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魅灵 > 第十章

魅灵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算计我——”;;

    一阵烈焰冲天直上云霄,烟雾弥漫堵住了出口,叫人退无可退的与烈火相对,忍受熊熊火光所带来的灼烫,再怎么不可一世的枭雄也会灰头上脸。;;

    不相信计划会失败的强森趴在地上大口喘气,不想死去的拚命呼吸,为的只是大火燃烧下的一口氧气而已。;;

    在学术发表会前,曲渺渺借口要放工作人员几天假为由送他们去南部游玩,不希望徒增伤亡,予人有机可乘的筹码。;;

    火光艳艳,血红色的火蛇在实验室中飞舞,但她一点也不觉得可惜,任由多年来努力的心血化为火炬。;;

    她在微笑。;;

    笑人心的贪婪和不知节制,为了利益宁可出卖灵魂与撒旦为伍,将阻碍前途的绊脚石一一清除。;;

    该嘲笑人性的黑暗还是悲悯世人的短视呢?转眼即空的名利富贵不过短暂如白云,瞬间消失在无垠无边的蓝天之中。;;

    她可怜他。;;

    “是你的贪心算计了你,我只是帮你清除了石子让你好走。”人不贪就不会有这场精彩烟火。;;

    多美的颜色,像她父母死亡的那一日,剥剥的燃烧声是唯一的哀歌。;;

    “你不可能知道我处心积虑的接近你,是为了灵魂转换器,是谁告诉你的?”就算要死他也要当个明白鬼,绝不甘心认输。;;

    “你。”爸、妈,女儿为你们讨回债了。;;

    “我?!”强森不信的一吼,不慎吸入浓烟而呛个不停。;;

    曲淼淼在火中朝他一笑,神情有如圣母玛利亚。“你一定没料到我提早结束课业回家,当场目睹你杀死我父母的残酷。”;;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我没发现你?”他特意挑她不在家才下手,为何会有意外。;;

    “妈妈的手表掉了,我自告奋勇的到地下室找。”因此逃过一劫。;;

    一股血腥味先吸引她的注意,她以为是老鼠死在里头,急忙的奔上楼想叫父亲来瞧一瞧。;;

    谁知一到楼梯口她还来不及唤人,母亲凄厉的声音先一步响起,她发不出尖叫声的捂住嘴巴,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

    发觉她躲在楼梯底下的母亲以眼神示意,拚着最后一口气假意逃生,拖着几近流尽鲜血的身子趁隙关上通往地下室的门,她也被关在里头。;;

    没人发现她躲了多久,只知一场大火烧毁了她的家,她在众人散去的时候才出现,两眼空洞的望着焦黑的墙壁,以及母亲临死前所躺卧的位置。;;

    当时的她哭不出来,整个人像怞空的灵魂似杵立着,天几时沉黑她并不清楚。;;

    直到一只厚实有茧的大掌搭上她肩膀,她才发现天早已亮了,一天又过去。;;

    这时她才敢放声大哭,趴在干爹的怀中流尽身体每一滴水分,然后昏厥。;;

    醒来之后她决定报仇。;;

    “你看见我行凶?”为什么他不小心点,留下漏网之鱼。;;

    “是的,我看见了,就是你狠心的杀了我父母。”当时的悲痛难以形容,她甚至得伪装不知道凶手是谁。;;

    “为何你不举发我,任我逍遥法外?”他不相信她会仁慈的放过他。;;

    “因为干爹发现我父母研发的生化武器不见了,它的杀伤力足以毁掉半个地球,所以我必须等待。”他不会知道她有多想杀他。;;

    可是她忍下来了,为了更多无辜的生命。;;

    “你让我接近你是为了调查生化武器的下落?!”她……她太可怕了,居然一直算计着他而他却未发觉。;;

    他被自己的傀儡躁纵了。;;

    “你说对了,难道你没发现你售给第三世界的生化武器始终没被使用过?”那是她的第一步。;;

    骤然领悟的强森已来不及后悔。“原来是你发明了解毒剂。”;;

    因此他收到的金额只有一半,事先收取的订金。;;

    “时间让我遗忘了仇恨,原本不想再追究你杀死我父母的事,从此回复平静的生活,各走各的路不再相见。;;

    “可是你还是贪得无厌,假意拿了一纸伪造的遗嘱要监护我父母留下的遗产,甚至藉机订下婚约,表示是为了保护我才不得不作的决定。”;;

    当时她震惊极了,不敢相信他会故技重施的骗取小甭女的财产,以伪善者的嘴脸嘘寒问暖,让每个人都确信他是个好人。;;

    拜托干爹调查后才发现他不只要她的财产,还不放过她正为美国政府进行的新实验,曲意承欢的想从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所以她在干爹的示意下将计就计和他订婚,并将实验室由美国移到台湾,因为干爹说他有许多实力不错的朋友可以就近照顾她。;;

    事实上她的确受到不少帮助,总有无形的人在一旁保护她,使得她更加专注在灵魂转换的研究上。;;

    “你和雪莉的事情一开始我便知情了,有她让你分心,更方便我收集你犯罪的证据。”;;

    “你……咳咳!没想到你……连她也利用……我真……轻看了你……”他错在太轻心,没把她高人一等的智商算计在内。;;

    他败得很窝囊。;;

    “为了感谢她的『义助』,所以我让她走。”开除不过是一种手段,她不想她越陷越深跟着陪葬。;;

    她居然心细到如此。“你不怪她曾意图加害你?”;;

    “为什么要怪她?!她不过是爱错人的可怜女子,我不认为她值得为你这种人牺牲。”为爱痴狂的女人都需要被原谅。;;

    以前她并不懂这种事,直到她爱上一个男人才明白爱的力量有多大,足以令人为它生、为它死,为它魂魄俱灭也在所不惜。;;

    死到临头才知害怕的强森跪地一求。“你放过我吧!渺渺,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

    轻叹一声,她仰头一望心爱的男人。“水,我该不该饶恕他?”;;

    “哼!你要敢放过他,我就把你丢进火里和他作伴。”这种人死不足惜。;;

    “好凶哦!你一点都不像体贴的情人。”她略微抱怨的紧贴着他,怕他一个失手真把她丢进火场。;;

    “我没让你得到满足吗?女人就是不知餍足的麻烦生物。”要体贴他改明儿买一堆贴布给她,让她想贴哪里就贴哪里,够体贴了吧!;;

    不晓得是脸红还是火光的反映,曲渺渺的脸蛋红扑扑得像醉醺了。“你……你闭嘴啦!土匪。”;;

    他笑着低吻她。“我是土匪又怎样,你可是爱得很,一直说好爱好爱我。”;;

    “得意呀!你这小人。”;;

    这次确定真的脸红的曲淼淼觉得她全身都在发热,一想到他无耻的逼迫方式羞得脚指都缩了起来,没法子再看他取笑的眼。;;

    哪有人用那种方法逼人家示爱,一次还不够非一说再说,直到彼此都没力气了才肯罢手。;;

    说他是土匪一点也不为过,专门掠夺真心。;;

    “你……你们为什么不怕火?”好热,他快被自己放的火给融化了。;;

    原本只是想烧死他们,没想到火势会反噬到他的方位,堵住唯一出入的信道。;;

    恼他杀风景的绿易水口气不悦的反问:“鬼会怕火吗?”;;

    “你们是……”强森想到了灵魂转换器,可是此时它是被自个抱在怀中。;;

    “不妨告诉你吧!改良后的MA三十六配合灵魂转换器可以使人自由的从肉体脱离,你看见的是我的灵魂。”他抱的是一开始实验的雏形,早被淘汰了。;;

    强森真的怕了,求生的意识让他无法骄傲。“救我,救救我,淼淼……我不想死……你救我……救救我……我错了……”;;

    “我说过叫我曲博士,我们的恩怨就此一笔勾消。”她学会了残忍,撇过头不看他挣扎求生的恐惧。;;

    相信她父母临死前也这么求过他吧!可是他得意的笑声至今仍出现在她梦中。;;

    “走吧!我怕你晚上作恶梦。”这种人不需要理会他,咎由自取。;;

    “嗯!”是该走了。;;

    两道光影穿过火墙向外移动,无视火光的猛烈依然面不改色,不曾回头地同情留在火中舞动的悲鸣男人,任由他扭曲的身躯逐渐弯缩。;;

    若他们肯停顿一秒回视一眼,他们将会发现半毁的实验室里多了一对气质温和的中年夫妻,半叹息半遗憾的带走一具白色灵体。;;

    善与恶仅在一线之间,是非到头终有公论。;;

    歹心不可起。;;

    ;;

    “是哪个混蛋将我的莲花跑车拆得七零八落,快给我从实招来。”;;

    “呜!我的钱还来,谁那么没有公德心摧毁我心爱的『钞票』,我还等着拿它换钱。”;;

    吸尘器的隆隆声盖过阵阵鬼呼神嚎和呼天抢地,勤奋的男人照常打扫他的绿房,完全无视朝他飞奔而来的两只黑头苍蝇。;;

    居家环境最重要的是要整洁、干净,不能留一丝污垢任细菌繁衍,小小的铜币角落也要扫得一尘不染,维持一定的居家品质。;;

    人要健康需勤打扫,不要因为细菌尘螨小得看不见就偷懒,忽视小处往往得大病,人满为患的医院就是全民惰懒的明证。;;

    扫呀扫、抹呀抹,如墨的“石头”太黑了,丢掉,不管它是不是汉朝的名砚,看了非常碍眼。;;

    嗯!是乱丢的卫生纸,虽然摸起来粗粗的像张纸,既然掉在地下便是不要的,他做做好事柔掉了吧!即使它看来像是一张即期支票。;;

    “阿绿,是不是你拆了我的跑车?”除了他,没人会这么无聊敢动他的车。;;

    “是我的车,你把它输给我了。”上官微笑向上官可怜伸张主权,转而找绿易水算帐。“老实说,阿绿,我绝对绝对不会生气。”;;

    只会暴跳如雷,三天吃不下饭而已。;;

    “你们要是太闲可以拿抹布和水桶帮忙,我非常需要人手。”处理他们留下的脏乱。;;

    上官微笑痛心的指着慢条斯理、完全不受打扰正在品尝蛋糕的女孩。“她不是人吗?”;;

    被点名的曲淼淼只是优雅的看了她一眼,不想卷入四分院的“内斗”。;;

    聪明人选择隔山观虎斗。;;

    “你敢让她帮忙吗?我建议你先把值钱的东西收好。”他不负责理赔。;;

    而他不认为四分院中有什么东西不值钱,每一样都昂贵得叫人心痛。;;

    微之一哂,上官微笑连忙护住最好的生财工具——电脑。“自己人就别装傻了,是你对不对?”;;

    “没头没脑谁听得懂,没看见我正在忙吗?”意思是忙得没时间作怪。;;

    “再忙也有不忙的时候,咱们兄弟一场别罗唆,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一脸沉痛的上官可怜搭上他的肩称兄道弟的套交情。;;

    绿易水没理睬地丢给他一瓶清洁剂。“我看你真的很闲,去清清厕所吧!”;;

    “你叫本帅哥清厕所,你不要侮辱我的帅好不好。”像他这种绝种美男是不做低下工作的。;;

    “是不要侮辱我的美,中国娃娃的歌。”是很帅,可是和另一张女性化的睑孔一对照,感觉就是有点别扭。;;

    一道细细的声音在喝红茶的空档发出,优闲的神情让人好生怨恨。;;

    “三水表嫂你太过分了吧!你家的一水兄欺负我们兄妹俩,你好歹吭声气骂骂他没天良,晚上不要让他睡……哎唷唷!我的耳朵……”;;

    他竟然偷袭,太卑鄙了。;;

    “你去给我清冰山上的鸟屎,有空多话就多劳动劳动。”可以不理他但不能不让他“睡”,真是不懂事的小表。;;

    脸一绿的上官微笑看着塞到手中的扫帚,她有想哭的冲动。“你……你太狠了。”;;

    “好说、好说,比起你对我做的事简直是沧海之一栗,我没齿难忘。”他还不够狠。;;

    果然是他做的,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记恨记到和她的钱过不去,他早晚会因为缺少一块钱而穷死。比他更记恨的上官微笑如此诅咒他的未来。;;

    “我家妹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害你迁怒于我,我替你揍她两拳。”这个死要钱的钱痴老不收敛,说不定害他哪天被人寻错仇砍死在街头。;;

    像仇人一样的上官兄妹互相瞪视着,一副要将对方给宰了的模样,看得采中立立场的曲渺渺心惊胆战,生怕战火波及到她。;;

    她二话不说的看了心爱男人一眼,他马上意会地连人带点心移到安全角落,并以自己为屏障挡住没事找事的两个闲人。;;

    “天呀!不会吧!你……你又开始大扫除,我才刚逃难回来。”整间消毒水的味道,他想毒死谁?;;

    绿易水不敬的横睨一身紫艳的“老”女人。“表姊辛苦了。”希望她的心脏尚未老化。;;

    眼皮忽地一跳的紫愿有种不祥的预感,从来不叫她表姊的臭小表突然反常必定有鬼,他一定是做了什么她肯定会尖叫的事。;;

    行李还没放下,美丽的身影如虹划过,一道炫丽的流光消失在紫色大门内。;;

    “绿易水,我要宰了你——”;;

    不知所以然的曲渺渺继续吃着她的蛋糕喝红茶,幸福的漾着甜蜜微笑凝望她所爱的男人,再一次感谢老天将他送给她。;;

    她会一直幸福下去。;;

    如果表姊停止追杀她的男人。;;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魅灵最新章节 | 魅灵全文阅读 | 魅灵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