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翩翩 > 第十章

翩翩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这死小孩居然给我跑去唱歌,抛头露面、丢人现眼地坏我们韩家的门风,害我在亲朋好友面前抬不起头来,我生你还不如生狗生猫,起码它们不会让我难做……”

    老母鸡似的沈嘉玉追打著抱头鼠窜的韩青森,尖锐的高音和泼妇骂街的行为,令她完全失去平日贵夫人的形象,泼辣的模样就像一位……母亲。

    胡翩翩变身的那日她几乎吓傻了,无法反应的呆立一旁,既惊骇恶狼撕咬猎物的凶狠,又恐惧自己可能会是下一个目标。

    母子连心是天性,站在陰影下的韩青森不忍母亲担心害怕,遂到她身旁加以安抚,终於暴露隐藏多年的身份。

    虽然沈嘉玉口头上喊嚷著他是忤逆父母的孽子,可心底却为他不凡的成就高兴,即使当不了呼风唤雨的大企业家,至少也是日进斗金的天王巨星,她现在可是走路有风的星妈。

    “妈呀!你别再打了,再打会被一群蝴蝶笑的,你手下留情呀,啊——”

    “还叫,看我不打死你这骗财骗色的浑小子,靠脸蛋来讨生活,你还是个男人吗?”

    惨叫声和斥喝声同起,年长的妇人和蠢毙的男人在草原上演一场手刀亲生骨肉的戏码,叫人看了忍不住会心一笑。

    夏末秋初的紫蝶幽谷仍是一片春天景致,百花齐放,蝴蝶飞舞,绿满大地,生意盎然,显得特别惬意,连天上的白云都弯起深涡微笑。

    在仿宋建筑的古宅之中,有一对亲昵的男女正在互喂水果,依偎不分的形同画眉鸟,挤在一张狭小的贵妃椅你侬我侬,羡煞旁人。

    相对地,他们的肉麻话也叫人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亲爱的,你手还痛不痛,我帮你呼呼喔!”胡翩翩口中的呼呼是吐一口口水抹上伤口,根据她的说法,口水具有消菌功能,比红药水更有效。

    被吐的窦轻涯也很高兴,低头往她唇上一啄。

    “宝贝,别再笨笨的被人骗,不管女人还是小孩都不可以信任,他们是魔鬼的化身。”

    余悸犹存的他舍不得放开怀中的她,担心她又因善心之举受人陷害,以为做了好事其实是把自己送入虎口。

    先是被个小表骗走纯真的爱情,二十二年来不识情滋味,累得他在身後苦苦追,不知她早把爱情当累赘物给当掉了。

    好不容易“借”回她的爱情,心想她总该开窍了,没想到她又上了沈幼梅的当,被当成白老鼠关在实验室。

    一想到当时的情形他就心痛不已,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沮丧,他可以顺利夺取大企业的继承权,却无力阻止心爱女子受到伤害。

    看到她由人蜕变成野兽,心中固然有措手不及的惊慌,但更多的怜惜是为她所受的苦蔓生。

    “你不要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也不用怕,你会像山一样的为我撑起一片天。”嘴巴沾蜜的胡翩翩用崇拜目光看著她的“神”。

    自从爱情回到她身上後,心门顿开的涌进蜜汁,她像亿万奖金的得主,整天笑咪咪地抱著她的财主大声说爱,再恶心的话她也说得出口。

    因为没谈过恋爱嘛!初次经验就遇上好男人,她根本就是捡到宝了,难怪笑口常开地守得牢牢地,怕人家来偷。

    拜周休二日的德政,现在他们一到礼拜五就连夜回幽谷度假,待个两天三夜再赶回台北工作、上课,她已经开始准备律师资格考,如无意外,明年一毕业就能执业当律师,为民喉舌。

    反正她的金主非常有钱,她赚不赚钱都无所谓,当是做公益为民服务,日後她要选立委、当国代,成为台湾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统。

    这是她目前伟大的宏愿,虽然嗤之以鼻的多数人都认为她异想天开。

    “明天又是十五了,你的身体承受得了吗?”真怕她把身子搞坏了,变来变去很耗心神。

    “没问题,习惯成自然,多变几次就没以前那么难受了。”她偷偷隐瞒了他一件事,其实她满喜欢当狼的感觉,赤足奔跑的块感比当人愉快。

    现在她体内的人血与兽血已经完全融合,不论何时,只要她想变身都可以,不一定非在月圆之夜。

    而且她还有一个秘密绝对不会告诉他,只要不直接暴露在月光下三个小时,她的自制能力将不受兽性影响。

    也就是说,她高兴变狼就变狼,不想要浑身是毛时便以人的姿态行走,圆月的力量掌控不了她。

    但她太喜欢当狼了,所以只好每月变一次过过瘾,让他在一旁心焦。

    “我还是不放心,没法子改变你的体质吗?”他下意识看向一群正在喝茶的“老人家”。

    到现在他还无法相信侄子爱得如痴如狂的“某大姊”这么年轻,看起来不到二十五岁,如蝶一般美丽、神秘,而且是养育翩翩成人的长辈。

    她撒娇地往他嘴里塞一片苹果。“我这样不好吗?还是你嫌弃我不人不狼的。”

    “怎么会呢?不管你变成什么,我都一样爱你,我是舍不得你受苦。”窦轻涯爱怜的抚了抚她的眉,把咀嚼了一半的苹果反哺到她嘴里。

    胡翮翩满脸甜蜜的笑了。“我也爱你,我可爱的金主。”

    “可爱?”这对男人而言算是一种侮辱吧!

    “可爱是可以爱的意思,你不要我的爱吗?”眨眨眼,她笑得无邪地故意装傻。

    面露无奈和宠溺,他笑拧她的鼻头。“我要,谁叫我的心被你这匹恶狼叼走了。”

    “讨厌啦!欺负我。”蓦地,她想到一件遗忘已久的事。“对了,那个被我咬断咽喉的假正经小姐死了没,好像没人告诉过我她的下场。”

    或许有人不经意提过,但她忘了。

    “别问了,她的下场好与坏都是咎由自取,不值得一提。”

    一提到沈幼梅,原本愉快的气氛多了一分冷肃,脸一沉的窦轻涯表情嫌恶,显然不愿再听见这个名字,口气冷淡的轻描淡写掠过。

    生不如死大概可以形容她目前的状况,眼瞎喉裂的无法正常生活,甚至因呼吸不顺畅做了气管切开手术,直接在颈部正中做一个切口,并将呼吸管置入气管。

    自然地,她也不能自行咀嚼及进食,除了流质食物和管灌食物之外,任何比豆腐硬的食物她都碰不得,以免阻碍气管造成窒息。

    活著反而是一种处罚,为她的贪婪和无止境的欲望付出代价。

    “啊!紫蝶,救命呀!有谋杀案,快张开你的双手保护我,不然我一定会横尸荒野,面目全非,只剩下一根手指头比对DNA认尸。”

    韩青森滑稽的一根手指头荡呀荡,上头还绑了条粉红色缎带。

    “敢做就别喊冤,打你两下就哇哇大叫地喊救命,你是纸糊的还是泥塑的,一碰就化。”该死的浑小子,跑得真快。

    气喘如牛的沈嘉玉一见几名正在下棋品茗的“老人家”,面上一哂地理理飞乱的头发故作正经,笑得有些不太自然。

    她从没想过公公也可以有笑得像孩子的时候,还傻里傻气地拉著阿森的女朋友直叫阿姨,那种感觉真的很怪异,好像他不是轻微中风而是脑力退化。

    不过这样看来祖孙俩倒有几分相似,疯疯癫癫没个大人样,全绕著同一个人打转。

    “蝴蝶呀!我的蝴蝶,快来救救……救……”我。

    神情恬适的紫蝶瞟了一眼趴在腿上喘气的韩青森,像抚弄小狈似地摸摸他的额,再变出一根冰棒往他嘴里塞,满谷嘈杂的声音顿然一消。

    “啧!他到底是你的男人,还是你养的狗,我看给他一根骨头也能玩得不亦乐乎。”真没用。

    决心进行灵修的雪子一说完,马上为她换来两道怒视的目光。

    秋天一过就到了蛇的冬眠期,她要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修练,绝不再轻易受人类摆布。

    这次事件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虽然代价昂贵也令她深深体会到修为的重要,要是她有千年道行且具备成仙的灵质,就不用畏惧雄黄的威力。

    “蝴蝶,别跟这条没用的蛇讲话,免得沾上她的俗气。”什么狗嘛!真不会用形容词,起码要称呼他忠犬。

    忠心耿耿只为他所爱的蝴蝶,此情不渝。

    “姓韩的,有胆你再说大声一点没关系,我不介意再当一次坏女人,像咬断某人的命根子咬你一口。”她意有所指的睨了睨他的下半身。

    她口中的某人就是心术不正、一肚子坏水的沈修德。

    呜!恐怖的女人,真毒辣。“蝴蝶,她欺负我……”

    觉得丢脸的沈嘉玉把眼一捂,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她的儿子才不会因为吵输一条蛇抱著女人怞噎。

    “好了、好了,各位安静一下,我有件事希望大家提供一点意见。”

    紫蝶轻柔得令人安心的嗓音一起,所有人都停下动作噤了音,一脸不解地看向她。

    天晴云淡、风和日丽,蜻蜒和壁虎在打架,蜘蛛正和苍蝇一起喝下午茶,日子平静得像无风无浪的,照理说应该不会再有大事发生,毕竟这半年来的意外够精采了,不需要再有惊喜。

    但从紫蝶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是惊是喜,大家难免有点忐忑不安。

    “不用太紧张,是一件你们都感兴趣的事,而且乐於动脑配合,事关爱情当铺。”

    除了行动不便的韩道申和一头雾水的沈嘉玉外,其他人都露出了悟的神情,嘴角微勾的诡异。

    他们都有……报仇的欲望。

    “这……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原因,为什么我才两、三天没回店里,它就……完全变了个样……”

    小男孩受到极大冲击的掉了手中的薯条,难以置信的往後倒退两步,以为走错地方,遂跑到铁门外,抬起头望门牌。

    没错呀!爱情路十段五二○号,可是……

    再一次隐入黑色铁门内,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是进到动物园还是海洋馆,为什么墙上画的是大象、老虎、狮子,吊在半空中的挂饰是鲸鱼、海豚和美人鱼,几只活鳄鱼在地上爬行,暗色系的壁画换成了五彩缤纷的儿童画作。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敢趁他不在时作乱,将他的爱情当铺搞成这模样,还特地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头上插满鲜花、脚上缠满毒蛇的可笑小男孩图样。

    分明在隐射他嘛!还故意把他的嘴巴画得很大,一边吃屎一边扒粪,神情愉快的跳火圈。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小孩子的怒火也是可怕到足以燎原的。

    “该死的童梓,立刻给我滚出来。”他是怎么看店的,把店看得一场胡涂。

    姗姗而来的童梓走得缓慢,鼻头还留有一小点乾掉的漆料,不慌不忙的把藏在背後的画笔丢到墙角。

    “主人,你还满意吗?”看了千年的死色彩,也该除旧布新一番。

    小男孩表情一沉的冷瞪。“你故意说来气我的,是不是?我记得咱们当铺没这么……低俗。”

    “主人不喜欢吗?这可是几名新夥计为了讨你欢心所送的礼物。”他倒玩得挺开心的,可惜主子未能躬逢其盛。

    “新夥计?”他心里突然浮起不祥的预感。“我们没有新夥计吧?”

    “有的,主人。”他们正等著给他一个惊喜。

    “什么?!”小男孩瞪大的双眼几乎要将童梓吞食。

    有新夥计他为什么不知情?这当铺是他说了算,谁都无权替他决定这档事。

    被背叛的感觉又浮上心头,他生气地看向假意挪正纸、笔的童梓,冬雪一般的冷芒凝聚眼底,恶狠狠的射出无数支利箭。

    他可真敢呀!

    “主人,契约书请过目。”希望别气炸了,他对换新主人没兴趣。

    “契、约、书——”牙龈咬得吱吱作响,小男孩愤愤地抢过纸张一看,当场轰地头发竖起。

    立约者胡翩翩、窦轻涯,即日起为爱情当铺的新员工,薪资为老板的黑血一口,且终身不得解聘,享有与老板同等寿命的福利。

    因拜老板所赐喝下变身水得以还原狼身,感念厚恩无以回报,故“以身相许”望请笑纳。

    此契约自签名即时生效,双方不得悔改。

    立据人:胡翩翩、窦轻涯

    “哇!你们想老板会不会气到吐血?”

    “我想,当他看到我们的杰作时,肯定会脑充血,真想用V8拍下来留念。”

    “别想了,走远些,小心被他爆发出的流弹炸到。”

    几条鬼鬼祟祟的人影快速由巷子冲出,边跑边笑地洒了一地油漆,手臂、脸上还残留著彩漆未乾的痕迹。

    笑声还来不及纫远,一声凄厉的咆哮穿透云霄。

    一朵朵被贴上号码的花儿正安稳的沉睡著,浑然不知当铺的老板脸色全黑,额头冒火的准备追杀他的新夥计——

    救书完】

    *欲知紫蝶的绮幻情事,请看寄秋花园春天系列011《蝶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翩翩最新章节 | 翩翩全文阅读 | 翩翩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