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青龙藏心 > 第九章

青龙藏心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不曾宿醉过的人绝对体会不出酒对人体的伤害有多大,像是十几部工程车同时开挖,轰隆隆地声响会把正常人逼疯。

    钻洞机械在两侧额头猛力运作,赶工似地一刻不停歇,胃中酸液如火山溶浆直滚着,威胁要冲破地表奔向无垠的天际。

    一阵令人鼻子一清的异香不知由何处飘入,纾解了大半苦恼的头疼,半醉半醒的朱巧巧有着茫然,一时搞不清身在何方,只知身下的地毯十分暖和,质地相当昂贵。

    类似淡淡檀香又夹杂着月桂香味气息萦绕四周,隐约从她脚旁的小通气孔溢入,香气的范围并不大,刚好笼住她一人,其他人完全闻不到。

    视线里是一男一女,男的是瘦高、精悍的中年男子,有点面熟,女的身影她更熟悉,不就是卖肉失败的欧巴桑川岛芳子。

    她不是早该离开青龙堂?

    蓦地脑中响起警钟,一种与生俱来却迟到今日才觉醒的敏锐亮了一双杏瞳,浓郁的危险气息正侵袭着感官。

    朱巧巧试着要扶壁站立,无法动弹的手脚告知她一项不幸的消息——她成了人肉棕子。

    求生意志容易激发潜能,她先仔细观察绳结的绑法是否松动,眼角斜瞄那两人的动静,悄悄的挪弄暗藏在右臂假皮内的血枫刃,顺势滑入掌中切割借人体温度伸缩的特制尼龙绳。

    等待救援是公主的特权,在王子日益稀少的情况下,她这个落难美少女只好自救,要是傻傻的祈祷奇迹出现,下一次睁开眼见到的会是光芒四射的耶和华。

    人不是神,不能凡事依赖英雄会及时解救,冷静分析眼前的局势,为自己寻找一条安全的脱逃路线,硬拼不如智取,假意的合作胜过正面冲突,活着最重要。

    “看来我们的小客人提早清醒。”眼尖的男子发现她细微的动静。

    武学的敏捷和数十年对敌的经验,一丝丝风吹草动都很难逃过他耳目,何况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呼吸一沉立即被察觉。

    “绑架我是你的损失,我家很穷付不起赎金。”朱巧巧可怜兮兮地窝在墙角,反绑在后的手努力切磨绳索。

    “你很镇定,小朋友。”男子的眼中流露出欣赏,心想她比芳子更适合培植。

    她笑得很僵。“命贱嘛!比较认命。”

    啪!断了。“或许你可以考虑跟着我,能免于一死。”因为她,他决定训练一批自己的子弟兵。

    老是借别人的手铲除异己不安心,若有一群忠心如狗的手下,他就能和龙门分庭抗礼。

    “不行,你想违反和我的约定?”一道反对的声浪强行介入。

    男子眯起眼一瞥。“别使性子,芳子,化阻力为助力才是聪明人。”

    “不该是她,我要她死。”未能立即如愿的川岛芳子只感妒恨交加。青龙喜欢她,连带着“他”也对她感兴趣,新仇加旧恨一并算上,不除之难保日后不会有凌驾之势,她的存在是颗不定时炸弹,一定得死。

    “人才就该留,心胸放宽大点,我不会厚此薄彼少要你一次。”他以性为手段来控制女人。

    “她不过是个街头小流莺,能有多大作为。”她瞧不起小女孩的身世。

    “就凭她是青龙所珍爱的女孩,这点你就该服气。”流莺?呵!她看走眼了。

    他不明说,看芳子挣扎在怨恨边缘,心高气傲的她该磨去些锐角,自视过高往往是一大败笔,她需要重新调整心态,“唯一”不再是她的专属。

    当年领养她是看在她母亲是他的情妇分上,人死总有三分情分在,养十几年刚好足以代替其母工作服侍他的欲望,女承母位是龙门的规矩,他照着延用罢了,反正她自幼就是个美人胚子,放过可惜。

    川岛芳子恨恨地瞪向朱巧巧。“气量狭小又如何,我容不下她。”

    “安份点,别吓着我的小客人。”男子一脸和气地转向朱巧巧。“小丫头,你想死还是想活?”

    废话,有人活得不耐烦吗?“那要看你是一刀了结我,或是活生生的折磨我。”

    话要说明白,生死只在一线间,不同的是活尸、死尸,她很怕疼的。

    “哈……有意思,小丫头的未来大有可为。”聪明而不自大。明珠光华却不外露,若肯发光必是巨芒。

    “伯伯,你抓我要干什么?阿信很凶的。”她装出小女孩稚嫩的表情以松卸他的心防。

    龙信?“青龙太墨守成规,唯命是从,想他救你不如顺从我。”

    “我只是个小女孩不懂你们大人的恩怨,你和阿信有仇就冲着他去,改天我再陪你下棋。”她小心的切断脚上的绳革。

    抱歉了,青龙,你皮比较厚,挨个三刀五拳还撑得下去,我的细皮嫩肉禁不起摧残。朱巧巧将血枫刃握于掌中。

    “懦夫。这样的人才你敢要。”满脸不屑的川岛芳子用脚尖踢踢她膝盖。

    痛。“懦夫是男的,我是怕死的胆小表。”

    “你……没胸没婰的,我真不敢相信青龙会看上你这般货色。”对她是奇耻大辱。

    她嗫嚅的说:“他心理不正常,变态嘛!”

    幸好阿信不在场,否则变态会成了变脸,而她的小**肯定遭殃,他绝对不会留情的揍她一顿,外加骂她不知死活。

    其实她也很无助呀!怎知吃了半锅醉鸡以后就一醉不醒,接着让人五花大绑的喊杀喊打。

    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周遭环境,华丽的布置令人咋舌,雄厚的财力非一般绑匪撑得起来,早知道贪吃会沦为阶下囚,她宁可少吃一口。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才是正谒,没理由要她为了半只鸡而送命,死了也不甘心。

    “我看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心里不服的川岛芳子又踢了她一脚。

    男子倒是不在意地抬起来巧巧的下颚。“长得很清纯,杀手的特质。”

    “我不同意,这世界有我无她,你最好考虑清楚。”她绝不与朱巧巧共存。

    “别任性,芳子。”男子不悦地攫住她指夹利片的手腕。

    “你为了她伤我?”垂下眼皮,口气中有淡得可闻的血腥气息。

    “她是棋子,你是我的心肝宝贝,怎能相提并论?”他假笑地将手探向她双峰。

    “不能杀她?”她娇吟地勾上他肩膀,媚态横生的噘着丰唇。

    “最好不要尝试。”手逐渐往下摸去,他自认为掌控了她。

    “嗯!人家想要……”

    娇嗔一声,谁知她一旋身,凌厉的双爪扣向一旁正思索如何逃脱的朱巧巧咽喉。

    人在危急时采取自我防卫,惊猛如虎的黑影一扑过来,朱巧巧反射性的掷出血枫刃,在男子愕然之际企图翻窗而出。

    但是他毕竟是老江湖,左脚轻松地一勾椅抛向窗边阻止她的行动,灵活的身手戏耍般兜着她玩,逼着她一再掷出枫型小刃。

    突地,一柄小刃刺中他的手臂,惬意的笑容忽而消失,取代的是迫人的厉色,玩笑式的攻法趋于狠绝,当她是对手使出八成功力。

    青出于蓝并非口号,朱巧巧的表现让人大为激赏,攻守之间进很得宜。

    只是她面对的是老江湖,应敌经验少得可怜的她,因不耐久战的体力而落于下风,男女体型的差距注定了就擒的下场,一个肘攻不慎,反遭折握其后,抵抗已无济于事。

    “自……自卫无罪吧?我想……想活……”她气喘吁吁地猛呼气,通红的脸蛋满布痛苦的汗水。

    “枫形武器是谁给你的?”

    “我不知道……啊——”

    “说。”他施压地按其背。

    “一个……女人。”她不算龙门人,技不如人以保身为上,大可出卖“她”。

    “谁?”他心里有个底,坚持由她口中索出答案。

    “我真的不晓得,她没告诉我名字。”施恩不望报嘛!两两相忘。

    “你敢骗我!”指一按,她痛得直呼。

    眼眶滚着因疼痛而盈蓄的泪珠,朱巧巧咬着下唇,“能问一句,你是怎么把我弄出青龙居的?”

    她在拖延时间好恢复气力,使出潜藏的异能。

    “小丫头,不是要你别贪嘴,酒的后劲很强。”他哑着嗓音说话。

    “胖妈?!”

    “呵呵呵……那个胖女人可真重,费了我一番工夫。”拖行了几百公尺。

    心口一酸。“你杀了她?”

    “我没那么傻,在青龙堂杀人很容易被发现。”所以她才能活到现在。

    “胖妈呢?”她松了一口气,全身一软地往下溜。

    搞什么鬼,这么不经事。“在青龙堂的地不室。”

    “最后一件。”她用令人心软的哀求眼光望着他,一副任人切割的模样。

    “成全你。”他一把拉起她,找绳子要绑住她四肢。

    “她死了吗?”她指指倒卧在沙发旁,一动也不动的川岛芳子。

    这时他才发觉未吭气的养女似乎安静了许多,一脚踢翻过横卧的身子,血一般鲜艳的枫叶不偏不倚地嵌在两眉中央,一道血痕流过鼻侧,睁大的双眸犹带怒意。

    胸口复杂地闪过心疼、不忍和绝情,他的表情有一丝狰狞,似在惋惜失去得意的助手。

    但是不可否认,人相处久了自然有感情,尽避以利用心态为出发点,人性中的良心还是露脸了一会儿,短暂的呆愣让朱巧巧有机可乘。

    暗藏的最后一柄血枫刃脱手而出,划过他不设防的虎口,喷射如注的血液和枫叶一般红艳。

    “小丫头,我小看你了。”他朝腕上点了几下,出血量渐缓。

    “杀人是不对的,我很愧疚。”她退到房子的另一边,眼中有深深的懊悔。

    她不想杀川岛芳子,可恶之人也有值得同情的可悲,即使她口口声声向雀姐要求学杀人术,用意不过是好玩,并非要真的用来致人于死。

    杀人的感觉很难受,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在她无意识的动作下损失,所有美好的画面一扫而空,她有很深的罪恶感。

    “青龙把你教得不道地,这是吃人的世界,你不杀人人就杀你。”他一步步走向她,驯服的意味大过于猎杀的需求。

    朱巧巧摇摇头凝聚热力在掌心。“人命不可轻贱,她不该死。”

    “人肉是甜美的,小朋友,让我来教教你品尝的乐趣。”倏地一移动,他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向她。

    “不——”。

    炽热的火源泉泉涌出,近身的危险让她大喝一声,不由自主地扬起手掌,熔岩般的熠熠火光奔向前方,燎原似的焚烧地面物。

    躲避不及的男子哀号出声,一身的火焰正在吞噬其生命力,四周的家具也跟着啪啪作响,一下子全陷入火海中。

    她惊讶极了,没料到自己的力量这么可怕,可她不愿眼前的人又死于她手,急忙要找水救助,一点儿也没想到自己也在火中。

    突地,一道水龙破窗而入,浇熄了大半火焰,只余零星黑烟。

    “朱家妹妹,要救别人之前先救自己,不然我上哪找个你还给青龙。”

    “是你!”

    “没错,是我,快上来叩谢一番。”

    得意的美丽女子一说完,紧绷着情绪的朱巧巧眼前一黑,给了她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让她当场傻了眼。

    “门主,青龙的拳头很硬。”

    她缩缩脖子,“死玄武,我不能失算一次吗?”

    朱家妹妹未免太生嫩了吧?

    ※※※

    “沈叔叔,我给你十分钟上诉的机会。”

    有多久没开堂会了,大概都能如数家珍地扳弄手指头算出,一根当代表无兄弟,绝无仅有的一次,三堂青龙、朱雀、玄武皆列其位,唯一缺席的是“住院”的白虎。

    三炷清香袅袅,一尊龙神像高坐正中央,两盏莲花灯轻燃。任内史无前例,至少十年内不曾有过阶级如此高的叛门者。相当于堂主的地位。

    不是真正的背叛,而是私下扯后腿,不断的制造乱象让各堂主、护法疲于奔命,与不少黑帮发生冲突、结仇,折损不必要的人力、财力。

    但是看那位名位门主的无聊女人,一边啃鸡脚一边喝柠檬冰沙,顺便连连吆喝五行兄弟剥花生,也不管人家的手臂刚被人打断,目前正上着石膏。

    要算帐的先挪后,门主懒散成性,三位堂主只好忍气吞声,漠视她三姑六婆的习性,将目光投注在全身的伤的沈光宇身上,

    他们七岁前的启蒙师父,龙门第三十七代十大长老之一。

    静谧的空间只有剥壳声和咔滋的咬碎骨头声,声音品质是零缺点。

    “怎么,你声带应该没烧坏,大可把这些年的不满往我身上倒,门主嘛!就是日理万机。”

    话一出,马上引来三位堂主鄙视的目光,敢当众说谎而且说得理直气壮,要大家鼓掌应和的厚颜之尊非她莫属,无人可与之争锋。

    “杀了我。”粗哑的男音只要求死亡。

    龙家公主笑了笑。“何必呢?我该感谢你训练堂主们的机智反应。”

    “你带人很成功。”双膝下跪,全身包裹白布的沈光宇给予肯定。

    “既然如此,沈叔叔干嘛不去打打麻将搓八圈,三番两次找他们麻烦?”这鸡腿卤得入味,待会要打包。

    三位堂主眼中有着无奈,他针对的是龙门不是个人,他们是代她承受。

    “我……”沈光宇口一张却吐不出半句话。

    “我来帮你说好了,你是不甘心堂主一位始终轮不到你来坐,从二十年那一回到我这一代对吧?”

    “你怎么知道?”他不无惊讶,眼底流露出难以置信,二十年来的不平,不足以一言蔽之。

    二十年前,龙门有蓝翎、青鹰、烈焰、徘豹四堂,本来要加一雄风堂,但其他四堂堂主认为时机不合宜,因此笃定为雄风堂堂主的沈光字被硬生生的刷下,即使他自认实力不亚于其他四人。

    纵有怨言也认了,那时他尚在等待机会,相信以他的本事必能很快跃升高位。

    没几年,蓝翎堂主因嫁人而逐渐淡出龙门,空出堂主的位子他汲汲争取,胜券在握地修筑私人宅邸并大肆宴客,想该他的总跑不掉。

    谁知门主因他的行径而大为不悦,丢下一句浮夸骄奢,从此不再提起增堂一事,蓝翎堂亦保持虚空。

    权势人人爱,他一心为龙门难道不该升等?甚至年轻的一代都窜出了头,他还有几年风光日子?外人的讪笑让他的不甘升到最高点,不相信门主识人的眼光是正确无误。

    前任门主去世,新一任门主龙青妮继位,她的护短和私我更明显,只擢升身边的幼时侍从,其他人的谏言全然不听,我行我素地将上一代的有功者全架空成长老。

    因此他起了反叛之心,以龙门的庞大资金反扑龙门,引进不成气候的小帮小派扯四大堂主后腿,旨在证明门主的无能,挑错了上位者。

    只是这些年他们的表现都很杰出,他在挑不出过失的同时更加气愤,一次又一次地变本加厉,直到有人伤亡。

    他不相信错的是自己,十来岁就接任门主一位的小女孩能有多大见识?根本是小孩子的游戏,他以自己的方式去挑剔龙门,攻击各堂口,最终还是成不了一片天。

    “年轻不代表无知,有能力者在于努力而不是功勋。龙门待你不是不好,而是你太贪心,犯了龙门的一大忌——好大喜功。”

    “我只是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输人,可是门主从来都不肯给要机会。”他强调是时势所逼。

    “沈叔叔,你问问他们三个,有谁恋栈堂主的位子。”要不是她够贼,早一个个跑得无影无踪。

    沈光宇未开口,三人冷淡的回应。

    “真不是人干的。”这是摆脱不掉责任的朱雀所言。

    “让给你。”怒气未退的青花双手奉送。

    “我是被骗的。”纯然无辜的玄武轻轻一慨。

    死家伙,全给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她是懒了一点又没有亏待他们,有吃有喝不忘分他们一口,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龙青妮手指一弹,三粒花生米送入三位堂主口中。

    “你们不要?!”为什么?他追求了一生。

    “事多假少离家远,再加上一位懒门主,你晓得我有多久没回家了吗?”抱怨的朱雀吐出花生米,一瞪笑得无邪的女人。

    “我想揍她。”青龙的拳头握得死紧,目标是龙门门主,他的大小姐。

    玄武不置一言,他怕秋后算账。

    “啧!吧嘛吹胡子瞪眼,今天审判的不是我。”太不尊重了,好歹她是门主。

    “稍候。”

    死青龙,你皮在痒了。“沈叔叔,我送你一份礼物,别再恼了。”

    龙青妮手一勾,和沈光宇不相上下,全身是伤的唐谦云捧了一大叠文件和磁碟走了过来,放在他面前。

    “这是……”

    “何不翻翻看呢?瞧瞧龙家女儿是否识人不清。”地有雅量接受批评,但不保证不记恨。

    沈光宇手伤不方便,一旁的子弟兵帮他一页一页的翻,看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由不满的神色渐为羞愧,而后敬佩,后悔地红了眼眶。

    “门主。”

    “沈叔叔终于肯叫我一声门主,青儿这些年没白混了。”她朝三位堂主扬扬下巴,表示她是和神等级的门主,要膜拜他。

    三人一致地视若无睹,好奇那一堆东西是何物,能叫一名高傲男子变得谦卑。

    “我错了,请门主降罪。”他真心的悔悟,朝坚硬的大理石重磕了三下头。

    龙青妮扬手要门下扶他起身。“罚你太重显得我不近情理,罚得太轻怕有人半夜堵我,你是沈叔叔呐!”

    话锋一转,她的决定差点让人绝倒。

    “不过呢,我就是护短,看不顺眼的人大可放狗咬我,沈叔叔已得到惩罚,这事就算了。”

    哗!她太任性了吧!

    “门主,你……”不知该说什么话的沈光宇泪盈满眶,忍着不落下英雄泪。

    “港口有艘船给你养老,船上有最先进的医疗设施和整型医师,五湖四海是你的了。”她大方的赐予。

    千言万语抵不住一句谢谢,他怀着释然的感激在两名门人的搀扶之下离去,香堂大会不了了之,案上的龙神像是在笑话严阵以待的三位堂主。

    而他们……

    ※※※

    “门主,可否请你解释一下,为何会出现在巧巧受困的地方?”

    多有压力的诚恳。“你别这么严肃嘛!阿龙哥哥,我救了你的小情人耶!”

    “多谢。”他两眼仍冒着火花。“请你回答属下的疑惑。”

    “喂!你给我搞清楚,我是门主,对我尊敬些。”还是以前奴性十足的青龙好玩。

    瞧她为了改变他的奴性付出了多少心血,而他毫不感恩的瞪她,真是门主难为。

    “人必自重而后人重,门主太轻佻了。”这番话由他口中说来算是重话。

    “青龙,你大概不想娶老婆了。”她的笑容灿烂得令人脚底发寒。

    他立即僵直背地怒视她。

    “结了婚都可以离婚,何况这年头诱惑特别多,朱家小妹天真无知,送几个猛男给她肯定迷失,到时有人要哭了。”

    “别去惹她。”他狠狠地压沉怒意。

    “她是谁,茱蒂还是琼丝,艾妮塔要我问侯你。”哼!看你还敢变脸。

    “龙青妮——”他愤怒的一拳击下,大理石桌面一分为二。

    “哎呀!全都是过去的粉红色调,我想你家小女人不会介意你的处男之身给了谁。”顶多翻翻墙,学红杏勾人来。

    “恶、魔。”他怒在心中猛磨牙。

    “谢谢,我会记得在墓碑上刻着。”对嘛!有些脾气才是人。

    她最讨厌死气沉沉了。

    “我要请假。”远离她,远离龙门。

    “好。”你想得美哦!“二0三0年生效。”

    气得坐不住的青龙起身走动,一脚踢倒原先送给沈光宇的文件,他不经意地一瞄——

    “啊!别看啦!没什么……噢喔!糖果屋的巫婆来了。”真糟。

    眼睛越睁越大,手臂肌肉也逐渐偾起的青龙,不敢相信她居然这么设计他,一页页写满沈光宇何时做了什么计划,几时打击各堂堂口。

    他把磁碟放进影碟机一按,两、三个月来的一景一幕绝无遗漏,包括巧巧被绑走的那一段。

    “这是为了训练巧妹妹的临场反应,你知道一个好的门主不好当,当当恶人是情非得已,我打她一出生就算计在内……”

    要不是朱家妹子心脏不好,她老早拉进龙门来效力,为了找一颗好心脏她花费了不少工夫,在全世界选定了一百个抗体相符的换心人。

    其实若没有朱君心那件意外,大抵一个月后会有个十七岁少女脑死,照样能为她所用。

    “我还得用潜意识诱导法做浅层催眠,让她在脑中记存龙门是一件多好的事,然后吵着要朱雀带她入门……”

    “你连我都设计呀!亲爱的公主殿下。”反弹的是一枪在手的朱雀。原来她陰险到这种地步,连病人都不放过。

    龙青妮梳梳发绑起辫子。“小雀子,你想青龙以后该唤什么?”“嘎?!”“如果他娶了你妹妹。”

    砰地两声。一是青龙讶然的摔地声,一是朱雀掉了手中的枪,两人同时瞠大了眼。

    这问题……

    值得探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青龙藏心最新章节 | 青龙藏心全文阅读 | 青龙藏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