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蓝色月亮 > 第十章

蓝色月亮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哇!神勇,她还是人吗?”简直是电影特技表演,叫人叹为观止。

    “我认识她这么久居然不知道她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可怕,她应该没有得罪她吧?!

    “你瞧那一腿踢得多漂亮呀!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好怕流弹会转弯。

    “代总裁的过肩摔也不错,砰地一只乌龟顿时在地上打转。”合作无间,果然是天赐良缘。

    “不,我觉得她那身俐落的功夫才够看,让人好想偷学几招。”不知她收不收徒弟?

    “还好吧!爬上爬下修灯泡的功夫哪够瞧,我认为代总裁的真材实料才叫人赞叹。”希望别用在她身上。

    呵……她想多了,她怎么可能做出损人不利己的傻事,抱著炸弹准备和大家同归於尽,光是想像当天惊天动魄的画面,席莉儿的脚差点软了。

    可惜老总裁没料到败家子出此奇招,先前的打击加上孽子的疯狂行径,导致他气血不顺,一时气急攻心造成心脏病发作,白眼一翻的送医急救。

    虽然最後挽回了一条命,可是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无人探视,晚景凄凉再也无法掌控任何人。

    听说偶尔他的前妻会去看他一两眼,当是朋友聊聊天,夫妻情分如东流水一去不回头,再相见恍如隔世。

    最可怜的是自以为是的高天盟,他当手枪和炸弹是玩具似的甩著玩,全忘了这两种玩意儿是警方列管的高危险物品,一旦查获施以重惩,就算他抢到大权也要坐牢,不关上三、五年是出不来的。

    不过更狠的是代总裁,不知从哪挖出他的一堆陈年烂帐,什么收取回扣啦、威胁酒家小姐、贿赂地方官员,林林总总加起来十多项,要他关到白发苍苍才甘心。

    所以喽!豪门恩怨能不沾就不沾,当个小职员多开心,不必担心明争暗斗,也不用烦恼获利率下降的问题,天天摸鱼听壁角,快乐似神仙……

    “席总,你还笑得出来呀!我真佩服你大难临头还能处变不惊。”欧康纳被一堆公文压得快喘不过气了。

    一听到新的称谓,笑不出来的席莉儿愁眉苦脸的想哭,“苦中作乐听过没,我是以不变应万变。”

    要有意外她也受不了,美好的日子越走越远了,叫人好生怀念。

    呜……她不要当总经理,没才没德会拚得很辛苦,谁来把百分之十的股份拿走,她要回总务科换灯管啦!当个闲闲没事做的摸后。

    “是吗?我看你一张脸像弥勒佛,以为你乐在其中呢!”他正想有什么藉口好把一半公事丢给她,他好久没泡美眉。

    男人憋太久会不举的。

    瞪他、瞪他、狠狠的瞪他。“谁像弥勒佛来著,我还普渡众生呐!”

    “好,我让你渡,我桌上的公文麻烦你处理一下。”他也要当恶人,啥事不理。

    “你休想,我那间大办公室已沦为垃圾场,你别把自己的垃圾丢给我。”她要罢工。

    两个同病相怜的倒楣鬼一同叹气,欲哭无泪的大骂某人狼心狗肺、狠毒无情,居然想得出这记狠招逼他们做牛做马,挟全体员工的利益威胁他们要有责任感。

    想他们俩的股份加起来不过才百分之三十,想要罢免幕後金主是不可能的事,而每年还要分他百分之三十二的股金加红利,怎么算都不划算。

    为什么要拚死拚活替人家养家活口,让某人悠哉悠哉的享清福,他们不平啊

    “两位男女傧相准备好了吗?婚礼快要开始了。”充当司仪的Kin一脸笑意的询问。

    今天维也纳森林休息一天,因为恶客上门不得不从,小酒馆的老板被迫“屈从”的带著侍者、酒保、钢琴师来充场面。

    历经了阵痛期六个月,刁难的新娘终於在准婆婆的柔情劝说下点头下嫁,乐坏了求婚N次皆失败的新郎官,怕她反悔赶紧举行婚礼,一切从简。

    不过这个简单也聚集了上百辆重型机车,近千名的宾客,宴客场地由室内-到室外,采流动式宴席,现切现煮的一流厨师就站在推车前为客人服务。

    不少黑道大哥前来探口风,问新娘子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打算,他们愿各自割一块地盘孝敬她,省得被并吞。

    “大姊,你真的要嫁人呀!我们会舍不得的。”以後遇到困难的事就不能请她私下出手了。

    “同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只要不死总会碰头,没什么好舍不得。”莫提亚充当代言人的如此打发一位酒国名花。

    “大姊,你千万别想不开,婚姻是可怕的无底洞,一旦陷进去就爬不出来。”她就是血淋淋的现世报。

    脸上多了三条黑线的眉微挑,莫提亚再度“安抚”好命的富家太太。“去向你老公哭诉,叫他记得替你买保险。”

    “大姊,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将来离婚一定要来找我,我打官司没输过。”准让他倾家荡产。

    “大律师,门在你後边,恕不相送。”乌鸦嘴,最好被吊销执照。

    “大姊,我现在从良在受虐妇女基金会工作,你若有需要尽避来找我,申请保护令的手续我替你办……”

    “够了吧!镑位哭哭啼啼的小姐们,这是婚礼不是丧礼,请你们节制些。”代言人终於发火了,他才是可能受虐的对象。

    为什么他结个婚要和这些女人周旋,她们根本是一群来闹场的恶女。

    “莫莫,你胆子变大了哟!敌对我们这些大姐大呼小叫,你以前可是我们使唤东使唤西的小弟。”尊敬怎么写全忘了。

    “就是嘛!也不想想我们以前多爱护他,拿他当自己小弟喂食。”有好吃、好喝的绝不会少准备他一份。

    “人家莫莫本事好,男大十八变拐走我们大姊,叫人看了好想扁他哦!”手好痒,好些年没揍人了。

    不知道谁起哄的说了一句“好想扁他”,引起在场女人们的共鸣,纷纷摩拳擦掌扳动指关节,一副不怀好意地包围看来喜气的男人。

    触犯众怒是相当可怕的事,尤其是一群女人,没点能耐的男人是招架不了。

    幸好新娘的准婆婆来挡驾才平息女人们的捣乱,一个一个被请出新娘休息室,留下满地的包装纸和垃圾,以及心不甘情不愿的新娘。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蓝凯月没把握自己看著同一张脸五十年能不生厌,现在她最想要的是来一杯酒,让自己清醒的走完全程而不半途落跑。

    昨晚那群疯了的姊妹淘闹了她一夜,还灌了她不少“提神”的咖啡促膝长谈,她得怀疑她们要她“嫁不出去”,故意闹到化妆师来敲门才肯放过她。

    “再忍一下,婚礼结束後我们先开溜。”体贴的手柔向她僵硬的脖子,美丽的新娘子微吟了一声。

    “下用敬酒、送客?”有些蠢事一生做一次已经太够了,她疯了才会答应嫁给他。

    要不是再半小时就能结束了,她一定扁死来参加婚礼的人,没有他们她也不必在此受苦。

    “和外头那群疯子?”莫提亚故做嫌恶的递给她一杯蓝色液体,“他们没有我们也一样。”

    “说得也是,好久没见这群猪朋狗友,他们好像混得都不错。”她可以安心了,没带出一票杀人犯。

    “我看混得太好了,唯恐天下不乱的怂恿我老婆抛夫弃家。”他口气有点酸的抚弄她背上的蔷薇,很想拿块布包住。

    这又是某个死忠派女人的杰作,自己开婚纱店也就算了,干么弄个名服装设计师的头衔骗吃骗喝,还强要替人设计结婚礼服。

    以为只是半桶水功夫,没想到真有两把刷子,获得恶女们一致的欣赏,以多数人压倒少数人的意见决定就是它了。

    而他这个唯一的少数只能乾瞪眼,眼睁睁地看心爱女子穿上背部全luo的新娘礼服,想来真是不平。

    她们怎么像以前一样不长进,老爱压榨闷不吭气的他,完全无视他冷如冰山的俊颜,像不曾改变的从前一把推开他,然後践踏他。

    唉!真不该为了讨新娘子欢心而通知她们,他是自作孽不可活。

    “瞧你说得哀怨的,我就算离家出走也会带著你,因为你是我的……”

    “小苞班。”

    两人相视一笑,忆起往事感触良多。

    却又感谢命运让他们重逢,再系断了线的姻缘,有些人不管再怎么逃,小指的红线仍系著原来的那个人,逃也逃不掉。

    “我爱你,蓝月。”

    “我也……”

    杀风景的人再度出现,打断蓝凯月第一次开口的爱语,气得莫提亚想捉起酒瓶砸人。

    “大姊,时间到了快出去,小心休息室里有**……嘻嘻……”

    结婚日又名捉弄日,所以新人也莫可奈何的由她们闹去,反正仅有这回,总有机会讨回来的。

    悠扬的钢琴声响超,一阵欢欣鼓舞的鼓掌声简直可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人人兴奋得几乎要跳到桌子上跳舞,笑声和口哨不断。

    只有新郎官一人的脸是臭的、

    好,他忍,这笔帐先记下,送葬进行曲听久了也悦耳,他不信自己熬不下去。

    数以万计的蔷薇排成两颗串在一起的红心,像在呼应新娘背後的美丽蔷薇,飘逸的白纱随风飘动,盛开的火蔷薇也似在争艳,不愿遭冷落、

    不知哪来的黑色凤蝶大如人的两手,翩翩而落的停在礼堂中央,仿佛受邀前来带来祝福。

    “天哪!为什么都是蓝色月亮,不能换其他的酒吗?”

    排列成金字塔的蓝色酒液晃动著流光,犹如帅气酒保报复後的冷笑,这是回报某人的厚爱,谁叫她老是不正经对她说些五四三。

    不过……

    “啊!月亮大姊你别再抱我了,我快被你勒死了……”救命呀!他不想被她的老公砍死。

    笑声、钢琴声。

    钢琴声、笑声。

    柔美如女子的Narcissus扬起淡淡的笑波,一首接一首弹奏著有蓝调节奏的哀乐,好回报新娘于强吻之仇。

    婚礼,真是令人心情愉快的日子呀!

    风中的海芋也在微笑著。

    维也纳森林。

    小酒馆照往常的开始营业,入夜之後的人潮依然热闹,James的笑容灿烂如阳光,脚步轻快的送来客人的酒。

    老板叼著烟不怞,若有所思的眼神望著寻找寂寞的人儿,笑意盈眼地准备餐点安慰客人寂寞的胃,这世界美好得叫人叹息。

    淡淡的鸡尾酒香充斥鼻间,抛著酒瓶的Hermit将威士忌淋上冰淇淋,点上火瞬间燃起七彩流光,调出一杯“火热的冰心”。

    小酒馆里不用点酒,除了啤酒外,所有的调酒类全由中性的女酒保决定,她会依客人给她的感觉调制第一杯酒。

    小酒馆里没有菜单,只能看充当厨师的老板今天想煮什么。

    这是一间随兴的小酒馆,寂寞人和寂寞人相聚的地方,听著蓝调爵士乐,啜饮著最适合自己的调酒,沉淀的寂寞会慢慢变淡。

    “咦,老板,墙上怎么多了一张相片?”眼尖的熟客好奇地一问。

    木墙上钉满了Kin从世界各国拍回来的相片,每一张相片都是一段美丽的故事。

    他笑笑地指著只有背影的一对新人的相片。“那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关於火蔷薇蓝月的爱情,虽然充满暴力和爆笑……”

    飞快的车速使街景为之模糊,美丽的新娘子身後是一名俊挺的新郎,两人浑身洋溢著幸福光彩朝天涯尽头奔去。

    一朵冶艳的蔷薇盛放雪背上,像在说——我有刺,别靠近我。

    风铃声又起,James迎上前。

    “欢迎光临维也纳森林。”

    这里有帅气的酒保、美丽的钢琴师、笑口常开的老板,还有小太阳似的开朗侍者,我们收集寂寞。

    你寂寞吗?

    一名眼神滴溜转,似在寻找什么的女子踏进小酒馆,柔媚中带著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Hermit为她送上的第一杯酒为……

    “女王蜂”。

    【全书完】

    蓝色酒馆还见证其他精采情事——

    *请看寄秋花园春天系列001蓝色酒馆之一《自由银币》

    *请看慕枫花园春天系列002蓝色酒馆之二《毅父》

    *请看有客花园春天系列003蓝色酒馆之三《冷面》

    *请看阳光睛子花园春天系列004蓝色酒馆之四《金色面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蓝色月亮最新章节 | 蓝色月亮全文阅读 | 蓝色月亮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