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抹情茉莉 > 第十章

抹情茉莉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飘浮的空间幽幽沉沉,混混饨饨的太元世纪,脚不沾地的漫游着,一片无垠云海望不尽天之涯口,茫然地随着金光。;;

    四周隐约有兰芷香味,弦音轻扬。;;

    白茉莉孤独的踌躇脚步,天地虽辽阔,极目所至沓无人烟,空空荡荡恍如死城。;;

    一些过往云烟如快转的画面,飞快的在脑海中-一呈现。;;

    她看到一张死白如腊的脸,睁着一双错愕的眼向上抓摸,无法置信的笔直掉落,后脑直接撞击容厅摆饰的维纳斯雕像。;;

    殷红的血不断不断的溢出,染湿了平光怞木地板。;;

    望着鲁莽打颤的无情掌心,白茉莉失去自己的意识,惶恐地逃避发自内心的强烈罪恶。;;

    她……她……她居然把父亲推下楼!;;

    紫苑来了,她觉得安心,把记忆锁住,当个安静的傀儡。;;

    紫苑走了,她又陷入无尽的惶恐中。;;

    然后,他出现了。;;

    一个带给她爱与温暖的男人。她突然发现自己好爱好爱这个男人,恨不得将所有的自己交给他。;;

    可是——;;

    冷酷的恶梦却紧追在后。;;

    看似洁白的十指再度染上无形的鲜血,一朵小白茉莉花在枯萎,她找不到生存的意义。;;

    她是罪人。;;

    "茉莉司神,莫再往前行,那里不是你的归处。";;

    谁?;;

    谁在说话?;;

    "我就在你面前。";;

    白茉莉无体的透明灵定神一瞧,眼前出现一位俊美无俦的男子,一身古怪的黑色劲装,翩然的长发在足踝处轻飘,声音是温暖的,但是却令人感到寒冷无比。;;

    她问:"你是谁?";;

    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赏罚人间善恶的虚无。";;

    "虚无是你的名?";;

    "不";;

    "虚无是什么?";;

    "虚无是无边无际,它不存在于任何空间。";;

    "那你又为何在此呢?";;

    "因为你在这里。";;

    "为什么?";;

    "虚无在你心。";;

    好深奥的回答,白茉莉似懂非懂地凝望他,心中有一抹释然,似乎洗涤了肩上背负的恶,留下纯白的真。;;

    "我为何在此?";;

    "你在找寻失落的心。";;

    她一喜,"在你这里吗?";;

    "不,它不在。";;

    "我的心在哪里?"她失望的小睑一黯。;;

    "你的心在人间。";;

    白茉莉有一些了悟。"我死了吗?";;

    "你只是迷惘,一时走错了路。"他的脸一如冰湖平静无波。;;

    "噢!";;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

    她哭丧着脸说道:"我看不到路。";;

    一身寒冽的男子手一指。"去吧!那是回家的路。";;

    一条平坦的云路出现在眼前,欣愉的白茉莉想回头道声谢,身后已不见虚无。;;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请接受我真心的谢意,我已经找到生存的目标。";;

    她的爱。;;

    白色的云路在白茉莉走后消失,原本白茫茫的世界变得深暗无光。;;

    "判官,你太鸡婆了,她想死就让她死嘛!你干么心软放过她?";;

    一线黑烟渐成少女模样,那是鬼店里那位拼命灌酒的叛逆小表。;;

    而男子则是化身店老板的地狱判官。;;

    "我欠她一份人情。";;

    "拜托,她是人,你是鬼,鬼会欠人情,好笑。"她一脸司屑的冷哼。;;

    "她是茉莉司神。";;

    "喔!就是三百年前为了救尚未死绝的你而偷取王母娘娘的七彩仙花,最后被吸入轮回的五花神之一?";;

    这个故事她听阎王提过。;;

    一个行侠仗义的剑客无意间中了某种不知名的毒,正好毒发晕厥在一株茉莉花前。;;

    巧的是那日茉莉司神经过,善心大作的她请求紫苑司神帮忙救人,恰好冲动的玫瑰司神听见,一起怂恿紫苑司神想办法。;;

    被烦得无处可逃的紫苑司神只好计取七彩仙花,结果剑客是救活了,三人却因此触犯仙规。;;

    而霍香蓟司神及莲花司神因看守仙花失职,有纵容其三人恶行之疏失,所以连罪被罚,五人先后掷人轮回道,一生情路走得比寻常人辛苦。;;

    只因多情。;;

    说完后,地狱判官道:"臭鬼,你该去投股了。";;

    "我?"她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头。;;

    "嗯。";;

    "怎么可能是我,我的时辰到了吗?"她都忘了当几年鬼。;;

    "到今天为止刚好满七十五人间年。";;

    她不满地嘟着嘴,"你是个坏判官,老是偷看别人的心思。";;

    "我坏?"地狱判官手中现出一本册子和判官笔。"只要一划,你就可以领满百年奖章。";;

    "啊!你……你是天上、人间绝无的好判官,小表我一向仰慕你的风采,你不忍伤害小表小小脆弱的心吧?";;

    她赶紧求饶,发挥糖的甜性,满口甘的奉承。;;

    鬼当久了也会有惰性,很多事不如当人来得便利,她等了七……七十五年就为了再世为人,哪肯错失这个机会。;;

    当人是比当鬼好,这是小表的心声。;;

    "喔!你是我的仰慕者?"地狱判官眼角有一丝丝纹波往上牵。;;

    "当然、当然,你是小表心目中最伟大的鬼,地狱之中除了阎王,就属你最大。";;

    废话。"看来你真的很崇拜我。"阎王之下便是他,当然排名第二。;;

    "是呀、是呀!我爱死你了。"小表谄媚得只差没抱着他的大腿亲吻。;;

    "那好,你就别去投胎了,继续当你的小表崇拜我。"地狱判官假意要在册子上一挥。;;

    "嘎?!"他怎么这样,小人!人家……人家要去投胎啦!";;

    "那就去吧!";;

    "我不管、我不管,你若不让我去投胎,我非闹……咦!你刚说什么?";;

    "还磨磨蹭蹭,快去奈何桥找孟婆要碗汤喝,错过了投胎时辰别怨我。";;

    "啊……我走了。";;

    迫不及待的小表倏地消失踪影,松了一口气的地狱判官摇身一变,成为四十开外的原住民店老板,准备回鬼店继续他的人间鉴察。;;

    人间有情,鬼亦如此。;;

    ;;

    ☆☆☆;;

    ;;

    "喂!你眼睛不酸吗?医师说她体力透支,精神衰竭,好好睡一觉就没事。"黎紫苑见白向轮一直专注的守着白茉莉,怕他的身体吃不消,因此好心的劝说。;;

    "走开。"白向轮眼也没抬的丢出两个字。;;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我不过是瞒了一件非常非常小的小事,你恼到现在。";;

    "小事?";;

    "不然你咬我呀,反正已过了法律追诉期限,公正无私的白大检察官判不了我的罪。";;

    什么你是帮凶。;;

    当年那种情景,是神都会发狂,何况她是个平凡的学生。;;

    黎紫苑不否认当她到达石家时,罪大恶极的石允中尚未断气,奄奄一息地求他们救他,可是她拒绝了。;;

    所以半个小时之后,茉莉的生父才死心的合上眼,在狂暴的台风夜走完他罪恶的一生。;;

    天亮后他们才报警处理,谎称风雨声太急切,听不见重物落地声,任由躺在客厅的石允中失血过多而亡,因此过不在他们或茉莉。;;

    白耘生检察官问起他们为何在此,她脸不红气不喘地说"以为"茉莉的父母都不在家,她怕茉莉胆小不敢一个人度过风雨交加的台风夜,所以北上来陪伴。;;

    检察官调查之后,发现当晚何娴芝确实因风雨过大而留在公司开会。;;

    而身为记者的石允中则应赴日本采访,但因台风缘故飞机无法起飞而取消日本之行返家,所以无人知晓他半夜摸黑回来——因为停电。;;

    最后判定失足坠楼,没人晓得是白茉莉情急之下将欲强暴地的生父推出扶台,除了黎紫苑。;;

    "霍玉蓟,把你的女人带走,我不想错手杀了她。"白向轮冷冷的说道,一双无波的黑眸注视沉睡的爱人。;;

    "哼!杀了我,茉莉会恨你一辈子。"黎紫苑有恃无恐。;;

    "滚";;

    "我偏要用走的,小气鬼。";;

    霍玉蓟看着心上人俏皮的模样,好言地挽着她离开病房,将一室宁静还给这对未婚夫妻。;;

    两人走后没多久,白茉莉的翦翦水眸缓缓掀开,她看到一张宽容的脸庞正对着她笑。;;

    "睡得好吗?"白向轮温柔的拨拨她的发。;;

    她轻轻唤了一声,"向轮。";;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疼不疼?"真好,她没事。他感谢老天将她还给他。;;

    "你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她伸手抚抚他略带倦意的眉。;;

    "不是一直,是永远,我会永远陪着你,到我生命终了的那一天。";;

    白茉莉动容的湿了眼眶。"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花儿。’他激动地吻住她。;;

    长长的一记深吻结束,两人脸上都有抑止不了的红潮,那是**。;;

    "那个……婆罗神死了吗?"她抖着音问道。;;

    "对,失足坠楼。";;

    "怎么会,他明明是我推……";;

    白向轮握住她的手吻去下文。"是失足坠楼,我们都是证人。";;

    他做了一件生平不可能做的事,伪证。;;

    愤怒蒙蔽了正义的眼,他和当年的黎紫苑一样漠视垂死之人的求救,让他在失血过多中与世长辞。;;

    但他没有罪恶感。;;

    "是吗?";;

    "是的。沈云作证说你没碰到他,是他绊到一块砖头跌下楼。"为了她,他再说一次谎。;;

    白茉莉明显的放松紧绷的情绪。"沈云呢?她没事了吧?";;

    "嗯!你急救得当,及时挽回了她的生命。";;

    "她的罪不会判得很重吧?"她是可怜的女人。;;

    白向轮微笑地轻叹。"你呀!尽一心关心劳人的事,自己身体要照顾。";;

    他不顾告诉她,沈云身为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刑罚不可能轻判。;;

    再加上恶意冲撞行人,造成三死七份,这辈子恐怕走不出那道铁窗。;;

    "她要我代传两句话给你。";;

    "哪两句话?"白茉莉很好奇。;;

    "一是抱歉,二是谢谢。";;

    "抱歉?谢谢?";;

    "抱歉伤害了你,谢谢你让她了解女人的韧性和包容。"他无私的小白花。;;

    "那是我应该做的事。"人不能见死不救。;;

    白向轮深情的凝望她。"结婚吧?吾爱。";;

    "嗯!你也是我唯一的爱。";;

    四目相对,一切的情意尽在缱蜷深吻里。;;

    这是情人间无声的爱语,诉说着幸福。;;

    ;;

    ☆☆☆;;

    ;;

    记仇的人通常不懂什么叫善忘。;;

    今天的男女傧相是两极化,一个如身处赤道般炽热,一个如陷寒地般冰冷。;;

    杨心语一袭露肩的及地小礼服,从一大早就开始缠着自恋狂王国希,不断以可怕的笑声凌虐他的耳朵,用恶虎般的眼神迫退他的后宫佳丽。;;

    甚至在他左手无名指套入一只小戒,严正声明他是她的人。;;

    而这一切幕后策划的人,便是姗姗来迟的四位美女之一的黎紫苑。;;

    她们并未成为白茉莉的伴娘,只因四人风头太健,不愿破坏大好的喜气,引来媒体的注意力。;;

    新婚之夜,新郎和新娘终于得偿宿愿,成为真正的夫妻结为一体,但是……;;

    "白向轮,你、骗、我!";;

    新娘子咆哮地指着床上的落红,今天是她的……初夜。;;

    那表示她被拐了。;;

    小红帽最后还是被大野狼吃了。一道银光从天而降,响起类似少女的惊呼声——;;

    "我的妈呀!怎么会是她?"她被地狱判官耍了一记。银光没入白茉莉的小肮,一个小生命将在十个月后出生。;;

    一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抹情茉莉最新章节 | 抹情茉莉全文阅读 | 抹情茉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