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摩登小祖宗 > 第九章

摩登小祖宗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

    脏乱,吵杂,恶臭的气味隐隐传来,一身邋遢的小孩像游魂一般地晃过来、晃过去,陰暗的角落蜷缩快饿死的乞丐,骨瘦如柴地啃着自己的手指。

    摇摇欲坠的招牌相当破旧,只用一根细铁丝勾着,什么时候会掉下来没人知晓,就算砸死了人也没人理会,这里本来就是罪恶的深渊,无法可管。

    狭长的巷道没有交通工具可通行,只能用步行,这头的人和那头的人擦身而过,有可能钱包没了,或是身上多了一个血窟窿,连命都搞丢了。

    堕落的城市,使人沉沦的犯罪天堂,到处充斥着小偷、扒手、盗贼、穿着俗艳的妓女luo着上半身,抖动着巨侞招呼来往的男人。

    为了生存,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一群被文明社会遗忘的罪犯,他们在这里创造了属于他们的世界,而且非常欢迎同类加入。

    因为有肥羊可宰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莽撞会害你丢了性命,你的礼貌、你的耐性呢?你不能一直这么任性,我行我素的教人担心,检查站的设置是为了检查来者的身分,未经同意而擅闯,轻者被击晕,重者是当场射杀……”

    是的,妈,我都听清楚了,你就歇会儿,喝口茶,稍微喘口气,别再唠唠叨叨地念个不停,我的耳朵都快长茧了,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在这里,道德秩序是不存在的,也没有保安官维持治安,烧杀掳掠是常有的事,你不要以为别人会跟你讲道理,他们要的是你的肉体,毫无任何人情可讲……”

    我懂了,妈,以后我一定天黑不出门,见人就闪,见狗就跑,看见陌生人走近绝对立刻走开,关窗锁门,不让自己的影子被月光照到。

    “还有,不要随便和人搭讪,好像跟人家很熟的样子,你晓不晓得笑脸之后是一把刀,良心在这里比垃圾还不值钱,他们可以为了一颗糖把你卖了……”

    妈,你累了吧!快两个小时了耶!不会口渴吗?你是念上瘾了,还是天赋异禀,能如黄河之水滔滔而来,不怕扭伤了舌头。

    “……你先前的行为太不可取了,简直拿生命开玩笑,凡事要先三思而后行,不要一时兴起就……”忍耐的顿了一下。“御首,你可以不要再喂她吃东西吗?她已经吃了过量的食物。”

    也被念的男人扬眉一挑,眼神显得慵懒闲适,轻轻一瞟,少了厉色的黑眸仍威仪十足,似在问:连我也敢管,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吗?

    手上一轻,萨塞尔低视两手捉满食物的女人,轻轻地低笑,吻着她满嘴油腻的小口,丝毫不以为意,她想吃就让她吃,有何不可呢!反正他又不是买不起。

    中继站是唯一使用货币的区域,他们自行印制纸钞,也仅限于这区可以自由买卖,发行的货币一离此地便成了废纸,一点价值也没有。

    不过在这里购物,用手腕内侧的身份识别晶片也行,只要在海底银行的存款足够,什么东西都能买,包含这一区最美的女人。

    但他们更喜欢金子、钻石这类的值钱玩意,它们在黑市的价钱高得令人咋舌,若没点财力的人还真买不起,只能用抢的。

    “御首,这东西看起来很脏……很不卫生,吃进肚子里真的没关系吗?万一生病了……”多划不来。

    “安雅。”萨塞尔声音很轻,却让人不能轻忽。

    “是,御首。”安雅立即挺直上身,一如她的身份——军人。

    他笑着,但不是对她。“不必太严肃,放轻松点,我们并非在橘城,你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

    “我没办法放轻松,我们是在犯罪中心而非度假中心,我真的很为缇亚小姐担心。”她完全不按牌理出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率性而为,让人很难放心。

    那一句度假中心,让正在吃龙虾肉的方缇亚噗哧笑出声,喷得萨塞尔胸前全是肉屑,在安雅不赞同的眼神下,她才稍微收敛,一缩脖子表示忏悔。

    “无妨,有我们看着她,不会出什么大乱子。”顶多被她吓出一身冷汗。

    当他看到她跳过检查站的栏杆,他差点停止心跳,想冲过去扑倒她,在他三番两次费尽心力救回她,若死在这种地方未免太讽刺了。

    但是他及时想到她并非本世纪的人,不像他们一出生便植入晶片,对检查站内的识别仪器来说,她根本不算是个人,自然也没有扫瞄的必要,当是飞禽走兽般放行,他才缓了脚步。

    不过,她的行为也太冒险了,为了吃竟然不顾一切,因此他才未禁止安雅的疲劳轰炸,希望给她一个惊惕,日后不会再有类似的举动发生。

    “御首,你太宠她了。”宠得无法无天,把她原本的小胆养大了十倍。

    “宠女人是男人的天职。”

    “谁说的?”她怎么没听过。

    “她。”他指向吃吃偷笑的女人。

    “你相信?”她一脸怀疑。

    “我看过她的书。”言以蔽之。

    “……”安雅无言以对。

    笑得十分开心的方缇亚非常佩服自己那么早就有独到的远见,没想到自己的小说会流传三百多年,成为经典名著,幸好着墨男主角如何偏宠女主角的桥段偏多,瞧!这不是派上用场了。

    “古人”的话一定要听,这些全是至理名言,句句千金不换,堪为后世子孙的传家宝典。

    谁敢说罗曼史小说不是正统,百年后的流行趋势谁能预测,有人说杨贵妃的圆润美才是绝世,有人偏爱纤足掌中舞的赵飞燕,环肥燕瘦各有所爱。

    “安雅,我正打算写一本书,等写好了送给你看。”奇文共赏,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

    “不用。”她当下没二话地拒绝。

    “不必跟我客气,我们是什么交情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现在满脑子文章,不写不快。

    “无福消受,还有,一句话,不行。”安雅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大概只有了解方缇亚个性的人才明白。

    “喂!这就过份了,我什么都还没说,你怎么先打回票给我?太不够意思,我们是不是朋友?!”她企图以朋友的关系逼她就范。

    “不是。”安雅很干脆,直接倒给她一桶冷水。

    “你敢说我们不是朋友?”两眼一横,方缇亚眉竖得奇高,好像这样会比较有威严。

    “对,我是你的保母,很苦命的那一种,而且,常被你不经大脑的行为给吓到休克。”她斜眼一瞟,说出众所皆知的事实。

    听她偶发的怨言,朗目低垂的萨塞尔微勾起唇畔。

    干笑地一缩颈,方缇亚的理直气壮顿时无力。“安雅,老待在旅舍很闷耶!”

    “绝对比出去让人砍有趣,是谁为了追一个卖什么热狗的摊子,差点被人一刀削过颈皮?”圆圆胖胖的一根,哪是热的狗肉,她分明被骗了还吃得津津有味。

    “呃,好像是我。”她一脸“我就是贼”,早就她认罪了嘛!

    “还有谁在帮忙追小偷时,自己的金链子也被偷了。”没见过比她更迟钝的正义使者。

    “还是我。”这次她的声音有些沮丧,微带一丝没人同情的怨怼。

    “那个谁信誓旦旦绝不多管闲事,结果一见四个大汉想强暴一名小女孩,居然跑过去踹人家一脚,还叫人家有胆来强暴她……”她根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

    “好啦!好啦!别再举例说明了,都是我的愚昧造成各位的疲于奔命,我在这里向各位赔不是,下次我再不听劝告胡作非为,你们就放我自生自灭,自食恶果,反正我活着也是浪费食物……”

    方缇亚原本只是想阻止安雅提起自己曾经做过的蠢事,可是足不出户的关在旅店已有数日,就算是自闭症也会闷出病来,何况是闲不住的她。

    于是她边说边想起自己像关在笼里小鸟的处境,又想到她从清醒后一连串的不顺遂,不由得一股气由心底扬起,心想着她为什么要受这种气,她明明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明明是生活环境完全变了个样的二十四世纪太过莫名其妙。

    人在处处受限制时,难免会怪东怪西,虽然她知道每个人都对她很好,可是有时候仍会抱怨这世界不是她所要的,她看不到鸟儿飞翔的天空。

    “缇亚,够了。”

    萨塞尔一声低喝,气绪绷到极点的方缇亚才如梦初醒,十分愧疚地看向始终陪着她的人。

    “抱歉,我好像有点激动,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这样,最近老觉得闷……”心情起伏不定,时而烦躁,时而忧郁。

    “我晓得,你需要出去走一走,等安雅安排一下。”萨塞尔瞟了安雅一眼,她立即会意地点了点头。

    “可以吗?不会让你们感到麻烦吗?”她说得很小声,好像怕给人带来困扰。

    他笑着抚抚她的发。“说什么傻话,你要一天不惹麻烦,我还觉得不习惯。”

    方缇亚不像以往佯怒的发嗔,纤皙细臂轻轻一搂。“萨塞尔,我爱你。”

    “我知道了,我也爱你,不过,答应我,要以自己的安全为先,紧跟着我。”他不能不为她担忧。

    外头的世界是他所想象不到的混乱,虚伪的笑容,凌乱的街道,奇装异服的浪人,与数不尽饥饿的孩子,他们贪婪陰暗的眸子中闪动着隐晦念头。

    她说这个堕落城市很像她以前熟悉的纽约市,繁荣与贫穷共存,有着类似的服装,说着同样的语言,连腐败的文化也几近相同,所以她有回家的感觉。

    是这样吗?她的时代竟是一团失控的秩序,难怪地球会发出怒吼声,在短短数年间毁灭地表所有的文明,让人类什么都没有,从零出发。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紧紧牵着你的手,一刻也不分开。”这厚实的大掌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她的誓言犹在耳际,但是……

    世事难料,很多事无法由自己掌控,当紧握的手由指间滑开,她才明白承诺要做到是多么困难。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你……你们想干什么……”

    事实发生得太突然了,教人措手莫及,当萨塞尔一行人走在据称最安全的区域时,忽然冲出两组互砍的暴民,杀红眼似不管是不是自己人,只要见到人就绝不放过,照砍不误。

    原本只是二、三十人的暴动,但被砍的路人也非省油人物,于是一个又一个争强斗狠的罪犯加入,原本就不在乎有没有明天的他们像是要发泄心中的愤怒,下起手来更加毫不留情。

    一百、两百……上千……最后竟是万头钻动,似乎全区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他们不论是与非,抡起拳头,亮出刀子,生怕落于人后会错过一场好戏。

    街头斗殴对中继站而言其实很寻常,一天上演好几回,演变出一种特殊的嗜好,甚至是堕落文化,人们藉由肉体的搏斗发展出新势力,强者为王,统御一切,落败者只能沦为小喽啰,为胜利者卖力。

    “啧!啧!啧!多纯洁的小泵娘,她居然问我们要干什么?!”皮白细肉的小妞儿,可是男人们的最爱。

    “哎哟!西摩,我们要不要告诉她我们准备剥光她漂亮的衣服,掐掐可爱的雪白胸脯,再扳开她两条嫩白的大腿,教她怎么在我们身下讨生活。”

    “不好吧!我怕小泵娘会害羞,不如……我们一起上吧!速战速决,让她没时间难为情。”

    一拥而上的男人像失去理智的野兽,又拉又扯地侵犯落单的女子,他们滢笑地抚摸她洁白身躯,沾满污垢的黄板牙和缺牙的牙床咧开滢秽笑声,许久不曾清洗过的身子发出阵阵难闻的酸臭味。

    那是黑与白的强烈对比,男人全身脏污得看不清原来的肤色,几乎只有一种暗沉的灰黑,而女子肤白胜雪,水掐出来一般的娇美,让人深刻地感受到她在巨大陰影笼罩下的无助。

    “不……不要碰我……滚开……你们不要碰……走开,走开啦……啊!我的衣服……放手,不要……快走开……啊~不要摸……”

    “嘿!嘿!她叫我们不要摸耶!你们说我们要不要乖乖听话?!”哇!好柔细的触感,像是刚挖掘到的美玉。

    “当然是……不要喽!笨蛋才会放过到嘴的肥肉。”其中一名肥肿的男人模仿女人惊恐的抗拒声,呵呵地伸出魔手。

    “没错,快点玩完还能卖个好价钱,像这样高档的货色可不多见。”分明是上天送来补偿他们的礼物。

    急色的瘦长男子已解开裤裆,露出爬满陰虱的**,大笑地扑向被按压在地的柔弱女子,缺了一指的污手指使劲地要掰开夹紧的嫩白双腿。

    惊恐到已经哭不出眼泪的方缇亚不断地挣扎,她摇着头不让暗巷野夫吻上她的唇,嘶哑的喉咙喊着最爱的男人名字,“萨塞尔、萨塞尔、萨塞尔……”如凄厉的风传向四周,回荡着。

    突地,压在她身上的重量不见了,耳边响起惨烈的哀号声,和一股很浓烈的血腥味,一道狮般庞大的暗影朝她走近,她惊慌地以两手护着胸,连忙爬起踉跄地往后退。

    “你呀!真是一刻也不能不盯着你,转个头人就不见了。”

    这声音、这声音……“萨……萨塞尔……”

    “还不过来,想让我心疼吗?”背着光的男人看不清长相,对着她伸出双臂。

    “萨……萨塞尔……”方缇亚尝试地走了一步,继而狂奔地投向敞开的怀抱。

    “我的小笨蛋,终于找到你了。”萨塞尔紧紧环抱她,眼眶闪着宽心的盈盈泪光。

    “我好怕、我好怕,萨塞尔,他们一直追我,我不知道该躲到哪里,我以为你在身后,可是……”一回头,她只看到滢滢邪笑的脸不断放大,不怀好意地想捉她。

    “没事了,缇亚,没事了,不怕、不怕。”他轻声地安抚她,但颤抖的指尖泄露出害怕失去她的恐惧。

    其实他比她更怕,怕自己见到的不再是完整的她,而是一具饱受凌辱的尸体。

    “嗯!不怕、不怕,我不怕,你在我身边。”方缇亚惊惶未定的捉伤他胸口,却也不忘其他同伴。“安雅和小音呢?她……她们逃掉了吗?”

    “应该逃掉了,她们是受过精良训练的军人,应该……能保护自己。”最后一句他说得有些犹豫。

    萨塞尔没说的是,他在急着寻找她的同时,眼角扫过卓文音被多名男子拖走的一幕,他可以救她,可是他放弃了,因为他不能让相同的状况发生在他心爱的女人身上。

    而最后一次看到安雅时,她非常狼狈地徒手回击暴徒的攻击,全身浴血边战边逃,并未如以往拚战到死为止。

    “都是我害了你们……”方缇亚呜呜地掩面低泣。

    “不怪你,你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他忽地闷哼一声,两眉凝成一线。

    “萨塞尔,你怎么了……”咦?手……湿湿黏黏地。

    他强抑着痛楚,低头吻上她的唇。“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我们快走,找个安全的地方先避避。”

    他不能拿她冒险。

    萨塞尔行动力变慢地护着她往暗处走,尽量不暴露行踪,他知道自己伤得很重,不尽快治疗不行,所以即使呼吸越来越沉重,他仍加快步伐想为她找个安身之处。

    无风的街景显得萧条,四周凌乱不堪,他听见后头有追赶的脚步声,在明知腰际仍血流不止的情况下,脚步没有稍停的卖力往前。

    就在他以为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看到一块招牌写着“跃马酒店”的门忽然打开,一个蒙着面的妇人将两人拉进店内,再砰地关上。

    妇人带着他们穿过陰暗的碗柜,扭开唯一的一盏小灯,顿时绽放的光亮照出一室景象,矮旧的吧台,褪漆的高脚椅,混着廉价香水的俗丽布幔,以及几支空酒瓶。

    “咦!安雅?!”

    萨塞尔眼一黑之前,他听到身边的小女人惊讶地一呼,他以为安雅突破重围,前来护卫他俩,因而安心的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已是三天后的事,当酸涩的眼睛接触到头顶的亮光,有那么一瞬问竟不知身处何地,略微茫然地怔忡着,一手抚着被包扎好的腰。

    继而他惶恐的跳起身,大声地呼喊缇亚的名字,他脑子布满她差点遭受侵犯的一幕,血色全失地皆目寻找她的身影,疯狂地奔跑。

    “缇……”

    一股烹调的香味传来,悦耳的轻笑声如风铃般响起,萨塞尔发楞地看着他爱的小女人正站在厨房当中,和一名背对他的妇女有说有笑,舀起一匙浓汤品尝味道。

    这画面他不曾见过,却感到特别温馨,好像这才是真正的家庭生活,而他却一直错过,始终没法感受家所带给他的温暖。

    “咦?萨塞尔,你醒了呀!快来尝尝我熬煮的肉汤,味道很不错喔!”她可是下了一番工夫炖煮。

    看着那张笑得比谁还开心的笑脸,他不自觉移动脚步,左手搭上柔若无骨的细腰,就着她的手轻尝一口。

    “好吃。”很浓稠,肉味很鲜。

    “我就说嘛!我煮的东西怎么可能不好吃,我是烹饪高手。”方缇亚自夸的仰起下颚,好不骄傲。

    “哪里来的肉?”

    “啊!肉呀,这……”她忽然眼神闪烁,飘忽不定。“对了,我跟你说喔!救我们的居然是安雅的妈妈,你说巧不巧?!”

    她故意岔开话题,绝口不提锅里炖的是老鼠肉,在这个什么都匮乏的世纪,只有蟑螂和鼠辈横行无阻,她不敢让他看到高蛋白的油炸蟑螂,只拿一锅肉给他。

    “安雅的母亲?”深幽的黑眸微微一扫,在瞧见妇人的面容时,他倏地怔住。

    不知为何,他心头忽然涌上一抹惆怅的感觉。

    “安芙娜和安雅长得很像对不对?尤其是眉毛和下巴的线条……啊!安芙娜是她的名字,她人很好喔!要我们喊她的名字就好。”方缇亚兴匆匆地为他介绍着。

    “安芙娜……”这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母亲的脸闪过眼前,他想起安芙娜是谁了。

    父亲原先的婚配对象,遭母亲陷害而流放的女人。

    “咦?你跟安芙娜也有几分相似耶!先前我就觉得你和安雅有相同的眉型和下巴,现在再看到安芙娜,你们根本是她的孩子嘛!”简直像是一家人。

    “别胡说。”

    “不可能。”

    相较萨塞尔微带宠溺的轻斥,安芙娜慌乱的急呼反而令人起疑,原本只是开开玩笑的方缇亚一瞧见她闪避的眼神,顿时敛了笑,疑心大起。

    她搞错了吧!不会误打误中的翻开某个不该一掀的隐秘,萨塞尔的母亲是美丽高贵的美莉亚,怎会是落魄憔悴的老妇人呢?一定是她猜错了。

    可是她越看两人的面貌越觉得肖似,心中的肯定也变得越来越飘摇,若说他们是母子也不是不可能……

    她张口想问出心里疑惑,似乎看出她想法的安芙娜连忙开口——

    “我的安雅还好吧?”她饱受折磨的女儿。

    “缇亚没告诉你吗?”他低视朝他扮鬼脸的小女人,面上一柔。

    “她只说‘很好’,但我想知道的不只这些。”才两个字怎能满足思女的母亲。

    “她很好。”他只能这样的回答。

    比实际年龄看起来苍老的安芙娜感伤地一叹,“她是个好女孩,可惜投错了胎,不该当我的女儿。”

    萨塞尔不语,只用一种难解的眸光瞧她。

    “哪有什么应不应该,天底下哪有子女选择父母的道理,我相信安雅一定乐于当你的女儿,因为我非常喜欢你。”看到她就等于看见自己的妈,让人感到很窝心。

    安芙娜苦涩的笑道:“不,这里不是好地方,她痛恨自己的出身,痛恨有我这样的母亲,她三岁的时候就大喊着要离开,再也不回来。”

    她来到中继站的第一天就被强暴了,而后她成为男人玩弄的玩具,有两、三年时间以出卖肉体维生,直到她遇上安雅的父亲。

    “克鲁是个很宠孩子的父亲,他不是罪犯,而是圣彼得市的高尚人家,他在安雅七岁时接走她,并给她受高等教育,尽心地培育她。”

    那时的安雅虽是个孩子,可不少对女童有兴趣的男人不断询问她的价码,安芙娜怕自己挨不过饥饿而把女儿卖掉,所以才让她离开。

    谁知克鲁不孕的妻子却百般欺凌她,以不堪的言语辱骂,以致安雅长期的不满爆发,她一刀刺穿那人的肺,结果又回到她恨到极点的出生地。

    安芙娜并不知道女儿就近在咫尺,等她发现满身伤痕,明显遭到和她一样下场的女儿,她痛心之余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她一定要再送走女儿,不让她再痛苦下去。

    她和更多的男人发生关系,赚取微薄金钱,再用这笔钱打通关节,连络上昔日的旧男友,也就是萨塞尔的父亲,恳求他利用特权带走女儿,并让她过更好的生活。

    “所以请你告诉我,安雅她是不是真的过得很好?有没有人再伤害过她,成为我的女儿不是她的错,是我没能当她的依靠。”

    听着一位母亲说起悲惨的一生,以及虽然爱着女儿却无力保护她的心酸,方缇亚鼻酸的红了眼眶,而萨塞尔则一脸沉郁,想不透为何自己会替她感到好难过。

    他们什么也没说,因为太残酷了,对个爱女心切的母亲来说,生死未卜的安雅对她更是煎熬吧!没人知晓安雅正在遭遇什么样可怕磨难。

    “不要再说了,妈,不是你的错,是我太不知珍惜了,以为只要能逃出这个地方就能解除我的恶梦,可是我忘了你才是受苦最深的人,没有你,我会更不堪。”

    “安……安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摩登小祖宗最新章节 | 摩登小祖宗全文阅读 | 摩登小祖宗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