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忘了我家小情妇 > 第十章

忘了我家小情妇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童凯芝,妳在干什么―”訾目欲裂的罗劭然放声狂吼,摧心刺肺地倒怞冷气,不敢相信仅在一眨眼间,满是汽油味的山洞竟成火海,燃烧着赖以维生的空气。

    地面上划开一道长长的火墙,圆弧形状的洞身一分而二,他在火的一端望向另一端的两人,火势的汹涌几乎阻隔了视线。

    唯一可以通行的是映着蓝天白云的水池,它看似清澈,实则水深不可测,池底尖石林立,宛如箭矢,不谙情形者,很有可能尚未穿过就被怪石刺破脚掌直达腔骨,危险度更胜穿火而过。

    “别天真了,我不会给你机会救她,你死心吧!”童凯芝仰起头哈哈大笑,将桶中的汽油倒入水池。油比水轻,快速地在水面上漫开来,破坏原本的水清浮上一层油气,只要一点火花轻溅,马上燎原般迅速点燃,加速氧气的耗尽。

    “童凯芝,妳疯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神智丧失。

    “哈……被你们逼疯的,你不爱我,把我当成碍事的累赘,利用我、抛弃我,赶尽杀绝,你让我没有活路走,我又何必给你一条生路。”他自个闯进来送死,怨不得人。

    她没打算杀他,她要他活着受苦,一辈子背负救不了所爱的悔恨。

    “妳把自己困在火里,难道妳真的不想活了吗?”如果不想办法逃脱,连她也要葬身火中。

    “有人陪葬怕什么,黄泉路上不会我一人独行。”她指着被烟呛伤的同伴,眼中流露豁出去的狠毒。

    她觉得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所以不怕死,别人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临死前她要一一讨回,绝不让这笔帐欠到来世。

    “妳该怕的,奈何桥上无人陪妳同行。”罗劭然一说完,将石堆后的防火帐篷摊开,他艾萨克网的方式铺在火墙上方。虽说防火,但功效有限,他在和时间竞跑,务求在帐篷防火功能失效前,将呈现半昏迷状态的爱人救出。

    火,燃烧着岩壁,发出剥剥的声响,土石被火焰烧成红色。

    “你……你在做什么,沈舒晨真的那么重要,值得你拿命来拚?!”她崩溃了,更加痛恨他爱的不是她。

    踩过窜烧的烈火,罗劭然看也不看她一眼的走过她面前。“我可怜妳。”

    “你……你可怜我……”她身子一震,脸上是乞求爱情的卑微。

    “妳永远也不会明了何谓真心相爱。”他抱起虚软的娇躯,以背挡住落下的火星。

    那是你不曾回头看看我,你迷人的双瞳中装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女人,从来没有我。

    童凯芝心中的妒火烧得比四周的火还旺,她看着爱慕多年的男人以保护的姿态抱着她痛恨的女人,那抹炽狂的恨意如焚风狂扫。蓦地,沈舒晨虚弱地睁开眼,翳翳水眸对上烧红的眼,童凯芝的愤怒升至极限,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个也别走!

    “你要真心,我掏给你看。”她拾起烫手的石头,往罗劭然后脑一敲。

    轰然,一块巨石从上头崩落,鲜红的血滴落地面,烟硝与闷哼声并起,脚下踉跄了一步的罗劭然回眸一瞪,紧抱的双手不曾松动。

    “劭然,你在流血!”沈舒晨吃力地抬起细腕,按住血流不止的伤口。

    冷厉面容一低视,化为柔情似水。“不打紧,一点小伤,我还撑得住。”

    “不要逞强了,放开我,你一个人可以逃出去。”多了她,他步步艰难。

    “要我丢下妳?”他忽地低低轻笑,吻上她火光映出的红唇。“妳作梦。”

    “劭然……”到了生死关头,她宁愿活下来的人是他。

    “别说话,保留体力,我会将妳毫发无伤地带出去。”他将她的头压在胸口,避免烈焰灼伤那一双明媚水眸。

    “芝芝呢!她没事吧?”虽然她有心害她,但她仍然无法见死不救。

    罗劭然嘴一撇,斜眸一睨被落石击伤腿的疯子。“还没死。”

    烈火熊熊,寸步难行,其实他在梭巡可供逃生的路线,等火势减缓。

    “别说得这么冷酷,是人都有恻隐之心,可不可以……”她话才说到一半,冷冽声线浇熄她满腔希冀。

    “不可以,我绝对不会救她。”头有点昏的罗劭然借着甩头的动作保持清醒,不让晕眩侵袭。

    童凯芝那重重一击,使他疲累的身体更加使不上劲,双脚僵硬出现抖动现象,手臂也因气力的流失而逐渐无力,他至今未倒下是为了怀中人儿。

    换言之,别说救人了,自救都十分困难,他是靠着意志力硬撑着。

    但是倒卧土垒旁的童凯芝并不知情,在她眼中他是狂妄的霸王,无所不能,所以在听见那一句“我绝对不会救她”,她胸口的烈焰爆开了,拖着断腿想将他推入火里。

    害人者终将害己。

    她才走一步,上面又有落石掉落,一心要人命归陰的她根本毫无所觉,手举高欲推,篮球大的石块落向她的背。尖叫一声,她跌入已成火海的水池中,尖石刺穿她左大腿,紧紧嵌合。“芝芝―”沈舒晨惊呼。

    “不要看,她没救了。”大掌捂住惊恐的眼,死亡前的景象不值得留存记忆。

    血染红了池水,大火直烧,凄厉的叫声尖锐如断颈的鹅,从窜起的火龙冲向云霄,惊动了山禽野兽,奔走的地面微起变化。

    轰隆隆,整个山壁为之塌覆,碎石如星压熄了四处流窜的火舌,朝天的洞口变小了,向上眺望只能瞧见一弯明月。

    出去的弯道被落石堵住了,只剩下水池倒影映照相依偎的有情人。

    “劭然,我们出不去了是不是?”没人会知道他们的埋骨处吧!

    腰腹压着大石的罗劭然气弱地抚着她被火烧焦的头发。“我的人很快就会赶来了,我……我答应妳的事,一定办到。”

    一说完,他手臂无力的滑落……

    “哗!哗!哗!这是怎么回事,会不会太离谱,是卖旧书还是办书展?”红线村里家家户户贴双喜,人人门口挂上成双红灯笼,数不清的玫瑰花摆满每一条小巷大街,多如繁星的七彩汽球飘满整个村落上空。

    乍看之下以为是村子十年一度的大拜拜,个个脸上堆满笑,穿起最端庄大方的衣服和鞋子,从幼儿园起到国中的学童集体放假一天。

    若随手捉个人来请教,肯定会收到最难堪的白眼,嘲笑那人是外地来的土包子,连村长伯的女儿要嫁人也不知道,席开五百多桌。

    什么,那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呃!是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人长得清丽娇美,号称全村最漂亮的田庄公主要出嫁了?

    哈!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赶快携老扶幼去喝杯喜酒,听说是“阿霞灶脚”的名厨主持人排的菜单,千载难逢,迟了就没口福。

    不过呀!先说明是一则八卦流言,那个美得像花……呀!谁的意大利皮鞋乱丢,都说是八卦了,脾气还是那么糟。换个方式说吧!俊美无俦的大总裁经历生死劫难,和心爱的女人被困在山洞里一天一夜,大批保全、山难人员救出他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感谢,而是求婚。好笑的是他脑袋破了个大洞,求错了婚,拉了一位大熊先生猛说我爱你,还想献吻,让大家吓得不敢救他,以为是山魍魍魉。

    今天的新娘子事后得知此事,老大不高兴,闭关赶稿十余天,同时也拒绝了第二十一次的求婚,让霸气十足的大总裁气得想拆房子。

    “喔!好罗曼蒂克,羡慕死人了,真想横刀夺爱,把深情又出手大方的大帅哥给抢过来。”眼中冒着迷离神彩的伴娘手捧鲜花,发梦地低喃。

    “茉子老师,妳没机会了啦!那个笑得很蠢的男人是我爸爸,他只爱我妈妈一个人。”

    很有名的老师都要尊称一个子,像孔子、孟子、老子,他们苹果班的周茉青老师也要有个子,因为大家都叫她想结婚想得不得了的花痴。

    沈人人穿着白西装、白皮鞋,像个彬彬有礼的小绅士,他是婚礼上最重要的主角喔―他爸爸说的。是个花童。

    “唉!别伤我的心嘛!让我陶醉一下又怎样,人都有作梦的权利。”为什么眼前优秀的极品男不是她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老师,爷爷说常叹气的女生得不到幸福,妳要争气。”小大人似的沈人人一脸认真的说道,他比向月老庙。

    咦!村长也会说这么有智能的话吗?满脸疑惑的周茉青只看见庙口前忙来忙去的村长伯。

    因为要宴请的客人实在太多,所以宴席摆在月下老人庙前那条长街,主婚人不做二人想,自然是整天笑呵呵,替天下有情人牵起红线的月下老人。

    “我很努力呀!是你妈太不守信用了,她明明说要刁难你帅哥爸爸一百次,没凑齐一百零一次求婚就不结婚。”哼!事实证明女人的友情太脆弱了,永远也敌不过男人的花言巧语。

    她唾弃她。

    一提到伟大的求婚史,沈人人神气活现的挺起胸膛,“那是我教爸爸的喔!妈妈很感动很感动地抱着爸爸哭了。”

    “你?”她一脸怀疑。不只是她,每个有智慧的大人都看轻小孩子的能力,不相信,除了玩耍外,他们还会做什么。

    实际上,真的是小小天才献的计策,他鼓励父亲多看母亲的小说,从里头挑出些和他们两人相处有关的片段或文字,放在失物招领处请他妈妈招领。

    本来就感性的沈舒晨一时感动,鼻头一酸就点头了。

    如果她知道罗劭然原本的打算是撕书,他大概一辈子也讨不到老婆,幸好幸好,他没让自己的冲动坏了好事。

    “晨,今天的安排妳还满意吗?”深情款款的新郎低头凝望他美丽的新娘子。

    身着珍珠白礼服的小女人含羞带怯的点头。“你一定耗费很多心血吧!”

    “为了妳,什么都值得。”有她相伴,他此生再无遣憾了。

    其实,他什么也没做,忙碌的是婚礼顾问,身为日理万机的大总裁,他只需动动两片嘴皮子,自有人捧着大把时间为他效劳。

    “劭然,你对我真好,我爱你。”红着眼眶,她是被幸福包围的幸运人儿。

    他亲吻她红艳嘴唇。“傻瓜,不对妳好要对谁好,妳是我这一生做过最对的选择,我很庆幸没错过妳,我也爱妳,老婆。”多动容的一番话,她娇羞地低下头,笑中含泪地感谢老天的成全,让她拥有真心爱她的男人,甚至无怨无悔地包容她的“工作”

    婚礼上装饰的不是鲜花彩球,更非闪亮亮的钻石或珠宝,而是沈舒晨从出道以来的第一本书到最新作品,全新再版排满一排又一排的书架,每本书都闪着耀目光彩。

    而多金的罗劭然更不惜砸下重金,将上百本小说的封面做成巨幅海报,高挂会场上空,取悦他最爱的女人。

    新娘子感动得心花都开了,紧偎新郎怀里,让满满的快乐由心的位置溢出来。

    “劭然……”她低唤着,粉酷娇颜似在索爱。

    低笑的男人以唇磨赠她的鼻头。“不能再吻妳了,妳的口红快被我吃光了。”

    他最想做的一件事是赶快结束婚宴,抱着她奔向离他们最近的床。

    “啊!真的吗?”她急着想补妆,一生一次的美丽时刻绝不能让自己搞砸了。

    “骗妳的。”不论她有无上妆,在他眼里,她是最美的风景。

    “可恶,这么重要的一刻还欺负人。”她娇嗔地轻捶他胸口。罗劭然发出爽朗笑声。

    “就只欺负妳一人,谁叫妳偷走我的心。”

    身一俯,他又想偷香,一道惊惶失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中断此时的浓情蜜意。

    “怎么办?怎么办?亲家公他……他哭了。”王美霞难得的失了冷静。

    “我父亲哭了?”

    “吓……吓死人,说哭就哭,害我差点陪他哭。”明明是威仪十足的大男人,怎么她一转头,两行泪就落下。

    “妈!发生什么事?”不会是她拿菜刀恐吓人家,要人家善待她女儿吧!

    余悸犹存的王美霞拍拍胸口。“我不过亲自下厨弄了一道菜而已。”

    “妳下毒……”

    “太难吃?”

    插着一朵大红花的村长太太没好气地瞪向惊愕不已的女儿和周茉青。“我的手艺能差到哪去,就最简单的菜脯蛋。”真要有毒,她一家老小早就毒光了。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沈舒晨满脸纳闷。

    “啊知,他说有妈妈的味道。”传统做法嘛!一代传过一代。

    “妈妈……”

    所有人都扑哧一笑,为这段有趣的插曲莞尔。

    王美霞哀怨地抚着自己的脸,“晨晨呀!妈真的老得可以当妳公公的妈妈吗?”

    闻言,又是一阵轰然大笑,拥着哀叹年华老去的王美霞,安慰她依旧年轻貌欢笑声中,罗劭然的视线越过大声谈笑的宾客,看见主桌前的父亲一边拭泪,一边跟大嗓门的岳父干杯,他们喝的不是红酒,而是高粱,相处愉快地吃着菜脯蛋。

    原本,父亲是不赞成这门婚事的,他嫌弃沈家家世不够好,在出席婚礼前还臭着一张脸,扬言要他们一年内离婚,结果,一道菜就收服了他。更叫人意外的,一向拘谨少言的母亲居然笑了,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为丈夫倒酒,眼中的温柔是他这个做儿子的从未见过的。

    原来,母亲是爱着父亲的,他们以他们那一辈的方式相爱。

    “茉子老师,爷爷在笑耶!”咦!还跟他眨眼。

    “今天是好日子,大家都开心的笑,好了,别烦我,快去抢位子,晚了就吃不到好菜。”

    急着入座的周茉青没瞧见堂上月下老人弯起嘴角,朝着云云众生微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忘了我家小情妇最新章节 | 忘了我家小情妇全文阅读 | 忘了我家小情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