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不及格的魔女 > 第十章

不及格的魔女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夭寿喔!夭寿,哪ㄟ按呢!天公没生眼睛……夭寿……夭寿……”

    “歹势、歹势,我家没盖子,请往大甲溪排队,预约棺材一副送一罐沙拉油和十张彩券。”

    “来喔!来喔!妖娇美丽的查某里底熊多,看一下五百。”

    “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咖啡一杯十元大减价,请来宾自备零钱,恕不找零。”

    “靠过来一点、靠过来一点,要笑……七……不要皱眉头,人家会以为在办丧事。”

    一群荷枪实弹的人民保母沦为维持秩序的交通警察,不时吆喝一群人往相同方向前进管制起交通,如总统外出视察一般封闭整条道路净空,马路两旁人海人山热闹非凡。

    只见人手一支黄菊花似来悼念,神情哀戚像至亲好友离开人世,男女皆有的排成行准备上香……呃,送上不情愿的大红包顺便哽咽两声。

    这番声势之浩大叫人傻眼,甚至还出现佩带黄丝带的人潮,非常醒目地绑在左手臂努力挥舞,蔚成丝带海令人动容,看上去一片黄十分美丽。

    黄色似乎成了今天的正题颜色。

    不知是谁大手笔地包下全台湾的黄玫瑰,十分奢靡地将花瓣扬空轻洒,连续下了三小时的花瓣雨仍末停歇,难怪报章媒体的新闻车群起围靠,直赞台湾经济起飞了。

    几乎所有人都在伤心,连对面的警察也不例外,严肃的警察局长还不小心掉了两滴泪,发誓明年一定要请调,绝不再指挥交通。

    如此诡异的气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有个脸色铁青的男子似在冒火,陰驽双眸进发出杀人冷芒,狠视著不怀好意的宾客。

    没人会在这种日子触霉头,而他也不认为自己的人缘会差到如此地步,可是事情偏偏发生了。

    为什么会是他?

    这句话不断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阎天,别绷著脸嘛!要开开心心地微笑,不然人家会以为你在生气。”瞧,大家多热情呀!没一个错过的全来捧场。”

    他是在生气,而且气得不轻,“我笑不出来。”

    “阎天,你是不是後悔了,因为我是个魔女。”上官青青清灵的面容微染伤心,难过的收起美丽笑容。

    “我没有後悔,不管你是不是魔女,我一样爱你到神灭魔消。”而且她根本不算魔女,早被退学了。

    因为不可能神灭魔消,所以誓言特别动人,难得化上彩妆的她感动得嫣然一笑,眼眶含著深情泪水。

    “阎天,我……”爱你。

    “可是你不觉得太过份了吗?这场面……”简直失控了。

    他们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以一片的黄来“祝福”他们的爱情,他该起立鼓掌喝采吗?

    看了一眼安静的场合,她不由得发出轻笑声。“还好啦!一群可爱的客人不是吗?”

    很久没看见如此壮观的场面,而且她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么多和黄有关的东西,每一样都美得像一幅画,非常动人。

    “可爱?!”他都快杀人了还可爱。“有人会在别人的结婚喜宴上大卖棺材吗?”

    这不是诅咒是什么?诅咒他婚姻不长久,如生活在坟墓一般痛苦、死寂。

    “你想太多了,人家黄老板的店刚好在隔壁,他见人潮热络顺便做点生意,现在的人注重养生不容易死……”呃,好像她们家门前这条路的死人特别多,棺材辅老板的啤酒肚越来越大了。

    算了,与她无关,人不是她杀的,她只是和善的对他们笑一笑而已。

    “青青,你忘了我们今天结婚吗?不吉利的话给我含著。”娶魔女为妻不知是悲是喜,他完全不敢预料未来的生活。

    还是一样霸道的欧阳阎天头疼的柔柔太阳袕,不晓得自己为何会被说服在这举行婚礼,英国的教堂绝对庄严肃穆,更适合当新人步向美妙的未来开端。

    瞧瞧眼前的情形简直只能用混乱和槽糕来形容,一生一次的美丽记忆成了难以抹灭的恶梦,他实在没办法心平气和的接受。

    人家结婚听到的是恭贺新婚快乐,而他却是收到黄色花束和一句“你几时离婚”,这算什么?

    如果来的是“人”他还能稍微容忍一下,但是他很难不发现打扮得怪模怪样的狼人、魔女、吸血鬼婚礼,搞得他以为是万圣节提早到来。

    何况这些不是人的家伙根本不是来参加婚礼,看他们一脸馋相的盯著看来可口的“食物”,他一点也不怀疑待会若少几个人是出自何者所为。

    “死是不吉利的话吗?那我算不算死过一回?”上官青青想起被关入画里那两天,身体不由得发颤。

    那种走不出去的恐惧真的很骇人,她拚命的叫喊也没人听见,永远不西沉的太阳叫人害怕,她根本不晓得自己在里头待了多久。

    时间对她而言是静止不动的,除了风声、水声再无其他声音,安静得令人打从心底发慌。

    她很怕再也见不到所爱的人,孤独的死在画里。

    尤其是阎天,他比她害怕自个消失不见,在回台湾的路上他不断的对一幅画说话,让她不忍的直想落泪,心疼他对她所付出的一片真心。

    他是真的需要她而非一名美丽的妻子,他爱她的心,她感受得到。

    “不许胡说,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紧搂著她,那种失去她的无力感他不要再受一回。

    他甚至不知该向谁求援,直到卡迪尔带了一双迷路的小孩回来。

    “你不要紧张,我也爱你,静很厉害的,没什么事能难得倒她。”这个傻男人呵!噍他紧张得都冒汗了。

    脸色微白的欧阳阎天露出古怪神色。“她很厉害?!”

    “对呀!她只花十分钟就进去画中把我带出来。”她本来还以为自己饿昏头看错了呢!

    “十分钟……”他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可是我却等了一天一夜……”

    内心的煎熬可不是三言两语能敷衍,她们这群魔女!

    “呃,这个……静说想喝茶,桃花要玩扑克牌,所以……所以就耽搁了一下……”上官青青笑得有几分不自在。

    她怎么能告诉他,其实她们还小睡了一下,在义大刊的小舟上听帅得没天良的船夫唱情歌,到西班牙看斗牛士,然後去纽约瞧瞧自由女神长什么样子,吃完日本的寿司还想去泰国骑大象。

    要不是静听见酷的求救声,恐怕她们还会去加拿大看看融冰,或者到南极去享受企鹅在身边围绕的极地生活。

    “待会记得提醒我一下,酷那颗脑袋是我的。”他一定要宰了那小表。

    “嗄,她……又做了什么事?”瞧他的表情肯定不是好事。

    “叫她下次请人喝老鼠血酒时,记得要把尾巴拿掉。”他喝了一大口才发现。

    “呃。”上官青青眼一睁连忙捂住嘴,不敢笑出声以免他大开杀戒。

    那飘浮其上的老鼠尾非常刺眼,像在嘲笑他的後知後觉,一阵放肆的笑声从他身後传来,有人本来嫉妒的心情平衡了许多。

    “多热闹呀!下次我结婚会选在台北,别忘了来当招待呀!”哈……

    幸好他没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坚持三对新人一起举行婚礼,不然他今天也会成为臭著脸的新郎,忍受一群不请自来的失恋联盟。

    想想他家桃花的桃花册有多长呀!他光想就冷汗直流,万一来个活木乃伊上演一场抢婚记,十个他也不够挡,只能被人踩在脚下当肉垫。

    可怕哟!幸好不是他的婚礼,万幸、万幸。

    “台北和台中不过两小时的车程,你以为你那个万人迷的死忠支持者不会追过去吗?”另一位也没结成婚,非常郁卒的男人从旁冒了出来。

    什么叫姊妹不能一起举行婚礼是民间传统,前後必须相隔四个月才能拥有幸福,否则会相冲相克造成不幸,一死一生永不能结合。

    去他的传统,她们是魔女并非普通人,哪来一堆莫名其妙的规矩,分明是针对他而设,处处刁难让他娶不到老婆。

    姓南宫的当然不介意,他怎么轮都是第二位,只要再等上四个月就能抱得美人归。

    而他呢,明明第一个和上官家的女儿谈恋爱,可是却被人家後来居上,现在连礼堂都进了,他却得再熬上八个月,这道理实在是说不通,绝对有人在整他。

    东方著衣万万没想到,整他的人正是他的制服小女友,因为她还没嫁人的念头,不想太早把自己绑死。

    以她的聪明才智来说嘛!除非不小心中奖,否则她在三十岁前都有藉口让他当不成新郎。

    “吓!你别吓我,难道要我躲到火星才能结婚?”冷汗涔涔,南宫风流想都不敢想那画面,太恐怖了。

    “你确定火星够远吗?别忘了她的爱慕者有些不是人。”一见他面如土色,东方著衣的心情显然转好。

    最好吓到他不敢娶老婆,那么四个月後的新郎就可以换人了,他的静可没有那么多变态追求者。

    正得意时,他瞄见“情敌”高霆峄走近,连忙将小女友搂在怀中示威,不许任何人靠近。

    “不是人又怎样,反正我的小姨子能干又聪明,有事由她出面摆平不就成了。”有事“妹”子服其劳。

    我叫万灵丹吗?你们专给我找麻烦。上官文静手指一动,一盘干贝在众目睽睽之下滑到她面前,她指称桌子斜了。

    骗鬼,桌子若斜了,她会被一锅热汤烫得体无完肤。

    “风流兄,她是我的不是你的,麻烦你给我记牢些,别越界了。”

    南宫风流讪笑的偷吻“他的”桃花女。“失言、失言,我们家的在这边。”

    没好气的上官桃花拐了他一肘子,差点没让他断气。

    一群碍眼的家伙。“我想知道玛丽莲到哪去了?”

    语气森冷的欧阳阎天流露出残暴神色地一问,意欲亲手替爱妻讨回公道。

    数双眼睛有志一同的望向正叉起龙虾的理智女孩。

    上官文静伸手一扬,指向墙上的一幅画。

    “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之身。”她从不知道什么叫宽恕,别人欠她一分就得还十分。

    “出不来吗?”

    “很难。”她下的是死咒。

    不是结束被施咒者的生命,相反地她将永远不死不老,除非有一个人因爱她愿意流尽自身鲜血,那便可解咒。

    而且她还仁慈了些,在画上添了水果、衣物和米粮,甚至是御风挡雨的小木屋,让她在画中的生活称得上舒服,除了永不休止的孤寂。

    不过也怕她太寂寞,她可是费尽心思描上了狮子、老虎等猛兽和她作伴,免得她想不开一再自杀却又无法顺心,认命的当她的画中美人。

    “咦!酷和欧阳家的小表呢?”

    不知是谁冒出了这句话,大家心里同时想到什么地望向欧阳阎天,微露同情的庆幸自己不是他。

    xunlovexunlovexunlovexunlovexunlovexunlovexunlovexunlove

    “嘻嘻嘻!快点、快点,别让大人发现了,你要割小心一点喔!聪明爹地可比笨妈精多了。”

    今天晚上他们会有个非常“美满”的新婚夜,这是新女儿送给新爹地的礼物,他不能拒绝。

    嘻!她真是太聪明了,聪明到自己都佩服,她一定会是魔法学校新学期最风光的新生,谁也比不上她。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大哥会很生气,而你……”会被罚得很惨很惨。

    “少罗唆,要嘛就帮忙,不然你给我一边蹲著,没见过比你胆小的男生。”真没志气,做点小事也怕东怕西。

    “谁说我胆子小,我这不是在帮你了吗?”怕被人笑的欧阳敬天连忙用美工刀割开全新的羽毛床垫。

    小孩子最怕激了,尤其受不了被个曾把自己击倒的小女生嘲笑,为赌一口气的他虽然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可是仍逞强的帮忙。

    “好啦!好啦!我看到了,你别再邀功,待会我允许你躲在我身边偷看。”一定很有趣。

    “真的?!”他喜出望外的动得加勤快,只要有得玩他就高兴。

    “真的,我又不是会骗小孩子的大人。”手一拍,皇甫酷满意的瞧瞧刚完成的杰作。

    一张原来完好无缺的崭新床铺被一分为二,一边半根羽毛未取完整的塞得饱满,另一边则从中挖出一个洞取出些许棉花。

    然後,她将准备好的圆形栗子倒入洞中铺平,再将分割的床铺并拢,辅上美美的床单洒上玫瑰花瓣,情境美得很符合新婚夫妻的套房。

    同样的,她将一只枕头拆开,这次装进去的是石头。

    为了避免整到自己的母亲,她特地在心型卡片上写上两人的名字各放一侧,以防笨妈睡错边被石头刺得睡不好觉,还以为是自个作恶梦。

    妈太笨了,这一招是为笨人所设。

    “酷……有人在笑耶!”害怕被人发现的欧阳敬天连忙扯扯她衣角。

    “哪有人在笑,你听……咦?那是……”她的小脸上也蓦地出现错愕。

    “酷,大哥怎么和别人在一起?”而且笑得有点怪怪的。

    皇甫酷怞著鼻子朝两人挥手,大声的道:“那是我爹地、妈咪。”

    “可是……”不对呀!她妈咪不是新娘子吗?

    欧阳敬天憨直的小脑袋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她有两个妈咪却只有一个爹地,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他才明白,原来他还有个跟大哥长得一模一样的二哥。

    他叫欧阳逆天。

    【全书完】

    *欲知上官家老幺上官文静这天才魔女如何情迷完美情人东方著衣,请看寄秋花园系列266魔女咖啡屋之一《歪打正著》

    *欲知上官家老二上官桃花这半桶水魔女如何情诱相称情人南宫风流,请看寄秋花园系列267魔女咖啡屋之二《命犯桃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不及格的魔女最新章节 | 不及格的魔女全文阅读 | 不及格的魔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