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捡到色男人 > 第十章

捡到色男人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咦!怎么有烟?”

    一阵浓烟从门板下钻入,继而是炽热的红色火光,木头燃烧的劈啪声快速而猛烈,伴随著刺鼻的汽油味。

    当初神野宫子舍弃一个孩子的用意,其实是保全他们能够顺利的长大,在乡下待产的她并无丈夫陪同,只有一个亲如姊妹的好朋友在一旁照顾,并在孩子出生不久后抱走老大,打算亲自抚养。

    没想到她设想的还不够周到,此事被一心想爬上神野夫人位置的大姊得知,她派人追杀好友,企图抢回孩子,让她成为背负恶兆的罪人而无法在神野家立足。

    好友临死前将孩子送出国,从此下落不明,她只知去了英国,其他再无消息。

    这个秘密一直深埋著,直到丈夫和身为情妇的大姊双双亡故,她才将此实情告知次子,希望他能找回他大哥,继承家业。

    可是她怎么也料想不到,儿子一听竟脸色大变,大声咆哮他才是神野家的继承人,他没有兄弟,也不会让他活著回来争产。

    “不好了,有人纵火,你们快离开。”神野苍狼神色紧张地护著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以臂挡挥掉落的天花板。

    “不行,火太大了,你先带宫子夫人出去,我身手很好,不必担心。”他一个人护不住两个人的。

    “什么时候了还任性,我不可能丢下你一人,你……咳咳……快点过来……”该死的,竟然推开他的手?!

    火,蔓延著。

    像恶魔般的狞笑,不断威胁吞噬所有,屋梁倒塌了,梁柱起火燃烧,整个地板烫如烧红的木炭,每走一步都倍感艰辛。

    浓密的烟让人视线不良,灼热的火光逼得人睁不开眼,这场火来得太凶猛,根本无从防备,一经点燃便全面焚烧,毫无退路。

    原本就是木制的房舍,再加上秋天干燥的气候和山里的风,火势烧得十分快速,四面都是火,叫人逃生困难。

    “我不是任性,宫子夫人有气喘的毛病,你没发现她吸入太多的烟快喘不过气来了吗?”她呼吸声不对劲,她一听就听出来了。

    “什么,气喘?”他低下头,这才发现一直未开口的母亲已呈现昏迷。

    “真的不要顾虑我,我是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天才,你要相信我,我很怕死的。”她半开玩笑地催促他快走,不让他犹豫。

    “小爱……”

    她故意凶狠地大吼,“少啰唆,你还欠我一个惊天动地的求婚仪式,你要敢赖掉,我天天钉草人诅咒你……”

    “你……你等我,我马上就回来……不要乱动……”好痛苦的选择,这是母亲当年的选择吗?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眼中泛著泪光的神野苍狼心如刀割般痛著,在面临不得不的痛苦抉择中,他才深深体会母亲当时的心情。

    “快走,别耽搁了,再迟大家都走不了,我……咳……咳……我要自行去找出路。”一说完,她身一低,故意不让他瞧见自己。

    捂著口鼻的江天爱尽量将身体压低,她避开浓烟,退到较安全的角落,却离门越来越远,也渐渐看不见他的身影。

    江天爱明白她若不先离开,他肯定会迟疑再迟疑,不放心地回过头,再来等她,结果错过了逃生的黄金时期,让三人都深陷险境。

    嗯,她很坚强的,不怕、不怕,她早说过碰到他准没好事,她必须自力救济,不能拖垮他,以她的聪明脑袋不可能逃不出去的。

    只是……皮肤好烫,脚底板痛得举步维艰,女人是水做的,她大概要融化了吧!

    “……我爱你……爱你……小爱……要撑住,我一定会救你……我爱你……”

    大火烧去了渐行渐远的的声音,一声声的爱语回荡在火中,鼻头很酸的江天爱想站起来回他一句——我也爱你,但是她忍住不张口,任由他远去。

    她伸手想抹去脸上的煤灰,蓦然发现都是水,她哭了。

    “要勇敢,不怕、不怕,你是天才,你连家里两个白痴和一城堡的精灵都摆得平,还有什么事难得倒你。”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啦!什么天才,根本是蠢材,她怎么会奸到这种地步,居然叫他不要管她,尽避逃出去,她几时变得这么善良了?

    明明缺心少肺、无情无义的人,她连自己兄姊都能出卖,诅咒老爸老妈,为什么偏在紧要关头会突然冒出牺牲小我的大爱呢?

    爱情呀!害人不浅,真是可恶的东西,她江天爱偏不服输,非要活给他看。

    思及此,呛得头昏脑胀的小女人提起精神,她摸到了一只茶壶,将温热的水倒在撕下的衣服碎片上,捂著鼻往火与火扑接又回退的空档冲过去。

    其实,她也不是很聪明,面对同样被大火焚烧的房间,她苦笑地拍熄落在发上的火星,十分难过她宝贵的头发只剩一半的长度。

    火,都是火,烟反而变少了,意味著她在大火的中心点,若是没有奇迹,逃出去的机率是百分之零点零零一……咦!什么声音?

    很轻很轻的声吟声由夹层传来,她以为听错了,但拍打的声响和虚弱的求救声凌迟她的耳朵,很想见死不救的,偏偏良知又敲打著她的脑袋。

    “唉!算了,死一个跟死一双没什么两样,看老天想给我多少考验……嗄!怎么是你?!”

    一撬开夹板,手烧伤的江天爱愕然一怔,双目瞠大地瞪著抱膝蜷曲的女人。

    “我……我后悔了……可是……咳……明明没人,我的手却像被拍了一下……火把掉下去……油烧起来……烧起来……好大、好大的火,我好怕……它一直朝我靠近……我会被烧死……”

    “别说了,我扶你。”面对吓得脸色发白、语无轮次的清美雅子,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说她早晚会被她害死嘛!女人的妒性比死还可怕,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那头笨狼还取笑她有被害妄想症,杞人忧天。

    瞧!不是全让她给说中了,心有不甘的报复苦终于行动了。

    不过,也未免太逊了,连自己也烧死,她不懂什么是投资报酬率吗?一尸两命绝对划不来。

    “……烧起来了,烧起来了,火好大,我好热,喉咙好干,喊不出声音……”叫人救她。

    “等等,刚才不是你在喊救命?”很低、很沉,像是风中的回音。

    “我没有……”啊!痛,喉……喉咙痛……

    江天爱表情古怪的再问:“你有没有拍打木板?”

    她摇头,再也发不出一丝细音。

    “不是你……”那是谁?

    她突然有种很毛的感觉,火很大,身体却觉得冷,一股寒栗由脚底窜起,火光中似乎有人影移动……咦?真的是人。

    正要开口一喊,她神色忽地冻结,怔愕地看著那个人飘过来,只有上身没有腿……

    “你不是神野鹰?!”

    他怎么又回来了?

    “跟我来。”飘忽的白影蠕动著唇瓣,并未发出一丝声音。

    本来还在考虑的江天爱一见他落在清美雅子身上的眼神,她苦笑的叹了一口气,决定赌他一赌。

    而她赌赢了,在一只鬼的开道下,火如同有生命地朝旁退开,刚好容她们两人通过。

    “告诉她,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我不能再爱她了。”依旧是无声,却叫人落泪。

    在轮回前,他回顾自己为何会落到此境地,在阎王面前忏悔不已,若不是为贪,他不会杀害自己的亲生大哥,更不会英年早逝,连自己的孩子出世都见不到。

    这番真心的悔意打动阎王,让他回来见雅子一面,他才好放下挂碍的去投胎,不意正好遇上这场火劫。

    “你自己告诉她……”话到一半,江天爱感觉有人扯了她一下,失声的清美雅子泪流满面,蹒姗地走向正在消失的身影。

    清美雅子应该知道她爱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唉!怎么有点感伤呢!

    蓦地,一双颤抖的铁臂从后紧紧拥抱著她,一滴、两滴……的泪水洒落手臂,她听见最动人的爱语。

    “找到你了,我的爱,不许再推开我,永远都不许,我不想被你吓得短命。”

    江天爱笑了,将布满灼伤的手放置在粗糙的大掌上,握著。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哎呀!哎呀!别挡路、别挡路,你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还不赶快去准备准备……”一支系上红色领带的口琴跑过去。

    “好忙、好忙呀!怎么会这么忙,上菜的家伙哪去了?快把盘子带出去,要盛盘了。”一排银盘跳来跳去,让平底锅气得直跳脚。

    “你、你、你!快点拉好,不要再玩了,我叫茶壶揍你们**喔!”拉著彩带的三脚椅摇摇晃晃,大嗓门的骂著爱玩的小茶杯。

    “小心点,地上打了蜡,要观礼的请上左侧楼梯扶手,一个一个来不要挤……”酒柜正在指挥交通,笨重的身躯差点压到蓝色钢琴。

    很热闹的气氛,有些热闹过了头,精灵城堡里只见大的小的影子四处晃动,一下子爬高,一下子搬凳,一下子踮脚,比今天的主角还要兴奋。

    毕业了,身为天才的江天爱终于从医学院拿到毕业证书,也顺利的考上执照,在她满二十一岁的这一天,她成为了CSI犯罪现场中,最引人注目的女法医。

    虽然她老公一直嘀咕著不让她摸死人尸体。

    哈!没错,她结婚了,也是在这一天,即使她百般不愿,想尽一切方法想拖到三十岁生日。

    不过任她再聪明,也逃不过老天的安排,一只小小的小蝌蚪英勇地突破重围,从针扎破的小洞奋力往前游,与娇羞的卵子小姐相遇,一时间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有了新生命的诞生。

    没错,她怀孕了,两个半月,在神野苍狼的努力下,她不得不披上白纱,眼眶含泪地和他走上红毯的那一端,短短的五分钟由“新”娘变“老”婆。

    好可怕的折旧率呀!

    “说,宫子夫人为什么能一眼就分辨得出你不是神野鹰。”像她就不敢肯定。

    老实说,她很想逃婚,要不是清美雅子一手一个抱著早产的双胞胎儿子挡在门口,她早就溜了。

    谁会料到一场大火会改变这么多,原本多妒善嫉的女人居然成了最温柔的母亲,而且自称是“大嫂”(没办法死者为大)死缠著他们,真把他们当一家人照顾,不许有异议。

    由情敌变成闺中密友,感觉满心酸的,她竟不能说不,和当初被只鬼缠上一样,无力反抗。

    “叫卡桑。”

    她横睨一眼。“喊得很顺口嘛!不知道是谁老咬到舌头,卡卡卡地像在磨牙。”

    “我母亲也是你母亲,以后我们要一起孝顺她。”迟来的亲情,让神野苍狼特别珍惜。

    江天爱很想啐他一口,她自个儿的妈都可以“不孝”了,还管别人的妈。“说,你和卡桑有什么秘密?”

    他扬著眉,俯向她耳边。“不、告、诉、你。”

    “你……你用我当初的老招式回报我。”好,他真好,现学现卖。

    “嘘!小心点,别大吼大叫,要是吓坏了女儿我可是会心疼。”他一脸怜爱地和她肚子谈话,一副傻爸爸的模样。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女儿。”根本还没有做过检查,是男是女仍是未知数。

    “因为我爱她跟爱她母亲一样深,她舍不得让我失望。”他喜欢长得像她的女儿,去危害所有年轻的小伙子。

    “一样吗?”她笑得好不开心。

    “当然。”他笃定的点头,犹不知大难即将来临。

    取下头纱交给他,她拉起曳长婚纱往屋内走。“医生说我近日不宜行房,麻烦你睡客房。”

    “嗄?什……什么,你的医生明明说可以……”他还厚苦脸皮去问,被长相像肯德鸡爷爷的老医师念得快抬不起头。

    好色、纵欲、不体贴妻子的丈夫、自私的小混蛋……三十分钟后——没问题。

    “医生,我。”她指指自己,不理会大受打击的臭男人。

    “可是你是法医……”

    江天爱忽地回头一瞪,他瑟缩地闭上嘴巴。

    “你希望我是死人?”

    他惊恐地直摇头。

    “嗯哼,等你哪一天爱我胜过你女儿,你再进房吧!”他不知道女人都是善妒的吗?

    “嗄?!”神野苍狼顿时瞠大眼,看著新房的门在他面前,关上。

    远在埃及,有一对灰头土脸的夫妻正在扫著灰,想看清手中的古物是花瓶还是死人骨头。

    “老婆,我好像忘记一件事。”怎么也想不起来。

    “会忘记表示不重要,不用再去想。”工作比较重要。

    “也对。”他搔搔头,继续埋在土里挖宝。

    一张通知两人回家参加喜宴的红帖被压在一叠书下,经过很久很久,这对考古狂父母才发现他们当了外祖父(母),而且他们一对双胞胎外孙女居然会飞——据说遗传自她们的曾曾祖母。

    补差乱码——求婚篇

    “这叫……惊天动地的求……求婚?!”

    严重怞搐中,某女。

    把一万颗写上“求婚”两字的气球飘放在空中,再用长距离猎枪一一射破,惊天嘛!被有创意吧!老天不吓死才怪,以为神仙住的地方也发生枪战。

    而动地……

    瞧某女眼珠子翻白,差点口吐白沫,不用说也一定是相当……震撼。

    将五百亩的地挖深三尺,埋入无数根腰粗般的水管,水管的一端完全封死,另一端则缩成小孔,用强力水柱猛灌水,灌到水管爆烈,冲破地面而出。

    呃!的确是动地,方圆十里的居民都感受到了,纷纷跑出住屋,大喊!地震了、地震了,快跑……

    “这样的求婚够惊天动地吧!”某男得意扬扬地扬起嘴角,解开绑在额上的“必胜”布条。

    “呃,很……很昂贵……”某女心在滴血,节俭成性的她正在估算某男浪费了多少奶粉钱。

    “还有请接受我的求婚吧!”

    “好……好……好……”

    某女看著两人抱著大南瓜做的戒指,天才脑袋顿时产生一堆乱码,神智不清地说了三个好字,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好烂的南瓜笨蛋。

    于是乎,神野苍狼趁机将预先藏的蓝钻戒指取出,当亲亲女友尚未回神时,赶紧握住她的手,一穿到底套入爱的小指。

    唉!江天爱就是这样把自己给嫁掉了。

    听说她一直深深后悔中。

    【全书完】

    *想知道只会做研究的宅男代表江天寻,如何靠著一群“活动物”帮忙追妻吗?请看寄秋花园系列944城堡有秘密之一《宅男欠料理》

    *想知道爱美成性的超级名模江天枫,如何让一个守护精灵牵红线,请看寄秋花园系列958城堡有秘密之二《金主没行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捡到色男人最新章节 | 捡到色男人全文阅读 | 捡到色男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