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斗女巫 > 第十章

斗女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爱妮―”仇厉阳目訾欲裂地狂吼,像头震慑山头的野兽,飞快地奔向游泳池池畔,接住由上空坠落的女友,两人同时因重力加速度而双双跌入池中。

    太过自负的辛爱妮不以为湖妖的实力能耐何得了她,除了御水的能力外,湖妖是不具魔法的族群,仅能以歌声迷惑人心。

    所以当莎娜朝上泼洒大量池水时,她根本不以为件,手腕轻轻一举,口念破除咒语。

    谁知水花之中竟暗藏一张与水色相近的银白大网,在水波退去后,她竟陷身网中,双手被网丝缠住而无法施法,笔直垂落。

    “呵―你一定没料到会载在我手上吧?这是以金甲兽背上的鳞片切割成丝编制的金丝网,不论你是人类或者是巫师,一旦落入网内就会被缠死,挣扎得越厉害缠得越紧。”难以脱身。

    难得占上风的莎娜笑得十分得意,她以细长手臂拉扯水线,将网子收得更紧。使坠入池中的爱妮没法转身脱困,任由细网缠四肢。

    “该死的莎娜,你还不放开我!无故导致巫者伤残致死,在巫界是非常重的罪,你不会不知情。”喝了口水的辛爱妮拼命想呼吸,但身子却一直往下沉。

    “那又如何,要不是你在广告活动看板上卖弄风蚤,勾引男人,我的他也不会受你迷惑,居然为了你不要我。”

    她与言修齐在一个宴会上认识的,他的翩翩风采加上用心追求,很快夺得她的芳心,湖妖对于人与妖的界限向来不在意,因为澳门并没有魔力,只有好听的声音能够诱惑人,与人类相差无几,所以并没有不能与人类通婚的规矩。

    谁知形象端正的言修齐私底下性好女色,即使身边已有多名暖床的情妇,仍深深迷恋上化身为性感女神的辛爱妮,极欲追求,纳入新欢行列。他并不知道“龙之心”是什么,只是乍见莎娜手中偌大的结晶石,误以为是罕见的红蓝石,因此向她索取,想将此物送给娇艳的佳人。湖妖是很难受孕的生物,一生之中若有一子实属难得,谁知已有一子一女的言修齐并不想多个孩子徒增麻烦,竟在企图抛弃她之前诱她喝下堕胎药,让她从此再无生育能力。

    爱之深,恨也深,当莎娜得知被抛弃又再难有子嗣之际,当下兴起报复之心。

    同时,也恨上害她恋情破局的艾妮亚。

    那一年,她认识同样怀有恨意的古若梵,两人一拍而合,他们的关系既是情人也是同谋,为着共同目的谋害令他们痛苦不堪的男人。

    “何况只要妳死了,不会有人知晓是我下的手,我的活动区域在欧洲,谁料得到我会在这里出现。”只要没有她,她便能取而代之,成为风靡所有男人的美艳教主。

    “妳……咕噜……我父亲……迪尔家族不……咕噜……放过妳……”该死,她太大意了!

    仇厉阳意志力之强大令人赞叹,他费力地划着水,将情人的身体往上托,使网中的她得以仰面向上,在载浮载沉间多吸几口氧气。即使双臂已经僵硬了,他仍力抗一整座池水的拖力,怎么也不放弃,在一拉一拖之间,竟也成功地离池边不到一臂距离。

    见状,莎娜很不甘心,又化出十几只手臂,纷纷在池底捉住他划动的双腿,拖延他前进的速度。

    “你们都给我死吧!我不在乎谁来寻仇,在我的湖底,我是唯一的女王,没人能奈何得了我!”她双手举高,抛出巨大水球。

    此时的仇厉阳已攀上池畔,在水球落下之际,他及时抱起水中的女友滚向一旁,两人顺利从池中脱困,也躲过致命一击。

    只是被网子缠住的辛爱妮仍无法自由活动,她有无数个消灭湖妖的咒语却派不上用场,愤怒之余不免忧心,更加想挣脱身上的束缚。

    但是莎娜仍旧不放过他们,看到两人生死与共的深切情意,更痛恨被爱情眷顾的幸运儿,想到自己不幸的恋情,不断丢掷的水箭几乎毁了四周修剪整齐的花木。危急的那一刻,忽有一道奇妙的声音传入仇厉阳耳中,他不假思索的扯断垂挂胸前的项链,将隐隐发热的“龙之心”丢向湖妖。骤地,更怪异的事发生了。

    只见莎娜凄厉的惨叫一声,挥送出去的池水像撞上弧状屏障而反弹,射入她大张的躯体。

    一瞬间,游泳池内的水像全被怞干似的,一滴也不剩。

    然后,干涸的池底蓦然出现一条鱼尾人身的恐怖生物,牠的两排利牙成鲨鱼齿状排列,血盆大口拉扯至耳后,无瞳无睫,鼻孔内缩,皮肤呈暗灰色,两手有蹼。

    这便是湖妖的真面目,丑陋不堪的湖底妖物。

    “队长,小心!”

    一颗子弹射向仇厉阳的后背,灼热地穿胸而出,喷洒而出的鲜血染红金丝网,以及他所爱的女人。

    失去湖妖帮助的古若梵一心寻求脱身之道,他一见女巫的网子似乎快被解开,心急之下便先下手为强,解决坏事的家伙。不过他一开枪便无暇顾及身前的人质,一旁伺机而动的警察火速冲上前扑倒他,取下他手中的枪枝,结束了拖岩已久的案子。

    “厉阳,你撑住!不许断气,我会救你!我一定会救活你,你不可以让我爱上你后又眼看你没了呼吸,我绝不允许……”被枪声及腥红热血吓了一跳的辛爱妮先是一愣,然后惊得加快手中解绳速度,边吼边叫的红了眼眶,流下身为女巫的第一滴泪水。

    金丝网唯一的弱点是情人的眼泪,以及为爱牺牲所流出的血,两者混合为一,缚捆的力量便失去效用,如同一张普通的网子,在空气中化为乌有。

    悲伤的辛爱妮一脱困,立即扶住爱人倾倒的身体,柔哲玉臂扶抬无力垂落的颈项,朝仇厉阳口中吹一口巫气,稳住渐失的生命状态。

    “妳还是一样张狂,没有我---…谁忍受得了妳说风是雨……咳咳--…咳……坏脾气……”勉强睁开眼的仇厉阳感觉胸口一阵沉闷,重咳了两声,却呕出一大口鲜血。

    辛爱妮哽咽地忍住眼泪,想用咒语止住他的伤口。“你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我会--…不……该死!为什么封不住?你还在流血……”魔法可以救人,但前提是懂得药理的巫师,施法只是暂时抑住,必须佐以魔法药水才能治愈伤口。

    但辛爱妮最讨厌的就是碰一些花花草草,虽然母亲和妹妹极喜欢园艺,但她厌恶花香味,因此也就不愿学习有关那方面的咒术。

    一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也有做不到的事,眼看着爱人受伤却无能为力,她的骄傲被击溃了。

    “别哭了,我会心疼,不要--…让我担心……”仇厉阳最放不下的人就是她,他还想爱她很久很久的……

    “我才没哭,是刚才的池水溅湿我的眼……”一道黑影遮住上头的阳光,辛爱妮愤怒地挥拳狂喊。“滚开!死神,他是我的!你休想带走,不要逼我放火烧了冥府!”

    一个失控的女巫。曳长的黑色披风虽飘远了些,却仍在周围徘徊。

    “-…死神…”是那团黑雾吗?传说将死之人看得见死神的形体,

    而仇厉阳眼底也瞧见了隐隐约约飘忽的影子。辛爱妮一把捂住他的眼,低声吼叫。

    “不要看他!他带不走你,我是女巫,我会阻止他……你是我的!”

    “爱妮……”仇厉阳想举起手抚摸她的脸,可是却一点力量也没有。

    “不!你不能……不要丢下我……我不会原谅你,我会恨你……真的恨你——-…”心好痛,这就是爱人的代价吗?一声一声的恨你,让仇厉阳使出最后的力气捉住她的手。“爱妮……爱妳……爱妳……爱妮……爱妳……”

    他低声轻喃,不断地重复,越来越虚弱的声音让人听不清楚他究竟是喊着爱妮还是爱妳,只是闻者莫不鼻酸。

    没有人认为他活得下去,包括拚命想救活他的辛爱妮。

    倏地,一道红色光芒忽然从天而降,像个顽皮的孩子忽上忽下跳个不停,它在两人的头顶盘旋,似在告诉他们它有活跃的生命力。眼皮一动的辛爱妮陡地发现它正是“龙之心”,悲伤的面容忽地扬起笑,唇瓣发出召唤的咒唤,让“龙之心”进入仇厉阳的伤口。

    “龙之心”原本就是一颗龙心,用它来取代受创甚重的人心,它会自行修补受伤的部份,还原完整的心。

    这一幕情景太慑人了,所有在场的警察全都看傻了眼,因为疏于防范,竟让心性狠毒的古若梵有机可趁,一把推倒铐住他的警察,顺势怞走他腰间的枪,连续朝言子萱射击。

    他自知罪行极大,恐无活命的机会,因此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想让言家就此绝后。

    想当然耳,他也立即遭到击毙,黑色陰影上前带走他的魂魄。

    只是……

    “咦…言小妹的尸体呢?!”

    天空一样晴朗,湛蓝得不见一片云。清甜的空气中带来一股腻人的花香味,盛开的蔷薇在风中摇曳,暗送风情和娇态,吸引爱沾蜜的野蜂振翅采撷,吸吮丰沛蜜汁。

    银白色的沙滩一望无际,海浪拍打着巨石岩礁,忘情的男女沉浸在热火不断的欲海中,时空的洪流是不存在的,只有两人急促的喘息。

    “接受我的全部,吾爱,我爱妳。”

    “我也爱你,混蛋。”可恶,竟敢趁机折磨她。

    “混蛋?”疲累至极的男人轻笑出声,仍有余力一拍爱人的嫩婰,抓过她带着手环的细腕,落下一串满足的轻吻。他曾在专访报导上看过,这个亮眼女人最爱的饰品是手炼,但每样都不会留在身上超过一个月,也不讳言自己是个喜新厌旧的女人。

    可是这个手环,从他买给她起,便一直在她手上。

    这个她或许只是忽略了的细节,却让他开心得不得了。

    若不是心里有对方,是不会无端打破自己的坚持的,他又一次得到了她爱他的证明。

    “你竟然打我……”受辱的女子反击地踹他腰腹,一脸不满。

    “奇怪,妳这女人这么凶恶,为什么我还是无法不爱妳,每一秒每一分都想把妳绑在腰带上带着走?”他迷恋她的身体,爱慕她神采飞扬的骄傲,心疼她为他流下的甜蜜泪水,更爱她不经意展现的隐讳情意。

    呵!爱她如蜜,黏稠入心。

    “哼!好意思批评我,自个的长相好到哪去,凶神恶煞的嘴脸,我都没嫌弃你,你敢说我脾气坏。”她翻身跨坐他腹部,用力地咬住他紧实肩头。满脸笑意的仇厉阳眼泛深情,以指腹轻抚爱人滑细美背。

    “爱妮,爱妳,我很庆幸遇到妳,以及为妳所爱,谢谢妳,宝贝。”

    “宝贝?”她嫌恶地颦起眉,低悴一口。“别学老男人的肉麻,不然换我把你放生。”

    那日,言子萱并未死。

    或者说那并不是真的言家小女儿,在警局内,言静心带回言家的小孩的确是言子萱,但是当晚辛爱妮便以一朵仙丹花换走她,施以咒语使花变成小女孩模样。

    所以那几枪击碎的是一朵花,而非七岁的孩子。

    由于言子萱因目睹自家惨案而变得自闭的情形并未减轻,而言静心也因为中枪伤重,需要调养,因此她决定带着小侄女搬到加州,辞去检察官一职。

    临走前她曾来辞行,并旧事重提,私心希望仇厉阳可以考虑和她在一起的提议,她自认是最适合他的女人,会爱他一生一世。

    可惜她没能听到答复,拈酸吃味的辛爱妮便朝她额心一点,口念古老咒语,洗去她记忆中有关和前男友的一段,彻底遗忘旧情。而围捕古若梵的一干警察也完全不记得当天发生的怪事,他们只知道出动大批警力追捕凶犯,他开枪拒捕而遭到射杀。

    至于被打回原状的湖妖则回到她所住的湖泊,脚上被套了一条粗重的铁链,炼子的一端系着千斤重巨石,活动范围从此只限于湖底,再也无法上岸害人。

    “咦?等等,莎娜从哪弄来的网子,以她的能力根本杀不死一头金甲兽。”远在巫岛渡假的辛爱妮发出困惑之语。

    她实现了当日的承诺,和亲亲爱人恩恩爱爱的独处,做尽令人心跳加速的煽情事。

    不过在她猜不透的同时,数着银币笑开嘴的金巫书坊老板莫名地打了个冷颤,怀疑地看看四周,是否有不干净的东西渗入。

    蓦地,他看到一头红色蛇发。

    “梅丝奶奶,妳能不能放过我的大腿?再往上摸我就要失身了!”他的“宝贝”可是很宝贝,不容轻狎。响应他的是巫婆笑声,以及满意地继续朝大腿根部前进的皱纹老手——

    end——

    想知道撒旦最疼的外孙女安雪曼又是如何与人类牵上线?请看花园系列金巫书坊之一《女巫救救我》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斗女巫最新章节 | 斗女巫全文阅读 | 斗女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