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男颜祸水 > 第十章

男颜祸水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不——不要碰我……不要……你走开……呜……晨阳……晨阳救我……不要让他碰我……好脏……晨阳……救我……走开……走开……呜……”

    疯了似的江垂雪拚命地拍打压在身上的男人,拳打脚踢地想挣开,又叫又咬地力气惊人,不让邪恶的坏人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侵犯。

    她害怕的不停叫著男友的名字,泪水不断流下,污秽的感觉如洗不净的烙印,她越是顽强抵抗,身上的布料越见短少。

    不要、不要,不要伤害她,她到底做错什么,为何要这样对待她,她只是想保住小舅的未来呀!

    放开她,不要再捉住她的双腿,她签了,什么文件都签,他们想要什么都可以,她不要啦!她要跟晨阳在一起,不能弄脏身子。

    什么?!不是都给你了,他还想干什么……她的男友得罪过他,所以他要强暴她做为报复,好要回面子。

    面子、面子……她的贞躁就毁在面子上,谁来告诉她,以后她要怎么活下去?

    “嘘!别怕、别怕,你在作梦,没人敢碰你,我是晨阳,我就在你身边,不要怕喔!我会保护你,你尽避安心……”不要怕、不要怕,我的小雪。

    漫天乱捉的手挥向美丽的脸,一滴血顺著面颊往下滑落,比谁都痛心的唐晨阳不在乎脸上多了几条捉痕,心疼又自责地紧抱怀中的挚爱。

    他太自大了,也低估对方反扑的能力,狗急都会跳墙,何况是一票在社会上打滚过的老狐狸,他败在太轻敌了,差点害了他最爱的小雪。

    “晨……晨阳,是你吗?”是他吗?为什么她眼前一片蒙眬,看不真切?

    “是的,是我,你回家了,回到我怀抱,没人伤得了你。”而伤了她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是吗?回家了……”她先是安心地露出虚弱的微笑,继而想到受暴时的画面忍不住睁大眼。“他……他碰了我,我很脏,我要洗澡……好脏、好脏,我要洗澡……”

    唐晨阳抱著她,轻声地哄著,“不脏不脏,小雪最干净了,他没碰到你,我及时赶到,把他丢出窗外。”

    “丢出去……喔!对,我看到一个男人飞起来……”她突然皱起眉。“窗外不是三楼吗?”

    “他是蜘蛛人,会飞檐走壁。”摔不死算他走运。

    躺在病床上半身不遂的老K至今仍未清醒,他被揍得很惨,医生宣布他有成为植物人的可能,因为脑干受到“类似”拳头的重击而严重受损。

    不过医生也不敢肯定,毕竟由高处落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他“失足”前经历了什么事无人得知,只知是闯空门的偷儿。

    嗅著熟悉的体味,江垂雪低声地笑了。“又骗我,世上哪有蜘蛛人。”

    瞧她笑了,他心里反而更难过。“还痛不痛?姑姑拿了特效药膏让你抹,身上的瘀青退了不少。”

    “瘀青……”她的笑意变淡了。“小舅的股票没了,外公的公司也没了,我没能保住他们的一切。”

    她说著说著又流下泪。

    “谁说没了,你看。”他从牛皮纸袋内怞出厚厚的一叠文件,放在她手上。

    “这是……我的名字?!”全部都是,重得她拿不动。

    “我是什么人嘛!这种小事怎么难得倒我,我替你把那些碍事的杂草全给拔了。”一根也不留。

    “你……你是如何办到的?”不只继母拿走的股份在,还增加了百分之二十的股票。

    唐晨阳故作骄傲,眼底却流露酸涩。“我厉害嘛!你不晓得你爱的男人是宇宙无敌霹雳大大大大天才吗?”

    他报复得相当彻底,一个也没放过。

    股份的事花了他不少时间布局,故意放出假消息,说艾黛儿快破产,随时会宣布倒闭。

    一时间,小鄙东吓坏了,纷纷抛售手中的持股,股市指数一落千丈,跌到谷底,董至诚他们为了拉抬行情不断地砸钱下去,想力挽狂澜。

    可是钱一丢进股海如大石沉底、一去不复还,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忍痛卖出股票,留点老本好东山再起。

    没想到才一转手,跌停的一片惨绿立即转红,股价飙高到令人咋舌,他们又反悔了,想藉由内线交易再买回来。

    想当然耳怎么可能买得回来,而违法交割不算小罪,一下子扬高手铐的警察上门了。

    董至诚被判了十年,不得交保,许茂财及宋映慈分别处九年和八年徒刑,江暮春涉嫌在继妹不在公司时企图霸占其资产,同样银铛入狱。

    一场无明火烧了宋映慈名下的别墅,及时逃出的江暮夏全身百分之七十灼伤,一张脸毁了,住进烫伤病房仍未出院,日后的植皮手术可有得受了。

    而庄禹瀚如愿地摆脱她,独自飞向海的另一边。

    这就是唐晨阳一网成擒的计策,可是他失算了一点,自己心爱的女友也因此受到波及。

    “晨阳,我好害怕。”她知道那不是一场梦,她真的差点遭到强暴。

    他一听,居然哭了。“我也好怕,我认为我可以保护你,可是……不会了,我不会再那么自大,我不是天才,我是笨蛋。”

    看到老Kluo身压在她身上时,而她也衣不蔽体,他以为老K得逞了,为报复他而凌虐了她。

    当时他脑子轰地一声,几乎要炸开,他知道她比他更在乎贞节,要是真被老K得手,她一定会活不下去,自觉无颜苟活。

    所以唐晨阳几乎快疯了,捉起人就往墙上一扔,理性全失地一拳又一拳,打到他双手都麻了。

    幸好她没事,他及时赶到,老K没能强取巫山,也才得以保住一条命。

    “你……你真是的,哭什么哭。”该哭的人是她。频频拭泪的江垂雪反过来安抚他,两人哭成一团。

    “我难过,我伤心,我觉得全世界都快毁灭了,因为我差点保不住唯一的你。”他吓坏了,和她一样不能在夜里入睡。

    一想到有可能失去她,他吓得连眼睛都不敢闭上,整夜盯著她,确定她安然无恙地待在自己身边。

    “傻瓜。”她泪中含笑,玉额抵著他美额。

    “是很傻呀!所以你要好好地看牢我,不要让我走失了,我唯一知道回家的路是你,不能放开我。”她是他靠岸的港口。

    “嗯!”她点头。

    四目相对,情生意动,他们由彼此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深情如织,爱意缠绵,相依偎的心跳声在胸中鼓动,除了眼前的他(她)再无其他。

    唇,越靠越近,心,透过体温相叠,害怕失去的恐惧使两人更贴台,呼吸变得浓浊,床铺微微陷下,一室流动著**气息。

    人成双,影儿也成双,双双对对共赴云雨。

    “等等,这是谁家?”看来陌生。

    “我家。”等不及的唐晨阳哪容得她喊停,上衣一脱便上下其手。

    “你家?”她怎么来的?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

    “对,我家,我的床,我的女人,看得到的都是我的。”尤其是有致的胸脯,柔软得弹性佳好好捏……

    “我也是你的吗?”低柔的娇哝声微扬,带著一丝……呛味。

    “当然是我的……”咦,这声音好像太媚了,有点像……“大姊?!”

    见鬼似的唐晨阳连忙拉被盖住自己……不,他有分一半给潮红整张脸的女友。

    “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大姊,没被激情冲昏头。”啧!小时候瘦干干的瘦皮猴,现在居然也有可观的肌肉,真是男大变妖孽。

    “呵……大姊貌美如花,风华盖世,小阳阳怎会忘了你呢!不知大美女姊姊光临寒舍有何事?”他问得小心翼翼,生怕得罪白骨精转世的大姊。

    “我不是找你。”小羊长大了,变大老虎。

    “不是找我?”怪了,他家大姊几时这么好说话,没出暗招。

    “我找她。”唐迎晞的脸上没有笑意,让人感觉严肃。

    “找我?”江垂雪指著自己,很不安,担心男友的家人不能接纳她。

    “节哀顺变。”

    一句“节哀顺变”,唐晨阳的脸色大变,不管恶女大姊在场,飞快地抱紧一头雾水的女友。

    “刚才医院来了电话,夏浩风先生在一个小时前大量吐血,心肺功能急速衰竭,临终前他签署放弃急救的文件。”不要插管,要走得有尊严。

    江垂雪的手脚冰冷,双唇颤抖。“你……你说什么,我……我听不懂……你们又在骗我是不是?”

    一定是这样,他们最爱开玩笑,她不会再受骗了,谁也别想骗倒她。

    “很遗憾,医生在七点零五分宣布死亡,他走得很安详。”不再有病痛。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这是一场庄严肃穆的丧礼,四周布满绽放的白玫瑰和黄菊,年轻的笑容高挂灵堂正中央,飞扬的眼神像在答谢大家来送他最后一程。

    唐家的人全来了,包括女孩们的男人,他们一身素色别上白花,代替亡者的家属处理后事,以及回谢前来吊唁的亲友。

    没有泪水,没有吵杂的锣鼓声,只有梵音轻绕,引往佛国,飘动的白幡不是一具面露微笑的男性躯体,手里握著生前最爱的莲花。

    江垂雪在唐晨阳的陪伴下,眼眶红肿地看著小舅的脸逐渐消失,棺盖缓缓阖上,而他再也不会柔声地笑著向她说:“嘿!小雪。”

    很像一场梦,她不知道怎么移动脚步,整个胸口空荡荡地,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了,再也找不回来。

    入土了。风水师这么高喊著。

    一铲一铲的黄土落在棺木上,她的心也一点一滴的流失气力,彷徨无依的感受到自己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别发抖,你还有我们。”唐晨阳温柔的俯在她耳边,轻喃著。

    抬起头,江垂雪看到一排人在面前站开,他们戴上只有家属才会别在臂上的素花,忍住不滑落的泪顿时扑簌簌地往下掉。

    原来她还有家人,唐家的人全是她的至亲,他们始终陪在她身边。

    “小表,好好照顾她,今天过后她再掉一滴泪,你就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省得我动手。”女人是花,要好好呵护。

    “姑姑,你不要动不动就威胁我,小雪会以为我是没用的男人。”好歹给他留点面子。

    唐迎晞往他鼻头一弹。“你本来就是没用的小弟,将来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没错,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算什么男人,去捡屎吧!”老二唐弄曙重重地往他脑门拍下,惩戒他的失责。

    好毒,一箭穿心。“小妹,你不会也要来数落我吧?”

    唐家小妹笑得很甜,握起江垂雪的双手,显得特别热情。“大嫂,要幸福喔!”

    “呃,谢谢。”

    江垂雪有些受宠若惊,但身侧的唐晨阳却有些诚惶诚恐起来。

    果然——

    “我阿兄任性、卑鄙、无耻又抠门,除了长得像女人外一无是处,承蒙你不嫌弃加减用,我们唐家的人都很感激你。”海边有逐臭之夫,垃圾也能资源回收。

    “唐破晓——”就知道她没半句好话。

    破晓妹妹朝他吐吐舌,蹦蹦跳跳地跳回家人身边,让两人有独处的空间,她不屑当颗菲力浦。

    不是很明显的安慰,却冲淡了丧礼的哀戚,让江垂雪心中的伤痛减到最低,她握著唐晨阳的手,伫立新坟未干的墓碑前,看著袅袅香烟往上飘。

    唯一的亲人呀!永远长眠了,不会再有爽朗的笑声。

    “晨阳,我只有你了,不要放开我的手。”经历了这些事,她会好好珍惜这份依靠。

    “不会放手,我会牢牢地捉住。”他笑道,深情如丝地凝视。

    “我也会捉牢你,一生一世不放手。”希望他们能一直一直走下去。

    小手握大手,大手握小手,两手紧紧相握,象征永恒的承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呜……呜……呜呜……

    画面相当唯美,俊美的修长男孩,娇媚的柔弱女子,水眸盈盈凝望,气氛正好,俯下身欲吻住香艳红唇的唐晨阳却蓦地僵了一僵,眼皮怞动三下。

    这里是墓围,不会有鬼吧?!

    眼角向左一瞄,一道白影飘过来……呃,有脚,是走过来,披头散发的女鬼……是哭得正伤心的牛小妹,拿了一束……

    天哪!他没看错吧!是永不凋谢的塑胶花。

    哇!被屌。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fmx.cn***

    听说,听说喔!

    牛小妹拿了一封夏浩风生前的遗书,真的是“书”,足足有三百七十二张,交代要转交唐晨阳,旁人不得窥探内容。

    听说唐晨阳看了第一页,才一页喔!立即口吐白沫,四肢怞搐,将遗书塞在天花板的夹缝里,扬言不许任何人翻阅,否则格杀无论。

    又听说在多年以后,唐家的后代子孙不小心“捡”到,翻开来一看便捧腹大笑,立即将书信编印成一本旷世巨作——

    书名为《情书》,作者——夏浩风。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男颜祸水最新章节 | 男颜祸水全文阅读 | 男颜祸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