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火龙果之恋 > 第十章

火龙果之恋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上百名警力包围住一幢别墅,三、四十警车同时闪着刺目的红光,在枪声不再后;放声地发出震人的鸣声,位长官级的人物带着几名高级警官入内。

    肯德基爷爷招牌似的笑容挂在脸上,一副小狈般讨好的姿态,张开大大助手臂准备迎接他的爱将。

    只不过迎面而来是张怒气冲冲的美颜,他才刚意识到不对劲时,硬邦邦的拳头贴上大饼脸,身后的手下投入佛手击接他倒下的庞大身躯。

    可见他对手下多刻薄,做人多失败。

    “你们设计我——”

    柳宿捂着耳朵瑟缩了一下,慑于她的滢威,涎着假笑离她远一点,免得遭遇和局长同等下场

    “你是我们警察的楷模。警界的精英,更是我们的精神领袖,为了维护传奇的延续,我们牺牲奉献……”

    “闭、嘴——你想吃屎吗?”挥动举人的左天蓝一脸愤慨。

    这些坐享其成的混蛋,居然敢在背后算计她,事后才用哄小孩的可笑嘴脸来接收功劳,简直是警界的一大污点,人性的黑暗面。

    说得好听放她长假,要她安心养伤不用担心擒匪之事,一切自有人担当。

    是喔!那个担当的人就是她。

    “小学妹,你的脾气还是那么呛,温柔一点嘛!”柳宿好笑地拍拍胸装害怕。

    本来涵养就不及格,再跟下九流的黑社会分子厮混一段时光,想要她多点女人味都很难。

    身上带着一股江湖昧,她还算是个警察吗?

    左天蓝一反常态噙着邪笑搭上他的肩。“柳学长,你欠我的人情该还了吧!”

    “你……你不会吧!”他意昧到她的讨好有陰谋。“我做不了主。”他看向正在柔下巴的局长。

    “老狐狸好摆平,你呢!”一瓶洋酒外加万城一座,肯德基爷爷就笑得阁不拢嘴。

    “这……循私枉法不是好警察应有的态度,我……呃!十年前我就说你请便。”

    对呀!十年前。

    十年前她刚进警言学校时,他看不惯小学妹的狂样想下下马威,结果被马踢到背,在床上躺了十一天。

    “喔!学长真是识时务,那……报告就出你来写。”左天蓝指指一地的尸体和伤兵。

    嗄?!这报告怎么写,太狠了吧!“没问题,没问题,交给我。”

    没问题的背后是头大,他要怎么编才像一回事。

    “台湾的警察未免太失职了,放着一干黑帮恶徒不抓,却在这里商量如何循私。”

    冈田一夫不屑的勾着唇,陰森森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左手又着腰,右手抱着胸,摆个三七步。

    “你管太多了吧!怎么还没滚回国际刑警组织,该不会被革职了吧。”坏心的左天蓝如是一说。

    “像你这样目无法纪的警官都能成为传奇,治安能好才是奇迹。”竟当他的面打算放走杀人犯。

    他是喜欢左天蓝没错,至今仍心存爱慕。

    君子不夺人所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死守一朵罂栗花,他早就看开了,不齿和一名黑道大哥抢女人,那太没面子了。

    “我昨你的死倭寇,是不是要再尝尝拳头的味道。”鬼才要他的传奇,她只想扁人。

    “你不要一直污辱我大和民国,上回是一时大意遭你偷袭,不要以为我怕了你。”

    两人像狭路相逢的斗牛互瞪,柳宿赶紧跳出来打圆场,不让旁人看笑话,说警察起内哄。

    而这些旁人不就是一脸无畏的风似默,以及他身后的六位护堂主。

    “两位熄熄火,你们都是这个案子的幕后功臣,何苦自相残杀呢!”

    “幕后功臣——”两人同时用眼神一挑。

    喝!什么表情,想杀人吗?“凡事总要给人点甜头吃,不然报告你们来写。”

    “休想。”两人同时朝他大吼。

    “所以喽!”柳宿无奈地摊摊手。“要不吃草的马儿肥又快,付点代价是理所当然。”

    言下之意是不追究黑帮行凶之事,帮忙掩饰是知法犯法,大家互退一步各蒙其利,何乐而不为。

    “咳咳!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清清喉咙,局长一表正经的插言。

    这些孩子太不像话了,好歹有他这个大人在,多少收敛些。

    “局长。”

    “报告谁来写都役关系,只要记得我‘英勇’的出场。”

    功劳簿记他一笔。

    众人想口吐白沫,他太……那个了,有什么样的长官就有什么样的下属,难怪一干手下要视他为隐形人。

    有这样的上司真是丢脸,可耻至极。

    柳宿不待局长下令,自行唤了十数名口风紧的警员入内,将死的活的一并处理,免得看久了想吐。

    “等一下。”左天蓝突然开口一唤。

    “又有什么大事,小、学、妹——”他有不好的预感。

    “我手痒。”

    她她她……老毛病又犯了。“不好吧!我还要带他们回去录口供。”

    “柳大组长呀!我就是要他们开不了口。”她比比风似默一行人。“报告与口供若不符……”

    柳宿马上明了她的含意,手一挥,警员放开所有活的犯罪者。

    “我今天眼睛痛,什么都看不到,待会得到眼科挂个号。”

    柳宿敌意背个身子瞧瞧墙角的蜘蛛织网,左天蓝挑衅地看看冈田一夫,问他有没有意见。

    “今天我休假,你看到的冈田一夫是幻象,我正在海边享受太阳浴。”他陪着柳宿数蜘蛛。

    “嗯!有长进。”她眼波一转。“局长呢!”

    局长赶紧挑弄眼皮。“哎呀!我的隐形眼镜怎么掉了,你们快帮我找找看。”

    数个警员假意帮局长找不存在的隐形眼镜,他们都了解左天蓝的个性,同一警局待久了,多少也感染一些暴力的性。

    她扳扳手指头做做热身运动,笑得非常开心地走向缩成一堆的肉摊。

    不一会儿,沾满血迹的拳头才满意地收回。

    “啧!你改行卖肉饼吗?”柳宿忍不住一讽,但不同情。

    冈田一夫摇摇头,“你们台湾警察太暴力,难怪常常挨告。”害他脚疼也踹了两下。

    局长大人很严肃的说道:“左警官,身为警务人员不该被私情左右,你的拳头轻多了。”

    啊——地上有重物落地声。

    当风正威一行人被“拖”出别墅时,屋外守候的员警差点掉了眼珠子,张口结舌说不出半句话,这是人吗?

    警方开道,黑帮大哥潇洒地当座上客。

    天下事无奇不有,警察送刚杀完人的黑道分子回家,不予于逮捕反而恭敬地迎下车,实在是……

    唉!这算不算另类的警“民”合作?

    ※※※

    诡橘。十分的诡橘。

    刚办完冷夜衣的丧事,众人仍沉浸在哀恸的气氛中,突然浓烟四起,不消半刻钟,全数陷入中度昏迷,包括六护堂和风似默。

    一群行动敏捷的黑衣部队快速掳走众人,留下袋聚清烟和一室死寂。

    “这里是……什么地方?”

    幽幽醒来的风似默环伺四周,晕黄的墙壁反射出头顶上的小灯炮,他瞧见墙角处有六具隐约的人形。

    定下神再瞧,竟是他的六位护堂主。

    “怎么……”

    他不仅为何会身处幽暗的小房间里,犹记着一阵迷烟袭来,淡淡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忍不住贪闻了几口,然后就……不省人事。

    难道是说中了敌人的迷魂香?

    六位护堂都在,那……他骤然心一慌,蓝儿呢?她在哪里?怎么不见她的踪影。

    在他心乱如麻之际,昏迷的六位堂主渐渐清醒,一一不解地茫了眼,迷惑地看看四周环境。

    “帮主,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石虎的问话唤醒了他的理智,风似默当下果决地下着命令,要他们想办法开启眼前这道看起来年久失修的铁板门。

    试了几次撞门未果,冷吟堂堂主沈千原拆下腰带上一截铁丝板直,插入小孔中转动。

    咔嚓、咔嚓……

    一根小铁丝挽救了他们的恶运,笨重的大门锁松了,他们合力推开铁板门,容纳一人通过的宽度,走出这间小囚室。

    放目一望,四周诡异的刑县挂满整个空间,类似中古世纪贵族变态的刑房,所有刑具皆生满铁锈:还有一股难闻的腐朽味。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道狭窄的阶梯,墙壁是石块堆积而成,一支燃烧快尽的火把照亮前方的路。

    “帮主,我们是不是走进时光隧道了?你看这里的东西都很古老。”张翼全身泛着冷意。

    “你想有此可能吗?”风似默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心爱的女人。

    阶梯尽处是如迷宫般的通道,弯弯曲曲似无尽头,走了好半天终于看到前方有一丝亮光,他们谨慎小心地互相掩护走出通道。

    接着有发发出惊讶声。

    “天呀!这和电影上的古堡简直如出一辙。”

    没错,他们此时正处于一座古堡的正厅,豪华奢靡的布置令人眼花缭乱,分不清东南西北,每一件物品都像是价值不菲的古董。

    风似默傻眼了,但心中仍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如坠五里雾中。

    “用心点,找出蓝儿。”

    “是,帮主。”

    一行七人在大得吓人得正厅四处梭巡,突然有人抬头一望,乍然胜大眼,支支吾吾地指着天花板,大家好奇地倾着手势看去。

    哗——怎么会这样?

    一只笼子吊在半空中,可笑地布冒成一塔型阁搂,露出一个类似气窗的正方型口,一张气瞪着眼的容颜印在众人眼中,嘴巴贴上三层胶带。

    “蓝……蓝儿?”

    风似默诧异得说不出话来,看着铁笼上方的链子绑死在二楼回柱,他一言不发地奔向楼梯,欲放下链子。

    未果,他直接攀着链子爬到铁宠,用力地扭开横闩,进人笼内解开被缚手缚脚的佳人。

    尚未完全解开,铁笼突然直线下降,距离地面不到十公分处停住,撞得笼内两人鼻青脸肿,惊魂未定。

    “我要杀了左天绿,什么自由落体——”胶带一撕开,左天蓝马上破口大骂。

    陡地。一阵鼓掌声响起,楼上出现无数道人影,众人才恍然醒悟。

    被戏弄了。

    “欢迎各位光临左、风联姻现场,本人谨致上最高的谢意,希望各位尽兴。”

    左自云一说完,正后方的大墙壁向两方隐没,一座两层楼的大蛋糕被人推了出来,柳宿和冈田一夫一身待着的打扮,脖上系着红色小领结。

    “哇,这座蛋糕有十层耶!要吃到什么时候才吃得完。”沈千原忍不住一呼。

    从笼子走出的左天蓝和风似默绿着一张脸,不敢相信这些人为了整他们,不惜耗下巨资租了古堡,千里迢迢由台湾“绑架”他们到法国。

    出境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光看一屋子警察就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通过海关,私运众人过关。

    “女儿呀!女婿,你们还楞在那里干什么,快就定位,牧师在等着呢!”

    半推半就的新人有气难吐,有怨难伸,被动地站在阶梯下,聆听意大利籍牧师念着听不懂的西班牙文。

    他们像两座木偶被牵着走,咬牙切齿地说出——I;;do,然后在结婚证书上签下名,互套上白金戒指,有些陰沉地碰碰嘴唇。

    娶到心爱的女子为妻是件值得高兴的喜事,可是被出卖的感觉可不好受,到底谁是内贼?

    风似默看见人群中的风至野,用眼神谴责他的倒戈,风至野则回以——我也是被骗的,我很无辜。他哪知道所谓的烟火是迷魂烟。

    风似默完全不相信他的解释,因为在他愧疚的眼中看到一丝戏情,他根本和左家老少同流合污。

    “好啦,好啦!最后一道程序,切蛋糕。”左天缘兴奋地大喊着。

    “切蛋糕?!”

    一对新人看着两层搂高的大蛋糕,怀疑该从哪里下手。

    不过等待只是到那,只见柳宿举抢向上一射,瞬间掉落网状的绳梯,他的枪法或许没有左天蓝神准,但是定点射击的成绩不赖。

    左天蓝一瞧见从空而落的绳梯就开始发飙。

    “你们休想要我爬到上面。”她一身白色蓬裙礼服和三寸高跟鞋,不摔死才怪。

    左白云幸央乐祸的说道:“女儿呀!剩下最后一道手续,然后你就自由了。”

    自由?!我看是自杀。她死都不肯上绳梯。

    在天虹笑着对风似默说:“屠龙英雄,你还不抱着你的战利器接受欢呼,我们可是用了心让你一展雄风。”

    “你们就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吗?”他能怎么样,当众接他的姻亲们?

    “大丈夫不拘小节,何况你是位黑帮大哥,婚礼不特别一点怎能显出诚意。”报复的果实真是甜美。

    “你……”

    左天虹催促着。“好了,别小家子气,快上吧!要不要老婆就等这一刻,不然她可要跑了。”

    一咬牙,风似默大步地抱着尖声连连的新科帮主夫人爬上缉梯,赢来满堂喝彩。

    到达顶点时,他应众人要求印下一记深情的吻。

    “蓝儿,我爱你。”

    左天蓝狠狠地瞪着他。“我恨你,风似默。”

    他大笑地再亲她可爱的小嘴,强拉她的手切下蛋糕。

    就在那一刻,绳梯松落了,两人罩在网里掉入蛋糕塔中,狼狈得爬不起来,一身都是奶油。

    “甜蜜甜蜜,欢度一生,永浴蛋糕河。”左天青为结局画下句点。

    欢笑声洋溢在古堡内,众人抢着用手指挖蛋糕吃,互在对方脸上留下白色奶油沫。

    这是一场快乐欢欣的婚礼。

    只有两个人仍在那里努力奋战,企图爬出一层层的蛋糕,风中依稀听见一列男女这么怒吼着。

    “我要杀了你们——”

    笑声依旧,变调的爱情依旧,故事仍流传着一则左氏拒婚趣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火龙果之恋最新章节 | 火龙果之恋全文阅读 | 火龙果之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