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好命祸水 > 第十章

好命祸水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司徒长空错估了妻子的包容性,他以为她爱他爱到可以接受他的一切,因此他在一次经商时,巧遇容貌绝美的左惊虹,便兴起娇妻美妾的念头,在未告知他有妻室的情况下将人带回。

    殊不知妻子的爱并不如他想的那样伟大,几番争执后,司徒长空在两人之间痛下决定,他最爱的还是魏知秋,所以他忍痛要送走新纳的小妾。

    而在此时,左惊虹怀孕了,为了腹中的孩子,魏知秋勉强容忍她到生下孩子为止,一待她生完产就得离开。

    心高气傲的左惊虹受不了这种屈辱,也不甘心让夫,因此先下手为强,让魏知秋成不了阻碍,也报了一掌之仇。

    不过司徒长空太爱他的妻子,即使她可能疯了,仍延聘名医为她医治,让备受冷落的她看在眼里更加不甘,于是她开始在不满足岁的女儿身上下毒。

    因为司徒青衣不时的发作,他便无暇分心妻子的状况,以为有大夫的诊治便不需他躁心,全心全意专注在小女儿的病情上。

    可他没料到的是关外的大夫全被她收买了,她要他们做什么便做什么,即使司徒长空过世后,她仍以相同方式掌控司徒太极,让他为其妹的病疲于奔命,不会再想到他还有一个亲娘。

    “娘,你的心真这么狠吗?连我也成了你报复的工具?”为什么这个心狠如狼的女人是她亲娘?

    活生生的司徒青衣从内室走出,满脸泪痕的凝望化身修罗的娘,不愿走近。

    “你……你没死?”怎么会……有两个青衣……

    死人复活令人惊恐,在左惊虹惊惧的目光下,半盖的棺木中伸出一只人手,轻轻将棺盖推落一侧,原本了无气息的“尸体”大大地吐了口气,接着从棺中坐起,伸伸腰,柔柔刚刚遭到“蹂躏”的伤处。

    棺材内的司徒青衣身手俐落地翻身出棺,一落地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撕下面上的人皮面具,埋怨了几句当死人真累,一不能呼气,二要装死,三要任人捶打而还不了手。

    “我没死,躺在棺内伪装我的人是齐大哥,让你失望了,我是女儿,不是儿子。”但她很庆幸自己是女儿身,不然娘亲的罪孽又要多加一桩。

    对大哥最好的她居然曾有杀害他的念头,她的心当真无一丝仁善。

    “是呀!虹姨娘,麻烦你下次下手轻一点,我这活人差点没让你打成死人喽!”幸好他皮厚,挨得下几拳。

    齐丹飞咧齿一笑,手里拿着人皮面具把玩。

    “你……你们骗我……”他们一个个联合起来,诱她入瓮。

    “如果不是你做得太绝,我们怎有机会揭穿你的恶行?”她以为天衣无缝,却不知黄雀在后。

    若非她被逼急了,再一次下毒,想利用女儿的毒发好赶走欧阳春色,没人敢当面指称她是凶手,她自认能瞒天过海,反而自露马脚,让人逮个正着。

    “难道这是我的错吗?是你爹先对不起我,而后你娘又羞辱我不知检点,我所作所为只为讨回公道,他们欠我的。”左惊虹仍不认为自己有错,错的是让她伤心的人。

    “我娘被关了十七年,你不断告诉我她会伤害我,要我离她远一点,不要靠近,你让我错待了自己的亲娘,我……我很想原谅你。”但他做不到。

    娘被当成疯子囚禁,无人闻问,孤零零地度过无数个寒暑,吃馊食,病了只能饮潭水,无助地等待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而身为儿子的他因幼时的创伤而畏于亲近,误信她一番裹蜜的谎言,进而成为加害娘的帮凶。

    春色骂得好,他的确是不孝子,顽固又不知开通,过于执着,一旦对人产生信任便不再怀疑,一错再错相信自己不会信错人。

    一见他疏离的神色,左惊虹有些慌了。“极儿,你忘了没有虹姨,你这条命早就不在了吗?”

    她在讨恩情,相信他会为还她的救命之恩而不追究她所做的事,她仍是隐月山庄的二夫人、他的虹姨,这点是不会变的,她太习惯他的袒护了,还有所依恃。

    “可是若没有你,我娘也不会想杀我,你才是真正罪大恶极的人,不值得敬重。”被铁炼炼住的人应该是她。

    “你……什么意思……”他在怪她吗?不再当她是最亲近的人。

    “看在青衣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但是隐月山庄也容不下你,你今晚收拾细软,明天一早我送你出庄。”他对她算是仁至义尽了,望她好自为之。

    “你要赶我走?”左惊虹瞠大眼,难以置信。

    “你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还敢留下吗?若换成我先揍你一顿,再把你丢进寒潭里泡上七七四十九天,每天只喂你吃蚯蚓,让你知道当坏人的下场。”

    这样就放过她,太便宜她了。

    “春色。”

    “干嘛?”欧阳春色挽起袖子,抡起拳头,一副要揍人的模样。

    “她或许有错,但错得更多的人是我,是我纵容她危害我的亲人,寒潭我去泡,但我绝不吃蚯蚓。”休想。

    “啊!”她嘴巴张得大大的,接着噗哧一笑。“不行,你一定定会把我的鱼吃光。”

    一瞪,司徒太极冷着声说道:“全留给你,我不吃鱼。”

    “挑食。”她一吐粉舌,想起自己不爱吃洋葱和兔子的食物——红萝卜。

    “你说什么——”她一天不惹他发火就不快活吗?

    不畏惧他的怒火,欧阳春色笑咪咪地握住他的大掌。“婆婆的铁炼可以取下了吧?”

    “呃……”他耳根泛红,不知该如何接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

    “我们去接婆婆回来。”她也该苦尽笆来了。

    “好。”他面一柔,泛出不自在的笑意。

    近乡情怯吧!其实是想见亲娘的,心里却迟疑着,错待了这些年,他愧疚在心,不知该以何种面貌负荆请罪,见了娘,又怕相对无语,十七年的隔阂并非一朝一夕便能拉近。

    “接魏知秋回来……哈哈……她回不来了,永远也回不来了……”司徒夫人只能有一个,那就是她左惊虹。

    “你说她回不了庄是什么意思?”大伙的心头当下一惊,十分不安。

    “一把火烧了,烧得一干二净,她死了……再也活不过来……火呀!烧得旺,她跑不掉,铁炼炼着她……哈哈……我赢了,我还是赢了她……她到死都见不到她的儿子……哈哈……”

    左惊虹张狂地笑着,得意非凡,到最后她还是唯一的赢家,负过她的人全死了,没一个能活着,谁敢说她错了。

    众人面一凛,立即有不好的预感,武功高强的司徒太极和轻功绝顶的齐丹飞一前一后飞出厅堂,马不停蹄地冲向后山的茅草屋。

    那里平时鲜有人至,真要发生了什么事,也难在第一时间发现。

    一群下人也全跟了过来,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一定要把司徒夫人救出生天。

    可是茅草屋本就易燃,远远就见烈焰冲天,什么都烧着了,一团火球连原本的门户都看不见。

    “啊!完了。”

    真的完了,茅屋整个烧毁,待在里头的人还能活吗?

    “娘……娘——孩儿不孝,孩儿来迟了……娘,我来迟了……”为什么他总是来迟一步?

    司徒太极懊悔地双膝跪地,双手握拳捶地悲泣不已,他恨自己又再一次错过能对娘亲尽孝的机会,如果他不那么固执,她就不会死了。

    都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都是他……

    “娘的好儿子,你没有来迟,我在这里。”唉!十七年,她终于能亲手摸摸儿子的脸。

    “娘?”她没死?!

    虽然走得很慢,还有铁炼拖曳的匡啷声,但眼前确实是娘亲,她在义女柳绣娘的搀扶下慢慢走过来。

    既然当不了媳妇就收为女儿,免得日后相见都为难。

    “我没事,不惊、不惊,屋子烧了也好,省得看了伤心。”那些悲惨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她的人生要重新开始了。

    司徒太极激动地冲过去,握住娘亲枯瘦的双手,“你怎么可能逃出生天?火那么大……”

    “呵……还不是你那个贼丫头,她说你是石头脑袋,要等你开窍可能要等到地老天荒,所以她每天拿尖锤子来敲呀敲、凿呀凿,把石头给凿开了,铁炼也就松了。”也真难为她了,凿得手都破皮了。

    “喔!原来如此。”果然很符合她的风格,尽做些别人想不到的事。

    “咦!那丫头呢?不会你太凶了,把人吓跑了吧?”最爱凑热闹的人怎会没来,那一句婆婆甜到她心坎里。

    经魏知秋一提醒,众人才惊觉少了一人。

    “呃,她不会还留在大厅吧?”齐丹飞干笑地说道。

    “可是二夫人不是也在那里……”

    不知谁冒出这一句,所有人脸色大变,又如野火燎原般冲了回去,留下魏知秋和柳绣娘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何事。

    众人一入大厅,欧阳春色不见了,地上流着一摊鲜红的血,左惊虹目光呆滞地握紧沾血的刀子,跌坐在血泊中。

    “春色呢?你把她怎么了?她在哪里?在哪里?快把她交出来……”司徒太极疯了似地捉住她双肩,使劲摇晃。

    “镜子……镜子……”左惊虹十分惊恐地跳起来,指着掉在地上的铜镜。“镜于里伸出一双手,把她捉进镜子里,不是我、不是我……”

    司徒太极一看他藏在屋梁的铜镜竟掉落于地,心都凉了……

    ***;;bbscn;;***;;bbscn;;***;;bbscn;;***

    “师父,你会不会觉得你太过分了?”世态炎凉呐!这么残忍的事他也做得出来。

    “过粪?没有呀!咱们家的粪坑老滚不都清得很干净,还是他留了一坨屎没有清……哈哈……”自以为幽默的欧阳不鬼笑得乐不可支。

    很忍耐的声音微微一沉。“师父,你能不能认真一点,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什么什么呀!听不懂,暂时失聪。”他笑呵呵地挖了一团鼻屎,往正在除草的老滚背后一弹。

    “我好不容易把师妹拉回来,你为什么又一脚把她踢回去?”他实在想不通他是爱女儿还是恨女儿,不过后者的可能性居多。

    在相隔一周后。

    “唉!你这孩子就是死脑筋,我不是说过她的姻缘落在那个朝代,她不回去,你要她当一辈子老姑婆,然后做牛做马养她呀!”真是不懂事,坏人姻缘。

    “可是她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

    他马上哇哇大叫。“所以我叫你把她拉回来嘛!你看看我都代她受过了,不然她会伤得更重。”

    断了腿的欧阳不鬼高举他上了石膏的右腿,喳喳呼呼地表示他更可怜,为了帮女儿避过致命的血光之灾,他牺牲了一条腿。

    七天前欧阳春色回来时,她手臂上割了一大口子,血流不止,紧急送医缝了二十三针才止住血,要是她师兄没拉她一把,刀子会刺进心窝,想救都不一定救得活。

    拜现代医学所赐,古人要花上个把月疗养,她五天就拆线了,流了一缸血的伤口早就结成疤了,淡淡的粉红色,不细看还真不晓得她受过伤呢!

    “但是你也用不着骗她地上有一只血蟾蜍,再用你没断的脚将她踢回镜中。”光听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就知道有多疼了。

    “傻小子,师父是为你着想,你想想她有多会吃呀!万一她把你吃垮了,你以后拿什么养我?”人要先为自己设想,女儿嘛!她是福星,自有贵人养。

    “……”无言。

    看他一脸心寒,欧阳不鬼小小地心虚了一下。“好啦!好啦!你要是不放心就拿出古镜,咱们看她过得好不好。”

    真麻烦呐!嫁个女儿还得担心她一辈子幸不幸福,真是老年苦命呀!不过幸好他只有一个女儿,要不恐怕要烦白了发。

    “嗯。”

    司徒离人取出布帛包住的铜镜,将它置于桌上,两手覆于镜面上,轻轻抚摸,口念古老的语言,心随意走,飘向远古的年代。

    突地,镜子里出现一对大红烛,头上戴着大红花的妇人走来走去,有一双会动的鞋……不,是一双绣花鞋在喜服下动来动去,接着将鞋往妇人背上一踢,着袜的玉足互相摩擦,看样子是在……抓痒。

    这……有点不像话吧!

    一个很壮的熊……不,是一个喝得很醉的男人走进来,一身的大红蟒服,他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压上小脚的主人。

    “哈哈……不愧是我欧阳不鬼的女儿,果然够悍,新婚之夜竟然将老公踹下床,做得好、做得好,做得真好呀!以后不怕被人欺负了。”嫁祸嫁祸,他家的祸害终于嫁掉了,真是大快人心……真是叫人欣慰呀!

    “师父,这种事不值得夸耀吧!”他笑得未免太开心了。

    “嘿嘿!徒弟,该帮师父找师娘了。”他的亲亲老婆呀!他想死她了。

    司徒离人幽然叹息。“师父,你脚断了,不要跳上跳下,小心……唉!又断了。”

    “小子,你真的看不见吗?”为何他腿又断了他也“看得见”?

    痛……好痛……超痛……

    “是的,我看不见。”他到底要问几次?

    “快……快送我到医院,我不要当铁拐李。”很丑。

    “……”他苦笑,摸索着将古镜放回盒子。“抱歉,师父,我看不见,所以没法送你。”

    “什么?!你为什么看不见——”呜!老滚的背好硬,他不要他背啦。

    是呀!为什么看不见?

    只有老天知道。

    至于人家夫妻的事,就由着师妹慢慢去解释,她有一辈子时间话说古镜。

    以及不可告人的……

    能力。

    【上集完】

    *欲知司徒离人和陰阳镜之间的牵扯,别错过寄秋花园系列947陰阳镜·下《不醒桃花》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好命祸水最新章节 | 好命祸水全文阅读 | 好命祸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