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难驯神算女 > 第十章

难驯神算女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唐、弥、弥,你这个死女巫——”白紫若的咆哮声吓坏天上飞翔的麻雀,差点集体向地面自杀。

    而她口中那个死女巫还代闲地半趴在专属座位,啃着香甜多汁的红苹果,饶着二郎腿看八卦周刊。

    朋友是做什么用的?当然是互相陷害。

    己所不欲,就要推己及人。有福自己享,有难大家一起当,找个垫背来陪着当笑话也不错,分散“风险”。

    “你又做了什么惹她发火的事?”难得清闲的风天亚泡着熏衣草花茶,闻着香气。

    “当然是好事,难道我会害她不成。”手一伸,唐弥弥抢过风天亚刚泡好的熏衣草花茶。

    孕妇有些东西不能碰,她变得颓废不已,连端个茶、奉个饭都懒,可胃口奇佳,一点也不受孕吐之苦,整个人膨胀……丰腴了许多。

    “你的好事是单指某一人吧!我想那只飞禽王会致感谢函给你。”风天亚在心中淬了句,真是缺德得好玩。

    “唉!却之不恭,却之不恭。我只是看她养了那么多年的小虫儿不用有点可惜而已。”物要尽其用嘛!唐弥弥说得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看她这次气得不轻,小心她会杀了你。”危言耸听是人之常性,风天亚也不例外。

    “谁甩她,她最近受到的滋润太多,需要吐点口水消耗一下。”负负得正,气得平衡。

    不能怪她使坏,好东西要有好朋友分享,自己带头走,总要找个“球友”,友谊赛才打得起来嘛!蓝田种玉不好用在两位等着涨价的未婚室友身上。

    其实她也不过是告诉斐冷鹰,紫若蛊房左上方有褐色小瓮,养了一只很可爱的欲蛊,有空去看看它,打打招呼,顺便留下一张驱蛊的小纸笺。

    是他太没有礼义廉耻,用这一把提早过洞房花烛夜、她何罪之有?顶多判她多嘴之罪吧!

    不过,台湾律法有这条罪责吗?

    欲蛊,顾名思义即是欲望之蛊,驱其蛊于食物之中入肚,若末行男女含欢之体,腹热如炬、滢浪四荡,无人能抗其需索。

    紫若就是这样被斐冷鹰给设计,事后他可以推说她强行求欢,他为了爱她不得不被迫和她发生关系。

    看,多方便的借口,这得感谢她的英明。唐弥弥十分得意今年的最佳作品。

    “天亚,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一事?”此事她搁在心里头闷了好些天,先前有头豹在身侧她不方便问。

    毕竟那时怀孕日数才十四、五天,连个怀孕迹象都不得见,她是从哪里看出?好疑问喔!

    风天亚笑着回答,“是咱们亲爱的大老好房东大人告诉我的,当日你中弹时,他运气替你护住心肺,随手把了一下脉。”

    “的确够奸。”唐弥你把苹果核扒进喝剩的花茶玻璃杯里,因为垃圾桶太远——要走三步。

    这女人太嚣张,风天亚不动声色的倒掉被“污染”

    的花茶,偷偷加了一点醋;重新泡了一杯花茶放在她触手可及之处,懒人嘛!

    “对了,你家的豹准备放牛吃草,不打算来台领回失物?”有点反常。

    她倒希望他被事纠住,不克前来逮她,最好等小孩落地最适当。“我已经把他登报作废了。”

    “舍得?”

    “哈!有舍才有得。”她指指舍去之后肚中那个“得”,随手拆开一包苏打饼猛吃。

    她压根不信他会无动于衷的待在白月之岛,平时只要超过一小时没见人就臭着一张脸,哪有可能整整一个礼拜没消没息。

    焦急、恐慌、害怕、嫉妒,这些情人分别的小症小状她一样缺乏,因为她太了解独占欲强的他。

    八成在做长期战争的准备。

    “说得真优闲,你老公和紫若她老公不同,人家可隔了一片海洋,你等着当弃妇吧。”一道气愤声传来

    “中妮。”噢!“度”完假回来了。

    “暴女妮!”哼!开口没好话。唐弥弥翻了个白眼。

    蓝中妮丢下大包小包土产,不客气地往唐弥弥两颊肉捏去,十分生气地想捶她肩膀,后来想起老一辈的人说怀孕不能拍肩膀,不然孩子会流掉,所以改捏她的手臂。

    “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女人,几时交了个野男人也不带来给我评鉴评鉴,现在连个野种都有了,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真、真难听。“喂!你给我搞清楚,是谁有家不归去认个干爹什么,跑到人家的花田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你知不知道花店一天不开张少赚多少钱?至少我还带个球回来给你瞧,没有从此葬在那个小岛你就该偷笑。”死女人,捏那么用力。

    还好她的豹不在,不然会心疼得把暴女妮打成包子泥做成馅饼。

    羞愧之心不存在恶人公寓。蓝中妮恶毒的说:“你去葬呀!我带十字搞去挖尸,顺便叫你儿子在上面吐口水。”

    “抱歉,我要生女儿!”女儿贴心,儿子难管教。

    “凭你。”蓝中妮一副“你在说天方夜谭”的表情。“别生蟑螂、老鼠就不错。”

    “笑话,我要生得出来,你等着收门票谦钱。”

    收门票?“你在说什么鬼话?”

    唐弥弥用你很笨的眼神瞥了她一眼。“人生蟑螂不算是鬼话?到时候我将他公开展览,不就可以坐收门票。”

    前提是,人真的生得出蟑螂。

    “这种缺德钱你也敢赚?‘贩’婴。”贩售婴儿供观赏以敛财。

    “为什么不敢?有这种小孩要花多少钱,我总从他身上捞回本。”现在钱难嫌。

    蓝中妮真是败给唐弥弥了,她忍不住朝天花板翻翻白眼,有这种母亲,这个孩子的将来堪虑。

    “来,中妮,喝口茶润润喉,不然你会被她的谬论气死。”这次风天亚换泡普洱茶。

    经她一提醒,是有点口渴,蓝中妮习惯性要拿玻璃杯饮,风天亚以孕妇之“专用”而搪塞,另递给她一杯泡好改用玻璃杯装的普洱茶。

    “奇怪,最闲的女人怎么不下楼见客?她是生疮长脓见不得人是吗?”蓝中妮觉得少了一只桌脚。

    知情的两人相机一笑,她的确没脸见人,至少在她身上那些吻痕、齿痕消褪之前。

    “你为什么不干脆说她在坐月子?”唐弥弥是思已及人。

    包得密不凄风,足不出户,活像坐月子的产妇。

    蓝中妮笑得相当讽刺。“你在说十个月后的自己?”

    风天亚不慌不忙的补充,“是九个月不到。”

    “才一个多月呀!”蓝中妮兴味十足地摸摸她的扁扁平腹。“你家老爷不会连这个也不要吧?”

    “只要她家老爷知道她肚中多了块肉。”风天亚狡黠地一笑,往她小肮一溜。

    人家怀孕是巴不得找个男人来当替死鬼,可这小姐正好相反,她是日日夜夜祈祷天灾人祸,好终住孩子的爹来认亲。

    别人是渴望有个山来靠,她却立志要移山,做个独立的新时代女性。

    有性、有爱、有孩子,不要婚姻。

    唐弥你是“不幸”之人,看这两位“幸福”人十分不顺眼。“两位,要不要来陪葬?”

    “不要。”两人齐摇头。

    “哎呀!不要挣扎了,我这条鱼都离了水。”口好渴,润个喉吧!“你们……嗯!这……这是什么茶?”

    好酸。

    茶一入口,那股酸气让她连眉都酸了,这可不是酸梅茶,它……酸毙了。

    此问最乐的莫过于风天亚,她笑得最开怀。

    有仇不报非恶人,孕妇如是罚。

    “吃醋有益健康,你都不吃醋,害你家老爷一直吃醋。”可怜的男人。

    “风、天、亚——”

    而这可怜的男人正因在蛇阵中,上次他在这里住了些时日都没瞧见半尾无足动物,怎么今日聚集了一大堆蛇,而且全是有毒的?

    既要提防毒蛇的牙,还要一步一步往前移,险象环生,如履薄冰,若不是急着我那个该死的女人,他一定除之为快。

    气死了,这些蛇是人养还是天生的?

    就这样,陰申霸还没见到孩子的妈前,就先积了一肚子怒气,再见到她一脸无忧的和人打趣着,饱受相思之苦的地哪堪这等欢迎仪式。

    “唐弥弥,你敢带着找的孩子开溜。”

    他的吼声虽吓坏了“街坊邻居”,但客厅中的三人依旧谈笑风生,状似优闲地吃着小蛋糕。

    而他口中的那个女人连瞄他一眼都没有的说道:“早呀!我以为你死了。”死在公事上。

    看到她无所谓的表情,陰申霸有一线恐慌,莫非那人说得不假?

    心中一火,他恶狠狠的握住唐弥弥的手臂,“说,那个男人在哪里?我要杀了他。”

    “男人?”唐弥弥不解地眨眨眼。“你脑袋被牛踩过是不是?什么男人?”他要杀谁?有毛病。

    “不要再跟我装蒜,有人说你打算带着我的孩子去嫁给别人。”他绝不饶恕耙动他女人的家伙。

    有人说?她扫扫风天亚,再看看蓝中妮。“那个人是谁?”是谁在摆她道?

    她首先想到这屋子里的女人,她们心眼小得连针都挑不起,嫉妒她日子过得太惬意。

    “谁?”陰申霸顿了一下,说不出所以然。

    “人证呀!栽败要有可信度。”笨蛋。

    他掏出上衣口袋的相片,理直气又壮。“这是物证,你快把他交出来,我要宰了他喂蛇。”

    慵懒的唐弥弥勉强移了一下身子看证物,风天亚和蓝中妮揍热闹地想看她的奸情。

    三人一瞧,脸色变得很古怪,几乎在同一时刻,三人哄堂大笑,笑得陰申霸觉得莫名其妙。

    “你们在笑什么?”

    唐弥弥不想回答这个垃圾问题,风天亚则认为她不适宜回答、所以这个问题由笑到捧腹的蓝中妮来回答,她指指照片搂着女人的男人。

    “他是我们“大家’的朋友红狐狸,而他的最爱的确是这个屋子里的某个女人……”

    “某个女人?”陰申霸气得要命又觉得不对劲,好像……

    蓝中妮好后悔去度假,错过这么好玩的一段。“他爱的是天亚啦!好可惜哦!不是你的女人。”真想看他们厮杀。

    嗄?!是他吃错了酸。发错了脾气、怪错了人?这……他满脸傀疚,不太好意思地松了松手,心疼地柔柔他刚用力握住的地方。

    “猫儿,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鼻子、小眼睛的我计较,我不是有意要误解,而是有人说……”

    “又是有人说,你没长脑呀!”还是个豹王呢!不懂得前车之鉴。唐弥弥瞪着他。

    狐朵儿假传圣旨之事刚结束,他就犯了和陰申泽同样的错,不愧是同胞兄弟,脑子里装的全是屎。

    “不能怪我呀!那个人形容得生灵活现,还说不少你、我之间的私事,所以……”我是被陷害的。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所以……唐弥弥埋怨地看着某人。“天亚,你太闲了是不是?”

    被污陷的风天亚挑挑肩,一指往上比。“小姐,你遗忘了谁?她才是和你有仇之人。”

    喔,唐弥弥恍然大悟地朝楼上大骂。“白紫若——你这个黑心肝的女人,你大脑长蛆呀!耙玩我。”

    楼上传来回音,“我就是玩你怎样?有本事上来干一架。”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唐弥弥一副跃跃欲试的冲动貌,陰申霸赶忙从她身后捞回她。

    “哈哈,大肚婆,你不顾及你家那个苦命的男人,至少得护住肚子里小小胚胎,想干架等十个月吧!”

    “你……你别嚣张。”她拉出陰申霸。“把你的臭鹰叫下来,让他们男人去比个高下。”

    楼上忽地失去音响;似在考虑,或是说“研究”。

    然后令人感到好笑的是,发言人换成赖在她房间当“滢火虫”的斐冷鹰。

    “楼下的,快把你的女人带走,不要妨碍我‘办事’。”说完,“砰!”的一声关上门。

    然后就无声无息。

    大伙儿静默了一会儿,唐弥弥才满不是滋味的推了陰申霸一把,心想,要办事不会回萨天帮吗?恶人公寓又不是廉价饭店。

    “你真没用,人家不屑和你千架。”自己的男人丢脸,答她也跟着丢脸。

    陰申霸很无辜地拉她入怀。“人家不是不屑,而是忙着‘办事’。”

    “他是禽兽,你是野兽,一丘之貉。”一鹰一豹,非人也。

    全是下半身比大脑发达,兽性的极致表现。

    这样他也有错?“猫儿,宝宝乖不乖?有没有不听话?”他大掌放在她的小肮上轻抚。

    “你只关心宝宝,那我算什么?装孩子的容器?”

    孕妇就爱使些小性子。

    陰申霸的眼中溢满爱意,温柔的唇轻轻地覆上唐弥你鲜艳的红唇,以吻许诺永生的情。

    “有你才有孩子,因为你,我才接受他,他是我们爱的见证,我爱你,猫儿。”

    他等着听她的回应,而两个被“摒弃”的女人窝在沙发上一边啃瓜子、吃香蕉,一边观赏世纪超烂文艺爱情片。

    “哎呀!好无聊,他们干么不就地正法?”人家想看限制级嘛!至少露个胸吧!蓝中妮在心里呐喊着。

    风天亚随之附和,“如果手中有架V8就好,你看他们这画面多蠢,留下可滋后代戒之。”

    “嗯!有理。”蓝中妮把香蕉皮往两人中央一扔。

    “喂!转个台吧!现在观众喜欢看艳火辣片。”

    “最好全脱光。”

    风天亚立刻接口,两人相视一击拳。

    “要脱自己脱,你们的身材不会比我烂。”唐弥弥叫喊着。死女人,没事赖在这里当电灯泡。

    “我们看的不是你。”风天亚懒懒的一笑。“兄弟,你打算见时才拖她上礼堂?”

    被问的陰申霸宠溺的转向爱人。“猫儿,你看呢?”他一副完全以妻为上的新好男人形象。

    “依我看呀!”唐弥弥甜甜地朝他露出笑容。“下辈子如何?”

    “猫儿,我不会让小孩当一辈子私生子。”他在笑,笑得很邪恶。

    “那是我的小孩。”养得大就好,婚生、私生有何差别?

    他勾起嘴角,显得狂霸非凡。“最多一年,你必须成为我的妻子。”

    “是吗?你不必当你的豹王吗?”她才不信他能抛下岛分一年。

    “要打个赌吗?”

    此刻在恶人公寓外站了两排人,身着豹族仆役的衣饰,地上堆满豹王的日常用品,还有擅长药补的厨娘。

    这场男女之战,胜负势必揭晓。

    而远在白月之岛,有个男人趴在豹王宝座上捶胸顿足,大喊豹权不张,可惜没人同情他。

    一份情、两处心,千里姻缘一线牵。

    爱,直古不变。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难驯神算女最新章节 | 难驯神算女全文阅读 | 难驯神算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