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媒婆喜帕 (上) > 第十章

媒婆喜帕 (上)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你说什么,他不肯进房?”一嫁入大富人家,姚霏霏穿金戴银的将自己打扮得华丽娇贵,她头簪金步摇,发插碧玉钗,手戴青玉镯子和琉璃珠,玉颈挂着镌刻“金玉满堂”的金牡丹项链,连腰上都不可少的配戴羊脂白玉佩。

    她可是一夕翻红了,由出身不高的农家女,一跃高门,成了身价不凡的富家少奶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神气的很。

    但她可不满足现况,有了梦想中的地位后,她还想要金山银山,两手堆满金银珠宝,让她一辈子不愁吃穿,富裕一生。

    虽然她的冤家塞给她不少银两和首饰,可是和李家的家产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她每个月拿到手的月银比他给的还多。不过一个有钱的傻瓜,怎么比得过夜夜造访她香闺的情人,她当然要为自己多着想一些,自个儿的后半辈子可不能就在冰冷的闺房中度过。

    姚霏霏其实是不愿和她拜过堂的夫婿共处一室,要不是李承恩一再要她找机会接近丈夫,伺机下手,她才不想见他,他不来找她,她还乐得开怀呢!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以她堂堂少夫人的身份,居然见不到丈夫的面,还被他拒于门外,不得其门而入。

    “少爷说了,他公事繁忙,一刻不得闲,请少夫人先行休息,不用等他。”叶妍平铺直叙、公事化的说,真是,这种事也要她传话,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胆敢阻止我,你不想要这份差事了吗?”一个贴身侍女也敢管到她头上。

    “少夫人喽!我刚不是喊了你一声吗?你贵人多忘事,忙着红杏出墙……”叶妍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你说什么!”姚霏霏声音一低,怒目相向。

    “哎呀!瞧我这口快的,说错了,是在墙边种红杏。”怪了,这女人被这样拒绝还不死心啊,要吃几次闭门羹才肯放弃。“还有呀!新房那张床躺三个人太挤了,少爷就不打扰你了,让你睡得舒服。”

    “什么三个人,你敢信口胡调,不怕我撕了你的嘴。”心口微惊的姚霏霏担心奸情败露,东窗事发,心虚地先声夺人。

    叶妍心里嘟嚷着,真要胡诏她也不用待在李府,大可走人,继续当她的媒婆。

    “少夫人息怒,就当小的不会说话,得罪了你,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见二少爷?”他不回房,她就没有办法完成新婚夜未完成的事。

    姚霏霏有点急了,她想快点和她的男人双宿双飞,共结连理。

    圆亮大眼往内室一瞟,叶妍意兴阑珊的笑笑。“我是拿人薪饷的,哪晓得主子几时忙完,过些时日再通知你吧。”

    “你……”悴了一句刁奴,她放下手中的汤盅。“这是我为相公炖的鸡汤,你让他趁热喝了,别给洒了。”

    “嗯,少夫人慢走。”她做出送客的姿态,明显的敷衍。

    没能见到人,反而受了一肚子气的姚霏霏哼了一声,气呼呼的撩高衣摆,面带怒容地转身离去。

    她一走,叶妍将鸡汤倒向窗台边的菊花,空盅一搁,神态闲适地走向内室。

    “满意了吧!二少爷,每次都推我当挡箭牌。”她埋怨了两句。

    从帘子后探出头的李承泽好声好气的陪笑说:“好妍儿,你别恼了,我一闻到她满身的脂粉味就猛打喷嚏,你是我的救命神仙,就多帮帮我吧。”

    “什么神仙,我还瘟神呢!等可歆和她相公找回治你病的药引后,你看我还挡不挡。”人家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她算什么。

    一想到这儿,叶妍心里发涩,微微痛着。

    闻言,李承泽的笑意淡了,他从帘后走出,眼中含情地看着她。

    可惜她正拿起赵燕双托人送来的喜布,低头绣起鸳鸯戏水,没瞧见他情意深长的眼波。

    而另一头,在这儿受了气的姚霏霏并没有回到竞阁字犹新的新房,而是拐了个弯,避开众人耳目,溜进李承恩的睡房。

    “怎么,办妥了吗?”急切走来的男子衣衫大敞,结实的身材一目了然。

    “还说呢!你不晓得那个姓叶的侍女多刁,居然给我吃闭门羹。”不过是个下人,气焰比主子还高。

    “受气了?”假装心疼的李承恩走了过去,一把抱住她的纤细柳腰。

    姚霏霏娇瞋一哼。“你不是说傻子很好摆平,不必花太多心力就能让他从这世上消失吗?这会儿可是踢到铁板了,自个儿脚疼不说,还自找羞辱。”

    “那是你不够尽心吧!一个变傻的男人,以你的姿色还掌控不了他吗?”没人舍得推开自送上门的软玉温香,这对销魂的椒房多带劲,李承恩色心不减,趁势在她腰上一格,大掌抚向丰腴胸脯。

    “那也要我近得了他身呀!他根本不肯跟我同房。”她苦无机会。

    李承泽自从回府以后,一步也没踏入喜房,甚至搬出原本的院落,改住离新房最远的房舍,一次也不愿与她同房。

    好笑的是,他远远一见到她走近的身影,就像老鼠看到猫似的,慌忙走避,不愿与她正面接触。有一回闪得太急,还不慎掉入池子里,他在池里憋气,等她走远了才赶紧冲出水面,大口地喘气,笑煞了一干下人。

    而从那次后,府里的奴仆们开始传开,二少爷变傻后,显得有趣、好亲近多了,也不再让人畏惧他的白发和异色瞳眸。

    更甚者,知道他避着姚霏霏,有时还会帮着他,出声提醒或是假意有事拖住她,让他趁机溜走。

    所以姚霏霏生得再美也无用,无论她如何使美人计相诱,他仍然不为所动,避她如蛇蝎,他的眼底只有叶妍一人。

    “霏霏,你不想嫁我为妻吗?”李承恩才不信一个傻子有多难对付。

    “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敢不娶我,我非跟你没完没了。”她语带威胁的说道,不许他出尔反尔,让她当不成富家少奶奶。

    李承恩眼露冷意,嘴上却说着让人心口一甜的爱语。“你不嫁我,我还饶不了你呢!真想看你为我披上嫁裳的娇羞模样。”

    “承恩……”她笑着偎入他怀中,纤指如蝶拍翅,轻抚他的胸。他按住她的手,神情略带忧伤。

    “可是李承泽一日不死,我就一日无法名正言顺的拥有你,我好妒恨他才是你的丈夫。”

    “我也想成为你的妻子,我的身体、我的心早就认定你是我的夫君。”可恨的李承泽怎么不干脆死在外头,还跑回来坏了她的好事。

    姚霏霏只看得见眼前的利益,她不懂庶出与嫡生有何不同,在一般平民百姓家,长兄如父,长子才是执大权的人,底下的兄弟都该让贤,不与长子争权。

    因此她选择了先出生的李承恩,她认为财产若不留给大儿子,未免太没道理了,次子夺嗣有违她的认知。

    不过她要的是财,并非爱的非得是他不可,若有一天李承恩不再是李家的大少爷,她绝对会一脚踢开他,不让他阻挡她的财路。

    这便是她的本性,眼中只有“利”字。

    “你是不是该使点力,改变目前的处境,我们美好的未来就指望你了。”李承泽,你非死不可!陰狠的黑瞳中透出肃杀之色。

    “我会尽力,可是……”她娇笑地送上香唇。“先让我们做对真夫妻吧!”**被开启后的姚霏霏需索无度,十分热中床第之事,总会主动索欢讨爱,将发热的身子贴上他,投入汗水淋漓的男女情事,勾缠出一声声声吟。

    而在这一方面,李承恩亦不遑多让,他们就像一对渴血的水蛭,互相交缠,也互相厮磨,从对方身上获得极大的满足。

    “乐于从命。”他滢笑地抱起她,走向床铺。

    “那个女人还没解决他吗?”

    幽暗的竹林深处,有两个男人面对面的交谈,一轮弯月照出他们猥琐脸孔,同时也照出污浊的心,在风的呼啸中发腐发臭。

    青衣蓝衫的游镇德一脸冷静,眼角还带着笑波,看起来像是个不会害人的老好人,扬起的嘴角是那么和善可亲,让人失了防心。

    可是那笑意没到眼,本该清澈的眸色灰浊不明,带了点血丝,眼尾上勾,尽是算计。

    而一身墨绿色衣衫的李承恩则藏不住情绪,眉横目竖,面色张扬,眼底的恨意表露无遗,彷佛某人未除,他难消此恨。

    “李承泽身边跟了一个女人,难应付。”叶妍虽无武功底子,那张嘴却比刀剑还利,叫人招架不住。

    “一个女人罢了,不足为惧,你把她调开不就得了。”石头挡路就搬开。

    “她很聪明,不轻易上当,有好几回我还被她摆了一道。”

    有时她含沙射影的暗讽,似乎知道了什么,让人心惊胆颤。李承恩懊恼地想着,有一回他试着放火,想用调虎离山之计引她走远,可她确实是逃了,却是拉着李承泽一起逃。

    又有一次,他送了厚礼试图拢络她,但是她收了礼,隔天的回礼是一只乌龟,龟壳上还用油釉水墨写着:忠、孝、仁、爱、礼、义、廉七个字,少个耻,暗指他是无耻的王八乌龟。

    那该死的臭丫头!

    “百密必有一疏,她再聪明也有疏于防备的时候,我们先做好准备,杀他个措手不及。”无毒不丈夫,人不心狠是无法成大事的。

    “那批货呢?你脱手了没,我急着用钱。”没钱办不了事,李承恩急急的问。

    游镇德眼中一闪狡色,故做苦恼的皱起眉。“你给的货太高档了,不好销,我还在找门路,看能不能便宜地卖出,商人们很精,怕惹上麻烦。”

    “还要再压低价钱?你知不知道那些布多值钱,多少贵夫人抢着要!”要是放在布行卖,早就被抢购一空,哪用得着伤神。

    “富贵险中求,你又不是不晓得那是烫手的黑货,不能明目张胆地摆上架,总要找些口风紧的买家才不会走漏风声。”想要赚钱,还得看准风头。

    “算了,算了!有多少就拿多少,我最近手头很紧,缺银子。”

    只懂得挥霍的李承恩根本不会做生意,伸手就是要钱,浑然不知老奸巨猾的游镇德已将他们口中的货销往关外,海削一票。

    “堂堂的李府大少爷也会缺钱?”游镇德取笑。

    面子挂不住的李承恩低声一悴,“他把月银扣得很紧,多一两也不给,就算我跟他闹,他只回我一句,你拿钱做什么?”他总不能反唇一呛,说要买首饰送他妻子,好让她尽早下手弑夫吧?而且姓叶的女人也在一旁,不断地用捉贼的眼神睨他,偶尔放几枝冷箭,说两句看似毫无关联,却句句暗藏玄机的话,让他在气个半死的同时,又不由自主心虚地怕起她那张利嘴,唯恐她真看出他一肚子心机。

    他怀疑她早有所觉,知道李承泽会变傻是他害的,因此她才处处防着他,语多锋利。

    李承恩没向人提起此事,自认风流惆傥的他居然栽在女人和傻子手中,这要让旁人知晓了,岂不是更加看不起他,嘲笑他是没用的废物?

    “看来你被盯上了。”游镇德沉吟道,一个傻子竟然还有能耐牵制所有人,这情势不大对劲,得多留心。

    “你不也是,我听说他吩咐商号,减少对你游记的出货量。”没有货,客人就不上门,这道理李承恩还懂。

    想到几乎惨遭断货,游镇德平静无波的表情起了些许变化。“所以他不能活。”

    “没错。”他赞成。“为了我们长远的利益着想,要快点除掉他。”以免夜长梦多。

    “你是说靠姚霏霏?”说到害人,李承恩脑子动得比谁都快。

    游镇德脸上的笑容变得冷酷。“没有比她更适合的人选,她是我们手中的利器。”

    借刀杀人,干净利落。

    “我了解。”他会和她谈谈,务必要达成目的。

    “我带了酒,我们先干一杯,预祝一切顺利,早日得偿宿愿。”游镇德取出一小醴酒,两人以竹制酒杯盛酒,互敬。

    “干了。”

    哼,等他当上李府主事,就没人敢给他脸色看了!李承恩陰笑说:“呵呵……别忘了好处一人一半,不能独吞……”忽然,他转过头,频频看向被风吹动的竹子。

    “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模样。”游镇德睨了他一眼,心里不屑他的胆小,果真是没法做大事的家伙。

    “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他最近老觉得身后有人,一直跟着他,冷冽的眼神刺向他的背后,让他头皮发麻。

    “少疑神疑鬼了,谁会注意到你,快把酒喝了,待会我们合计合计,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移出另一批货……”

    夜风微凉,月色暗淡,竹林的不远处多出一条人影,飒飒冷意吹拂过李喜的脸庞,深冽的眸映出残月星空。

    【待续】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媒婆喜帕 (上)最新章节 | 媒婆喜帕 (上)全文阅读 | 媒婆喜帕 (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