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怜心清莲 > 第十章

怜心清莲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白色的布景,安静的空间,恬雅的面容低垂着头,红艳的苹果皮脱离果肉,一刀一刀的创着。争了几十年,揽了无数的权,到头来还是敌不过人生的生老病死,衰老的器官提出警讯,第一个便是身体最重要的部位——心脏。

    谁会料得到专横、霸气的老人家会因为一场病,而得到久违的亲情,代价未免付得高。

    “莲儿,你怎么在这里?”乍醒的何老夫人一时搞清发生何事。

    何水莲绽放笑容的回道:“你生病了,我来照顾你呀。”

    “我生病?”何老夫人顿了一下,所有事如回带般涌入记忆中。

    “奶奶,吃苹果,刚从树上摘下来,很新鲜。”是天桓去偷搞人家院子里的苹果.也不想想他还受着伤,逞强地爬上树,真是叫人好笑又好气.一时的温情让何老夫人酸涩,“眼眶红红肿肿的,你哭了是不是?”

    “人家才不会哭呢,是过敏。”何水莲犹自掩饰哭了一夜的事实。

    “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哭,怎么哄都不停,非要一群人抱着你走来走去,真是折磨人。”好快,小婴儿都出落得美丽。

    “我长大了,还是一样折腾你老人家,真是不孝。”奶奶的倒下让她体会人生的无常,尽孝趁当前。

    “你……”她为之动容地抚握孙女的手,“你懂事了,还是我贴心的小莲儿。”

    她苦笑地喂奶奶吃苹果,“紫苑骂了我一顿,说我不该气晕老人家。”

    那一席话骂得她狗血淋头,没脸见人。

    原本紫苑路经芝加哥想来打个招呼,谁知却遇到这档事,最重视家庭的她当场开骂,指责自己不该用偏激的方式和老人家对冲,路是人走出来的,此路不通另辟捷径,有时迂回也是路。

    爱情固然重要,也许难寻这份深切,但家人是好永远不变,为爱情而舍弃亲情太不值得。

    “紫苑?你是说以前和你一起学坏的好朋友?”她记得那女孩,非常倔强。

    “奶奶、你知道?”她很惊讶,他们离得那么远,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台湾。

    何老夫人笑了笑,像个和范长者,“你是我唯一的孙女,也是我最疼的宝贝,我关心你在台湾的生活。”

    “我很不乖对不对?常惹你生气。”以后她会节制。何水莲暗自决定。

    “唉!是我看不开,人生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夺来争去只是一场空。”该看开了。

    “奶奶,你……胸口还会不会痛?”太……太温和,不像她强势的奶奶。

    “不痛了,看到你开开心心的,奶奶很满足了。”一场病挽回祖孙情,值得。

    “真的?”她露出怀疑的神色。

    何老夫人慈祥地拍拍她手背,“他呢?”

    “他?”何水莲不习惯奶奶的转变,一时间消化不良,反应不及。

    “你的丈夫,叫什么来着?”

    丈……丈夫?奶奶接受了,“他叫段天桓。”

    “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还是你有眼光。”

    以出身来评断一个人太肤浅了。

    “不错?”天呀!是她听错了吧?

    “他没事吧?”

    她由惊愕中回神,“没事,子弹穿过了肩.稍做缝合手术就下了床。”

    “叫他多休息休息,别仗着年轻气盛不爱惜身体,老了有得苦头吃。”

    “喔。”何水莲实在不知如何回应,一夜之间大家都变了。

    “对了,开枪的人抓到了没?”什么世界,治安乱得无法治。

    “夜黑不辨路况,跌入密西根湖淹死了。”一早消息就上了报。

    逞凶的是个意大利人,名叫洛克斯,当初绑架她的主嫌之一。

    事情发生后,天桓原本计划上黑手党讨个公道,但意外得知黛儿重伤昏迷,这件事自然无从计较,只有自认倒霉。

    原来在他们离开意大利没多久,黛儿突然清醒,当她一得知将终身残废时,又哭又闹得差点砸了医院,且心怀怨恨的命令洛克斯杀光何氏一家人。

    所幸何家的安全设施尚能一用,及时扫瞄到发射地点,大批的保全人员出动,逼得他无处可逃而这件事让紫苑知晓后,和黑手党老大帮助她,一通电话,黛儿人立刻从医院消失。听说是被扣在西西里岛附近的一个小岛。

    人烟稀少只有个不识字的哑妇作伴,目常补给由渔船每月送一次,岛上无任何电讯设备,等于隔离了她。对于一个残废而言。

    紫苑坚决否认此事与她有关,只说和黑手党老大是朋友,单纯聊聊天。

    何老夫人向门外一瞥,“怎么有只兔子在那跳呀跳的,进来吧!”心胸放开了,倒觉得他很可爱。

    形踪露了陷的段天桓讪然一晒,“我是帮莲送午餐来,马上就走。”

    “你敢走,气得我心脏病发作,你走得安心?”何老夫人故作生气的怒斥。

    “我……”他无言以对。

    何水莲心急的说:“奶奶,你…怎么又恢复原性?”

    “哼!以为我老了不中用,我一看你就无法开心,乱七八糟的哪像个男人。”

    “呢,我……我本来就要走。”是你硬要叫住我。段天桓小声的嚼咕。

    “占了我孙女的便宜就想走,你真当何家没大人,由着你乱来?”这两个孩子真是……

    “我没有不负责任响!我们结婚了。”他为自己辩解。”

    “结个什么鬼婚,寒寒酸酸的没人瞧见,外边的人当我何家孙女儿见不得人。”

    会是她想的那样吗?纳闷的何水莲直瞅着何老夫人瞧。

    “回去准备办个盛大的婚礼,最好让全世界的人都看见,否则我不承认你们的婚姻。”

    “奶奶——”

    “愣小子,还不把你的女人带走,想哭湿我老太婆的床单呀!”哼!呆婿愚孙。

    段天桓一扫陰霆地傻笑,“你同意……我们的……婚姻?”

    “人都被吃了还能退货吗?快走快走,别碍我的眼,看到你们就有气。”老人家想抱曾孙子都不懂。

    何水莲动容地搂着她哭泣,“我爱你,奶奶。”

    “肉麻兮兮的,别以为你是我孙女就得爱你。”亲情是天生的,血脉切不断孙女。

    “奶奶,你虽然很顽固,但是我和莲儿一样爱你。”段夫桓将哭泣的妻子拥入怀中。

    “小滑头。”何老夫人忍不住笑开了。

    ※※※

    星光灿烂,美女云集。这天是第N家“东方之星"的开幕金日。

    这是全美第一间附设俱乐部设施的赌场式饭店,采会员制,白金卡限量一千张,早在三个月前销售一空。

    由于它标榜高水准的赌场式饭店,会员申请白金卡必须先审核,确定符合饭店的风格才允许人会,因此一卡难求,叫价千万,是名副其实的富人天堂。

    由于宣传得宜,心灵贫脊的有钱人多不可数,七百多间的高级套房早已被预订一空,想申请入会或是订房得排到半年后,也许还有可能订到世界级的享受。

    全球的记者都来采访,镁光灯闪个不停,五个各具特色的美女分别持着以自身花名打造的银剪,笑容可掬地扶着彩带供人拍照,听说有人竞价购买她们手中造型特殊的小剪刀,价钱尚在飘涨,保守估计在上亿左右。

    最令摄影师着迷的是五位美女都穿着白纱礼服,半覆面的头纱妆点五种不同的花饰。

    高贵、罕见的火焰玫瑰,纯白的花瓣外围一圈红艳如焰:淡雅、清秀的白色霍香蓟显得骄媚动人;茉莉香花幽幽淡淡,予人邻家小女孩的氛切;紫色的小花编成冠,紫苑风采令人迷炫;圣洁而高雅的莲款款生姿,宛若那袅袅迎风的水中仙。

    而新娘子自然有今生的伴侣依偎,五个气势傲然,卓尔不群的男人立于她们身后,不时以凌厉、冷肃的目光瞄向虎视眈眈的偷香客,令爱慕者却步。

    “何水莲,我会剥光你身上的皮,一刀一刀切割你的肉。”一个咬牙切齿的女子用眼角余光凌迟着何水莲。

    黎紫苑微笑不减的道:“玫瑰,冷静点,保持笑容,等我处理完她才轮到你。”敢算计她,实在够胆。

    “紫苑,你的花冠歪了。”显然气得不轻。

    站在温柔荣莉身边的霍香蓟笑得很假。

    “香香,你的花束捏扁了。”何水莲接着又道。

    “茉莉,还是你最够朋友,其他人呀……”

    “闭嘴——”

    三道怒火直射一股恬静淡笑的陰谋者。

    多么令人感动的一刻,至球转播她们五人盛大的婚礼,只有当事人以为是宣传用,不知何水莲早已做好安排,连牧师都请了来。

    影剧版、国际版、经济版,甚至社会版和休闲版都来争相抢拍镜头,以期得到第一手资料。

    五对晶灿似阳的新人迎向漫天花雨,以拉丁文主婚的德籍牧师念着他们听不懂的语音,唯有稍有涉猎拉丁文的黎紫苑听出一些端倪,脸色难看得想杀人。

    在媒体的烘抬下,她们被迫说出誓言,一对对照照发亮的婚戒由五位唱诗班的小天使呈上。

    面对五张可爱的小脸,谁狠得下心去拒绝,不甘不愿地任由镶钻戒指套入无名指,笑得最开怀的当属五位新郎相,原来娶妻是如此轻易,包括“二度”结婚的白向轮。

    “水莲花,你好样的,我记下了。”黎紫苑是唯一得知真相的人,在前十分钟。

    何水莲笑挽着她的手接受拍照。“十年前我的介入使你的感情生变,现在我要将你的全还给你,一场迟来十年的婚礼。”

    “你……”黎紫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礼炮声拉响,优美的音乐一起,一字排开的记者或站、或蹲、或趴地等着拍摄历史性的婚礼的身后围观的宾客屏着气息。一剪——落下。鼓掌声立起。

    “噢!忘了告诉你们一声,一对名家打造的钻戒一百万美金,待会我会把帐单给你们,记得去付。”

    何水莲的一番话引起众愤,怯生生的白茉莉呼德地说:“我没有那么多的钱。”

    何水莲摇手要她安心,“紫苑很有钱,我会把你的那一份寄给她,不用担心。”有钱不花是罪过。

    “水莲花,我以为五个人当中就属我最狡猾,没想到你才是隐其锋的高人。”笑得有点认命的黎紫苑说道。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是跟你学的。”何水莲将责任完全推卸。

    直到此刻,大家才从黎紫苑口中得知被算计,如波似潮的怒火直冲向何水莲,她急中生智的率先抛丢捧花,其他人在鼓噪的人声中无奈地跟着一掷。

    欢笑声淹没了一切,直到她们回头想找人算帐,她早已偕夫逃难去。

    “莲,我爱你。”

    “老公,我也爱你。”

    一对结婚六年的夫妻终于在世人见证下正名,思恩爱爱躲在饭店顶楼的总统套间温存,不间俗事。

    一池的白莲花迎着阳光照摇。

    春光乍现,夏意来袭。

    “我说少槐呀!你好像很不满我给你的新职位。”躺在病床上,何老夫人望着电视萤幕笑道。

    游少槐扯扯勒得他快不能呼吸的颌带,结巴的说:“没……没有,我很满意。”

    “是吗?我看你老是绷着一张脸,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有病要趁早医。”好美的莲儿,其适合白纱。

    “我的身体很健康,老夫人。”只是自由被剥夺了。

    看人家一对对新人笑得多开心呀!他这个新任的董事长却不得闲,每天依然有处理不完的工作。开不完的会,连和总经理约会的时间都没有。在何家老太后的专制干预下,唐云巧升官了,目前是忙碌的连锁饭店总经理,和他一样累得像条狗。

    “叫我奶奶,你也是何家子孙。”

    “嚏?奶……奶奶。”他硬着头皮喊得苦涩。

    天呀!他宁可继续被蔑视,也不要被过度关爱,他的自由呵!飞得好高好远,怎么都触不着。

    鸣!他要结婚啦!

    何老夫人冷笑地凝视他,“改天到唐家提亲,你该讨个老婆了。”

    “谢太后恩典。”他太高兴了,喜出望外地呼出令人尴尬的称号。

    “太后?!”

    “啊,喔……呵呵呵!”游少槐不好意思的笑笑,引来其他人的好笑声。

    “妈,你这太后可当得真有威严。”唐香兰温婉的椰偷着。

    “是呀!我是太后,你们这些皇亲国威可得小心点伺候,不然推出午门斩首。”何老夫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温暖的风轻拂过每一个人的心,笑声化解多年的恩恩怨怨,天空是一片蔚蓝无云。

    原来开启另一扇窗的视野是如此广阔,而身后名为妒恨的小窗悄然关上。

    爱,直久不变。

    直到永远……永远……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怜心清莲最新章节 | 怜心清莲全文阅读 | 怜心清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