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媒婆喜帕 (下) > 第二十章

媒婆喜帕 (下) 第二十章 作者 : 寄秋

    “我说咱们这位俊逸挺拔,卓尔不凡的李二少爷,你今儿个看来特别有精神,红光满面,近日会有意想不到的喜事临门,你得早做准备……”被说的一头雾水的李承泽有几分纳闷,怔愕地望着一大早就抢着打水,端着洗脸水出现在他房里的可人儿,她盈盈笑眸端详了他许久,令人十分不安。

    她是吃错药了吗?还是撞伤了脑子,怎么突然变了个人。

    可那双盈亮的水眸仍是那么有神,口齿依然伶俐,每句话里都带着话,让人猜得心慌。

    “妍儿,你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不嫁我没关系,不要硬撑,早点把病治好让我安心。”她的反常让人好生忧心。迟迟未能迎娶心上人的李承泽并未因此生恼,反而更有耐心,更和颜悦色的想用赤诚之心打动她。他对她只有更好,更以她为主,总是默默纵容其言行,早起帮她添衣,晚凉便亲手送上姜汁桂圆茶,不因两人感情来逼迫她快做决定。

    李家商号打算歇业的传闻在铺子重新开张时打破了,虽然不少同业大失所望,但是更多的客人回流,让布行和绣坊的生意蒸蒸日上,一个月内李家又多开了二十多间铺子。

    “谁说没关系,我一定要嫁……呃!我是说二少爷年少有为,才气过人,又生得龙眉凤目,公卿之相,所以我想……”

    “妍儿,你真的不去看看大夫吗?你的嘴角一直在怞措,眼皮跳呀跳的,不会是身染恶疾吧?”他从没见过她这样……等等,她似乎在做某件事时,心情异常兴奋。

    奇怪,怎么一时想不出是什么事呢?

    “嗟!你才身染恶疾,我好端端地,你干么诅咒我……”话一出口,她微恼自己死性不改,三句话就露了本性,老和他斗嘴,忘了此行的正经事。

    “不是啦!不是啦!瞧我这张口没遮斓的嘴抹了油,太溜了,话没经大脑就胡说一通,你可别见怪……你又在干什么?”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吗?

    李承泽不放心地将大掌往她玉额一覆,看她是否受了风寒。“妍儿,不要怕喝药,我叫大夫多加点甘草,不会让你苦了口的。”

    “我没事,我很好,一点事也没有,你不要再打断我的话,我好不容易才厚着脸皮上门说媒……”

    “说媒!”

    异色瞳眸骤地放大,他面色微冽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看他心爱的姑娘。

    赧着脸,叶妍微羞地说起溜口的媒人话。“是啦!说媒,此女秀外慧中,温婉可人,明眸皓齿又善解人意,是宜室宜家的好姑娘,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还有出神入化的好绣工,是凤阳城百年难得一见的巧手佳人……”

    “我拒绝。”

    “……我告诉你呀―娶到她是你莫大的福份,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你要是拒绝就太傻了……呃!等一下,我刚刚是不是听见你说‘我拒绝’三个字?”呵,肯定是听错了,她合媒至今从没失手过,双双对对都是天赐良缘。

    “对。”他非常用力地点头,唯恐她没瞧见。

    “对什么对,我连人都带到你面前了,你敢扫我颜面,坏了我做媒无数的好名声!”她双手插腰,摆出开骂的阵仗。

    “她?”他怔了一下,指向一旁被他一指而目瞪口呆的春草。

    叶妍火了,张口咬住他乱指的粗指。“我不是人吗?你眼睛给我长在头顶上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家站在你眼前,你敢乱瞟我家带不出门的丫鬟!”

    “小姐,我没有带不出门……”不然她现在在哪里,叶家后院吗?

    “你闭嘴,小姐我正在骂人,你别扫了我兴头,去拿把扫帚扫地,少在我旁边走来走去……”

    为什么要扫地,又不是在自个儿家里。

    嘟着嘴,找不到扫帚的春草就在一旁的柱子后一蹲,不让她家小姐看见就没事了吧。

    “妍儿。”李承泽蓦然一喊。

    “干嘛,想找我吵架呀!来呀!我可从没吵输人……”舌头不溜怎么当起媒人?

    “你的脸好红。”他笑了,好温柔。

    他不说则已,一说出口,叶妍整张粉嫩小脸便红得快滴出血。

    “我害躁不行吗?我第一次替自己说媒,很紧张嘛!”

    “我同意。”

    “我想过了,其实我也满中意你的,做夫妻应该能长长久久,我不计较你装傻骗我,你也不许嫌我聒噪、爱管闲事,婚后我照样要抛头露面当我的媒婆,帮人牵就好事,你不可以……”

    杏腮发烫的叶妍滔滔不绝的说道,好掩饰她内心的羞怯和慌乱,直到她被拥进那具厚实胸膛里,温暖的双臂疼宠地抱着她。

    “妍儿,不用再说了,我同意你的说媒,那位秀外慧中,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姑娘我要了,请你替我转告她,今生今世,我李承泽非她莫娶。”他的妍儿呀!老是搔得他心痒难耐,好想此刻便与她连理成枝。

    她有些难为情地推推他的胸。“其实她没我说得那么好啦,有点小任性,有点小脾气,有点多话,除了绣工好得没话说外,其它就……呃!见仁见智,你要后悔还来得及。”

    “你希望我后悔吗?”他轻语。

    “休想。”杏眸圆睁,狠狠一瞪。

    李承泽轻笑出声,好珍惜好珍惜地吻上她弯弯柳眉。“绝不后悔,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苍天为证,愿生生世世与你谛结夫妻缘份。”

    “我……呃!也爱你……哎呀!不要看我,我的脸好红,羞死人,我怎么这么厚颜无耻,连这种事也自己来提……唔……唔……”

    李承泽低下头吻住红艳小口,将她的害羞含入口中,吮进他心窝里。

    柱子后的春草怕挨骂,不敢看小姐和未来姑爷恩爱,连忙伸出手来捂住双眼。

    不过指间是有缝的,她不小心看到不该看的,看起来老实的姑爷居然把手伸向小姐胸前,然后这样又那样……哎呀,她也要脸红了啦!

    “对了,我有东西要给你看。”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都怪他啦!乱亲人,害她一时意乱情迷,浑然忘我。红潮满面的叶妍在心里小小地抱怨了一下,但难掩眉间喜色,嘴角轻扬,没止过笑意。

    意犹未尽的李承泽勉强稳住紊乱的气息,看她从一个奇怪的方盒子里取出小画片。“这是什么?”

    “哈!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番外的人都长得跟你差不多,我特地带了相片回来,证明你绝对不是妖怪。”幸好当时她随身带着,没弄丢。

    “相片?”他低视一张张小图片,惊讶怎会有人的画工如此精湛,画得栩栩如生,一如真人。

    但是,更叫他诧异的是,他的白发蓝瞳已经够惊世骇俗了,而图片上的人长相更怪异,尖鼻子白皮肤,眼睛大如牛眼,有金发绿眸,红发灰瞳,银发银眸……天哪,还有五颜六色的头发和红色眼珠子,这才叫妖怪呀!

    一比较下来,他的少年白和异色瞳眸反倒正常多了,既不妖,也不邪,以前的他真是少见多怪,见识浅薄,为此还曾自厌、自卑过很长一段时间。看过这些真人般的图片,李承泽直一的释怀了,心中的结也打开了,不再以异于常人的外貌为耻。

    “他叫李奥纳多一卡皮箱,这是魔戒里的佛罗多,还有哈利波特、妙丽和荣恩,这个是邓什么的校长,他的胡子比你的头发还白,再看看……呃!他……劳什么伯的……哎呀!就是很奇怪的名字,我记不住……”

    叶妍在另一个世界迷上一种叫“电视”的东西,一有空就拚命的转台,用一个黑色的盒子按来按去,人不用去碰就能看了,比绝世武功还厉害。

    她带回来的“相片”全是托人买的,虽然她带的银子在那里不管用,可是那边的人真的很奇怪,她身上随便一样首饰,他们都惊喜的瞠大眼,抢着用一张张花花的纸买,直呼珍宝。

    不过,她到了那儿也撮合了一桩喜事,让她高兴极了,希望他们在那个世界也能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凤阳城李府又要办喜事了,听说新郎官还是同一人,一头白发的二少爷李承泽。

    相较上一次的喜事,这一回可盛大多了,不但各地商行的掌柜全来祝贺,连皇室也派宫里太监送来贺礼―一面红玉珊瑚屏风。

    李家真的风光了,贺声连连。

    但最让街坊邻居讶异的是,一向不常露面的二少爷居然亲自迎亲,脸上没有任何遮掩,骑着和他发色相似的高大白马,迎亲队伍浩浩荡荡地前往媒婆家……

    柔亮双眼,不要怀疑,八人花轿真到媒婆家去,因为今儿个出阁的不是别人,就是城里城外说媒无数的媒婆―叶妍。

    “快快快,先上花轿再说,别让人瞧见了。”

    咦!发生什么事了,为何陪嫁丫鬟春草神神秘秘地,不知在遮掩什么。

    一些看热闹的百姓伸长了颈子,想瞧个清楚,但是几名个头高的喜娘围着新娘子,让人瞧不出什么名堂。不过一闪眼,好像看到一抹白光晃了过去,没来得及看仔细,人就进了花轿。迎亲队伍吹吹打打,花鼓锣笙响连天,鞭炮声劈哩咱啦的响彻云霄,马上雄姿英挺的李二少无惧他人异样的眼光,笑容亲切地和沿途乡亲打招呼,娶妻的喜悦全写在脸上。

    众人见他欢欢喜喜的模样,也纷纷回以热情的叫好声,挥手挥个不停,还有人洒香花,沾沾他的喜气,盼得来年也能觅得一门好姻缘。

    但是,一到李府门口,新娘子一下花轿,全场哗然一片―

    “哎呀!她的喜帕怎么是白的,真是犯忌讳呀!当了几年的媒婆还这么轻率。”

    “是喜事吗?我看倒像是丧事,披麻戴孝的,不成体统……”

    “不会呀!你们看那块喜帕好漂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布料……”恍若天衣。

    “是很不错,还绣出花呢!绣功真是巧夺天工,就是颜色上……唉!若换成红色不就喜气了?”

    “你们别碎嘴了,没瞧见人家二少爷笑得多开心,嘴巴都阖不拢了,我们要替他们高兴,那头白发配白喜帕多相衬呀!”

    “咦!倒也是……”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因李承泽深情的搀扶而打住,不论是已婚的大娘,或是未嫁的闺女,全为他脸上的柔情而倾倒,羡慕起他双手轻扶的新娘子。

    这才是女人想要的良人嘛!瞧他多小心翼翼的护着,唯恐人家碰伤了他的珍宝。

    饮恨呀!为什么她们没能及早发现他是好男人,反而让识货的媒婆捡了去,真是叫人捶胸顿足。

    外头扰扰嚷嚷的耳语,叶妍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坐在喜床上的她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有点得意,她头上的雪白喜帕是从好友施星予的礼服布料剪来的,她十分珍惜两人短暂的情谊。

    他们那时代的人成亲不兴红色喜服,而是一身纯白,彷佛仙女下凡,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妍儿。”一声轻叹,有些神游的叶妍骤地酣红双腮,羞答答地低下头,不敢看向已成为她夫婿的男人。

    “你好美……”那含黛秀眉,盈盈水眸,瑶鼻小巧,还有红艳诱人的小嘴儿……李承泽看得目眩神迷,一股热流在胸口翻腾。

    “人家才不美呐!你没听见大家都在笑……”笑她脸皮厚,媒婆、新娘一手包。

    依古礼,他以喜秤揭开白色喜帕。“他们笑我好福气,能娶到才貌双全的俏佳人,笑我这傻子也能拥有聪颖过人的好妻子。”

    “你哪是傻呼呼的傻子,我就爱你这直率的模样,你让我好喜欢。”抚着他清逸脸庞,叶妍的圆亮眸子变得好柔好柔。

    “我也喜欢,妍儿,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珍宝,我会好好地珍借你,用我的一生来爱你。”他轻轻吻上她的朱唇,将心中的爱意倾尽其中。

    她扬起眉,浅笑,娇媚无比。“我们都要成为彼此的依靠,你要紧紧捉牢我的手,不要放开。”

    “妍儿……”心爱的女子成为他的妻,就在他眼前,再也按耐不住的李承泽轻柔地脱去她鞋袜,再取下厚重的凤冠,将人放倒红暖被上。

    “……我的妻……”

    “不许太粗暴,你给我节制点,不要害我腿软地下不了床……”她说得难为情,一张俏脸又红又烫。

    李承泽轻笑地吻上她的唇,嗯了一声,在她耳畔低喃着动人情话,大掌一滑解开腰带,隔着里衣抚向令他欲罢不能的纤腰。

    慢慢地,**染上眼,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轻扬的嘤咛声柔和低喘的呼息,交迭的身影越见单薄,一件件凌乱的衣服丢掷一地。

    蓦地,一声尖叫声扬起。

    “咦!发生什么事?”喘息不已的两人倏地分开,以被裹身地望向门口,跌成一团的三人尴尬笑着抬头。

    “小姐,不是我要偷听,是李喜说姑爷变傻了,不知道会不会洞房,我们来看一看……”春草的声音越来越小,很小心,很小心地从地上爬起来。

    “不是我,是李怒,她认错人了。”李喜矢口否认。

    李怒一听,大爆粗口。“明明是你提议,还说少爷也许不只伤了脑子,说不定连其它地方也……”

    “我没说。”李喜赶紧截住他的下文,竭尽所能的维持冷静神色。

    “你还敢不承认,你这个没担当的懦夫,每次都把责任推得一乾二净,你信不信我一拳打扁你的鼻子。”他早就想扁他一顿,没死还装死,害他内疚了好些年。

    “想打就来,你不是我的对手。”他说得狂妄。

    “好呀!我倒要看看谁的拳头硬……”

    李喜、李怒这对孪生兄弟真的杠上了,互不退让,浑然忘却这是喜房,双拳一抡,摆出架势,准备大干一场。突地……

    “你们当我死了不成?”偏冷的软音一起,两人同时身形一颤。

    “少夫人。”

    “很好,你们还知道我是少夫人,可是你们大概也忘了,今天是我和你家少爷的大喜日子,你们得罪我了,明年的今日我若未将你们一个个配上姻缘,红袍喜服披上身,我就不叫天下第一媒婆,叶妍!”

    “什么,不要吧!”

    【全书完】

    *读完《媒婆喜帕》意犹未尽吗?叶妍口中的施星予到底是谁?那方白色蕾丝喜帕又是怎么回事?其实,施星予的婚礼根本就没办成,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2010年5月寄秋《伴娘捧花》见、分、晓!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媒婆喜帕 (下)最新章节 | 媒婆喜帕 (下)全文阅读 | 媒婆喜帕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