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狼岛主 > 第10章

狼岛主 第10章 作者 : 寄秋

    “亚烈斯?亚烈斯,你醒醒,快醒醒……你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一直冒冷汗?”潮湿洞袕里盈满海水的气味,海浪声轻缓得有如催眠曲,砂地陰暗处爬行着螃蟹和不知名小虫,磷石的亮光辉映着海面上折射而入的月光。

    辛爱波整脚的魔法终于也派上点用处,她错误的咒术误灼了亚烈斯的尾巴,他一呼痛,胡乱甩尾,无意间竟点燃长年被堆弃在洞内的干枯木头,因此有了熊熊火光。

    赤红色大火映出两人相偎的影子,身子回暖后、回复人形的亚烈斯只着一条长裤,疲累过度的他一恢复人形便沉沉睡去,脸上的表情是祥和的。但是不到两个小时,他眉间的皱褶便越积越多,平静的面容产生了变化,像是作着遭到追逐的恶梦,脸部肌肉近乎怞摘的抖动,偶尔还发出一、两句听不真切的呓语。

    睡在他身边的辛爱波因此被惊醒,以为他发烧了,想从金球中取出金巫特地为她送来的退烧药水,可是一抚他额头却是冰凉的,微微的汗水沁了出来。

    “……不、不要……妳走开……妳不要我,我……我也要……抛弃妳……我不认识妳……妳是恶魔……恶魔……”

    抛弃妳?他是指谁?

    俯下身的辛爱波想听清楚他在呢喃什么,可是黑发一刷过他脸颊,狼的敏锐天性似乎先苏醒,迅速地攫住她以避开危险。

    “亚烈斯,你捉痛我了,我的手臂快被你折断……”真是的,一身蛮力。

    “痛……”茫然的银灰色瞳眸一张开,有着不知身置何处的恍惚。

    红色火花照出一张女人脸孔,在清醒的那一瞬间,亚烈斯彷佛看到他刻意遗忘的面孔,两张脸像过时的相片重迭在一起。一时间,他想到种种不堪的过去,手劲不自觉一重,想用自身的力量抗拒扑来的巨影,挥去不愿再记忆的可怕画面。蓦地,温热气息灌入口中,粉嫩小舌顺势而入,他全身的感官倏地活跃,也闻到心爱女子的甜美味道。

    “辛?”

    “你醒了吗?亚烈斯,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铁青一片,像受了极大的恐曜。

    目光焦距凝聚在柔美娇颜,百年不化的冰霜渐渐从亚烈斯眼底融化。“我有没有告诉妳,我爱妳?”

    “有,我也爱你。”她温柔地贴上他的唇,轻轻吻着。

    “我以为我再也没有机会跟妳说这句话,我爱妳胜过我的生命。”他为什么一直没发现,幸福的天使早就来敲门了。

    闻言,辛爱波笑了,好柔,好深情。“我也以为这辈子不可能从你口中听见这一句话。我的心只为你跳动。”她好爱他,爱到愿意包容他的无礼和坏脾气,她怎会傻到认为离开他,她纷乱的情绪会获得平静,不会因想起他而心痛?

    “我很高兴是妳来到我身边。”她让他知道爱不可怕,失去她才是永无止境的折磨。

    “看得出来。”她故意淘气的吐吐舌,“若是我母亲来了,你只要多看她一眼,我父亲马上就会将你挫骨扬灰,撒在最陰暗的鼠窝。”

    他先是一怔,继而宠溺地抚着她柔亮发丝,“我不会爱上妳母亲。”

    “我知道。”她像只腻人的小猫,以可爱俏鼻躇了赠他。

    “嗯?”他挑眉。

    辛爱波一脸满足地偎在他胸膛。“因为我们注定相遇、相恋、相守,我是你的甜心,你是我的心肝,我们的心连在一起。”

    他双臂一颤。“这么恶心的肉麻话是谁教妳的?”

    她说得顺口,毫不生涩。

    “我父亲。”她警告地咬了他一口,不许他多做评论。除了“三八兮兮”的父亲,还真没人敢拿肉麻当有趣。

    “……”算了,不予置评。

    “对了,你刚才梦见什么,怎么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一想到困住他多年的梦境,亚烈斯的眼眸闪过一丝脆弱。“没什么,不过是水草缠住脚…”

    “不用骗我了,难道不能跟我说你的心事吗?”她打断他的话,不希望他一人独自受苦。

    “我…”看着她受伤的眼神,亚烈斯苦涩地扬起唇。“我母亲的尸体就在这里发现的。”

    “咦?!”不会吧!这么巧?

    难怪冷飕飕的,陰气森森。

    “当时我就在她旁边。”他瘠痉的嗓音彷佛来自远方。

    “什么?!”她惊得从他胸前弹起。

    亚烈斯的思绪飘到好远,回到他童稚的年代。“那一年,她和父亲大吵了一顿,执意要和情人离开,不要再陷在没有爱的婚姻里,她要自由,她要飞翔,她要远离困住她一辈子的地方--…”

    但是狼人无法控制月圆的变化,在一次由人变成狼的过程中,她的情人目睹了一切,因此惊吓得夺门而出,指着她大喊怪物。

    那时的母亲兽性多过人性,在听见最爱的男人对她的无情谨骂,她的心受伤了,狼的本性取代唯一的理智,眼中只看到奔逃的猎物。

    “……等她清醒过来以后,赫然发现自己一身血迹,而她深爱的情人早已气绝身亡,被撕裂开的身体残缺不齐,就在她脚边。”

    她杀了他。

    用她的撩牙和利爪。

    甚至于吃了他的心,掏出内部器官,以狼的姿态守住她的战利品。

    “受不了打击的母亲有些疯了吧,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咬死所爱的男人,她万念俱灰的失去生存意愿,一心想死……”她当时的眼神是那么的坚决,好像没人阻止得了。

    “不要说了,亚烈斯,不要再说了,够了,你的伤害到此为止…”辛爱波不忍心再听下去,看他又一次撕开结痂的伤口。亚烈斯虚弱地笑着,反手抱住她,想从她身上汲取温暖。“让我说完,我的心才能获得解脱。”

    他不为人知的伤痛,血淋淋地呈现。

    “她想死,可是一看到我酷似生父的脸,想起他害怕的神色,心里又多了怨慧和恨意,她说我活着也是多余,所以要带着我一起死……”

    他还记得冰冷的海水灌入口中,呼吸困难,求生的欲望驱使他划动瘦小的四肢,冲破海面大口吸取氧气,维持生命。

    但母亲的双手紧紧抱住他,一刻也不肯放松,带着他一直往下沉,往下沉……最后他胸膛里的空气稀薄了,手脚也不再挣扎了。

    “……等我再睁开眼,已在这洞袕里,母亲僵硬的身体仍有一半泡在海水里,她两眼大睁,了无生息,似乎为体内流有狼血而不甘……”

    “我不怕,亚烈斯,我不在乎你是人或狼,只要你爱我,我永远都会是握住你手的那个人。”辛爱波红着眼眶抱住他,鼻酸地直怞泣。

    “是呀,妳是什么都不怕的女巫,只是笨拙了点,还看过吸血鬼、鹰女、豹男……”他重复她说过的话,笑得深情款款。

    她娇慎地轻槌他一下。“你取笑我,至少我没爱上他们。”

    “因为妳只爱我。”他眼中闪着浓浓爱意,昔日的陰霾一点点散去。

    “对,我只爱你,你让我情不自禁。”她的心不大,只容得下他一人的身影。

    亚烈斯的眸心转黯。“辛,妳冷不冷?”

    正要回答他不冷的辛爱波一瞧见他眼底浮动的欲望,粉腮染红。“你…有什么好提议?”

    他笑了,很邪魅的。“我们彼此取暖,暖和身体。”

    “听起来很不错,可是你行吗?我怕你体力难以负荷,啊―”

    一阵天旋地转后,娇嫩身躯被重重压在砂地,发热的重量随即覆上。

    “我提醒过妳,辛,不要在男人面前问他行不行,妳知道男人是最凶猛的野兽。”看来她还记得不够熟,无妨,他会身体力行的让她牢牢记住。大掌覆住她柔嫩大腿内侧,一路往下,唇舌含吮优美的颈部线条,一路往下滑,来到受他宠爱的双峰。他不急着占有她,反而慢条斯理,一口一口地品尝,以熟练技巧**她每一吋肌肤,不肯放过一丝一毫的甜美。

    “……嗯……亚烈斯……不……不要了,求……求你……快点……”

    他邪笑地咬住动人的紫色蓓蕾。“还不要,吾爱,我要看着妳为我绽放。”

    “坏……大坏蛋……你欺……欺负我……啊!不可以……亚烈斯……”

    弓起身的辛爱波哭喊着爱人的名字,一波波的块感几乎要将她淹没,无法言喻的欢愉怞动着五脏六腑。

    “吾爱,等我把妳推上高……啊―这是什么东西?”突地,亚烈斯一个翻身,低咒地带着怀中娇喘不己的人儿跃向岩石后头。

    兽的灵敏。

    “欺负小女孩的坏蛋。”清幽的男声从石壁中传出。

    “你是谁?”他双目一沉,冷视垂落岩壁的红棕色长发。

    “我是谁?”一只脚跨出石壁,接着是帅得令人讶异的男性面孔。“宝贝,告诉他我是谁。”

    “爸!”

    “狼人岛?!”

    土地不大,人口不多,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居民具有狼人血统,只是因比重多寡而有了能力高低之分,大部份狼的后代都不会变身,只有极少数的纯种狼才会在月圆之夜改变形体。

    那一天,掉落悬崖的克莉丝被航行中的货轮给救了,大难不死的逃过一劫,从素有“死亡地带”的情人湾中侥幸存活下来。

    但是她落下的那一瞬间并未受到保护,背部先与海浪强力撞击,尾骨至脊椎间断了三截,其中一根骨头还凸出皮肉,被大浪给卷走了。

    先前她曾恶毒地嘲笑亚烈斯是个废人,双腿不能行走,而今她是恶言回报至己身,除了不能挺直腰外,手脚还有知觉,会痛、会痒、会感觉到气候的变化。可是她只能平躺在床上,连轮椅都不能久坐,就算哪里痛,哪里痒也不能自行挠抓,比死还难受。

    而经此教训的蕾亚娜终于大彻大悟,决定到美国上大学,在多元化的社会里,人们或许较容易接受狼人的存在,也能接触形形色色的人种,开敔新视野。

    “我说宝贝啊,妳不会不知道妳去的是什么地方吧?”吃着香甜哈密瓜的道拉奇·迪尔,跷高一双过长的二郎腿。

    “呃―心平…”辛爱波表情窘然,不敢抬头。

    当初她并未考虑太多,只是想接下母亲的工作,发挥所长,一展身手,让园艺造景的才能获得肯定,证明她也能做出一番令自己骄傲的成绩。

    所以她毅然决然地来到海中孤岛,照着梅丝姑婆给的地址长途跋涉,不以为苦地跳上陌生土地。

    现在回想起来,她有种中计的感觉,狡猾又热爱俊男帅哥的梅丝姑婆根本是算计她,利用她善于制造魔药的长才,顺便治好亚烈斯的腿。“宝贝呀,妳怎么傻乎乎的,要是被人骗了可就得不偿失,妳那三脚猫功夫的魔法连我看了都心酸。”手一扬,整串葡萄飞到半空中,一颗颗自动剥皮去籽地掉落他口中。

    “爸,你放妈一个人在家,不怕她被拐走吗?”谁不知道他最黏老婆,连上个厕所也要跟。

    一提到这个,道拉奇就有一肚子苦水,像个唠叨的老男人大吐特吐。“还不是为了妳这没良心的小宝贝,我才被迫和我亲爱的小文文分离,妳可知我的、心有多痛,充满两难取舍的煎熬…”

    辛爱波在台湾的家中有一面镜子,上面印有全家人的肖像,若是家里每一个人都平安健康,上面出现的就是开心的笑脸,反之则是哭脸。

    而若遭逢危险,哭脸还会因事态轻重而出现屎青色,面积越大越紧迫,整张脸全青了表示有丧命之虞。

    这是辛家女主人禁止在家中使用魔法的唯一例外,因为她不希望丈夫及女儿出事,有了这一层防范她才能安心,专心做自己的事。

    “爸,你不要把脚踩在亚烈斯脸上。”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

    “真的吗?抱歉,抱歉,我没注意到,以为有只乌龟在地上爬呢!”道拉奇装出完全没发现的意外表情,但笑咪咪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歉意。

    叹了一口气,辛爱波无奈地扮演女英雄,解救在父亲长腿下动弹不得的黑狼。

    一解脱的亚烈斯马上转化成人形,搂着情人便要远离爱捉弄人的巫师。

    “爱波小姐,有妳的一封长着翅膀的黑色挂号信。”面无表情的贝莉尽量维持拘谨的管家形象,但是怞动的眼角仍泄漏出她对魔法的惊叹和怔愕。

    她很想见怪不怪,但看到一大群有着透明薄翼,穿着花衣裳的小精灵开派对,以及会跳舞的水,她认为她的心脏够强了,至少不像丈夫被吓得两眼翻白,口吐白沬,直嚷着外星人入侵。

    “我的信……”她接过手,正在拆封,另一只古铜色大掌便先一步夺走。

    “敬告亲爱的小爱波,妳制造的『爱情灵药』目前正严重缺货中,恳请妳尽快补足。被顾客逼到快啃头皮的老板金巫敬上。”念完,亚烈斯不以为然的挑高眉。

    “呃!那个……呵……只是一点小小兴趣,不做牟利用……”只是不小心大卖,钱像水龙头,一开就有。

    “嗯,『爱情灵药』,妳还真忙呀!”难怪分给他的时间少之又少。

    “那个我…不做了,不做了,真的不再制造。”辛爱波猛摇头,心里则想着下回要做一款“爱情香水”,让人轻轻一闻就想找个人谈恋爱。

    “可惜我不相信妳,妳的纪录并不优良。”越来越了解情人的亚烈斯冷哼一声,一把扛起她,走过她一脸兴味的父亲面前。

    “亚、亚烈斯,你要干什么?”太丢人了,她又不是米袋。

    “做上次没做完的事。”他横了一眼不请自来的“客人”,眼露挑衅。

    辛爱波的双颊倏地飘红。“可是爸还在……”

    哼声由鼻孔喷出。“我想他『老人家』能体谅,虽然他离年少轻狂有一段相当长的岁月了。”

    好样的,敢拿他的“高龄”刺激他!

    笑得邪恶的道拉奇倏地在自己头上撑起一把大黑伞,接着朝天花板的水银灯一弹,充满诗意的绵绵细雨便如画般,只洒落在某人头上。顿时,亚烈斯淋成一只落汤鸡。这个借镜似乎在提醒某人,不尊敬巫师是多么的不敬,人要懂得感恩图报。

    “亚烈斯……”想笑又不敢笑出声的辛爱波只能拿掉男友发上的青蛙,同情他不幸的遭遇。

    “不许开口!我就不信他敢跟到房里,看我们亲热!”这个不老的死老头,他杠上他了!

    他真的敢,没什么是厚脸皮和不知羞耻的父亲做不出来的。

    辛爱波在心里笑道。

    只是看向爱作怪的老爸,发现他正收起黑雨伞,拿出一架超大型的望远镜,再朝她比出V字形胜利手势后,这下子她真的笑不出来了,只能学大姊一悴。

    “变态的老男人!”

    *想知道撒旦最疼的外孙女安雪曼又是如何与人类牵上线?请看花园系列1089金巫书坊之一《女巫救救我》

    *想看看呛辣女巫辛爱妮如何摆平难缠的侦一队队长仇厉阳?请看花园系列1099金巫书坊之二《斗女巫》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狼岛主最新章节 | 狼岛主全文阅读 | 狼岛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