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富贵 > 第十章

富贵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事迹败露的楚玉君仍不肯死心,泪洒欧阳家泣诉不平,死拖活赖硬是不愿出府,还企图以性命威胁,说要死在欧阳家大门前,告诉乡里欧阳家是怎么毁婚的。当然,这只是一种手段,她嘴上说说罢了,怎么真敢拿刀子往腕上划下一个大口。

    而她这招也完全没难倒欧阳灵玉,他冷淡的点头,答应如果她真死在欧阳家门前,他就娶她,不过要换成冥婚就是了。

    一计不成又遭羞辱,楚玉君恼羞成怒地扬言一回到家,一定立即向爹亲禀明委屈,要他断了对欧阳家铁砂的供应。

    欧阳灵云一听铁青了脸,咒骂连连,不断自责瞎了眼,虽深恐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但也有骨气,不愿低头。而欧阳灵玉闻言反而仰头大笑,要她回去问问她爹,楚家还能风光多久,新起的“浮华山庄”早就垄断了市场,楚家有货也卖不出去。

    楚玉君没想到自个儿一回家就是破产的消息,而欧阳灵玉也没猜错,神神秘秘的浮华山庄断了楚家的后路。

    听说,楚玉君本来还想托关系把自己送进浮华山庄,利用美人计替自家解围,不料根本没有门路,浮华山庄的主子到现在都还没有人见过。

    “呜……太坏了,实在太坏了,连这种事也瞒着我……我不要理你了,你很坏、非常坏……呜……你是大坏人……”

    “我没事了妳还哭,真要我出事妳才甘心吗?”要不是她太笨,他何需使坏。

    “不许胡说,你不会出事,不会……呜…讨厌,人家明明在生气,你还嘻皮笑脸的气我。”她要离家出走,拎着小布包走天涯寻找姊姊们。

    “瞧妳,小嘴獗得半天高,想要我对妳这样又那样吗?”飞快地偷了个吻,神情愉快的欧阳灵玉一脸邪气地盯着她隆起的粉胸,这应该是分散她注意力的好方法。“你就爱欺负我,害我哭得伤心欲绝,你不晓得我看到你吐血时,心里有多难过。”痛得她的心也像流出血来,没法喘气。

    他叹气,安抚性的拍拍她的头,他当然知道,她一晕就是一整天,急得他连捉十几个大夫为她看诊。

    “别恼我了,妳是我的富贵,我不欺负妳还能欺负谁刘”

    “可是人家还是很难受,你当时的脸色好惨白,一点血色也没有,我以为……我以为……”她哽咽得说不下去,不敢回想当日的情景。

    欧阳灵玉笑着搂紧她,霸道中有着涓涓柔情。“演得像才瞒得过人,妳瞧大哥不是一样慌了手脚,吓得脸发白,妳自问比大哥聪明吗?”

    偏着头想了一下,她摇着头,泪也止住了,心中的恼意去了大半。

    她不是会记恨的人,更不懂计较,只是每当想起这事心情起伏太大,没法子立即排解,才小小的埋怨两句,不希望自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不过听到有人同她一般上当,那股郁气也就消散了,毕竟她本来就是个笨丫头,被骗是应该的,可若连聪明人也看不出是骗局,那表示她不算太笨。还好,大少爷才是笨的人。“所以说我的富贵是可人儿,不会跟我恼火、我就只疼妳一人,宠妳一个。”

    他的心里除了她,再也装不进第二个女人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第一次认同这种说法。

    “少爷说的是真的吗?啊!你又捏人家的脸。”已经够圆了,他还捏上瘾。

    “妳喊我什么来着?”不捏她,他手痒,况且这才能确定她是不是每天都好吃好睡,这是他的疼宠,所以很重要。

    “少……呃,玉哥哥。”瞧他又两手开弓,准备大开杀戒,吓得富贵赶紧改口。

    “嗯,乖,别又忘了,我疼妳哟!”他笑瞇了眼,一点也不放过占便宜的机会,啄了两口香唇。

    粉腮酣红的富贵丫头羞推他,“玉哥哥,你老爱欺负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不问清楚,她的心总是不踏实,毕竟她还记得大少爷说的话。

    “喜欢。”他答得爽快。

    “那……爱不爱我?”她问得羞怯,眉染桃色。

    “爱呀!”

    “你怎么从来都没告诉我?”害她一直想着,连饭都吃不下。

    虽然她还是圆呼呼,看起来没瘦多少……呃,也许比以前更胖了,但这是有原因的……所以她是真的很不安。

    欧阳灵玉一拧她鼻头,埋怨不已。“妳这张老实的脸根本藏不住心事,要是妳知晓了,肯定全府上下都知道妳上了少爷的床,到时死得更快,楚家主仆一定想尽办法置妳于死地。”他总要拖点时间,让“讨厌的家伙”有时间办事。

    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他就是喜欢听富贵先说爱他。

    “原来你在保护我……”她动容得喜极而泣,反身扑向他,紧紧抱住。

    “啧!丫鬟扑倒少爷,妳就这么想要我?”他绝对全力配合。

    她没听出他的别有深意,尽力的点头,“嗯,我爱你,不管你是少爷还是贩夫走卒,甚至是乞丐,只要你要我,我这一辈子都是你的。”他是她的家,温暖的被窝。乞丐?他为之失笑地抚向她圆滚滚的肚子。“我也是妳的,傻丫头。”惑态可掏的富贵笑得春阳初放,侞白胸房盈盈散放出动人情潮,让欧阳灵玉克制不了也不想克制体内那股来得猛烈的欲望躁动,狼手探向她胸前的饱实丰盈……

    “啊!我忘了桌子没抹,地上的落叶也没清,昨夜下了一场雨,泥泞的石板路要铺上木屑--…”还有好多事得忙。

    突被推开的欧阳灵玉一脸“闺怨”,一把捉回没好好伺候他的女人。“妳这猪脑袋能不能长记性,别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妳见过哪家的少夫人要擦桌抹地?”

    “啊―”她干笑着,这才想起自己的新身份。

    他也笑了,真是个傻丫头,所幸傻人有傻福。

    后来的发展,欧阳灵玉也颇为意外,富贵居然深受池婉儿、元霜霜两位夫人的喜爱,毫无任何阻碍的嫁入欧阳家,成为人人疼入心坎的三少夫人。

    只因那一张讨喜的圆脸,夫人们一见就笑开了,挽着她的手东问西问,对其憨直的性子更为满意,全无异议地同意他娶她。不过,其中还有点小插曲,是他跟大哥推敲出来的―大娘之所以接受她,除了她的单纯性子不会造成威胁外,还有她是丫鬟出身,让怨恨妾室多年的她顿觉出了口气,妾生的庶子只配娶个下人,富贵正是她最中意的人选,自然没得嫌弃。

    因此她特爱接近小媳妇,带她四处见见世面,逢人便说出她的丫鬟身份,藉此一贬小妾的威风。

    不过,人与人相处久了难免有感情,再加上富贵真的听话乖巧,欧阳府里的人都感觉得到,她一开始的幸灾乐祸渐渐起了变化,真能真心地接纳,疼爱若女。

    而他亲娘就更有意思了,就因为富贵是个丫鬟,她觉得扬眉吐气了,婆媳二人皆非名门千金,而且是令人轻视的下等人,可富贵却为她争气,一个下人也能当上少夫人,还是正室,不用受人数落。

    所以喽,她简直疼她入命,三天两头命人送补品,珠钗银簪没少过,十分神气的见人就笑,还说命好不怕福薄,江边柳成富贵花。

    最重要的是母凭子贵。富贵怀有欧阳家第一个长孙,怎不叫人欣喜若狂,连久无所出的严雪柳也来沾沾喜气,盼来年能生个麟儿,一圆为人母的心愿。这会儿,全府上上下下都把她当成宝来看待,没人敢有一丝闪失,直道富贵真是富贵满门的福星,一入门便带来双喜,连浮华山庄都主动来与他们接洽,以低于市价的价钱卖给他们足以供应一整年铸铁用的铁砂。

    欧阳灵玉长手一伸,将傻丫头拉回怀里,“都快当娘了还莽莽撞撞,要是伤了孩子,妳看一家子老老少少不剥了妳的皮才怪。”居然还敢用跑的,完全没有当娘的样子。

    “我……我记性差嘛―!”娇惑地红了脸,脸上扬散着母性柔光。

    “哼!不知上进,学了诗文忘章句,让我亲自调教调教妳,温故而知新,看妳还敢不敢忘记妳是我欧阳灵玉拜过堂的妻子。”

    至于不让她忘记的方法嘛―

    “啊!不能摸那里……呃,衣服新做的,别撕……嗯……不行啦!我肚子太大……唔!玉哥哥你……”听着令人脸红耳躁的吟哦声,一只手停在门板上欲推开的欧阳灵云顿时红了耳根,神色尴尬。

    “大少爷,就说三少爷跟少夫人『很忙』的。”简小乔憋着笑,越过欧阳灵云,上前替恩爱的小两口阖上没掩实的门,不让羞人的春光外泄。

    她是很感恩的,欧阳灵玉不仅给了她不少丧葬费,能让她为亲爹办一场风光的丧事,还许诺她可以比照礼俗,守完丧再回来。

    等老家的事情一处理完,她便片刻不敢耽搁的回欧阳家,就是想报答富贵小姐的恩情,不料,才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她已经没有“小姐”可以伺候了。

    现在,她是欧阳家三少夫人的贴身丫鬟。

    “那…那好吧,等……等他们好了,叫三少爷来见我。”欧阳灵云交代完,便急匆匆要走,毕竟太尴尬了。

    他本来拿着一迭让渡契约,是想来问问三弟的意见,楚家的矿山不知被何人给炸了,如今已夷为平地,连一粒铁砂也挖不出来,急着抛售家产好还大笔借债。

    听说楚玉君的婢女卷走细软跑了,而她为了不想过苦日子,宁可嫁给脑满肥肠的徐员外当十三妾,一天到晚为了争宠而差点被其它妻妾打断腿。只是现在看来,这时间不是商量事情的好时机。

    “啧!啧!啧!大哥,看不出你是这种人,居然爱听人家夫妻办事。”

    欧阳灵云才转个身走没几步,就看欧阳灵风摇着扇,一脸看笑话的迎面走来。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只是有事找玉弟……”谁知他大白天也不安份,房门不关就缠着爱妻亲热。

    “哎呀!别难为情了,咱们都是男人,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软绵绵的姑娘抱起来最过瘾。”夜里暖身再适合不过了。

    “二弟,别这么没大没小开玩笑。”尽说风流话,除了三弟之外,他拿这个二弟也是完全没法子。

    欧阳灵风放浪地勾唇一笑。“走,小弟请大哥喝一杯,别打扰人家被褥里的好事。”

    他笑道:“我以为你和三弟不合,相看两生厌,没想到这回还会为他着想,不想打扰他的兴致。”

    “谁说我们合了,你这错误消息打哪来的?我可不想有人误解了。”嘴角一勾,眉间漾笑,不容天下太平的欧阳灵风侧身闪过大哥,走了几大步,又趁简小乔不注意,对着紧闭的门板大踹一脚,神采飞扬地高声道―

    “你这没节躁的滢魔该适可而止了,别再摧残可怜又无助的雨中花,拉起你的裤头滚下床,让我瞧瞧你无耻到什么地步。”

    房里传来怒骂声,欧阳灵云失笑,他二弟根本就还是个禁不起激的幼稚鬼。

    欧阳府邸下人间有个不断流传的八卦―

    二少爷和三少爷真的不合,这是欧阳家难以敌齿的家丑,他们甚至大打出手,把大少爷心爱的血玉汗马打碎了。

    据说风流的二少爷以前并不风流,曾经非常专情地爱着一位盐商之女,可是此女在见到三少爷的天仙美貌后竟一见倾心,抛弃二少爷而投入三少爷怀抱。

    可三少爷不知珍惜,玩玩之后便嫌腻,又将她丢给二少爷,那女子伤心之下因而投河自尽,导致痛失所爱的二少爷憎恨着三少爷,始终不肯原谅他。对于这个传言,大家只敢口耳相传,没人敢问是不是确有其事。不过两人不合确实是真的,不然二少爷怎会被三少爷打肿一只眼睛,还像颗粽子被绑着,吊在人来人往的大门上?

    至于打人的三少爷嘛……

    “呃,玉哥哥,我们要去哪里?”趁夜开溜好像有点奇怪,他们不是贼吧?

    “妳不是想找姊姊们,看她们过得好不好,我就带妳回老家逛逛,顺便游山玩水一番。”

    “真的吗?,”富贵讶异地露出欢色,抚着微凸的肚子溢满喜悦。

    “就说疼妳嘛!当然要让妳开心开心。”欧阳灵玉嘴上说着甜言蜜语,心里倒是不光明。

    人说“君子报仇,三年不报”,可惜他是小人,还是气量狭小的小人,他怎么可能饶过欧阳灵风那个讨厌鬼、痞子、色胚……

    “玉哥哥……”富贵感动得红了眼眶,感谢老天赐给她福份。好在她的福份很多很多,大少爷当初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前阵子,附近寺里来了个高僧,她跟两个婆婆去进香时,高僧断言她的福气正好和欧阳灵玉的楣气相生相克,天生病体的他一沾了她的福气,楣神被福神气走了,所以否极泰来,不仅少有病痛,未来也是富贵相伴。

    “对了,妳那块石头带了没?”有了它,认起亲来更事半功倍。

    富贵从胸口拉出一条红丝线。“玉哥哥,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要回来?”

    看着在夜色中愈来愈小的欧阳府邸,她难免有些不舍,才离开,她已经开始想念对她很好的两位婆婆以及府里的人。

    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她的牵绊。

    得意扬扬的欧阳灵玉将哲白大掌往她腹上一覆。“等咱们的小猪仔出生再说。”

    他可不是笨蛋,太早回去肯定会大受挞伐,至少得带个护身符保命,才不致遭狂性大做的众人给五马分尸。

    再说,他就是希望大哥能放开手去拓展欧阳家的事业,不用老顾虑着他,所以这会儿他就乘机闹失踪好了,反正……还有那色胚会留下来帮大哥的忙。马蹄声,嗟嗟。车挽转动着,载着半夜偷跑的夫妻,华丽招摇的马车驶出扬州城,他们的第一站是金陵,浮华山庄的大门正敞开,等着新主子带着夫人归来。

    而另一方面,有一个人气得跳脚。

    “该死的欧阳灵玉,你利用我为你开疆辟地,做尽见不得人的下流事,这会儿把斓摊子全丢给我,你……你给我记住,我绝饶不了你…”

    寻找矿脉,打击商场的对手,破坏楚家矿场,收购楚家产业,暗地里为他打通人脉,甚至一手建立起四通八达的商业网,可最后呢……这奸诈的小人!

    这阵阵怒吼声震天撼地,兄弟俩真要不合了,只见洗云居的墙被打出一个人高的大洞,不堪的传说又要继续下去,直到那惊人的婴儿啼哭声回到这府邸为止。

    小小的生命是新的希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富贵最新章节 | 富贵全文阅读 | 富贵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