是神应该用神金,这笨蛋未免太混了,居然把神当孤魂野鬼。

    哼!大溪地、夏威夷-自己去,她一个人留下来受苦,不管她死活了。

    “噢!痛……痛……我要抗议啦,我要投诉,你的长官是谁,玉皇大帝是吧!我一定要告你残害人命,让月下老人变成日光童子,重新投胎再活一次……喂!你走慢点,等等我,我腿短走不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买妻最新章节 | 买妻全文阅读 | 买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