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芍药惹心 > 第九章

芍药惹心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欢儿、欢儿,你伤得怎么样?严不严重……”

    医院走廊有道急促的奔跑声,急风暴雨地焦虑吼音中透着一丝哽咽,飞也似的撞开虚掩的门,大步地走向正在啃苹果的美丽女子。

    两手用力一抱,紧得好像她会在瞬间溶解,化成一缕轻烟飘向遥远仙境,从此生死两茫茫,天上人间难聚首。

    “欢儿,吾爱,我的宝贝。”

    接踵而至的落吻如点点繁星不肯罢手,很想喘大气的常弄欢直翻白眼,实在不好意思接受他如排山倒海的热情,她可不想和白雪公主一样死于噎死。

    口中嚼得还不够烂的苹果屑勉强吞下,手一招,有人送上现挤的果汁让她润喉,一点伤患的自觉也没有,身上的新衣是新一季量产的夏衫,香奈儿大师的作品。

    原因无他,她根本不会受伤。

    喔!正确来说,她的自尊受了不小的伤害,耻于启口诉说当时情景。

    “东方奏,你太久没挨揍了是不是?要是我身上有伤口肯定会死得很快。”骨头都快被他抱碎了。

    闻言,他紧张万分地松开手。“你哪里痛,要不要请医生?我有没有抱痛你了……”

    一连串的废话让他身后的医生群起了各种反应,有人微笑,有人怒视,有人眉头直皱,还有人想冲上前揍他一顿。

    “停,你话多得让我头痛。”一说完,有人送了开水和止痛药过来。

    她瞪了一眼不理会,对方坚持了一会才收回。

    东方奏的眼眶略红,深情款款地抚着她的发。“别再吓我了,我不能失去你。”

    “到底是哪个多事鬼打电话给你?我好得可以去跳伞,害你穷担心。”咕哝的语气微露女孩子的娇态。

    “没事会住院?我吓得连闯十几个红灯,一口气撞碎了急诊室的玻璃,你究竟伤到哪里?快告诉我。”他的眼里只有常弄欢,无视四周怒不可遏的视线。

    “你撞破人家的门……”噢喔!他会惨遭海扁,常家的人脾气都不好。

    但是接下来的话消弭了所有人的怒气。

    “天底下没有一件事物比你还重要,你是我生命中的太阳,黑夜里的星辰,我的骨和肉,要我如何不心疼。”

    天呐!他看太多诗词了。“呢!我没事啦!你不要肉麻兮兮地直读诗。”

    一下子十几道视线射向她,怪她没浪漫细胞,和化石同样麻木不仁。

    “欢儿,你确定真的没事吗?医生怎么说?不许瞒我。”他不放心地东摸西看,“医生”咳了好几声都听不进耳。

    “我很好,正打算去竞选下一任总统。”没见她满脸无奈吗?

    遇到他是霉事不断,稍一放松神经就大灾小灾地排排队,一日不得闲。

    谁敢说神经兮兮不好,至少她以前是生人匆近,一双保密防谍的雷达眼四通八达,她连一根头发都没逃过,逞然受惊吓而状况百出。

    她快糗毙了,分明没伤还要住头等病房,医生、护土,照分探诊,几乎无一刻安宁。

    “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住院?咖啡妹解释得不清不楚,只说你受了伤在医院。”瞧她脸色红润有神,大概不严重。

    死阿喵,尽做错事。“还不是你的风流账积下的因,我成了受害的果。”

    说来冤枉,她是不问世事的“修道者”,只因认识他而染了一身红尘。

    “你是指莫妮卡?”他所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她。

    “先生,你欠下太多债搞不清债主是谁呀!还有别人吗?”她狠狠地往他手背拧去。

    他震惊得已不知痛楚。“她伤到你没,有没有报警?最好把她关到下一个世纪来临,省得出来害人。”

    常弄欢心口一暖,这还像句人话。“她拿刀的姿态可真专业,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开膛手女杰克。”

    “刀?!”东方奏吸了口气脸泛白,忍不住搂紧她。

    又来了,他打算勒死她。“我是有福之人,天劈下一道雷震松她的刀子。”

    说来诡异,好好的大晴天突然闪了道雷,不偏不倚地击中莫妮卡高举的水果刀,触电瞬间的光亮让人睁不开眼,她真该庆幸老天的眷顾,没让刀子留在体内。

    在她倒地后,好像身边也跟着好几道重物落地声,在朦朦胧胧之际,她似乎看见云端有个鸟面的古人,脚旁有几朵小花对着她喊:芍药仙子、芍药仙子……

    八成是撞晕了头做梦,现实与梦境重叠,让她有片刻的恍惚,以为是天庭里的芍药花神。

    “真的,你没受伤?”他狐疑地瞧瞧她,不太相信她的神话。

    “我没事,你当医生吃饱饭闲着没事做呀!”她再一次重申,眼神瞅着一群没事做的白袍人员。

    这时,东方奏才发现病房里聚集了一堆医护人员,靠着厕所的角落还堆了一些维生器材及急救设施,只缺个手术台,好像要抢救濒临死亡病患的完整措施。

    “呃!我是弄欢……常小姐的主治大夫,我叫常弄散……”第一个三十来岁的医生还未自我介绍完,旁边有人跟着抢话。

    “我是她的治疗医生常弄逍……”

    “我是观察室医生……”

    “我是实习医生……”

    “我来换点滴……”

    “我是护土长,我来量血压……”

    “我来替她导尿。”

    说到最后,没借口的护士小姐连导尿都搬出口,天晓得常弄欢病得有多严重,必须靠导尿管来排尿。

    “常弄喜,你要不要顺便帮我刷睫毛?”当她是死人不成。

    “我……呃!我来换床单。”自觉失言的小堂妹赶紧改理由。

    “一个小时换七次?”她的眼中冒出火花,口气冷得要宰人。

    她大言不惭地说道:“我有洁僻。”

    “你活腻了是不是?别以为我不敢揍你。”去她的洁癖,房间像垃圾堆的人敢睁眼说瞎话。

    “大堂哥,你的病人血压太高,快给她打一针。”

    好可怕的火气,不是模范病人。

    常弄欢冷笑地望着拿针筒的男人。“常弄棠,上回的内伤好多了吧?”

    他笑了笑不作声,放下针筒一脸尴尬,她强而有力的拳头叫人印象深刻。

    看出一点端倪的东方奏握起她的手一问:“你的家人?”

    “常氏宗亲还不见礼,你们不是麻雀投胎?”叽叽喳喳。

    常家第七代的年轻人纷纷表明身份,听得东方奏头昏眼花,什么三叔公的直系孙子,二伯父的次子,堂伯公的小孙女,堂哥的老婆,表弟的未婚妻……

    他悄悄地俯在她耳边低问:“他们都是你的亲戚?”

    “如假包换。”她没好气地回道。

    “你不是孤儿吗?”天呀!瞧他错得多离谱,多令人惊讶的家族。

    “孤儿不能有亲戚吗?我只是死了父母。”会飞的猪还是猪,绝对不会变成美少女。

    咋舌的东方奏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该向你哪位长辈提亲?”

    “嗄?!”

    现场一片静默,十几双耳朵竖直地等结果,一致投向怔愕的常弄欢。

    “你……你刚刚……说什么?”该死,害她口吃。

    “我爱你,欢儿,嫁给我为妻好吗?”他单膝跪在床前求婚。

    惊吓呀!她根本说不出话来,旁边的常氏家族替她点头。

    距离上一场灾难不过数小时而已,莫妮卡的刀没有刺中她,可是同样一吓地往后倒,后脑勺扣到长铝架,倒下的身子撞翻了正在刷油漆的工人,红似血的漆汁淋了她一身。

    好不容易洗干净才发现笨阿喵把她送到自家医院,常氏纪念医院的绝大部份医护人员都姓常,不管有无血缘关系,以姓氏为第一录取好符合医院名称。

    大抵来说,他们都有一点点神经质,这是家族遗传,所以……

    “常弄欢,你高兴得中了风吗?还不快点头说我愿意。”

    皇帝不急,急死天上神仙。

    “我……”她开口并非为了答应,而是准备破口大骂。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发挥泼妇本性,另一波探病人潮已急惊风似的涌进来,嘘寒问暖声压过先前的声势,大包小包的补品丢给常氏宗亲第七代,将病房挤得水泄不通。

    望着一群平均年纪超过四十岁的中老年人,东方奏傻眼地一哺,“他们到底是谁?”

    ※※※

    亲友团是他得到的回答。

    柔柔眼睛再定神一瞧,证实不是他的错觉,蜂蚁似庞大的家族体系叫人大为震撼,一个孤儿怎会有众星拱月的可恶家人?

    今天是东方奏的订婚日,可是自从被一大票关心过度的长辈给挤出门外后,他和心上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完全遭剥夺,直到今天还是难以如愿。

    母鸡似的保护让人大呼头痛,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跟监,好听一点的说法是随侍在侧,免得他们的心肝宝贝又受了伤害。

    笑话,欢儿才是他的心肝宝贝,他们到底懂不懂情侣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来谈情说爱?

    听说某位有力人士动用关系将莫妮卡驱逐出境,由警政单位负责押解到美国受审,罪名是一级谋杀,引起全球音乐界轩然大波。

    不少歌迷联名请命要求轻判蓝调天后,在舆论的声浪支援和来自台湾当局的内部压力下,法官判处她罹患精神官能妄想症,得立即住进疗养院接受长期治疗,为之扼腕的歌迷遂拉起白布条抗议。

    以常氏宗亲广大的医学人脉,莫妮卡的“痊愈”遥遥无期,至少有五十年要接受重度观察,她的偏执程度已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再多的心理专家也枉然。

    “对不起,各位,请把老婆还给我。”硬是突破重围的东方奏将美丽的未婚妻抱到阳台,不许人靠近。

    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女主角茫茫然。“请问一下,今天是什么大日子,怎么巨星云集?”

    一桌桌俊男美女盛装出席,男的气度非凡,女的雍容华贵,耀眼得不逊知名影星,硬是把另一边的佳宾给比下去,他们就是所谓的亲友团。

    有政治家、医生,各行各业的杰出人士,引起星探的注意,频频游说加人演艺圈。

    他执起她戴上银钻戒指的手。“我们订婚了,欢儿吾爱。”

    “订婚?!”两眼一瞠,一脸不信的常弄欢僵硬了手脚,比看到恐龙还惊讶。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

    “我知道你是兴奋得说不出话来,第一次订婚难免有些手忙脚乱。”他意满志得,好不畅心。

    第一次?“难道你想订第二次、第三次……”咦!

    她不是要讲这些令人怀疑的酸言酸语。

    对,她是要退婚,高声疾呼,我不要结婚,但是……没人肯听。

    东方奏表情一慎地轻握她双胞,喜气的日子可不能挂彩。“你千万别想得太复杂,我的意思是一生一次的大喜事,总会让人兴奋过度。”

    “干吗,怕我揍你呀!”两手抓得牢牢的,当她是逃犯吗?

    “咱们闺房内的消遣不用大肆宣扬吧?我背后还带着伤呢!”一只纤细的女子脚印。

    “谁叫你死性不改,半夜摸进我房间。”早知道就不在电脑里输入他的通行密码。

    爱宠的眼瞳含着笑意。“想你嘛!一天不抱着你睡就浑身奇痒难耐。”

    “欲虫作祟少赖在我身上,应该在你额上盖只萤火虫。”她娇笑地将身子偎入他怀中。

    “我现在好想要你,我们去开房间吧!”他异想天开地想在自己的订婚宴开溜。

    “好呀!”她没有意见。

    “真的?!”太顺利他反而犯了疑心病。

    “如果你能说服那群亲友团,天涯海角我都跟你走。”她料准了他敌不过人墙**。

    他看了一眼虎视耽耽的敬酒部队,无力地发出声吟声。“他们把全台北市的烈酒都搬来了呀?”

    常弄欢瞧他沮丧的神情,呵呵呵地低声轻笑,有人陪同受苦的感觉真好。

    “还笑,真是坏女孩。”他无奈地低下头,吻上已然属于他的性感香唇。

    一脚提在阳台口的何冠中是苦多于乐,进退两难地迟疑着要不要打断这对交颈鸳鸯。

    远处传来银铃般轻脆的笑声,倍感辛酸的身影再一次悔不当初,他非常刻骨铭心地体会到坏人姻缘的下场,以后再也不敢妄动了。

    再望一眼被一群帅哥包围的妙纱妹妹,他心里有无限唏吁,还是等会儿吧!惹熊惹虎不可惹上神经质女人,他已经付出惨痛的教训。

    这一边在哀叹,另一边亦有个咳声叹气的女孩正托着下颚猛吃龙虾泄恨。

    “弄欢姐好可恶,居然不让我赚打工费,呜……两成的服务费耶!”她的钞票……

    满园的花,开了。

    天上的云层里俯着一片花儿往人间眺望,美丽的花瓣在瞬间绽放,好像微笑着说:祝你幸福,芍药仙子。

    一完一

    *欲知贵容牡丹藏玺玺如何拈爱染心,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一《牡丹染情》

    *欲知幽客兰花何向晚如何寻爱探情,请看寄秋十二客花图春之颂之三《幽兰送情》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芍药惹心最新章节 | 芍药惹心全文阅读 | 芍药惹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