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殿下拒绝失宠 > 第十章

殿下拒绝失宠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奥特-福诺克斯伯爵,请问你愿意迎娶来自台湾的甜心薇妮-杜小姐为你合法妻子,一生疼爱她、怜惜她,和她共同抚育你们的下一代?”“我愿意。”

    “薇妮-杜小姐,请问你愿意接受你身边这位高贵的男士为你合法丈夫,一生敬他、尊重他、顺从他,为他生儿育女?”

    敬他、尊重他、顺从他?好吧,虽然很难,不过她勉强同意,反正她信佛,不是天主子民。

    “我愿……”

    婚礼如期举行,在奥特所希望的米娜欧伊城堡,透过菲妮亚的精心安排,几乎媲美世纪大婚礼,国内知名人物全到场祝贺。比利时国王虽无法亲自主持此盛大典礼,仍托长子菲利蒲王子带来他的祝福,完全向外开放的城堡涌进不少贵族和政府官员,齐为新人高兴。

    即使已没有传家宝,在福诺克斯家族下一任亲王继承人产生前,福诺克斯的一切仍由拥有其姓氏者共同持有,没人得以私下贩卖,牟取暴利。

    所以阿尔梅里亚的诡计尚未得逞,他得先说服周宝娟嫁给他,然后期盼骨盆受创严重的她顺利受孕,一举得男,他才有可能成为福诺克斯亲王。

    不过世事多变,在这一段时间内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没办法预料,譬如此时,周宝娟意外地来到婚礼现场。

    “等一下。”

    咦!谁在喊停?

    就在婚礼进行到最后阶段时,底下传来一道柔弱的女声,一辆无人推动的轮椅缓缓前进。

    “娟姊?”她不是回台湾了?

    “可以容我耽误一点点时间吗?”与会嘉宾一见她身有残疾,纷纷让出一条路,礼遇她先行。

    “娟姊,你有什么事?”新娘子拉起花样繁复的裙摆,步下台阶。

    周宝娟坐在轮椅上,神情恬静地看了她好一会儿。“我想我这儿有样东西属于你,你忘了拿走。”

    “我的东西?”她还没得老年痴呆症,不应忘东忘西,落了什么在娟姊那。

    “是的,你把你的幸福放在我手心。”她抬起手,张开紧握的掌心。

    “咦——这是……”杜立薇怞了一口气,惊愕不已。

    “对不起,小妹,我骗了你,它是你的,我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而伤害你。”

    明知不对的事仍执意去做,她说服不了自己的良心。

    “可是你需要它。”那颗宝石可以换回她的健康,一切都值得了。

    她摇头涩笑。“不,我不需要它,我需要的是你的原谅,你能原谅我的一己之私吗?”

    “别这么说,娟姊,是我愿意给你的,何况我的幸福没人能拿得走,它始终在我身边。”杜立薇微笑地看着她所爱的男人,心里的满足表现在溢满光彩的脸上。奥特走到她身侧,轻握她指尖一下。

    见到两人不用言语便能传达的深情,周宝娟欣慰的笑了。“还好我没有破坏什么,否则我一辈子难辞其疚。”

    “相爱的人是拆不散的嘛!你别放在心上。”她顽皮地一吐舌,想让她放下愧疚。

    众人虽听不懂他们说了什么,但见到新娘淘气的模样,忍不住会心一笑。

    比利时是热情的国家,大家不介意等一等,把被打断的婚礼当是一件有趣的插曲,耐心等候。

    听到她释怀的自我解嘲,周宝娟反而更羞愧了。“看到你有好的归宿我真为你高兴,这个你拿回去吧!别再随便给人了。”

    “娟姊……”望着又回到手中的传家宝,杜立薇百感交集,有些沉重。

    象征财富与权力的宝物人人想争,可有人嫌它是负担,它带来的不是通往幸福殿堂的路,而是沉沦的黑暗世界,让人因贪念而自我毁灭。不过周宝娟及时醒悟,不做违心事,归还家传宝物,可不见得其它人肯认同,得知她径下决定的阿尔梅里亚随后赶来,无礼地大喝——

    “不准你还给她,快给我拿回来!”

    奔跑的脚步声让众人回头一瞧。

    “请不要在婚礼上大吼大叫,非常失礼!”主婚的牧师严厉喝斥。

    “我……”他压抑怒气,缓下脚步往前走。“你不想站起来走路了?”

    面对他愤怒的质问,周宝娟反倒没那么在意她的缺憾。“如果必须出卖我的人格,我拒绝。”

    “不用说得太清高,你躺在病床上的家人呢?还有你得了梅毒的妹妹,你可以不管他们吗?”她要能视若无睹,当初就不会同意他的要求。

    钱能买到很多东西,包括她的自尊和灵魂,他只消付出一点点钱,便可打探到她所有的过去,再从中加以利用,成为他手中的傀儡娃娃。

    为了得到继承权,阿尔梅里亚不择手段地又走了一趟台湾,他靠着征信社给的资料找到康福育幼院,又循线锁定曾与杜立薇交好的周宝娟,以巨额支票引诱她合演一出戏。当然,他根本没有钱付给她,因此才更要拿到传家宝,好填补他越来越大的债务黑洞。

    “我会自己想办法,不劳费心。”如果这是她的命,她慨然承受。

    “就凭你一个残废?”他蔑然的一讽。

    是呀!她这身残疾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又怎么解决家人的病痛?

    周宝娟想起自己六岁被领养,而后又被养母推入火坑的妹妹,她心里的痛楚难以道于外人,可是她勉强不了自己做出伤天害理的事,即使那会使她再一次失去家人。

    “你才是心残脑残的废物,一条丢进塞纳-马恩省河鱼也不吃的臭虫,你为什么老是死性不改,利用别人替你做坏事?”要不是礼服太重,她一定冲向前海扁他一顿。

    恢复本性的阿尔梅里亚一挑眼,冷笑。“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把宝石还来,否则……”

    “否则你想威胁我的妻子,对她不利吗?”高大的身躯一挡,慑人的压迫感令人生惧。

    “我……我只是善意的提醒她,别贪求不属于她的东西。”想到堂兄击在身上的重拳,阿尔梅里亚微呐的一缩肩。

    “那正是我想送你的话,不要贪得无厌。”他若不赌,菲尼特伯父留给他的财产够他挥霍好几年。

    他一听,很不服气地挥动手臂。“亲王头衔是我的,福诺克斯领地是我的,连这座梦幻城堡也是我的,你凭什么霸占?”

    “我没有霸占,只是依照伯父生前的约定,娶了他指定的女孩为妻。”而他们刚好相爱,并非为了结婚而结婚。

    “哼!她本来已是我囊中物,是你强行抢去,还敢说没有谋夺之心。”分明是睁眼说瞎话,掩人耳目。

    “福诺克斯家的产业将会留给福诺克斯后人,我一文不取。”要是他长进点,他又何必强出头。

    “说得真好听,那你还给我呀!我也是福诺克斯家族的人,还是父亲的独生子,他的资产不留给我能留给谁。”他大有非要到手之势,不肯罢休。

    “阿尔梅里亚……”他想胡闹到几时?

    头痛不已的奥特正想着该用什么方式请堂弟离开,一旁忍不下去的菲妮亚气急败坏地跳出来。

    “够了,我要是不把事实真相说清楚,这场闹剧就没了结的一天。”

    “什么真相?”阿尔梅里亚忽觉不安,不想听她说出什么骇人事实。

    “其实你根本不是菲尼特的孩子,他幼年曾坠马伤到生殖器官,从此不孕,你是你母亲婚前和一位西班牙斗牛士所有的,他后来抛弃了你母亲……”

    但是菲尼特深爱已有身孕的兰丝,坚持要与她结为连理,因此婚后才出生的阿尔梅里亚才成了他独子。

    原本菲尼特有意将亲王头衔传给视为亲儿的阿尔梅里亚,可是他越大越难管束,行为也越乖张,所以他才将传家宝送给台湾的友人,希望他能有所警惕,稍加收敛言行。谁知他不仅不知反悔,还变本加厉地仗势其身份,任意横行,豪赌成性,让菲尼特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彻底死了心。

    “……他死前几个月才告知我这约定的漏洞,他要我把福诺克斯的荣耀交给真正的福诺克斯后人,也就是奥特,逼他生下后代免绝承嗣。”

    这才是事情的经过。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骗我,你们合起来骗我……你们想夺走我的一切……”备受打击的阿尔梅里亚发狂大叫,不相信他喊了二十几年的父亲竟不是他生父。

    “菲尼特知道你一定不肯接受自己的身世,所以他留下一份亲子鉴定表,证明你并非他亲生骨肉。”那老家伙倒也聪明,临走前还摆了大家一道。

    想到已逝的胞兄,菲妮亚鼻头一酸,轻拭眼角。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不是福诺克斯家族成员……我完了,我欠下的赌债……”他打了个冷颤,脸色灰白。

    阿尔梅里亚被福诺克斯家族两名高壮的表亲给架出城堡,婚礼又继续举行。即使经过了一段时间不算短的闹场,在场宾客没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人手一杯香槟,自行取用桌上的餐点,欢乐气氛依旧。

    “新娘要丢捧花了,快接、快接……”

    一群待字闺中的比利时少女争先恐后的想抢花束,好当下一个幸福的人儿。

    可用纯白玫瑰束起的捧花不是新娘用力过度,便是刻意一抛,一片雪嫩花瓣直接越过她们头顶,落在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手中。

    一阵叹息声骤起,哄然一散。

    倒是接到花的周宝娟一脸无措,不知该拿,还是把花丢给其它未婚女子。

    “恭喜呀!娟姊,下次就要喝你的喜酒。”喜气洋洋的杜立薇伸手抱了抱身体一僵的幼时大姊,在她面颊上啾了一下。

    “我这个……你干么丢给我?”她看着上了铁鞋的脚,笑容中浮上一层落寞。

    这样的她,有谁会喜欢?

    “周小姐,你的善良让我的妻子了无遗憾,若是你不嫌弃,请你和你的家人住到米娜欧伊城堡,我和我的妻子会竭尽心力医治你的不便。”奥特走上前,诚恳地说道。

    “什么?”她有些恍神,以为听错了。

    “你知道我的妻子是名孤儿,她最渴望的便是拥有家人,我爱她,希望能满足她所有的愿望,你可以成全我吗?”

    周宝娟流下动容的泪水,感动地一点头。

    “奥特,我爱你——”泪流满面的杜立薇激动地抱住他,泪中带笑地拥抱她以为不可能更圆满的幸福。

    “我也爱你,小女巫。”奥特笑着吻去她眼底泪珠,用他强而有力的臂膀抱起新娘。

    现场一片欢声雷动,鼓掌声不断,天空撒下一片片飞舞的雪花。

    谁也没料到不久的将来,周宝娟真的站起来了,而且嫁给医治她的美国医生,以为可能不孕的身体竟奇迹的怀了孩子。

    而幸福中的杜立薇则更幸福,因为她得到作梦也想不到的家人,以及爱她至深的男人。

    “立薇姊姊,立薇姊姊,你找到家人了吗?”

    咦咦咦!谁在叫她?

    见鬼了,真是邪门,已经远渡好几重洋了,怎么还听见那小表灵精的声音?

    肯定是幻觉,听错了,哪会那么刚好,相距何止千里的地球这一端,不可能像出门买瓶酱油,三不五时就碰到邻居来打招呼。

    嗯!没错,不用理会,继续她的午后散步,为了这头胎好顺产,一定要常运动。

    “立薇姊姊,你干么不说话,睁着眼睛也能睡觉吗?还是我们老师所说的白日梦。”

    啊!不会吧!为什么近在耳际,清楚得像真人版原音重现?

    挺着七月肚的杜立薇蓦然一惊,东张西望地看看四周,不希望小孩子还没出生,母亲先变成疯子,脑子接收到外星电波。

    “在这里啦!立薇姊姊,你一直看那棵树干什么,它会变成树妖吗?”

    深吸了口气,杜立薇的视线往下掉。然后她看见了……

    “沉人人,你怎么在这里?!”

    比利时耶!不是红线村的菜市场,怎会一颗黑色头颅窜出来?

    “我来玩呀!你没瞧见我肩上的小包包喔!”他叫它旅游小包包。

    “那我刚才为什么没看见你?”太诡异了,简直是平空出现。

    沉人人天真的眨眨眼。“因为我蹲下来绑鞋带,鞋带松了嘛!”

    “绑鞋带……”她嘴角怞措了一下,要笑不笑的盯着有长高一点点的小男孩。

    算了,小孩子嘛!不是什么灵异现象,用不着太在意,至少大脑没出现异常。

    “对了,你跟谁来的,爸爸妈妈吗?”她倒想认识他的父母,问他们怎么教出这种小孩。

    他摇着头,往不远处一比。“是阿公、阿嬷带我来的喔!他们组了一个团,村里很多人也来了。”

    “什么?!”阿公、阿嬷团!杜立薇朝他手指的方向瞟了一眼,顿时惊讶得差点小产,怎么一下子来那么多人……

    咦!不对,为什么有摄影小组,还有人带着野炊工具和帐篷,带团的人插了一根旗子,上头写着——芊轮杂志社。

    “那个……呃!不是村子里的人吧?”穿着很时髦,像都会男女。

    戴着一顶可笑的大草帽,穿着夏威夷花衬衫,脚上是十元一双的蓝白拖,笑得非常有“男子气概”的村长沈助本走了过来。

    “哎呀,就我女婿孝顺嘛!一听到我想到国外逛逛,他就请有兴趣的村民陪我们夫妻出国看风景,旅费他全包了啦!”

    “吓!好凯的女婿……”

    “还有呀,那一个穿白上衣的是车轮嬷仔她查某孙,她一听说我们要欧洲十日行,她老公……啊!看到没?替她撑伞的大帅哥,他自掏腰包请员工旅游,顺便拍些欧洲照片好在杂志上刊登。”

    杜立薇连脸皮都开始抖动。“为什么有一大票小孩子跑来跑去?员工眷属吗?”

    “喔"那是我们村里喜乐育幼院的小朋友,你往左边看,那个长得像日本偶像的男人是院长的廷啦!啊!我忘了说了,院长才二十出头,也是村里的人啦!”

    “欧洲十日游为什么游到我家门口——”杜立薇快疯了,很想尖叫。

    不要践踏草坪,小心别碰到蔷薇,啊!啊!啊!那是喷水池,不能尿尿……

    天呀!快醒醒,这是一个可怕的恶梦,全世界排名前十名的梦幻城堡,几时成了观光景点?

    突地,一只手往她肩上一搭,她差点吓得跳起来。

    “感动吧!同学,你说想要家人,我就替你找一堆家人来,快膜拜我的大恩大德。”

    一回头,杜立薇的慈母光辉立刻变成修罗嘴脸。

    “郑香琪,我要掐死你。你——你——(回音)”

    【全书完】

    *欲知沈舒晨如何因她的小肉丸儿子和爱人罗劭然再度燃起熊熊爱火,请看花园系列1210恋爱失物招领处之一《忘了我家小情妇》

    *欲知一张新郎栏空白的喜帖,如何让常乐天和泉武人生出爱苗,请看花园系列1242恋爱失物招领处之二《失恋后请排队》

    *欲知天才加工作狂的韩翔睿和小时候的死对头——长大后职业是八卦周刊记者的方芊轮相遇,会如何天雷勾动地火,请看花园系列1255恋爱失物招领处之三《总裁小心失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殿下拒绝失宠最新章节 | 殿下拒绝失宠全文阅读 | 殿下拒绝失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