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菊冰心 > 第十章

冷菊冰心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三○七号女尸……或者说是一具焦尸在于婉婉的现身带路下,终于在拉拉山的一处山谷寻回,案情大白、凶手伏法,她让家人领回安葬,从此不再徘徊人间吓人。

    之前,言醉醉的枪伤让两个大男人又差点打起来。刑天冰和仇琅徐天生仇敌似的,一见面就吵得没完没了,根本忘了“受害者”的存在。

    她一恼火丢下工作回家休养,管他邵大检察官像娘儿们似的直跳脚,一再发誓等她验完三十具因大火而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一定放她假。

    不过他的信用早就破产,因此她直接把假条丢给法官舅舅,甥舅一家亲,岂有不立即批准的道理。

    所以打昨天起,她有一个月的假期,每天混日子看不好笑的综艺节目和千篇一律的拖棚好戏,无聊的她想尖叫,只好塞满一嘴爆米花,省得邻居报警说有神经病。

    “菊花姐喝饮料,你那位黑道大哥被你甩了呀?”甩得好,恶运才不会降临在她身上。

    什么诅咒嘛!全是以讹传讹,恋爱症候群终止于六楼,七楼的她可以高枕无忧,继续她快乐的打工生涯。

    “小怜妹妹,我好像听见你在幸灾乐祸。”好想踹她一脚。

    忧郁症,才一天光景她就得了忧郁症,太悲惨了。

    喔!好厉害,她笑在心里都听得见。“没有啦!人家是在为你惋惜,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除非不怕被这一任的男人揍死。”她还没想要换男人,她想念他的身体。

    唉!真要命的爱上他,她怎么那么不争气,随随便便魂儿就给人勾走了?

    “嘎!奥!”来拎怜失望的想哭。“菊花姐还没把他给踢进太平洋喔!”

    伤心太平洋,小齐的歌,日剧主题曲。

    “阿怜妹,你的表情似乎希望我不幸福。”哭丧着脸像送葬。

    “哪有,我在笑,你瞧我笑得多开心,恭喜你找到不怕死的如意郎君。”宋怜怜两手拉开嘴角一笑。

    笑不从心。“郎君还太早,我忽然想吃士林夜市的鼎边锉。”

    人一闲就想吃。

    “我去买,我去买,很近的。”一有生意上门宋怜怜立即成为活龙一条。

    真的不远,不塞车的话只要一小时,以她那台快淘汰的噗噗车。

    “我还要吃淡水的阿婆铁蛋。”闲着也是闲着,品尝各地的美食也好。

    “好,淡水的……淡水的阿婆铁蛋?!”会不会太远了?油钱都不够。

    “若是有猫空的野莱大餐更好,你拿得回来吧?”言醉醉语气淡雅的道。

    十条黑线挂在她额头。“成,没什么事是我宋怜怜办不到的,上山下海抬米包我健步如飞,你等着大吃一顿就好。”

    “好吧!顺便帮我包一些基隆庙口的小吃,我留着当消夜吃。”家有女佣,更便利。

    “菊花姐,你肯定不是在整我吧?”以她的速度得买到明天早上。

    “能者多劳嘛!钱包在柜子上,你自个拿吧。”她怎会整人呢?实在太闲了。

    钱包自己拿?

    宋怜怜欢天喜地打开上万元价值的香奈儿钱包,两指一怞当场手发抖,她-她根本没钱嘛!难道要她拿钱包去典当?

    “花姐,你多久没取钱了?”欺负小女孩,她的心灵受到无比的创伤。

    “问你呀!菊花居的大小琐事一向是你在负责。”言醉醉把责任推得一于二净。

    天呀!来道雷吧!“两万块你过一个半月呀!”

    “还有三百块!吃道简餐有得找。”期间她还有被“包养”。

    先有邵之雍的晚餐服务,后有仇琅三餐照料,她没机会用到钱。

    “我不行了,快拿面线给我上吊。”一千块以下的打工钱她不赚。

    小笨妹。言醉醉浅笑的用金融卡拍她额头。“拿去吧!看看要付费多少自己领,顺便提个两三万回来。”

    “哎呀!菊花姐你早说嘛!有钱好办事,我挖山填海定会为你效劳到死。”她要狠狠的刮一笔打工费。

    根本不等人招呼,拿到金融卡就连忙往外冲的宋怜怜当真如她所言的健步如飞,身后的人来不及要她少买一些,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言醉醉眼底的纵容随即被落寞俺没,她该不该让他侵人菊花居呢?

    她要再想一想,楼下的芳邻似乎失足就永无翻身的日子,她想失去自己吗?

    ***

    不遑她多想,A钱A得正凶的打工妹蹲在大厦前的花圃,一副不得其解的凝神观看,怎么会有人那么笨?试过一次不成还试第二次.子禅很便宜吗?

    等了半个小时,她确定没有生命危险才走近,浪费的人肯定钱多,黑道大哥黑钱多,让她黑吃黑不打紧吧?她是有爱国情躁的女大学生,捐款请往这边来,她的口袋正空着。

    “呢,黑姐夫你好,我是七楼的打工妹宋怜怜,你还记得小妹吧?”喝!”脸杀气好可怕。

    不怕,不怕,她拍拍胸口为自己打气。

    “我不姓黑,也不是你姐夫。”哪来的小白痴,半路乱认亲戚。

    “噢!,黑姐夫贵姓?”为免他和其他人一样过河拆桥,她先敲一笔再说。

    “我已经说过我不姓……等等,你住在这幢臭大厦?”对了,有点印象,她是爱偷听人说情话的小表。

    她有提过呀!“我很穷,你不要打劫我。”

    仇琅忍下揍她一顿的冲动。“带我进大厦。”

    “带你进去是无谓啦!毕竟你是菊花姐的男人,我们大厦男宾止步的规定已经由玺玺姐打破,你认识暴发户秦狮吗?还有大律师东方奏,以你的职业非常需要他的专业,我可以为你引见,介绍费随便算一下好了,第一次打八折……”

    “我的职业有什么问题?”原来住在这幢大厦的人不分老少都有将人逼疯的特质。

    “嘿!黑姐夫你是做黑的,难免有伤人、勒索的小意外,有个专属大律师在就不怕人家告,杀人放火兼放狗咬人有人出面为你摆平,我想警察局的茶水不是很好喝,你不会愿意三不五时去和一群丑八怪面对面。”

    嗯,她的提议似乎可行,他是需要律师来打点……咦!他干吗被个小表说动?“说够了吗?”

    “你别装个杀手脸吓我嘛!小妹胆子很小。”看人脸色,见风转舵是她的专长。

    “废话够多了,带我上去。”扳着手指关节发出咋咋声,他的表情在说明脾气不好。

    呜!好可怜喔!她被威胁,这些姐姐们的男人都很凶。“给点带路费吧!黑姐夫,我是以打工维生……”

    “住这种超优大厦的人敢喊穷——”他还住不起呢!

    “人不能光看表面,我们大厦虽然号称全台湾第一幢自动化科技大楼,可是房东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不卖楼层只出租,一个月一万。”所以她穷是天经地义的事。

    一万?!房东真的有病。“要多少?”

    “爱情无价的道理你该明白吧?你认为该付我多少端看心意,二,三,四,五楼的姐夫们都很慷慨……”宋怜怜眨眨眼,意思是多多益善。

    仇琅填了张支票撕给她。“够不够?”

    个,十,百.千,万……六位数呐,真是有钱的姐夫。“来来来,我先向电脑报备,让你毫无阻碍的摘花。”

    钱来好办事,她将人引进大厦内,在一楼和主电脑聊了会天,输入他的资料,电梯便直接带他上六楼。

    根据不吵邻的规定,每一层住户的客人只能停留在那一层楼,不得出人其他楼层,除非其他住户允许才能去串串门子,否则老死不相见。

    若有人不怕死擅自闯关,电脑会先发出警告声,然后射出红外线波阻止来者合行。

    “黑姐夫,上了六楼以后不要以为门坏了没把手,手张开放在门板上即可,有自动感应。”

    “我不是黑姐夫,我是……仇琅……”话没说完,拿了钱就走的宋怜怜已将他抛向脑后了。

    而他只有于瞪眼的份。

    ***

    “你还敢给我笑得没分寸,你们大厦的土匪全是被你们这群有病的女人宠出来的。”

    口气不快,仇琅的一只大掌搁在雪白玉颈上,似要掐死咯咯笑的女人,眼底是无可奈何的宠溺,再一次哀悼自己爱错人。

    可是有什么办法,爱不由人,爱都爱上了只好从命,他也不是真的抱怨,人生偶尔醉一回是件快意的事,人不可能一路顺畅。

    就当是以前坏事做多了的报应,老天为他找了颗良心常伴左右,好时时刻刻“出卖”他。

    “仇先生,你火气真大,多久没**了?”欲求不满的男人通常会有点孩子气。

    解着他的裤腰带,言醉醉比他更迫不及待。活脱脱的色女表现。

    “久到我快忘记你的味道,言小姐。”低头一吻,火气由欲火取代。

    “更是我的不该,让你积欲不泄,你没拿楼下的大门出气吧?”轻轻一笑,她恬吻着他的喉结。

    他哼了一声不回答这个蠢问题。“你最好把我服侍得服服贴贴,否则我让你这辈子出不了大门。”

    “是,大爷,小菊花为你捏背如何,要不要顺便掐下一块肉?”指甲陷入他背肌,眼神因激情而泛发五彩。

    两天不见如隔六秋,“久别”重逢的恋人当然是奋不顾身的投人战场,战得香汗淋漓,一室**味道浓厚,交织着男与女的喘息声。

    言语已是多余,体热共享的两人交缠着身躯,共同弄乱一床的羽毛被,嘎吱嘎吱的撞击声令人听了脸红,好在他们没邻居住左右,不然会以为住家附近出现两头野兽。

    粗喘渐歇,一身汗水的仇琅拥着爱人翻身躺在他身上,两人身体仍紧密的结合着。

    “爱不爱我?”

    “你说呢!”

    “我命令你要爱我,女人。”

    “仇先生,我建议你去养条狗。”

    “言醉醉——”

    耳边吼声如雷,言醉醉浅笑如初夏的阳光,仿佛一片天人菊在眼前绽放,炫丽光彩,美不胜收,空气中有着微风传送而来的花香味。

    怎能不爱他呢!一个孩子气的大男人,可是她不会告诉他,他太自大了。

    “小魔女,你又在干什么?”至少给他休息时间吧!他不是超人。

    “仇先生,你不行了吗?”她一脸失望的在他胸前画贱狗,下身故意扭摆一下。

    “你敢说我不行,言小姐,这是你自找的,别怨我让你下不了床。”今天他一定征服她。

    女人的笑声场散在菊花居,她知道自己会幸福的,满溢的快乐感染天上神-,她们也跟着笑开了,直道:做人真好,做人真好。

    **的拉锯战就此展开,没人占上风,两人都是赢家。

    在一波波的浪潮冲击下,仇琅满心的爱潮跟着泄洪,情不自禁地在言醉醉耳旁呢喃出声,我爱你。

    爱,一句充满魔咒的誓言,更加拉近两人的距离,心连成一个圆,再也分不清彼此,只有我和你,凝眸相视。

    听说在不久之后,警方破获一起军火贩售案,但是苦无证据逮捕幕后上使者归案,只能饮恨地带着一大批军火离去。

    而鹰帮的总部响起一阵破天的咆哮声。

    “言醉醉——这次我一定要宰了你,你又出卖我!”

    谁理他的,歹路不可行。

    再一次,仇琅有收山的打算,不然真怕会被心爱的她害死。

    风,轻轻的,微笑-

    完-

    *欲知贵客牡丹藏玺玺如何拈爱染心,请看寄秋花园系列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一《牡丹染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菊冰心最新章节 | 冷菊冰心全文阅读 | 冷菊冰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