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失恋后请排队 > 第十章

失恋后请排队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来呀!来呀!快来抓我,哈哈哈!抓不到,抓不到,小强是笨老鹰,抓不到小鸡,咯咯咯!小鸡要笑大老鹰……”

    “一、二、三、木头人……一、二、三……厚!小花,妳刚才是不是动了……不要抵赖喔!院长姊姊说不可以骗……”

    “……谁要玩抓迷藏,黑白猜,输的人当鬼,其它人跑去躲起来……”

    时间过了多久?时间像缓慢的河流,一天一天的往前推动,小孩子无忧的欢笑声从树荫下传来,带来不再让人沮丧的希望。

    常婆婆下葬后,泉武人还是没回来,就像断线的风筝毫无消息,一去不复返。

    重新收拾好心情的常乐天从公所课长口中得知,他们当初还来不及办结婚登记,所以婚姻并不成立,她还是单身,并非泉太太。因此她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再住在别墅里,便遣散佣人,关掉电源,拔起电话线,将一切还原,彷佛一场梦的走出她以为永远幸福的世界,将他所给的一切东西全部留下。

    接下来这段时间里,她拿出泉武人留给她的存款,谨记他曾教过她的投资理财观念,跟着在股市玩了一下,小赚了一笔。

    刚好村子里经营不善的育幼院打算关门,不忍心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的小朋友又要流离失所,常乐天便用赚来的钱接手,成为年轻的院长姊姊。

    她把喜云妈妈和她的名字中间各取出一字,将原先的育幼院改名为“喜乐育幼院”,意思是即使没有父母在身边,也要欢欢喜喜、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没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笑一笑,好运就会到。育幼院的大门入口处,写着这么一行字。

    “院长,又要去放风筝呀!”好像快下雨了,风筝飞得起来吗?

    “是呀!林老师,我看起风了,想让它飞高点。”风筝上满是她的想念,飞得越高,他应该看得见吧!

    “天天放不腻吗?每次都收不回来,全断了线。”她买的是哪个牌子,居然才飞一次线就断了,她绝不买给她儿子玩。

    她笑了笑,没说明线为什么会断。“要不要一起去玩,所有的烦恼都能顺着风筝线往上飘走。”

    “免了!免了!我得看着这些小萝卜头,妳把他们全给宠上天了,他们一个个都不怕我了。”已婚的林老师假意埋怨。

    常乐天望着远方的天空笑道:“我自己也是孤儿嘛―当然要对他们好一点,没妈妈的孩子可是很可怜的。”

    阿嬷,我现在过得很好,妳看见了吗?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照顾自己的。

    经过丧亲、失爱的双重打击,常乐天变得成熟许多了,也不再毛毛躁躁,老犯迷糊,显得沉稳又平静。

    毕竟没人在后头盯着,她不自我成长不成,爱她的、她爱的一一离她远去,她必须自立自强,化悲愤为力量,将个人的小爱转为大爱,全心奉献在一群和她一样失去亲人的孤儿身上。

    武人,我的相思你收到了吗?你是不是真的不要我了,和晴子双宿双飞?眨了眨眼,常乐天努力将眼底的酸涩眨回眼眶,她告诉自己绝不能再掉一滴泪,让关心她的人担心。

    风筝越飞越高,她眼里的落寞也越深,手中的线拉扯着,让它任意在天际间自由翱翔,顺着风,偏向她思念的方向,将缕缕情丝托付风筝线。

    蓦地,她拿出剪刀一剪,风筝骤地脱离掌控,飞到她到不了的国度。

    原来这就是风筝断线的原因。

    “乐天阿姨,乐天阿姨……厚―,乐天阿姨,妳为什么这么会跑,不乖乖待在办公室!妳害我找得很累很累耶!”不乖的大人要打**,像他每次吵着要跟妈妈睡时,爸比就用他大大的手打他小屁屁。

    “瞧你跑得一身汗,赶快擦一擦,不要感冒了。”他是舒晨姊的宝贝儿子,不能受寒。

    嘟着嘴的沈人人拨开她的手,气呼呼的手插腰。“赶快跟我走啦!我阿公说妳有东西掉了。”

    “我?!我哪有什么东西掉了?”

    “吼!妳要慢吞吞到哪时候?庙里的失物招领处有妳的失物待领,再不快点,阿公又要说我便便不利了啦。”没耐性的沈人人索性拉起她的手,往月老庙跑去。

    “是办事不利啦!不是便便不利……哎呀!人人,你跑慢点,小心跌倒……”

    呼!小短腿还真会跑。

    真是的,什么事这么急,东西掉了先搁着不就得了,等她有空再去取回,反正没人敢去庙里偷,搁再久也不会掉……

    咦!咦咦!那是什么?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天哪!天上怎么那么多风筝?!有蝴蝶、蜜蜂、瓢虫,还有蜈蚣、老鹰、鸭子……长长尾巴的彩色风筝横过半边天,翱翔的巨龙追逐风的影子,缤纷色彩炫-丽了整片云空。

    是风筝比赛吗?还是现在流行放风筝,就像单车风潮般,人人都要有才炫。

    “乐天啊,快过来,这条线妳拉着。”呵……助人最快乐。

    “村长?”望着被塞入手中的风筝线,常乐天一头雾水。

    “快啊!拉着往里走,有妳意想不到的失物等着妳喔!”这可怜的孩子终于可以开心了,不用每日望天兴叹。

    “意想不到的失物……”村长在打什么谜语,神神秘秘的。

    常乐天不明就里的照着村长的话,慢慢朝庙里卷着线,她以为等着她的是大型风筝,一步一步走近,线也越拉越紧,像卡住似的。

    蓦地,她睁大眼,不敢相信前方的失物竟是―

    “傻呼呼地张大嘴干什么,不认得我是谁吗?”还是一脸蠢相,没点长进。

    “你……你……”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恶毒言语。

    “把妳的脚伸出来。”

    像个没生命的木偶,常乐天听话的脱掉人字拖,让十根秀气脚指头踩在地。

    “还有妳的手。”

    “手?”她无意识的乖乖伸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好久好久只能在梦里见到的男人。修长的食指一根一根的数着,从脚趾往上数,数到十指最后一根小指,一条月老庙求来的红线轻轻系上,打了个死结。

    “妳前十九次的恋情不再是妳的梦魇,我才是妳今生注定的终结者,除非妳有二十一根指头,否则妳老公的位置只有我能坐。”他排第二十个,最后一号。

    “武人……”眼眶一红,誓言不再流泪的泪水滚滚滑落。

    “走,到外面来,有句话我早该告诉妳了。”泉武人牵着她走出月老庙,叫她抬头。

    头一仰,“啊!那是……”她哭得更凶,泪流不止,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十九只蓝白交错的风筝上各写一字,分别是―常、乐、天、妳、是、我、的、我、永、远、爱、妳、泉、武、人、爱,常、乐,天。

    “我是妳第二十个情人,所以我要亲自对妳说―我爱妳,真的很爱妳,我心里再也装不下其它女人。”唯有她才是他的挚爱。

    听完他真挚的告白,常乐天笑着飘泪,又哭又笑地奔入他怀中,浑身发颤地紧紧抱住。

    “我也爱你,武人,好爱,好爱你,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真的是他,不是在作梦,她终于等到他了。

    “笨蛋,给妳脑子是做什么用的,老是不会想!”泉武人不改本性的悴骂,手指却轻柔地抚着她过肩长发。

    “好怀念呀!”怀念他的毒言毒语,虽然她一点也不笨。

    他没好气地赏她一颗爆栗。“怀念个头,我还没死,好端端地站在妳面前。”

    “噢!一见面就打人,你家暴喔!”可是她、心里却很甜蜜,不觉得痛。

    “妳还敢说,我要跟妳算算总帐,为什么家里的电话不通、我打给妳的手机全部转入语音,妳到底搞什么鬼,最好一五一十地给我说清楚!”

    他心急如焚,担心她出了什么事,偏偏他有事走不开,一回到日本便被处理不完的公事绑住,医院、公司两头跑,忙得焦头斓额不可开交,一天睡不到四小时,只能寝食难安的不断透过各种管道,想得知她的消息。

    “呃!这个……我……我想你不回来了,所以就……没回到别墅……”那是伤心的不想睹物伤情。

    “胡说,我明明请阿嬷转告妳,要妳到日本找我,我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

    一提到阿嬷,她不禁悲从中来。“阿嬷她……在你走的那天过世了。”

    “我知道,村长跟我说了。”要是知晓阿嬷会当天辞世,他不会仓卒离台。

    “她走得很详和,很平静,像睡着了一样慈祥。”她知道阿嬷累了,所以要好好睡一觉,长眠地底。

    泉武人心疼的亲吻她偏瘦的面颊。“阿嬷是有福气的人,她有妳这个孙女孝顺她,这一生也无遗憾了,不要再难过了。”

    “嗯!不伤心,我要阿嬷看见我开朗的笑容……咦!武人,你的脸怎么了,谁打你了,我去打回来,替你报仇!”可恶,竟敢打她老公,不知道她穿几号鞋吗?

    他连忙拉回暴走的妻子,暗自苦笑。“是村长太太动的手。”用她家门口的大扫把。

    “咦!阿霞妈妈?”他做了什么事惹她发火啊?

    “她啊……呵,没事……只是误会。”好大的误会。“走吧!先到公所。”

    他认了,谁教他交代不清,白白苦了两人。

    “公所?”她已经辞职了啊,去那干么。

    “补办结婚登记,免得某个小笨蛋以为我抛弃她,房子不要了,手机也丢掉,自怨自艾地躲在老鼠洞里,哭诉我不要她。”他也是无辜受害者,被误当薄幸郎,平白挨了一顿打。

    “老公……”常乐天感动得两眼照亮。

    “回家后有妳好受的,可恨的笨女人。”他再也忍不住别后相思,俯身吻住思念已久的红唇。

    不远处的村长,和前来帮忙的村民面面相觎,尴尬地别开脸,不好意思看向正在亲热的小两口。

    庙埋前,孩子跑来跑去,开心地放风筝,庙里神殿上,月老弯起的眉宇似在笑,欣慰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枉费社一片苦心。

    日本东京

    常婆婆的死牵连出一对夫妻因陰错阳差的传话失误而分隔两地,泉武人天生一板一眼的性格让他追查出机票的下落,也明白了是何人从中作梗。虽然妻子劝他不要在意,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但他仍心胸狭窄地小小的报复一下,让宫野晴子从社交圈宠儿沦为品性不佳的弃妇。

    东窗事发后,宫野鹿久原本想请辞总管一职,但是他在泉家二十多年来的表现一向不错,因此泉武人不记前仇不准他辞职,继续留任。

    而因脑溢血中风的泉新之助经过开刀后,情况大为改善,除了手脚还有些不太灵活,需要持续复健外,健康方面还算良好。

    经过这一次事件,正式升任总裁的泉武人积极培养新血轮,准备取代野心勃勃的总经理宫野鹤久,一颗不定时炸弹要及时移走,以免后患无穷。

    “好美的樱花喔!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粉红色花瓣……”美得让人落泪。

    “哪里美了,每年的落樱扫得下人叫苦连天,私下还建议将樱树移植。”看多了,也就不以为奇。

    听到移树,常乐天紧张的一嚷,“不行啦!不要移开,这么美的树木怎么可以不让它待在原来的地方,大不了以后我来扫……”噢!好疼,他为什么老喜欢弹她额头。

    “妳这笨蛋到底要说几遍才会懂,妳是我老婆,堂堂新泉集团的总裁夫人,妳要牢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再跟下人抢工作。”竟没一点长进,还是笨得让人生气。

    她吶吶地低下头,“可是……什么都不让我做很无聊……”

    “无聊?”他勾起唇冷笑。“咱们的债还没算完,让妳多受点惩罚,看妳还会不会闲得发闷!”

    “惩罚喔……”她掩嘴窃笑,开心的不得了。“好啊好啊!我们快进房……老公,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我好像看到……不,没什么,大概看错了。”樱花树下怎会有两道若隐若现的白影,形似一对相依偎的恋人,他一定是眼花了。

    乐天把埋在桐花树下的骨灰挖出来,混着故乡的泥土,让常喜云得以和她心爱的男人泉太苍合葬一袕,而院里的樱花树是他们最钟爱的相恋处。

    “快点嘛!我迫不及待要接受你恶魔般的惩罚,你不用客气,尽避下手。”她会咬牙忍受。

    “妳这笨女人……”看到妻子边脱衣服边招手,他失笑地拉上纸门。樱花树下那对相拥的情侣,两人脸上洋溢着幸福光彩,十指交握的走向樱树内,消失不见。

    虽然常乐天不是常喜云的亲生女儿,可是名义上也等于是她的女儿,加上乐天幼年时出了车祸意外,常喜云曾输血给她,因此继承了当年泉太苍未婚妻以血立下的咒术,终其一生不得所爱,为人弃之,直到真爱到来。

    好在常乐天找到她的真爱了,因此天杀的恶梦从此断绝,她会从此幸福快乐的和最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该死的常乐天,妳又做了什么,谁叫妳把兔子养在屋里―”

    “呃!那个……母兔难产死了,小兔没母亲很可怜……”

    ……幸福中还是有小小的凸槌,吵吵闹闹才是夫妻嘛!

    【全书完】

    *欲知沈舒晨和罗劭然的情事,请看花园系列1210恋爱失物招领处之一《忘了我家小情妇》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失恋后请排队最新章节 | 失恋后请排队全文阅读 | 失恋后请排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