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平民皇子 > 第十章

平民皇子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危险―”本来季双月不会发现邮车后面藏了一个人,因为耳环变黑了她才提高警觉,非常谨慎地查看四周,果然真有不好的事。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核桃耳环若呈现粉红色,表示有好事降临,反之若是黑色,那她就要倒霉了,肯定这一天会霉运当道,没想到它竟是预先示警,好让她做好防范,以免受到更大的灾难。

    然而这一次她算是自找的,对方的目标原本是她,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忽然改变心意,硬将逼向她胸口的长剑转了个方向,刺向背向持剑者的关天云。

    明明她可以不管他死活,毕竟他为了一颗月光石欺骗了她的感情,可是危急之际,她还是无法忍受他出事,双手一推以身喂剑。

    医生

    好痛……

    贯穿左胸的古剑竟是关天云不久前才以天价购入的名剑莫邪,剑身上的水波纹路布满她流出的血,一滴一滴地快速滴落地面。

    在场的每个人都僵住了,有那么几秒钟静得无一丝声响,彷佛时间停在了这刻,没人敢大口呼吸,瞠大的双眸尽是惊恐和难以置信。

    直到人―

    一声几乎震破心肺的长号声狂悲咆哮,众人才如梦初醒,

    七手八脚抢着救

    “姊姊会有事吗?”

    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回答满脸泪痕的季君伟,包括开刀为季双月处理伤势的主治,因为那一剑刺得太深了,由前胸穿透后背,伤到主动脉,情况并不乐观。

    严重失血导致脑部缺氧,从开刀房出来后送进仪器设备齐全的高级病房,整整三天尚未清醒,昏迷指数五,部份器官正在衰竭中,若无奇迹出现,恐怕撑不过这一关。“关大哥,姊姊会没事的对不对?她一向最有精力,不会一直病獗慨地躺在床上,她会好起来吧!”季君璋故作坚强地一抹泪,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

    “是的,她会度过这一劫,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带不走她。”神色憔悴的关天云显得疲惫,眼泛红丝,青髭满布。

    从季双月出事后,他始终未阖过眼,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连行凶者关水静也是强尼和井田森合力扭送法办,他自始至终没过问过一句。

    “真的吗?她会醒过来,叫我弄半熟的荷包蛋给她吃?”姊姊的脸色好糟,一点血色也没有。

    “回去陪爷爷,这里有我,你明天还要上学。”他不敢给他保证,因为他也很害怕。

    三天了,她始终沉睡着,不愿睁开眼,彷佛梦里的世界充满安乐,少了忧愁和伤害,她宁可逗留在那里,不想回到残酷的现实。

    “我不放心姊姊,她看起来好累,脸都瘦了…”那一根根的管子插在身上肯定很不舒服。看着季双月消瘦的脸颊,他的胸口怞痛了一下。“这些年她做了太多事,应该也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彻底放松,适当的充电才能走得更远。”

    “嗯!”

    在关天云的劝慰下,季君伟才勉强肯离开,毕竟年龄大的爷爷也需要人看顾,放他一个人在家等候消息,他也难以安心。

    季君伟走后,病房里变得空旷许多,冷冷清清没了生气,除了不定时巡房的护士外,只有维生仪器发出的声响。

    “为什么要替我挡剑呢?妳不是很怕痛,擦破一点皮就哇哇大叫,非要咬我一口才甘心,这一剑刺入肉里不痛吗?”

    握着稍嫌苍白的手,关天云眼中噙着盈盈泪光,他温柔而深情地对床上贪睡的人儿,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他的故事。

    虽是离奇,却是确有其事,一千多年有个天龙皇朝,历经数代明君,朝纲却败坏在巫皇后手中,她趁皇上出外野猎,联合亲信率领亲卫军诛杀妃子,以巩固其子和自己的地位。“看着妳受伤,妳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吗?一开始,我的确为了月光石接近妳,顺便教训妳对我的无礼,可笑的是,我太自负了,以为能在这场游戏中全身而逃,孰知爱情的箭早已锁定我。

    “月光石具有溯古通今的力量,想放开妳的我发现我做不到,几经思量,思念的折磨,我决定自私地带妳走,回到我的时代。”

    他太低估她对他的影响力,那天在她伤心绝望地奔出之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内,足不出户的惩罚自己对她的残忍,虽然他也同样的受情伤折磨。

    只是三天不见她已是极限,他再也忍不住地想偷偷看她一眼,只要一眼他就满足了。

    可是他根本是自欺欺人,一看到她亲密地挽着别的男人,顿时妒火中烧的冲上前,喝令两人分开。

    [我错了,不该视感情为儿戏,有句话我一直忘了告诉妳,妳要听清楚了,那就是『我爱妳』。我爱上妳的生气、爱上妳的坚强、爱上妳认真赚钱的模样,更爱妳不怕环境打倒的韧性,在我眼中,妳是最美的月光女神。”病房的门被打开又关上,闪身而入一道白影,浑然不觉的关天云依然凝视双眼紧闭的佳人,喃喃低语,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我以天龙皇朝三皇子身份允诺妳,只要妳肯睁开眼睛,不管妳要怎么对我都成,我的手臂、我的胸口,甚至是颈子,妳爱咬哪里就咬哪里,我全无异议。”

    全身插满管子的季双月似乎听见他的承诺,眼皮稍微动了一下。

    “少主……”

    “傻瓜,妳真是好傻,明明是我伤害了妳,妳该趁此机会让我吃点苦头,怎么会傻呼呼地推开我,不让傲慢的我也尝尝刺心的痛……”

    “少主,你忘了今夜就是双星联机的日子吗?”也是他们回去的时候。

    “双星联机……月光石?”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全身一震的仰起头。“舞衣姊姊,月光石也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对吧?”

    满头银丝的夜舞衣一听,指尖微微轻颤。“你想做什么?”

    虽然她早预知了结果,却仍想向上天抗命,希望葬在爱人身边,和久违的故人闲话家常,互道别后离愁。“我要救她。”她的生命原本可以精采万分,却为了他黯淡无光。“你确定?”

    “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动用月光石救人,我们将会永远留在这个世界。”机会只有一次。

    关天云面露苦楚地看着她,而后低视几无血色的苍白面庞,他释然地笑了。

    “历史是无法重来的,不论我们做了多少努力,该发生的事还是会发生,也许我做的决定是颠覆天龙皇朝的主凶,可是我爱她,爱到忘记自己是谁,我想留在有她的世界。”永别了,母妃。

    夜舞衣幽幽地叹了口气,苦笑地看了自己的白发一眼。

    “罢了,既然少主已做了选择,巫女夜舞衣自当全力协助。”她也只能顺应天么叩。

    “妳会怨我吗?为一己私心连累了妳。”他知道她也渴望回到过去。她摇头。“从离开的那一天起,命运早做了安排,我多活了十八年。”否则她早命丧黄泉,为救天女和幼主死于乱箭下。“谢谢妳,谢谢妳一路陪着我,没有妳,不会有今日的我。”恐怕他已迷失,失去自我。

    夜舞衣没说什么地笑了笑,取出绸布包着的月光石,她不舍的轻抚几下,瞳眸透过无华的石头,彷佛看到繁荣的古城街景,人来人往的百姓驻足摊贩前,与叫卖的小贩讨价还价。

    蓦地,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一室的白,和现代仪器滴答作响,古今交错的画面让人倍感心酸。

    “我要开始了,少主。”

    关天云起身,让出床头边的位置,一脸圣洁的夜舞衣走上前,取代他轻握季双月的纤细玉腕。

    一阵低吟的古语由她唇畔逸出,时而低转,时而轻回,幽扬迥荡,恍若哼着地方小曲,却给人灵魂澄净的感觉。吟唱的过程中,她不断地将月光石轻放季双月的眼、耳、口、鼻,慢慢移到眉心处,最后又放回左手手心,让她轻轻握住。月光石在吟哦声中产生变化,随着声调高低而散发淡淡光芒,越来越强的光线弥漫全室,将人笼罩在柔美的月光之中。

    运转中的机器发出刺耳的哔哔声,灯号快速闪动,咱的一声,柔和光华如雾般往内收,鹅卵大小的月光石碎成灰色粉末。

    以为病人发生危急状况的医护人员匆忙走进病房,他们看到的竟是缓缓睁开双目的伤员,正用一口编贝白牙狠狠咬住看护她三天的男人手臂。

    “妈!妳快看,草长得好长,我们快把它拔光,不要盖住大石头。”

    一对穿着结婚礼服的新人从路的另一端走来,身形相偎地注视一身花童打扮的小女孩,目光温柔的散发幸福光彩。

    季双月从医院清醒后一年,能力耗尽的夜舞衣也因身体老化而去世,隆重但简单的葬礼结束了她不平凡的一生,还归尘土。来年三月,享年七十八的季苍山也在睡梦中辞世,他面容安详带着微笑,彷佛有个美好的世界正在等着他,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清明时节扫墓,两座旧坟比邻而居,枯干的花束被鲜花取代,燃烧的香火上告天听,纷飞的冥纸是对亡者的敬意,愿他们都能成仙成佛。

    相爱的关天云和季双月并未在出院后立即完成终身大事,顽固的小女人坚持在还清债务后才肯步入礼堂,而且不准她的男人代为清偿,一切靠自己。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

    强尼和井田森这对恋人终于鼓足勇气,不顾各自的家族压力,公然出柜在一起,并在美国加州注册,成为一对同性夫妻。

    水漾美体中心发展成国际企业,挂名负责人是季双月,而幕后金主,也是最大的股东则是不忍心她太躁劳的关天云,强尼和井田森亦是出资者,并将股份转到她名下,当她的嫁妆,正式认她当妹妹。

    生下一儿一女的她终于在这一年无债一身清,给了“情夫”正名,让关天云升格为正式老公,并且选在清明节这天完成婚礼。“小月亮,走慢点,别跌跤了。”唉!真顽皮,一点女孩样也没有。“钦!你叫她小月亮,那我呢?”美丽的新娘子嘟起嘴,不满地娇慎。

    俊挺非凡的新郎笑着亲吻她鳜高的红唇。“她是我的小月亮,妳是我的大月亮,妳们都是我的,这样才凑成双月。”

    “哼!算你会说话,我这次不咬你。”她也笑了,满脸洋溢着被丈夫宠坏的甜蜜。

    咬人成习惯的季双月紧握关天云的手,布满牙印的手背就是她的杰作,深浅不一,有新有旧,可见这坏习惯行之有年。

    不过他甘之如饴,能见到她为他展露笑容,所有的割舍都是值得的,他一天比一天更爱她。

    “我爱妳,关太太。”他目露深情的说道。

    “我也爱你,关先生。”她无悔地望着他,眼眉染着眷恋。

    “关太太,我女儿可以改姓关了吧?”季绫月虽然也满好听的,可是关绫月更好。她一挤眉,笑得很可恶的说道:“关先生,做人不要太贪心,你已经有一个姓关的儿子,不要再抢我女儿。”占尽便宜的季双月仗着丈夫对她的爱,硬是耍赖地分走一个孩子,让她冠上自己的姓氏。

    “老婆,小月亮也是我的女儿。”功劳不能她一人独占。

    “嗟!谁理你。”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她才不让他称心如意,整天和女儿腻在一块。

    “我爱妳。”他用柔情眼神迷惑她,意图蛊惑她改变心意。

    “我也爱你。”她还以更坚决的固执,告诉他―门儿都没有。

    走在两人身后的季君伟已是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大男孩,腼眺的脸庞上挂着一副眼镜,手上抱着吮着手指的两岁男童。

    他现在可就辛苦了,不仅要应付越来越繁重的课业,还要充当两个小孩的保母,当个好舅舅不简单,尚在努力中。“姊、姊夫,有样东西你们要不要看一看?”抱个小肉球,他吃力地走上前。“什么东西?”两人同时回过头,关天云顺手接过小舅子手上的重担。“年前不是在翻修老宅子吗?我在整理爷爷遗物时发现一本发黄的祖谱,里面有张纸夹在夹层里。”他将上了护贝的黄纸取出,递给两人。

    比较没耐心的季双月先抢来一阅,大概浏览了一番,接着她满脸讶色地递给丈夫。

    而关天云在看完后,扬起的嘴角不曾卸下,心怀感恩地拥住妻子,心中的一抹遗憾也就此放下。

    “哇!我是巫女的后代耶!”真是奇怪的缘份。

    “是呀!我的巫女老婆。”他的最爱。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不远处,五岁大的小女孩追着小黄蝶满墓园跑,叮叮当当的铃铛声从她胸前的一对核桃耳环传来,现在成了她最喜欢的项链坠饰。

    一个个备受宠爱的小鲍主。

    古物笔记:幸福的一生入手!祖谱夹着的泛黄纸张上写着―

    天龙十三年,皇后巫氏内乱后宫,遭一少年卫士击毙,兰妃逃过死劫,次年生下一女,名为念云,十八年继承帝位,始为帝朝女皇。

    女皇登位后与巫女夜舞衣之弟夜飞衣结成连理,王夫即为当年少年,受封卫国大将军,夫妻二人合力共同治理天龙皇朝,一世太平。

    这是我这辈子,收到最珍贵的古物,我感激上天让母妃平安,让皇朝太平。

    考古队日前已找到皇朝相关遗迹,王教授也赶去和他们会合,相信不久的将来,世人将皆尽知我朝的伟大。

    我最感谢上天的,是他赐我的妻子,这个时代虽然还是很不适合男人居住,但不包括我,有爱,哪里都是家,哪里都是一个男人的国土,我就是我家人眼中的王,妻子心中永远的王子。

    ---End---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平民皇子最新章节 | 平民皇子全文阅读 | 平民皇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