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上野女香 > 第十章

迷上野女香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集中向老杉木喷水,开始……对对对……再喷……树要推倒……用力……不要停……再来……喷水……推树……你们大家再努力点……别让大火毁了我们家园……快……再来……推……”

    一声令下,大火中有无数影子窜动,有高有低的为保护家园而战,随著情势的紧急而低吼不已,生怕赖以生存的丛林因而消失。

    数十道水龙集中扑灭大火的中心点,吼吼的声音大响,奋力推倒树好筑出一条火巷,或咬或撞的齐心一致,没有偷懒地为大火而忙碌著。

    火势廷烧速度非常快,才刚扑熄了一处又见另一处火光不断,必须来来去去的奔走其中,还得顾及救灾者的安危。

    它们全都不是人,但是它们有著和人一样的意志,不轻易放弃希望地尽一己之力,挽救自己的丛林。

    一名女子站在老母象头顶指挥全局,五十七头成年大象充当消防车吸饱了水向前喷,一宇排开声势浩大,壮观得令人咋舌。

    小象和犀牛、非洲水牛们用力撞树,长颈鹿和狮子用长颈及前爪将倾倒的树木推开,啮齿科的动物则咬断小枝桠。

    几乎丛林中的动物都来参加灭火行列,鲜有缺席地团结在一起,不分族类,不分敌友,没有隔阂的同心协力,为丛林尽一分心力。

    甚至坏狮子路塔也来了,破天荒的不使坏帮忙察看火势,并且叼起差点被火吻的松鼠至安全地带。

    丛林因人为纵火燃烧了三天三夜,但因先前动物们的努力,使得隔日才到的救火人员得以控制火势,使其不再延烧维持在算计好的范围内。

    人累了,动物也累了,难得的和平画面藉由摄影机传至世界各地,人兽共处温馨感人,身後的焦土是唯一的背景。

    而一股丛林热也因此兴起,人人身穿印有“保护野生动物”字样的T恤满街走,动物造型的布偶也被抢购一空造成大轰动。

    一堆女泰山在街上跑,以前看到小狈会踢两脚的太妹改买肉骨头分给流浪犬,小孩子不再拿石头丢野猫,反而偷家里的鱼去喂。

    有关野生动物之类的书籍大卖,老板进货进到手软,嘴都阖不拢,搭了顺风车赚了一笔。

    才一个礼拜同样的画面已播上万次,只要一开机便能瞧见熟悉的身影高居象身,以大家耳热能详的中文指挥动物救火。

    她成了英雄,一则丛林传奇,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人物,一个活在现实生活中的女泰山。

    “不行,你不能再这样对我,我受够了,停止你的异想天开,我绝不同意。”

    “我也不想逼你,可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如雪片般飞来,我总不能置之不理当没这回事吧!”嘴角噙著一抹狡色,战政理由正当。

    就不信剪不开她和丛林的脐带。

    “先生,请你搞清楚信是写给我而不是你,没道理要你多担这一份心。”越俎代庖。

    “我们早就是一体何必分你我,我喜欢宠你嘛!”战政笑得很得意,一副多情男子的模样。

    “宠我?”不以为然的伊诺雅斜睨他一眼。“你被报社开除了是不是?还是令尊认为你不堪造就,决定放牛吃草任你继续浪荡。”

    “呵……你想错了,我现在可是台湾最热门的记者抢手得很,到处是开出高薪的老板求我为他们工作。”拜她所赐,他也挺烦恼的。

    水涨船高,乌鸦都能当凤凰。

    经媒体大力宣传後,她亲和又无架子的野性美立即掳获所有人的目光,拢聚群众的力量成立保护野生动物协会,命名为伊诺雅野生动物基金会。

    先不论捐赠的款项在持续增加中,其他国家的保育人士也慷慨解囊,共襄义举,希望她能到该国走一走,为濒临绝种的保育类尽一分心力,聚集更多的动物爱护者使它们不致灭种。

    女泰山成了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小孩崇拜、大人倾慕、老人当自家女儿如数家珍,一时之间蔚为风潮。

    仿豹纹的各式服饰成为一种流行,短衫,短裤,短靴子,甚至头绳也模仿得维妙维肖,叫人以为置身丛林之中。

    她让世界为之疯狂,陷入一股动物热地走入新世纪,多少媒体争相报导只求有她清晰的独家报导。

    不过呢!他才是独家,独自拥有她,谁也不能跟他抢,包括让她出生人死,舍己忘他的动物们,她是他的,一辈子。

    “那你为什么闲得老跟在我身边,不嫌臭的愈靠愈近?”翻搅著一坨比篮球大的粪便,伊诺雅极力找出令大象腹泻不已的元凶。

    以前战政会离得远远地当不洁之物,这会儿倒不嫌脏地帮她分析草食性动物所吃食的植物种类,如专家似的频频提出意见,好像只有他最了解动物的习性。

    其实他对植物的熟悉还不是来自她母亲的无私传授,编列出一本比《六法全书》还厚的植物图鉴让他对照,不然他哪能说得头头是道。

    学她用树叶拭手的战政满脸春风。“不好意思,我的公主,本人升职了,目前专任全球性的动物报导专栏,只要详尽的记录你的点点滴滴。”

    根本是个闲差,而且让他随心所欲的独占她。

    “你们报社没人才了吗?”伊诺雅好笑的道,拿他的无赖没辙。

    “对呀!我最不济,只好外派到丛林里吃野食,等你拨空施舍我一些时间。”他不安份地将手覆在她胸前柔搓。

    手下的圆峰坚挺结实,结合力与美的弹性,叫人爱不释手,比罂栗的汁液还叫人上瘾。

    “嗟!别玩了,宝宝还等著找出病因治腹疾呢!”她再次为了动物推开他。

    一双非常无辜的清明大眼眨呀眨,忍受来自人类恶狠狠的瞪视。

    “它哪里小了,分明是一头巨象还叫宝宝,你不能太宠它们而抹煞它们身为动物的本能,拉久了自然会痊愈。”它们会凭本能嚼食治腹泻的食物。

    愣了一下,觉得此言不无道理的伊诺雅反省的自悟。“我似乎做太多超过我能力以外的事。”

    “对对对,累死没奖品可得,千万别太关心它们,这样会养成它们的依赖心。”

    一见她有所动摇,他赶紧趁胜追击地说服她。

    少爱动物一分,多给他关注,被抛下的滋味可不好受,他不想眼睁睁看著她和动物们并肩作战,而他被排除在外。

    她的救火精神在别人眼中是英勇无比,可是他却心肺俱焦地忧心不已,与火嘶吼地要她放弃,不愿她与大自然硬拚。

    起火的原因是来自被蟒蛇吞没的德斯亚孪生兄弟,他因兄长的葬身蛇腹极度不满,因此准备了数十颗汽油弹想要报仇。

    但是有生命的丛林是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而不受报应,太过急欲焚林泄恨的他忽视大环境的险恶,火一点燃连自己也困住了,无法求生的活活烧死在丛林里,化为一焦体滋养土地。

    “我一直没想到这点,它们的确太依赖我了。”一遇上困难先找她,不会自行想办法解决。

    她在检讨过失,不该事必躬亲地宠坏动物们,它们是野生动物而非人类饲养的宠物。

    “就是说嘛!你早该觉悟了,外面的世界那么广大,不要自限步伐绑死自己,你不想去澳洲看看袋鼠和无尾熊?”

    “嗯!嗯!”听起来很令人心动。

    “美洲的黄伞鸟颜色鲜艳,凤尾缘咬鹃的尾羽有多长不想亲自去量量看吗?”她一定会喜欢美洲的,速度不比雨林的猎豹慢。

    “唔!唔……”好像很有意思。

    “动物协会出资,报社义助,你还在犹豫什么,咱们随时都可以出发。”嘿!嘿!嘿!绕地球一周,他可以提早度蜜月。

    多美好的远景呀!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想笑。

    两手粪便的伊诺雅不耐烦的低吼。“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光洗牌不糊牌。”

    东搓西柔的搞得她欲火焚身,人却像傻了似直笑,让人好笑又好气的以为他是故意的。

    “嗄?!”顿了一下,战政立即明白她的意思将她推倒,动手清除两人的衣物。“我没在观众前做过爱。”

    不过感觉应该不错,一回生二回熟,以後会有不少机会练习。

    “话真多。”她反客为主的骑在他身上,将手上的脏污往他身侧的杂草一抹。

    他失笑的摊开双臂,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请享用,女王。”

    “阿谀。”掩不住的笑意与眼底**融合,伊诺雅以丛林女王之姿凌虐他。

    “不,我爱你。”爱让他无所顾忌,只为她。

    “我也爱你。”

    在她的指令下,大象宝宝乖乖的阖上眼,忍住肮部的不适,感受来自大地的温暖,昏昏欲睡地想藉助睡眠来忘却难受。

    但是——

    人类的声吟声让它睡不著觉,好奇的眯起眼缝偷窥,不解他们为何上上下下动个不停,一下子正面一下子背面地直喘。

    回去问问象妈妈,也许它会知道。

    “不许看。”

    “嗄!什么?”要他不看怎么可能,他爱死她娇喘连连的媚态。

    “闭嘴,我说的不是你。”伊诺雅瞅了象宝宝一眼。

    乐得迎上一吻的战政不管她在斥-谁,反正他是唯一的受益人,只愿沉醉在她温热的包围里。

    风声中带著笑意,羞红脸的丛林俏悄掩过身去,为这对多情人儿献上祝福。

    远扬的船已张起帆。

    航向未知的国度。

    ×××

    “这世界真是太不平,为什么人家可以逍遥自在的环游各大城市,而我却得毫无怨言的替人扛下一身责任,我姓谈不姓战,他们到底搞清楚了没……”

    同样的唠叨像算盘珠子不断上下拨动,消耗的口水足以补满半座水库的水量,犹自浪费的滔滔不绝只为一舒心中的不平。

    嘴角噙著笑的俊酷男子啜饮著纯威士忌,一手按著遥控器不断换台,似乎不找到一台合意的节目不肯罢休,任由萤幕快速的跳动。

    最後他选定正在播放野放山猪的新闻,眼底的笑意更浓了,与他清冷的外表完全不符。

    “……哪有人这样的,全家出游放任我一人辛苦,我已经三年没放假了,他们怎狠得下心累死我,难道这是他们收我为义子的目的……”

    男子又笑了,为他的歇斯底里而心生同情,他的处境的确堪怜。

    战家的儿子本来就不是安份守己的男人,率性而为不重名利,哪儿有新闻便往哪里钻,待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指望他分担一些责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尤其是他爱上一位十分特别的女人,原就不驯的个性更野了,一飞向天空便不知去向,想找他得到电视上,偶尔他会捧著一只看起来蠢呆的笨猴子亮相。

    因为那位女孩的缘故,战夫人遇见多年不见的故人,两人相谈甚欢意犹末尽,还引诱茹素的战夫人投身植物世界,共同为丛林谋一份生机。

    想当然耳,爱妻如命的战家大爷自然黏得紧,即使气得暴跳如雷想杀人,还是顺著妻子的意思随她远行。

    如今战、雪两家比邻而居,如同十多年前的感情未曾生变,放著台湾偌大的宅子不住澳当野人,学习过丛林生活。

    唯一被留下来看家的人当然心理不平衡,一逮到机会便咒骂不停,好像他们听得见似。

    “我要结婚了。”

    顿了一下,谈仲尧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所爱之人,五味杂陈涌上心头,虽然乐观的认为他能接受爱人的婚姻状况,但涩涩的感觉仍酸上了胃。

    “下个月十五,在晶华,一百桌左右,你来不来?”他希望他不要点头,他不想让他难过。

    若他不是家中独子,又若他不曾欠下一份情债,他会抛开一切束缚与他正大光明的交往,但他不能。

    谈仲尧苦涩的拥住身侧的男人。“男傧相的位置留给我,不许说不。”

    男子无奈的一叹,深情的吻住他。“何必为难呢?”

    “如果爱上你是一种宿命,那我无怨无悔,只求今生与你相逢。”算是回报义父对他的无情,让他一辈子也抱不到他的孩子。

    情深处,处处芳草天。

    一时的难受换终身的相守是值得的,他愿倾其心与他交会,只为一生一次的悸动。

    “我也爱你。”但他也爱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只是情深情浅的不同。

    他欠她一份情。

    “有爱就让我们沉沦吧!每分每秒的相处都是珍贵的。”谈仲尧掩去失落的只想放纵,伸手抚向他宽厚的胸膛。

    相爱的男人热情的拥吻著,仿佛世界只剩下两人存在,任由衣物一件件的剥落,同样阳刚健美的身躯赤luo交缠。

    眼神幽幽一黯的男子没提醒他该猜拳了,身子一轻让他放肆掠夺……

    电视上传来专业甜美的女子嗓音如此报导——

    “……主播陶清涓在此插播一则快报,北极熊拉波在丛林之女的协助下顺利产下一子,母子均安度过寒冬,以下来自北极卫星的连线,由记者战政为各位做进一步的解说……”

    画面出现一个笑得很蠢的男人,抱著新生的小熊和众人打招呼,幸福就在他脸上浮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上野女香最新章节 | 迷上野女香全文阅读 | 迷上野女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