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情阿哥 > 第十章

狂情阿哥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晓晓最善良了,别再生胤哥哥的气,亲一个。”晓晓被那群女人带坏了。

    “哼!”赵晓风嘟着嘴一哼,转身不理人。

    “噘着小嘴多难看,我的晓晓可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姑娘,一定不会让自己变丑的。”

    “哼!哼!哼!”她连哼三声,意思是不满意他说她丑。

    “好,是我不对,我不该狠心地把你丢在锋贝勒府里不闻不问。”胤低下头轻哄他的小女人。

    “哼!”她还在生气。

    这丫头真是气坏了。“我保证下次再出事绝对不会送走你。”

    “你……你可恶,不准你拿这事吓我。”赵晓风小脸一揪,眼泪蓄满眼眶。

    “肯跟我讲话了?”他取笑地吻去她眼角溘出的滴滴泪珠。

    “是你坏,老是欺负我。”小师妹也说他是最坏最坏的阿哥。

    他满眼温情的说道:“对不起,吓坏了你。”

    “呜!胤哥哥——”

    一句道歉勾勒出她深藏心中的恐惧,哇地一声像孩童般抱着他放声大哭,哭相凄楚。

    在巩锋贝勒府虽有多位姐姐陪着她,一再安慰她胤哥哥不会有事,他是满清的皇太子,会有神仙庇佑着,要她宽心。

    可是她还是好难过,长这么大有人第一次凶她,而且还是她最爱的人,她想到就想哭。

    尽避大家表面装得很平静,一径地粉饰太平,但她还没有笨到麻木不仁,看不见姐姐们眼底的忧虑,尤其是她们的丈夫鲜少催促自己的妻子回府,可见他们也忙得顾不及心爱的女人。

    离宫前那一幕疯狂景象犹惦在心,她每每在睡梦中惊醒,生怕她不在他身边,他会伤了自己。

    “瞧,你都瘦了一大圈,银舞没喂你食物吗?”抱起来多单薄。

    “人家……又不是小鸟……”她想他想得吃不下。

    可是男姐姐说不能告诉他,不然他会自大地故伎重施,常常欺负她。

    “你就是胤哥哥的小雀鸟呀!”胤轻轻地将她举高再放下。“你得多吃些,小鸟都比你重。”

    赵晓风咬着下唇一盼。“你还不是一样瘦得见骨,有脸说人家。”

    “学会顶嘴了?真不乖。”他惩罚地啮咬她闪躲的俏鼻。

    “讨厌啦!会疼哩!”鼻子会扁掉。

    “噢!来,我呼呼。”他温柔地柔柔她的鼻子,在唇上偷得一吻。

    多甜美的甘液,他怎么舍得将她驱离,简直是蠢到极点。

    “男姐姐说你不可以随便亲我,有违礼教,还有小师妹也提醒我,好姑娘不能和男人乱来,否则将来我会嫁不掉。”虽然她很喜欢他的吻。

    郑可男、宋怜星……“没关系,因为你会嫁给我。”

    “不行。”她用力地摇着头。

    “不行?!”胤的脸皮开始怞动,心想她们又灌输她什么坏观念。

    赵晓风委屈的扁下嘴。“我不是你唯一的妻子,你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然后我就会心碎的死去。”

    “你男姐姐说的?”皇子不说秽语,可是他不诅咒心里难过。

    “不是。”

    “小师妹?”小魔星的嘴一向很狠。

    “不是。”

    咦!“那是谁说的?”

    还有他不知情的“障碍”在破坏?

    “你。”赵晓风哀怨地瞅着他瞧。

    “我?”他惊愕的指指自己。“你一定搞错了。”

    “没有,就是你。”

    “我心里只有一个晓晓,怎么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呢!”他的心变小了,只容纳得下她一人。

    “你自己说过的都忘了呀!”好过分啊!没看见她一直伤心吗?

    胤当真记不住了。“晓晓最聪明,可不可以提点我一些些?”

    “你说身为满清的阿哥不能由着自主婚姻,尤其你是皇太子,将来必有许多妃妾,要我多体谅。”

    “呃!这个……”他的确说过这话。

    “我虽然很爱你,可是我不要看你喜欢别人,所以过些时日,奇、怪两位师叔会带我回家。”回到山上她一定会很想他。

    “不准回家。”胤霸道地圈住她身子,怕怀中的人儿像小鸟般飞走。

    他爱她呵!爱得不由自主,神魂都眷恋。

    头埋在他怀中,赵晓风闷闷地说道:“你好自私,我不要爱你了。”

    “你敢不爱我?”他生气地大吼。

    “你会有很多人爱你,我却只有你一个人爱我,那我不是很可怜?”怎么算都不划算。

    “以后只有你一个人爱我,其他人的爱我不要。”他对她承诺未来。

    “你是皇太子,怎么能……”

    他一指抵在她唇瓣中央。“我不当皇太子了,只单纯的当你的胤哥哥。”

    “真的吗?”她仰着希冀的小脸问道。

    “真的。”胤给予肯定的答复。

    “儿,要不要当皇太子该由我决定吧!”

    一道威仪的声音蓦然响起。

    “皇……皇阿玛?”

    “嗯!你还没疯得很厉害,至少认得我是谁。”康熙责备地一睇。

    胤拉着赵晓风一跪。“儿臣叩见皇阿玛,皇阿玛吉祥。”

    “你别想要软化皇阿玛的决定。”这小子,就是贼溜得很。

    “皇阿玛的皇子们个个优秀英明,其中不乏圣明者,比儿臣更适合承担皇太子位。”

    “噢!你说,朕的皇子中有谁会是贤明君王?”康熙无架子地随地一坐平石。

    “十四皇弟谦让有礼,明智慧,敬手足,好学不倦,勤政爱民,他日必是满清栋梁,皇阿玛大可立他为嗣。”

    康熙抚抚胡须一思。“十四皇子吗?”

    跪得有点痛,赵晓风扯扯胤的衣袖,小声的问道:“什么是皇阿玛?”

    “就是我父皇,满人说的爹。”胤压低声音解释。

    “原来是皇帝老爷呀!”难怪要跪了。

    “为什么叫皇帝老爷?”

    这句话问的声音有异,赵晓风低着头没有思索太多的回道:“因为皇帝老爷没有管家爷爷老嘛,而且他是胤哥哥的爹耶!我总不能叫他皇帝叔叔吧?听起来很奇怪。”

    “嗯!有道理。”

    “对咩!皇帝老爷听起来很威风,就知道一定有钱又有势……胤哥哥,你干么敲我头?”

    这笨丫头未免天真过了头,难道听不出皇阿玛和他声音上的不同,还傻呼呼地一应一答,真是白宠她了。

    “小娃儿挺有趣的,你们起喀吧!”皇帝老爷?下回南下就用老爷这称谓。

    “谢皇阿玛。”

    “谢谢皇帝老爷……啊!是皇上。”天呀!她怎么乱喊人。

    “哈……哈……有趣,太有趣,儿,你还真会替阿玛挑皇媳。”将来宫里会很热闹。

    “皇阿玛,你笞应我娶晓晓?”

    康熙揶揄地一笑,“为了她,你连皇太子之位都不要,阿玛能不成全吗?”

    “那皇太子之位?”得寸就要进尺,人之常情。

    “十四皇子吗?朕会考虑考虑。”意思是允了他的请求。

    “谢皇阿玛成全。”

    “至于你皇兄和八皇弟……总归是朕之皇子,朕会略施薄惩。”唉!总不能斩了自己的亲骨肉。

    “一切但凭皇阿玛做主,儿臣无议。”他不够狠心,无法杀兄杀弟。

    “好,挑个日子娶她吧,别让端仪郡主和那三位福晋老是上表陈情,说阿玛生了个负心寡情的阿哥。”

    “嗄?”她们????

    过了没多久,即传出二阿哥胤被人施咒发了疯,因此皇帝罢黜其皇太子之位,后来封为理王。

    又过了一段时间,传说“疯”皇太子要娶妃了,风流轻佻的火爆贝勒炜烈,和狂傲霸情的绝情贝勒锋为前行喜官,开路让銮轿通行全北京城。

    温文儒雅的潇洒贝勒棣樊,及豪爽随性的放荡贝勒海灏则于后压“嫁妆”。

    听说为了补偿新妃嫁予“疯”皇子为妻,皇上特命礼部比照采买公主出阁时一切所需为其陪嫁,以免新妃心生不甘而逃婚。

    又听说大阿哥和八阿哥原本是要受皇帝封地赐爵,可是这会不知怎么了,皇帝老爷突然下诏贬为贝子,俸禄减半,见到京华四大贝勒还得卑躬曲膝小了一级。

    不过,最畅意的应该是胤,瞧他笑得多得意,让人恨得牙痒痒。

    “二阿哥不在京城当疯子,好大的闲情逸致逛杭州呀。”这是什么世界嘛!

    “炜烈,你好像愈来愈不尊重我了?”瞧他近日咆哮的次数加剧。

    他咬牙切齿的一瞪,“我没杀了你已经够厚道了,我的爷。”

    “臣杀君可是大罪,我该不该上报皇阿玛诛你九族?”人生多美好,“疯”得有意义。

    “请便,我引颈待诛。”想威胁他,门儿都没有!

    明明已经“疯”了还不安分,带了新王妃来破坏他和妻子的和乐世界,两人行成了四人行。

    瞧瞧新出炉的王妃多不会伺候夫婿,一天到晚缠着他女扮男装的亲爱娘子,在外人眼底是一对郎才女貌的小夫妻,而她们的丈夫……

    唉!活像一对有龙阳之癖的“相公”,只能形影不离跟在恩爱夫妻之后。

    要他不哀怨都难。

    “请约束你家娘子的手,不要随便碰我的男儿。”可恶,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知道晓晓天真、无邪,她一向喜欢抱她所爱的人。”醋劲也未免太强,他都不计较爱妃抱个假男人。

    小鸟儿多快乐呀!开心地恣意欢笑,带她出京游玩的确收益良多。胤一脸宠溺的幸福表情,望着妻子因撷了朵花而笑得发亮的小脸。

    他的小雀鸟呵!可爱得令人想捧在手心呵护。

    “爷忘了皇上的旨意吗?”炜烈狠狠的提醒他。

    “噢!要我监控各皇子的动向,避免他们自相残杀呀,不急,不急。”一时半刻还出不了乱子。

    以疯为名避世,暗中辅佐十四皇子为帝,并协调各皇子间的纷争和心结,进而团结为大清的千秋努力。

    不过沉苛已久,冰冻三尺之寒非把火就能溶解,必须从长计议,首要之事是陪同爱妃玩个过瘾,无负这美好江山。

    “二、阿、哥——我发誓会砍了那双小手。”她居然摸他娘子的胸。

    “呃……呵……呵……一时失误嘛,你……小气,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胤走到傻眼的妻子面前挥挥手。

    “啊!胤哥哥。”

    此时,炜烈一把抱起郑可男即狂奔而出,让赵晓风惊愕不已。

    “看傻了?”

    赵晓风困惑地颦着眉,“炜烈哥哥在赶路吗?怎么抱起男姐姐就跑得无影无踪?”

    “他们要去亲热。”炜烈一定是捺不住欲望。

    “亲热?”

    “就是这样。”胤低下头吻吻她的眼、鼻、唇、耳朵……几乎外露的肌肤无一幸存。

    “讨厌啦!你又欺负人家。”她撒娇地依偎在他怀中。

    “想不想坐大船出海?”这个季节很适合吹吹海风。

    “出海?”

    “咱们去找海灏玩玩。”

    在海上逛个一年半载,嫌腻了就去陪锋打打仗,他可以当个小参谋,要不再到棣樊的驻地住上三、五个月,玩玩沙子。

    嗯,先这么设定,至于皇阿玛交代的事可以缓缓,总不能指望“疯子”成大事。

    “晓晓,上海前咱们先来温习温习夫妻事。”他邪佞一笑,将妻子往隐密草丛一放——

    嘤咛声娇柔,树上的鸟儿低头一望,羞得拍拍翅膀掩面偷瞧,大呼这人类哦!不害臊。

    春天的江南百花盛开,桃红李白多婀娜,满山的野猫也忙得啖啖叫春,弄乱了几家围墙。

    风吹起,带着满溢的春色。起帆。

    (本书完)

    *欲知端敏格格追上高人了没,而高人又是何人也?

    请看寄秋京华四贝勒番外篇之二《憨心格格》

    *欲知宋怜星过尽千帆,最后如何寻得喜爱?

    请看寄秋京华四贝勒番外篇之三《泼辣美人》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情阿哥最新章节 | 狂情阿哥全文阅读 | 狂情阿哥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