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主没行情 > 第十章

金主没行情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我不同意他们的婚事!”

    伊诺莉神情倨傲的高喊,她扶著身体孱弱的丈夫贾斯·丹顿走向众人,态度高傲得像女王,丝毫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除了老夫人让她有点畏惧外,在场的人她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要人让坐,年龄相差悬殊的,两夫妻并坐在老夫人左侧。

    虽然她才二十七岁,年长於她的老人不在少数,可是论起身分地位,还真没几人及得上,因为丈夫的缘故,这位年轻的丹顿夫人确实高人一等,而且有资格插手“儿子”的婚姻。

    “你凭什么不同意?”一见到那张讨厌至极的脸,想到她曾做过什么的江天枫立即怒火中烧,差点拍桌子叫她滚蛋。

    伊诺莉骄傲地扬起下巴,“我看你不顺眼,这理由就足够了?”

    “不顺眼就把双目给挖了,不就顺了。”她哪根葱呀!也敢在她面前张扬。

    她结她的婚,关她这“闲杂人等”什么事,人家吃米粉她喊烫。

    “瞧瞧,多没修养的女人,不知是什么样的父母教出这么不知检点的女儿,连长辈都敢得罪。”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她进丹顿家大门。

    伊诺莉不知道她羞辱人家双亲的话语已引起众人,包括老夫人的反感,反而蹙起眉,兀自得意著。

    “至少我爸妈没教过我半夜光著身体,跑到男人房间求欢。”江天枫可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回击。

    “你……你这张烂嘴最好不要胡说八道,不然我撕了你。”伊诺莉一惊,脸色微变的看向丈夫,怕他知晓自己夜会继子—事。

    “听说人家还不屑碰你,赶你下床,让你又光著身子走回去,可怜喔!人长得不漂亮还被嫌弃,你怎么没一头撞墙死得乾脆,省得丢人现眼。”

    江天枫当时没能来得及反应是震惊过度,才由得她嘲弄一番,现在机会来了,怎不好好回报一二。

    宁可我欺人,不可人欺我。小爱说的。

    “你……”她居然嘲笑她不美?!她哪里比人差了?

    伊诺莉不明白江天枫对美的要求有多严格,不懂得掩饰瑕疵,妆化得不好,或是长得比她逊色的人都叫丑。

    “小猫儿,别伸出你的利爪,我们的婚事不需要她的同意。”即使父子不睦已久,身为晚辈的他还是不希望父亲颜面受损。

    “怎么,你心疼她?”她心中泛起小小的酸意,觉得很不是滋味。

    含笑的杭特娇宠地执起她手背亲吻。“我只爱你,你是我的唯一。”

    “嗯哼!勉强接受,不过我先声明,她要敢再攻击,我绝对不会客气。”先卖他—个面子,不让他在亲友面前难做人。

    “我保护你,吾爱。”

    他的保证显然让江天枫很满意,她开心地笑了。

    “祖母,我娶罗妮娜的心意不会改变,不管其他人说些什么,我已尽到告知的义务。”他的意思是无论谁反对,必有一场婚礼。

    他所谓的“其他人”指的是父亲的妻子,这些话也是刻意说给她听,用意清楚地指明她无发言权利,谁也阻止不了。

    “我说过不同意,你敢不尊重我……”他胆敢蔑视她的存在?!

    “伊诺莉,你应该学著尊重我,我还没死。”老夫人声调不高,却充满威仪的说道。

    “夫人……”她呐呐地咬著唇,不甘心的双眸进出恨恨眼光。

    “贾斯,管好你的妻子,别让她做出有辱丹顿家的言行。”她从未否认不喜欢儿子的年轻妻子,并多次暗示要他们早日仳离。

    精神不济的贾斯听到母亲的要求,微抬下垂的眼皮,敷衍的嗯了一声便没下文,惹起母亲不快的瞪视。

    妻子的所做所为他不是不知情,只是睁一眼、闭一眼地由她去,无条件的宠溺,因为他实在太爱这个年纪足以当他女儿的妻子,因此不论她想做什么他都全力支持。

    再则,他年岁也不小了,在床事上无法满足她,为此他深感愧疚,并默许她向外寻求慰藉,毕竟他是爱她才娶她,并非娶来折磨的。

    “还有杭特,你的婚事我不同意,不过你执意要娶,我也管不了,但我会出席你的婚礼。”老夫人这番话已代表她的让步,让他全权作主。

    银眸放出光彩,与碧眸相视一笑。“祖母的成全是睿智的,我们衷心感激。”

    她挥挥手,表示不需要他的感激,她可是没赞成他的结婚对象,只是也没反对而已。

    但是始终被忽视的伊诺莉却无法谅解老夫人所作的决定,并深深怨恨她,认为她处事不公,阻断了她唯一能占有杭特的机会。

    当年她和贾斯的婚礼备受阻碍,办得仓卒而寒酸,她连女人最想穿上的白纱礼服也没有,只著一件白色洋装,老夫人不仅公开否认她的地位,而且也未出现亲友席,彻底地羞辱她。

    而今她竟轻易地妥协,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天壤之别的待遇叫她怎能不怨不恨,她可以拥有更好的,而不是终日对著一个连排尿都困难的“老”伴。

    没人发现她去了一趟厨房又回来,脸上带著陰狠的笑容。

    “你们感激得太早,夫人不管还有我,你们两个人不可能步入礼堂。”谁都休想夺走她今日的地位,丹顿夫人只有她一个。

    “你以为我们需要你的祝福吗?”杭特温柔地拥著心爱女子,朝她冷笑。

    她高高地抬起下颚,“你们会的,因为我怀孕了。”

    “怀孕?”

    除了贾斯惊愕得僵住身体,其他人皆不解其意,就算她有了身孕也不影响婚礼的进行,丹顿家的传统一向是长子才有继承权,次子或女儿仅能得到少许的信托基金。

    “你的。”伊诺莉很骄傲的宣布,一点也不在乎这是多大的丑事——继母怀了继子的孩子。

    “什么?!”杭特震惊得想杀人,颈筋浮动。

    她得意地看向表情空了一下的江天枫。“我不管他跟你说什么,那一晚我们的确发生关系,我有了他的小孩。”

    呵……他们还能再漠视她吗?她才是最後的赢家。

    “小猫儿,相信我。”杭特紧握著情人的手,神色肃穆。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在场的人全都面部空白,久久不能回神,好似一尊尊石人般,不知做何反应才适宜,他们实在无法接受“母子”间的不轮。

    但是在震撼弹爆裂开以後,一个个回过神地朝梦中女神投以关注神色,生怕她受到打击而崩溃。

    遇到这种事,女人很难不歇斯底里。

    江天枫没有看杭特一眼,反而笔直地走向伊诺莉,低视她平坦小肮。“恭喜你要当妈妈了,可惜你无法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们会为你留个特别座位表示遗憾,毕竟你那么努力羞辱自己的丈夫。”

    可怜的男人,都一把年纪了还得遭此对待,被妻子公然戴绿帽。

    “你说什么?”伊诺莉抓狂地想挥手一掴,一旁的杭持毫不留情地拍开。

    “有哪个女人会在丈夫面前承认她怀的不是他的孩子,你不是太笨,就是被宠坏了,以为每个人都能容忍你的胡闹。”小爱应该来瞧瞧,她绝对不是最笨的,还有人比她更笨。

    不知反省的伊诺莉大声咆哮,“轮不到你来管我,他是我的,你必须让给我,我的孩子要有一个父亲。”

    江天枫在众人的错愕下轻笑出声。“天呀!我太佩服我妹妹了,她居然事先预知你会来这一招,早一步派人去调查你。”

    果然天才想的比他们远,洞烛先机,早一步搜集资料,以防万一。

    她由金色双C提包取出一叠相片,以及医院的诊断书,众人偷瞄了一眼恍然大悟,明白她到底在笑什么。

    “两个月前才到玫瑰庄园的人怎么会有四个月身孕,你就不怕生出来的孩子不像父亲也不像儿子,反而像送牛奶的黑人尼伯?”

    掉落在地上的一张相片清楚地照出她全身赤luo地跨骑在一名黑人男孩身上,这叫尼伯的男孩每天都会来送牛侞,今年才十六岁。

    “你……你……”伊诺莉气得涨红脸,转身想找丈夫帮她出气,她的任性妄为的确是丈夫宠出来的。“亲爱的,他们都欺负我,你不能坐视不理,我……”

    “够了,伊诺莉,别再闹了,我已经为了你连儿子都不要了,你还要什么?!”他累了,没体力再应付她挑起的事端。

    “贾斯,你……你吼我……”看他不像以往地护著她,她顿感心慌。

    “不是吼你,而是希望你适可而止,你真的以为当我的面说你怀了我儿子的孩子,我会不痛心吗?”他再爱她也有个限度。

    “你……”她真的感到害怕了,担心他若是不要她,她会失去目前优渥的生活。

    就在此时,厨房的女仆依下午茶的时间送上茶点和伯爵奶茶,伊诺莉忽地不再开口,低下头似在忏侮自己不当的言行。

    但是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以眼角斜视一杯杯奶茶被拿起,往上弯的唇线越扬越高、越扬越高,几乎要笑出声,只要喝下一口……

    ***;;bbscn;;***;;bbscn;;***;;bbscn;;***

    “咦,老妈,有人在办喜事耶!”真是热闹滚滚,像庙里大拜拜。

    “老爸,别人在办喜事你高兴什么劲,又不是你儿子娶老婆。”对喔!好像听说也快要娶了。

    “哎呀!沾沾喜气嘛!顺便吃点流水席,不怕人家赶。”嗯!真香,有家乡味。

    “说得也是,肚子饿了,机上的餐点难吃死了。”怎么有炖猪脚的味道,香得让人肚子更饿了。

    一对风尘仆仆的中年夫妇一身简陋的卡其布衣裤,背了简单的行囊,好奇不已地朝城堡内探窥,活似贼一般偷偷摸摸。

    他们蹲在高墙边托著腮,两眼睁得大大地,十分羡慕,垂涎一道道送上的大餐,完全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非常。

    “呃,老妈,我们有没有走错地方,这里是我们的家,对吧?”虽然有一年……不,两年没回来了。

    “是我们的家没错。”她捧起笑著向他们跑来的杯子。

    “那我们蹲在这里干什么?”感觉很滑稽。

    她表情凶恶地往前走。“你该说是哪个孩子结婚却忘了通知我们。”

    其实人家通知了,只不过他们看过後顺手柔掉,压根不记得有这回事。

    他们是今天的新娘子江天枫的父母,悄悄地回家原本想给儿女一个惊喜,没想到反而被惊吓。

    不过和不久前发生的事比起来,这点小意外根本不算什么,至少他们不必面对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惊悚。

    话说那一天气氛有点难堪,大家为了化解尴尬,纷纷拿起温热的伯爵奶茶就口一饮,浑然不知里头加了料,只觉得口感很怪而未饮第二口。

    江天枫不喝含糖重的饮品,而杭特刚一举起杯子,精灵朵朵忽然气急败坏的现身,扬手一挥拍掉他的茶,不让他沾唇。

    後来才知茶里有毒,而且是剧毒,足以致命,但是毒素大多沉淀杯底,因此包含老夫人在内的一干长者才捡回一命。

    原来是伊诺莉的歹毒计谋,她心想若是不能得到杭特,不如一口气将所有人毒死,她也会喝一点毒假装中毒,别人就不会疑心到她身上。

    因为她怀孕了,将来所有的财产都会由她的孩子继承,而她是唯一的法定监护人,丹顿家的一切都是她的,她又何必事事算计地看人脸色,担心丈夫一死她什么也得不到。

    此事被英国警方查出来後,没人同情她的辱骂抨击,无法原谅她的恶毒手段。

    也因为她所毒害的人皆是社会上流人士,在压力下罪刑判得其重,即使怀有身孕也得入狱受刑,她的丈夫在同时诉请离婚成功,她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咦,你们是办外烩的大厨吧?你们走错了,厨房在右边。”担任招待的西恩看见陌生的东方面孔,以为是饭店派来的中烩师傅。

    “喔!走右边……”啊!不对,他们不是要去厨房。“这是我家耶!”

    “你家?”

    “对,我家,你又是谁?”居然跑到他家大开宴席。

    “男傧相。”兼挡酒部队,台湾人的饮酒文化真是可怕。

    江大统气冲冲地指著他鼻头。“谁结婚?”

    “罗妮娜……”啊!他干么老实的回答,万一他是混进来的记者呢!

    为了防止狗仔偷拍,婚礼选择在精灵城堡举行,宾客人数有所限制,并严选心脏强壮者,非极其亲近的亲友团不得参加。

    “谁是罗妮娜……”听起来好熟。

    胡美很生气地往丈夫後脑拍去。“你女儿啦!”

    “啊!对哦!是老二小枫……呵呵,她居然也有人要……”他一直以为老大闷,老二怪,老三邪,肯定乏人间津,没想到……

    “你该问的是她嫁给谁,而不是庆幸她终於嫁出去了。”虽然她也很纳闷,谁是那个牺牲者?

    两位当人父母的边吵边走进城堡,还互相指责不关心儿女,才会连他们嫁娶的事也不知晓,差点错过这场婚礼。

    而被两人丢在後头的西恩则啧啧称奇,有这样的父母才生得出那么奇怪的小

    ;;孩,他现在还搞不懂长得完全不像的兄妹为什么是同一对父母所生,他们甚至连个性都不尽相同。

    “女儿呀!我的宝贝,你居然要嫁人,我……”哇……不舍得呀!他的小心肝。

    “老爸?!”

    久别重逢的父女肯定热泪盈眶,相拥而泣,飞奔而来的江家老爸张开双臂想拥住最美丽的新娘子,但新娘子却连连後退。

    突地,一只脚绊倒江大统,他的另一个女儿很没良心地踩了他一脚。

    “老爸,你刚从死人堆里回来是吧!”

    “小……小爱……”她变重了。

    “你最好不要靠近新娘子,保持三公尺距离。”

    “为……为什么?”真不贴心,也不扶他一把。

    “你知不知道古坟里通常有千年诅咒?”她边说边撒盐。

    “那又怎样。”

    江天爱笑得很欠揍地将整把盐往父亲头上倒下。“你不希望你的女儿们发生不幸吧!”

    “嗄?!”怎么会这样,他是父亲耶!为什么不能牵女儿的手走过红毯?

    江天枫结婚的这一天,她父亲哭得特别大声。

    【全书完】

    *想知道只会做研究的宅男代表江天寻,如何靠著一群“活动物”帮忙追妻吗?请看寄秋花园系列944城堡有秘密之一《宅男欠料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主没行情最新章节 | 金主没行情全文阅读 | 金主没行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