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定爱情岛(下) > 第十章

情定爱情岛(下)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卡维尔?麦提斯,你休想获得幸福。”

    枪声大作,圣坛染上鲜血。

    谁也没料到当新郎刚走到新娘面前,面容庄严的老牧师正清清喉咙,打算为这一对新人证婚时,忽然半掩的教堂大门被人用力推开。

    就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之际,披散著发的美丽女子已高举她手中的来福枪,毫不考虑的扣下扳机。

    像是事先做了安排似,一群穿著便衣的安全人员及警佐由四周涌进,在事发的第一时间内制服行凶的歹徒,迅速而敏捷。

    但悲剧还是发生了。

    圣洁的白纱染上沭目惊心的鲜红,呆滞的新娘一身是血地难以回神,不敢相信母亲的预知居然真的发生在她身上,而且就在眼前。

    惊慌的奔跑声,惊吓的啜泣声,以及四周的关怀似乎离她好远好远,她的灵魂远扬到世界的另一端,好轻,好空,好虚缈。

    她的四肢发冷,眼前一片暗红色,空洞的望著钉在十字架上的救世主。

    他竟然在微笑。

    “快……快叫救护车,我还不想死……”痛,痛彻心扉。

    扯动裙摆的手并未获得她的怜悯,蓝喜儿的眼仍注视著上帝的脸,难以置信他能毫无动静地眼看杀戮降临而不阻止。

    他是神吗?

    怎么没有一点慈悲心。

    或许他只想当圣人,背起世界的罪来表示它的宽大为怀。

    “你在发什么呆,没看见你丈夫中枪了吗?”可怜的孩子,大概吓傻了。

    难掩震撼的葛丽丝一脸著急和慌乱,心痛地看著血不断流出儿子的胸口,像是永远也止不住似。

    “他不是我的丈夫。”祢在想什么呢?天上的主。他还是在笑。

    “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快给我清醒,你连丈夫都不要了吗?”尽说些傻话。

    脸上洋溢著如圣母般的平和笑容,蓝喜儿转过身注视朝她伸出手的男子,回应只有冷淡二字。

    “後悔吗?”

    中枪的男子按住胸前伤口,忍著惶讶。“你……你对你的丈夫一向都这么……残忍吗?”

    “不,我只对我丈夫以外的男人残忍。”原来,她的心也有冷酷的一天。

    看著他的脸她竟有一丝哀伤,向来开朗的心蒙上一层陰影,她不知该恨他还是感激他。

    或者两者都有吧!

    是什么样的性格造就他不肯服输的偏执,明摆在眼前的事实怎么也不愿相信,非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走过的错误。

    她是同情他的,但是她还没准备原谅他,因为他不该一再测试她的爱情纯度,让爱变得廉价。

    记得一位朋友曾说过:糟蹋爱情的人,不配得到爱情,老天会惩罚亵渎爱情的人。

    他便是最好的证明。

    “你怎么可能还能认得出我是谁,你根本连头都没抬起来。”杰洛激动的朝她挥舞著拳头,血流得更快。

    “不需要用眼睛,当你走近我时,我已经感觉到你不是他。”她将手放在心脏跳动的位置。“我用心来看。”

    苦笑著,他像是放弃的仰头一倒。“我输了。”

    “输?”笑著蹲下来为他急救的蓝喜儿,故意弄痛他那痛得不得了的伤。“人生是一场没有输赢的赌局,每个人都是赢家。”

    “赢……赢家……”天呀!快痛死了,她一定在报仇。

    “活著就有希望,战胜自己不就是赢,何必去和别人争呢!”还好,伤得不深嘛!;;

    只有高中文凭的她处理起伤口宛如专业医生,正确的判断子弹嵌得位置,用力一压,再用要人以威士忌消毒过的水果刀轻轻一剔,和血的小铅弹就弹了出来

    反正镶了钻石的白纱礼服也用不上了,乾脆撕一撕充当纱布,她从来也没喜欢过白色的礼服,是为了迎合丈夫的喜好才勉强穿上。

    “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怎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好好的一场婚礼搞成这样,早知道她就不叫他们重新举行一次。

    自责又担心的葛丽丝心乱如麻,整个思路杂乱无章,完全失去平时的精明,神智浑沌地只想知道儿子有没有事。

    “没什么,只不过他又开了大家一个玩笑,结果得到了报应。”蓝喜儿熟练的医疗手法,连一旁挽起袖子准备帮忙的医生都大为称奇,直问她是哪一所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不过她不好意思回答是野战医院,“打工”三个月而已。

    “又?”什么意思。

    “他是麦格。”破坏她婚礼的原凶。

    嗄!?是麦格?“那卡维尔呢?”

    “是呀!我早想问这个问题,我老公呢?”不会被他毁尸灭迹了吧?

    “嗯哼!”他为什么要成全他们?失败又中枪的鸟气让他非常不痛快。

    奇怪,受了教训还学不乖。“算了,你不说也没关系,我把你送给开枪的女人当礼物好了。”蓝喜儿凉凉的说。

    好让她再补上一枪。

    “你……你心肠好恶毒……哎……”杰洛一急撑起身子,不小心扯痛了伤口。

    “要不要说随你,我看那女人挺爱你的。”爱到要杀死他。

    幸好枪口瞄准的不是她。

    杰洛看了一眼被安全人员压制住的女人,脸色一变显得大惊失色。“怎么会是她?”

    “喔!旧识。”呵!有玄机。

    “呃!她是……她是……”杰洛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两人的关系。

    “她是雪菲儿?洁妮茜,连续杀害多名贵族的变态杀人魔!”

    额头血迹未乾的卡维尔走到圣坛前,脸色微白的代他发言。

    来不及思考这个名字为什么熟悉,一见到丈夫受伤的蓝喜儿,飞也似地奔进他的怀抱,忧心忡忡的审视他的伤严不严重。

    当然她太心急了,没注意的到一脚踩上杰洛的肚子,让他哇哇大叫地差些昏了过去。

    “我没事,你别紧张,只是後脑多了个肿包。”原本他是怨恨著麦格的任性。

    不过看他躺在地上的情形颇为狼狈,那股怒意也转为同情,强求不是自己的幸福果然得付出代价,他是咎由自取。

    “什么,只有一个包呀!”哇!可真仁慈。

    卡维尔的笑忽然变得有点冷。“老婆,你在怪他下手不够重,害你当不成寡妇吗?”

    下雪了吗?怎么感觉凉凉地。“老公,你千万别比我先死,我会怕……”

    “怕没人陪你吗?”心一暖,他的眼中有了柔情。

    “怕你把遗产全留给我,我会很烦恼不知道如何花光它们。”一想到此,她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

    不……不要呀!她会被钱压死。

    “蓝、喜、儿——”唔!他的头……

    中气十足的大吼声快掀了屋顶,使得惊吓心情尚未平复的宾客再次惊慌,以为又有人来行凶地赶紧躲到排椅底下,以免受流弹波及。

    谁也看不出脸色难看的麦提斯子爵是因为头伤缘故,或是被妻子气的。

    远处神情狂乱的女人像突然发了疯的挣开安全人员的束缚,跌跌撞撞地推开挡路的阻碍一路直冲,消瘦的五官仍可见其昔日的美丽。

    她心神涣散地先看看倒卧血泊中的惊慌新郎,再瞧瞧一手护著新娘子防备著她的冷酷男子,疯狂的眼眸中有了领悟。

    “说要娶我的人是谁,负心的人又是谁?”

    如她所预料地,众人的视线落在一脸心虚的新郎身上,她醒悟地发出大笑……

    原来自始至终她都爱错人,爱错了人……哈……傻呀!爱错人了……哈……爱错人了……

    *******

    “莉亚娜你这个大混蛋,我要杀了你——”

    打了个哈欠伸不直腰的蓝喜儿像搁浅的鲸鱼动也不动,两脚伸直摆放在茶几上十分悠闲,左手边是现烤的饼乾,右边放著现榨的鲜果汁,完全过著猪的舒适生活。

    她现在很快乐,非常快乐,因为老公终於像个人了。

    笑容始终停留在她圆圆的苹果脸上,刚过二十八岁生日的她,怎么看都像十八岁的大一女学生,没人相信她居然结婚了。

    很幸福、很幸福地看著丈夫怒发冲冠、面色铁青,非常粗鲁地将人家送给她的“礼物”一一丢到院子後,拎了一桶汽油准备毁尸灭迹。

    “糖婶,我还要一份蛋糕,特大的。”她太容易饥饿了。

    “小姐,你吃太多了吧!厨房里还炖著一锅鸡汤,我去端……”她最近这一阵子最需要补了。

    “喔!不,你饶了我吧!我闻到鸡汤的味道就会反胃,你别再折腾我了。”这是幸福中的小小不幸福,幸福附带品。

    “不行,想吐也得给我吞下去。”福态的糖婶态度强硬地像只老母鸡,非要把她羽翼下的小鸡全照顾得肥嫩可口。

    “不要啦!我会变成猪的。”不,她已经是猪了,又肥又肿的等著宰杀下锅。

    糖婶没理会她的无病声吟,肥腰一扭走向厨房瞧瞧她的鸡炖烂了没。

    “你不是喜欢当猪,我成全了你。”一反刚才的怒不可遏,笑容可掬的卡维尔将手放在她的肚皮上打招呼。

    是呀!猪!不就正是指她。“我腰痛。”

    “来,我柔柔,手靠到我腰上来。”娇贵的小女人哟!她真成了猪。

    不过还是他最锺爱的猪老婆。

    “你在嘲笑我是不是,你明知道我肥得根本构不到你的腰。”翻身很累的。

    他好笑地亲亲她的脸颊。“孕妇的歇斯底里。”

    “哼!你乾脆说我是产前忧郁症,找几个精神科医生来诊治我好了。”他真无聊,老爱摸她圆滚滚的肚子。

    “又顽皮了,今天宝宝乖不乖呀?”真孩子气,都快当母亲的人。

    翻过她的身轻轻柔按著,幸福的卡维尔像每一个急欲迎接小生命的傻父亲一样,一边轻哄著妻子,一边对著肚子里的孩子说话,自得其乐地拥抱他的妻与子。

    轮敦那件杀人魔的案子终於落幕了,原来真是雪菲儿?洁妮茜所为。

    她原本是卡维尔发泄**的情妇,安於本份的提供性服务不做多想,悄悄的把爱意埋在心底不向人吐露,只求他能一直的眷顾她。

    不知何时开始,她发现他造访的次数越来越多,有时前脚才走不久又折返,二话不说的抱起她往卧室走,激烈缠绵终宵才肯罢休。

    於是乎,她有了期待。

    渐渐地,她的心起了变化,越来越贪心的要求更多,相信他时陰时晴的诺言,欢心喜悦的等著成为他的妻子。

    没想到居然是一场骗局,她爱的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而她也恨错了对象。

    如今她被判进入精神病院治疗,短期内是不可能再活跃男人圈里,叫很多爱拈花惹草的贵族大为放心,又开始滢乱的日常生活。

    倒是杰洛的言行收敛了几分,不再沉迷於男欢女爱中,学著正经八百的成立办事处,准备进军政坛,让放下自傲的葛丽丝大为欣慰。

    不过她还是宣称不喜欢她的长媳,要她生下孩子交由她抚养,省得麦提斯家族又多一名粗野的成员。

    “你只关心宝宝都不关心我,我吃味了。”她的脚好像象腿,重得要命。

    “少撒娇了,我不会同意的。”她休想要他屈服。

    “我什么也没说呀!”睁大圆亮的双眸,它们一如以往的清明。

    他抚著她的眉咬牙切齿。“除非我死,否则爱情岛不欢迎莉亚娜那位贵客。”

    “你……嘻!男人别那么小心眼嘛!人家是怕我寂寞……”因为她走不动了,无法四处野逛。

    “你有我就够了。”他恨恨的道。

    有哪个行为端庄的千金小姐会送女人**,而且一次包机送来一百零七组,个个与真人体型无异,尺寸和公马差不多大小。

    莉亚娜显然非常明白他们夫妻的个性,知道送来的“礼物”若是指名给他使用的女体必定无法激怒他,顶多让他嘀咕两句,将她视同拒绝往来户。

    因为以妻子的好奇心态,一定会要他试试哪一种比较“好用”,而不会在意他是否“出轨”,假人毕竟不同於真人会夺去她的幸福。

    但是她太卑鄙了,不仅搜集了各国的男偶像制造成**,并在上面注明限他妻子一人使用,好安慰她无法从丈夫身上获得满足。

    这样的羞辱岂是一个男人能一笑置之,他不烧光她的“礼物”怎能气消。

    “可是近梅要结婚了,寻仙也快订婚,靖云表哥要带他新婚妻子回来度假……”

    温热的唇贴向她喋喋不休的嘴,记仇的卡维尔吻得妻子神魂颠倒,心荡神驰,完全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他暗自计量著要如何让她远离那群蝗虫,绝不让他们靠近一步。

    远在海的另一端似乎传来两名女子的对话。

    “一百零七组会不会太过份?”

    “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不然他们永远也学不会尊重我这个母亲。”

    “下回咱们送她成人影片好了,上面的女主角全以她的影像代替,你看咱们会很没修养吗?”

    “没关系,少了修养还有优雅,我们还是轮敦社交圈受人敬重的淑女。”

    风吹过,带来讯息。

    屋里的有情人吻得如痴如醉,屋外的大火熊熊,燃烧著遭肢解的手足,摇著尾巴的小白狼从前廊走过,嗅著空气中的食物味道。

    蔚蓝的海诉说著一则则动人的爱情故事。

    欢迎来到爱情岛。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定爱情岛(下)最新章节 | 情定爱情岛(下)全文阅读 | 情定爱情岛(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