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宅男欠料理 > 第十章

宅男欠料理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我的小白兔,你以为你能逃到哪里,到头来还不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心如槁木的汪忘影两眼失焦地垂着首,表情全无地身体虚软,面对外界的声音似乎再也听不见,灵魂怞空似的不在躯壳里面。

    她头上有血,随便包扎的伤口仍有血丝不断沁出,双臂以铁环扣在墙上,两脚着地,宛如一具破碎的洋娃娃,不再有任何生气。

    不论莫菲博士怎么碰她,用言语激怒她,甚至伸出舌头激吻她,她都毫无反应,任人摆布,不再有一丝感觉。

    哀莫大于心死。

    同时失去爱情和自由,如牲畜一般被囚禁,活着和死了有什么两样,她又何必为一时的苟延残喘而挣扎,不如全都放弃了。

    没了,什么都没了,幸运不会降临第二次,她不可能再一次从严密的监控中逃脱,他们会把她看得更紧,不容许同样的错误再度发生。

    死了吗?小鸟在唱歌,她可以到天堂吧!一切的苦难到此为止。

    “一七○三,你别想逃避现实,我要你看着我,不许有任何寻短念头。”莫非博士不信没法子唤回她的神智。

    一桶冷到极点的冰水往她头上淋下,本能颤抖了几下的汪忘影仍未回神,眼神无神地侧着头,靠着手臂不发一语。

    她的情形让特殊技能学院的人感到忧心,从她被带回来到现在还不到十个小时,她的情况越来越糟,似乎随时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香消玉殒,再无利用价值。

    其中最焦虑的莫过于莫菲博士,她要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健康女孩,而非死气沉沉的活死人,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汪忘影,她是气愤多过心疼,巴不得一掌打醒她,让她知道不是男人才能给她爱情,她可以给她更多。

    “你真认为死了就能一了百了吗?若是你再不给我回应,我就马上实行菲尔博士的提议,一把火烧了那座森林,以及住在里面的人。”

    火……天寻?!

    很细微地,几乎让人无从察觉,但她真的动了一下,微微蠕动唇瓣,很慢、很慢地花了将近五分钟,黑玉一般的眼珠子微弱地转动,一丝丝亮彩隐隐浮动。

    “有人陪葬的感觉不错吧!若是烧成灰,我就拿来喂我养的绿鬃蜴,假使是一具焦尸,那我就割下他的肉,一口一口喂你……”

    不……不要,不要伤害他,天寻没有错,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他。汪忘影无声的说着。

    “没有用的,莫菲,趁她还有一口气在,把她的能量全释放出来,等她快死了再怞干全身血液,她就剩下这一点点剩余价值了。”他这一把骨头可以靠免疫石多储存些体力。

    莫菲博士横睨他一眼。“你太心急了吧!再多等些时间有什么关系,像她这种体质的异能者得之不易,你别轻易地毁了她。”

    “等人死了还有什么用处,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在打什么主意,她是学院的财产,可不是你的私人玩物,你最好安分点。”想染指还得看他同不同意。

    “菲尔博士,我尊重你年岁已高,请不要对我的品格多加抨击,我不会忘记自身的身分。”心事被揭穿,她面色难看的沉下眼。

    “希望你说到做到,女人家还是该做女人的事,一大把年纪了,也该找个男人定下来。”他暗讽她女人装男人,想和男人一样爱女人。

    “你……”他居然说她不像女人。

    “好了、好了,你们都各退一步,别再争执了,一七○三的状态不太好,我们要想出办法,而非自扯后腿。”

    有了葛林博士的缓颊,两人的情绪稍微平复,一直衰弱下去的汪忘影让大家心浮气躁,为了挽救她,所有人都绞尽脑汁想让她恢复精神。

    和时间拔河是一件相当磨人的事,没有人愿意损失一件极有价值的实验品,非到不得已的地步绝不轻言放弃。

    “再让我试试,若真的不行就交由你们处置。”孤注一掷了。

    在两人的同意下,莫菲博士来到汪忘影面前,这一次她不再手软了,拿起通电的棒子便狠心一电。

    人体在经过高压电流的刺激下,出现肌肉痉孪、怞搐的现象,但被电太多次的汪忘影早就习惯,仅是眼球翻白,头稍微往后仰,并无太大的动作。

    不死心的莫菲博士加强电流,并以言语刺激,她不想多年来的心血白费,她还没得到她,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我们抓到你那个男朋友了,他居然妄想来救你,我们把他关起来了,准备让你亲眼看见他活活被鳄鱼吞噬……”

    “不……”不可以,他不该死。

    “……你看过人体被肢解的画面吗?鳄鱼的利牙会将他撕成碎片,血染红一池水,你永远也看不到他,只有他临死前短暂的凄厉叫声……”

    “不——放……放过他,我……代替他……不要伤……伤害他……”

    气若游丝的声音缓缓吐出,手指头一动的汪忘影慢慢抬起头,涣散的眼中渐渐凝聚焦点,为了她所爱的男人,她由绝望的深渊又爬回来。

    “成了、成了,她回过神了,咦,等等,是地震吗?我怎么觉得地在动……”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震动得好厉害。

    她话还没说完,一阵轰隆的引擎声似近在耳边,来不及思索是何物所造成的地动现象,左侧十公分厚的墙壁应声而倒,一辆两层楼高的货柜车如入无人之地直驶而入。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下武器投降,若有不从,顽强抵抗者,一律格杀勿论。”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面面相觑的众人一时也傻了眼,竟没人上前驱逐闯入者,一个个呆若木鸡地看着从车上走下的三名男女。

    三个人气势如虹,让人不敢阻挡他们的去路,而其中一位还是名满天下的世界名模。

    “该死的,他们竟然敢欺负我的小影,妹妹们,把这里给我铲平了,一根草也不准留。”

    “没问题。”

    “正合我意。”

    有点类似电影的画面,三人拿着水枪……不是眼花,确实是射程相当远的水枪,他们见人就喷,边喷还边洒下白色粉末,凡是被水枪射中者皆惨叫不已,皮肤立即生出一颗颗红疹,在最短的时间内起水泡化脓,疼痛难当。

    而任何一件金属物品沾染上白色粉末,竟迅速的融化,如同塑胶用品遇到火,融解的速度超乎想象,一下子竟似浩劫过后的世界,没有一样东西是完整的。

    当然,跑不快的葛林博士,身形瘦小的菲尔博士,以及自以为无所不能的莫菲博士全都中枪了,他们拚命抓着身上的水泡,想用水冲洗掉附着皮肤的类水化合物。

    “小影、小影,你没事吧?有没有听见我的声音,你千万不能死……”江天寻抱住气息微弱的女友,眼眶都红了。

    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她虚弱的笑了。“天……天寻,你……你来……”

    “对不起,我迟到了,害你受苦了。”可恶,居然敢用铁炼炼住他的小影,他生气了。

    “你……你哭了……”看到他眼角滑下的泪,汪忘影觉得她这一生没白活了,有个男人肯为她落泪。

    他不怕丢脸地用手背抹去泪水。“都怪小枫啦!横冲直撞开错路,害我们又绕了一大段路才找到你,她该打**。”

    江天枫闻言做了个不雅的弹鼻屎动作,拿起水枪非常神勇的喷呀喷,梦幻女神的形象彻底破灭。

    “看到……你们真好……我以为再也……”两行泪顺颊而下,汪忘影哭得泣不成声。

    “别哭喔!痹,你害我也想哭了……”他还真的说哭就哭,一点也不难为情。

    她笑中带泪反安慰他。“好,不哭……我们都不哭,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这个。”他指指她指上戒指,眼泪收发自如地止住。“里头有讯号发射器,不管你在哪里,它都会透过卫星传送……”

    头脑有些混沌的汪忘影突然闪过一丝清明。“等等,你们早就知道有事情会发生?”

    “呃,这个……”他又抓起头,“你常在梦里尖叫,大喊着不要电你,我想与其让你老作恶梦,不如一次解决你的恶梦。”

    “你故意让他们把我带走?”一股气要生生不上来,她气闷在心。

    “不是我、不是我,是小爱出的主意,她说你有什么事都不肯告诉我们,尽把委屈往肚里藏,根本不把我们当一家人,她要你学着依赖我们,不要一个人躲起来哭。”他赶快把责任推给别人。

    “你……你们……”汪忘影又想哭了,无法怪罪江家三兄妹设局的事。

    “小影别怕,我们回家,我承诺会保护你一生一世,绝不食言。”江天寻亲吻她受伤的额,将她轻轻抱起。

    噙着泪,她笑着点头。“好,回家,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啊!对了,我欠你一句话,我爱你。”再不说,他又要忘了。

    “我也爱你。”这个笨拙的男人呵,她不能不爱他。

    “小影,小影,我的心肝宝贝,我今天的表现够不够英勇,我把你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噢!谁打我?”凶手在哪里?

    他难得甜言蜜语耶!居然打断他。

    “该走了,大哥,别再搞恶心了,我怕会吐。”幸好她早餐还没吃。

    一见小妹放大的脸孔,江天寻大气也不敢吭一声,和来时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货柜车,接着是玩得很过瘾的江天爱,最后跳上车的是司机江天枫,她一拉手煞车再撞破一堵墙,扬长而去。

    不远处一道影子目送他们离去,勾起唇的苍狼抚着空无一物的手腕,一点也不感谢江家小妹自作主张的解救,但他确实欠她一个人情。

    看了一眼残破的特殊技能学院,他低头轻笑,不由得惊叹江家三兄妹的破坏力,他们简直是史上最恐怖三人组。

    ***;;bbscn;;***;;bbscn;;***;;bbscn;;***

    “我有一个礼物要送你,要闭上眼睛喔!”

    不是鲜花,不是戒指,不是豪华的求婚场面,闭上眼的汪忘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牵上车,没有办法计算时间,似乎开了很久很久,中途她还打了个盹,感觉有听见飞机起落的声音。

    葛林菲尔特殊技能学院一夕之间消失了,没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它像是被大型机械给铲平了,完全看不到建筑物原来的结构,里头的院生也全跑了,一个也没留下。

    葛林博士气喘突然发作,来不及送医死在半途,年近七十的菲尔博士像被什么吓到似,终日喃喃自语,被子孙送进疗养院,再也没有听见他的消息。

    脸都抓花的莫菲博士不敢出门见人,躲在房里不许人开灯,偶尔会看见她拉开窗帘往外面一瞧,随即又关上窗怕人瞧见她丑陋的模样。

    f73不能治愈她身上的坑坑疤疤,因为洁西卡太急躁,没牢记江天寻说的话,一旦未保持低温,菌种遇热便会死掉,所以她抢了也没用,白费工夫。

    而且她的行为让江天寻太气愤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就像被抢了糖果的孩子撂下狠话,说若有教育单位或是制药厂聘用她,那么他将与那些机构断绝往来,以后别想再和他合作。

    绝交耶!像不像小孩子在说的气话?

    可是没人敢把他的话当成是玩笑,求职处处碰壁的洁西卡只能成天在家发脾气,弄得家人不胜其扰干脆将她远嫁国外。

    “好了,可以睁开眼了。”

    不算新,一幢两层楼高的透天厝,顶楼加盖一间房间和晒衣场,眼睛一睁开的江忘影先看到爬满牵牛花的篱笆,几盆兰花吊在两公尺高的玉兰花树下,风一吹过,花和叶子也跟着动。

    她很困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站在对街看着门户紧闭的房子,她有种茫然的感觉。

    “他们不是故意要丢下你,学院通知他们说你死了,给了他们一百万美金当赔偿,希望他们捐赠你的遗体以供研究。”

    江天寻的声音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全身僵硬的汪忘影费了好大的劲才慢慢消化他的话。

    她徐缓地抬起头,唇瓣微颤着,眼眶蓄满泪紧捉住他的手。

    “你是说……他们……他们住在这里……”她的泪夺眶而出,哽咽得不能自己。

    “台湾花莲,几年前小弟出过车祸,有些不良于行,小妹心脏开刀,医疗费庞大,他们很需要那笔钱。”好救命。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我很高兴能帮到他们。”

    “要不要进去打声招呼,很久没见面了……怎么了,小影?”为什么拖住他不让他过街?

    汪忘影埋首在他怀中,低声问道:“他们过得好吗?”

    “很好,一切都很安定。”汪父在公家机关上班,汪母在家照顾一家老小,小妹开完刀复原良好,小弟目前是高二学生。

    “过得好就不用再打扰他们了,在他们心中我已经死了。”死而复生多骇人,她不想吓到他们。

    “真的不见自己的亲人?”他不希望她有所遗憾。

    摇着头,她漾开一朵好美的笑花。“晓得自己不是被遗弃的,我已经很开心了,谢谢你这份礼物,我会好好珍惜。”

    “不后悔?”江天寻又问了一次。

    她又摇头,依偎着他。

    “好吧!那我们可以离开了。”他不勉强她,以后有机会再带她来。

    “嗯。”

    两人刚准备上车,对街的人家忽然打开大门,一位穿中学生制服的少女开开心心地走出来,身后是拄着拐杖的高中男孩。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抬起头,看见立于对街的一对情侣,少女神情并未浮现讶异,只好奇这两人为何会一直看着他们,男孩却脸色大变,大声喊着爸妈。

    听到儿子叫唤的中年夫妻陆续走出,顺着他手指比的方向看去,当场捂着嘴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母亲流着泪,而父亲双眼湿润。

    “过去吧!他们在等着你。”

    隔着一条街,一家人泪眼相对,汪忘影终于忍不住拔腿狂奔,拉近相隔十一年的距离,动容地喊了一句——

    “妈——”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宅男欠料理最新章节 | 宅男欠料理全文阅读 | 宅男欠料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