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情圆舞曲 > 第十章

迷情圆舞曲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死咒?!”

    谁会料到达米乐死前吐出的那口血,竟含有三界中最恶毒的咒术,任谁碰触到都会立即死亡,即使沾到一小滴也回天乏术,除非道行高深的魔。

    而魔法不差的艾莲娜由小魔处得知云萝公主的诡计,连忙化身鸟人由魔顶山返回人界,希望能及时化解她布下的陰谋。

    谁知仍迟了一步,那喷出的血就要夺去她心爱男人的生命,她想都没想地以身相护,飞快地往他面前一挡,让所有带有死咒的血喷洒在她羽翼上。

    结果,他得救,她却倒下。

    若非她本身魔质优异,又有高深魔法护体,一般道行不够的小魔恐会当场灰飞烟灭,化成一堆白雾随风散去,哪还能抢回一条魔命。

    只是她的下场也不好过,虽然命是保住了,可是魔体受损严重,奄奄一息地拖延时间,能不能撑得过还是未知数。

    “幸好你没沾上含有死咒的血,不然上面那个白胡子老头也救不了你。”雷恩调侃道。那个笨丫头还真不怕死,连这么蠢的事也做得出来。

    “难道没有解法吗?”蓝亚特恐惧得无法控制手的颤抖,面如死灰。

    “要是能解,我们这几尊大魔就不用坐困愁城,等着替她收尸了。”如果她懒得呼吸的话。

    蓝亚特看着平空冒出自称是艾莲娜兄姊的“魔”。

    “收……收尸……”他踉跄地往后一退,身体剧烈地摇晃了一下。

    有那么严重吗?只不过几滴黑血而已。

    “雷恩,你想好避难处了吗?”艾佐家老三雷恩娜凉凉地说。

    “呃!亲爱的二姊,我为什么要避难?”不是风平浪静了?

    “想一想艾莲娜要是知道你连她的爱人都敢捉弄的话,以她报仇三年不晚的陰险个性,你能吃好睡好吗?”还不赶快逃命。

    “赫——”他怞口气,惊吓莫名。

    怎么又要逃难了,他是无家可归的孩子吗?

    “各人造业各人担喔!人类这句话还挺有意思的,你不觉得吗?”雷丝娜跷着脚,拔着宠物拉拉的羽毛。

    魔要想死,不愁刀子磨得不够利。

    “老大,那个红头发的妖魔是谁,她和我们家没关系吧!”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幸灾乐祸,他可是她唯一的弟弟耶!

    雷斯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懒得回答这个笨问题,他比较怀疑雷恩是天使界的卧底,投错胎,走错人家。

    “呵呵……老四,你赶快找事弥补,否则等艾莲娜找上你,那就是真的众叛亲离了。”而她一点也不同情,谁叫他自寻死路。

    “我这么不得人缘吗?”低嚷着怨语,哭丧着脸的雷恩捉了捉漂亮的金发,连忙堆满假笑地看向蓝亚特。“哈哈……我之前是说着玩的,你千万别太在意,我们家老五活得比龟精还长寿,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为什么他得接受威胁呢?他是至高无上的魔尊之子,竟然得低声下气向人类弯腰,还得确保他没被吓死,这象话吗?

    何况以后有幸成为一家人,老四辈分总比老五高一点吧!他好歹也得喊他一声四哥。

    只是一想到艾莲娜笑得比他还天真的脸,雷恩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话最少的人往往最陰险,算计全放在心里。

    那间破教堂不知道还在不在,他和哞哞又得去暂住一阵子了,免得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头不见了。

    “她在哪里?”没见到人以前,他无法安心。

    “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保证没“人”打扰。

    “我要见她。”蓝亚特命令。

    搔搔脸,雷恩故意装出阳光男孩的腼笑。“不好吧!那个地方不适合你这种人去耶!”

    “我这种人?”他不解。

    “你忘了你的身分吗?波顿家的驱魔师。”而他们一家都是魔。

    另一半例外。

    怔了怔,蓝亚特黯然地垂下眼。“如果我不是驱魔师呢……”

    “呵呵……”雷恩的笑声有如三八的媒人婆。“你放得下吗?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可不想她哪天哭哭啼啼地回来说,你又不要她了。”

    “我……”蓝亚特深吸口气,明白他话中的讥诮。“除非我死,否则我不会再让艾莲娜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啧!又一个不怕死的勇士……呦!谁打我?”他的地位有这么低微吗?每个人兴致一来就欺负他。

    “少说废话,快带他去。”雷斯催促道。蓝道的演唱会快开始了,等一下见不到她又要哇哇大叫地闹情绪。

    雷丝娜的亲密爱人就是雷恩口中的勇士,而且黏她黏得很紧,即使贵为国际级的天王巨星,仍时时刻刻担心会被心性不定的她“抛弃”。

    “是是是,我就要走了。”呜……居然当他是小弟使唤……呃!唉!他的确是小弟,只能认命了。“来吧!驱魔师,我带你去找艾莲娜。”

    突地,他陰恻恻地一笑。

    “你最好是闭上眼睛,我们这一路上的风景可不怎么赏心悦目,有重大疾病者勿试,我担心你要是吓破胆子,不知上哪找个新的替你换上。”

    心急的蓝亚特只说了一句不必,神情冷峻得犹如要上断头台。雷恩的手仅轻轻一挥,墙上便出现漩涡式的通道,冷冷窜起,有一股将人吸入的张力。

    那是一条很长的道路,并未如想象中黑暗,水膜般的两侧散发微亮光线,四周景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地往后退去。

    诚如雷恩所言,一路上的风景的确光怪陆离,他看到会走路的桥,正在梳发的树,还有用鱼尾打排球的鲸鱼,以及正在贴眼睫毛的金刚鹦鹉。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一头在空中盘旋的火龙忽地喷出烈焰,才惊觉路已到了尽头。

    “欢迎光临魔界,希望你能满意今天的行程。”今日他是魔界一日游的导游兼解说员。

    “这里是……魔界?!”红色的太阳和紫色月亮?

    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呵……惊喜吧!我们的世界也是挺漂亮的,对吧!”不过这不是重点。“艾莲娜就前头,你见到她时可别吓一跳。”

    雷恩呵呵笑地,像是包藏祸心的陰谋家,他引蓝亚特走进一座怪树林立的黑森林,然后做出他先行的手势,在到达某一定位时朝他背上一推。

    扑通!

    “你……你干什么?”他不经意地喝了一口黑液,咸的。

    “这叫魔汤,和人界的温泉大同小异,但功能嘛!你等一下就会明了了。”呵呵……他真是善良,恩典宝贝一定会摸摸他的头,大赞他是乖小孩。

    “艾莲娜在哪里?她……”蓦地,他的声音消失。

    热泪盈眶的蓝亚特哑着声,神情激动地向前一游,漂浮魔汤之上的沉睡佳人有张他熟悉的娇容,安适地闭眼似在休憩。

    他痴了、傻了,凝视地看着她平静面容,生怕惊扰到她的睡眠,轻抚着飘在汤里的长发。

    在魔界,时间是缓慢地,如牛步般行进,分秒没有存在的意义。

    似乎过了很久,尖锐的啸声惊醒了睡得正舒服的魔女,她眼皮动了动的似醒非醒,又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慢慢掀开舞蝶般的睫羽。

    “咦?是我看错了,还是你走错地方?这里应该不是圣芳济女子中学吧!”这幻影十分逼真,恍如真人在前。

    唔!捏起来颇有肉感,真实得不像做假,谁无聊到做个人形玩偶来陪她?

    “我爱。”

    “啊!会说人话,你不会是大哥送我的礼物吧!还是雷恩故意戏弄我的整人玩具?”她微讶地坐正身子,再次以手触摸眼前湿淋淋的实体。

    嘴角一扬,蓝亚特低头一吻。“我想-,非常想-,超过我所能负荷的想念,而我竟以为我能洒脱地不再想。”

    “蓝亚特?!”她吃惊地脚下一滑,整个人陷入黑色汤液中。

    “小心点,别把自己淹死,-的沉稳哪儿去了?”伸手一捞,他笑着捞起喷水的水娃娃。

    “被魔兽咬走了……”她小声地嘟囔着,有点怀疑身在梦中。

    她得罪太多魔,每一个都想趁机整她,虽然不致有肢体上的伤害,但干奇百怪的花招还是叫人受下了,她成了所有魔捉弄的对象。

    “-真傻,傻得令我心疼。”魔该是自私自利,不管他人死活的。

    明了他意思的艾莲娜笑着眨眼,有如无尾熊地往他身上一攀。“没办法,谁叫我受到诅咒,非你不爱。”

    “我也爱-!坏心肠的魔女。”他被施了爱的魔法,只能爱她。

    “坏心肠?”她有意见地挑起眉,纤细指腹不停地摩挲刚毅下巴。

    “是的,很坏,让我担心让我忧,让我为-寝食难安,心痛如绞,睁眼闭眼尽是-顽皮的笑脸,如鬼魅缠身般让我不得安宁。”他说着这几日所受的折磨。

    “咯咯……听起来我的确很坏,坏到骨子里,那你还敢爱我。”真好,听着他的心跳让人很安心。

    “因为我天生负有驱魔卫道的使命,为免人界生灵遭受-茶毒,我只好舍身取义为万民谋福,亲自看管-这只无恶不作的坏魔。”看到她平安无事,焦急的情绪终于能平息。

    艾莲娜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随后又满心欢喜地咯咯轻笑。“谁带你来的?”

    凡身过不了魔障,除非有魔带路。

    “一个天使长相的金发男孩。”很活泼,但……邪恶。

    “喔!那是我四哥,他没找你麻烦吧?”老四很贼溜,总喜欢背地里使陰。

    “还好,-的家人都待我不错,只是这一路走来颇远——”几乎令他以为没有尽头。

    “等等,你说你走了一段远路?”她打断话地插上一句,语气不太轻快。

    “有什么不对吗?”看她不怎么满意的表情,莫非另有捷径?

    “没什么不对,大概我家老四智力退化,忘了他的魔力能打开魔界大门,人、魔两界的距离只在于门里门外而已。”果然是善良的魔,多做运动有益身心健康。

    讶然的蓝亚特微微一笑,不在意多走一大段路。“-的情况还好吗?他们说-受伤颇重,必须长时间静养。”

    “他们?”

    “-的家人。”他坦诚不讳,却不知会让日后的“姻亲”几乎鸡飞狗跳。

    “别听那魔言魔语,他们擅长让人信以为真,不过是沾了点污血得洗净。”哪值得大惊小敝。

    “死咒能解吗?”他恐惧地不敢阖眼,怕再也见不到她最后一面。

    “他们连这种事也告诉你?”真是无聊,唯恐天下不乱。

    难以放心的蓝亚特再三审视她的脸色。“-实在不该用自己的力量救伊莉莎,虽然对她有些歉意,但我宁愿活下来的人是。”

    他也是自私的,不愿所爱从世间消失。

    “嗯哼!你忘记我是魔女了吗?”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邪孽。

    “我只记得-是我最爱的女人。”爱无界线。

    “你是驱魔师。”你的责任呢?!

    “而-是魔女。”爱都爱了,还能后悔吗?

    艾莲娜笑着刮刮他的脸皮,指指暗影晃动的魔树,“你知道这森林有多少魔兽吗?够你杀个痛快。”

    “我的剑,钝了。”他苦笑地捉住她细白小手,不看四周走动的影子。

    “好理由。”艾莲娜突然露出邪魅的笑,抚着他心跳的位置。“雷恩有没有告诉你,魔汤对人类的影响?”

    他摇头。

    “那你的身体是否有点热,感觉有小火烧着下腹?”他穿太多衣服了。

    早有所觉的蓝亚特微-起眼。“我可以不听吗?”

    “咯咯……催情。”他不听,不代表她不说。

    “该死。”他声吟出声,忍受着一阵阵往上攀升的欲望。

    “亲爱的,你不觉得你该做什么吗?”他这个驱魔师要彻底沦陷了。

    看着她光luo如雪的身子,蓝亚特轻噫一声。“-让我沉沦了。”

    头一低,他吻上红艳小口,两手如失控的野兽般激情抚摸,魔汤汹涌,水珠四溅,用原始的肢体语言倘佯在爱的浴池里,结合成一首美丽的乐章。

    恶魔也有春天,只在于他们愿不愿意付出。

    幸福,就在身边。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是谁在我身上施了生发的魔法?”全身毛绒绒活像红毛猩猩的雷斯大吼着,脸及四肢和身体都布满毛发。

    “我性感的红唇呢?哪个混蛋挂了两根炸坏的香肠在我嘴上?”揽镜一照的火爆雷丝娜气急败坏地咆哮。

    冷戾的雷恩娜音一沉,低视胸前两朵红梅。“谁要出来自首,我保证不撕裂他。”

    “啊!啊!啊!我……我变成女人!”怎么会成这样?他还想跟他的小恩典大战三百回台。

    活该,谁叫他老爱自掘坟墓。

    一只金发恶魔惨叫连连,还来不及找出凶手就被踢了出去,**上还多了大小不一的三个脚印。

    艾佐家清晨非常热闹,人人有奖地收到小气艾莲娜的回礼,看得大家长罗斯特和罗宾娜哈哈大笑,拍掌叫好地多送一个礼,锦上添“花”。

    只见四个怒不可遏的魔男魔女狂忿地走来走去,头上顶了盆……牵牛花。

    不过最惨的莫过于魔界公主云萝,听说她一夕间变丑了,丑得连魔王魔后都不认她,一脚把她踢出魔宫。

    “父王,母后,我是云萝呀!你们开开门让我进去,我不要待在外面,-们会欺负我……”

    泪眼汪汪的云萝拍打着魔宫大门,不顾形象地扯着喉咙大喊,但发出的声音没人听得懂,-!-!-……

    “嗯!好丑的青蛙,谁家的?”这么丑也敢出来。

    “是蟾蜍吧!你看-背上有颗好大的疣。”真骇人,不知道有没有毒?

    “青蛙啦!绿色的皮看见了没?”路魔甲用树枝戳了-一下。

    “大概是突变种,人界的污染越来越严重了。”路魔乙拿起石头一丢。

    不要再戳我,不要再丢我了,我是云萝公主、美丽又娇媚的魔界第一美女,你们要是敢再犯上,我就把你们变成青蛙-

    ……-……-……——……蛙鸣声阵阵,一只翻肚的丑陋青蛙倒栽在沟旁,不停地发出——声……

    【全书完】

    *欲知雷斯-艾佐如何与煮得一手“好”厨艺的席善缘结成良缘,请看寄秋花园系列578魔魅の家之一《恶魔协奏曲》

    *欲知雷丝娜-艾佐怎样让天王巨星蓝道-欧米特“一见钟情”,请看寄秋花园系列587魔魅の家之二《魔女暴风曲》

    *欲知雷恩娜-艾佐杠上古板的英国绅士狄奥-尼索斯有何精采的情事发生,请看寄秋花园系列626魔魅の家之三《爱の魔幻曲》

    *欲知雷恩-艾佐怎么由死神手中夺回命在旦夕的害羞情人杨恩典的性命,请看寄秋花园系列639魔魅の家之四《恶魔情人变奏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情圆舞曲最新章节 | 迷情圆舞曲全文阅读 | 迷情圆舞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