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蔷薇之爱 > 第十章

蔷薇之爱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是他吗?

    可能是他。

    肯定是他。

    一定是他没有错啦!终于等到人了,台北的太阳可是很毒,为了三千六的打工费,她死也要撑下去,效法死士的精神。

    再走近一点看看没关系,黑抹抹的落地玻璃门让里头充满

    神秘,这门除了大厦的住户外,没人能进得了。

    当然也有例外啦!住户的另一半和卖比萨的可以自由进出,因为联合女子出租大厦的女人们都爱吃比萨,也不怕高热量会胖死。

    哼!好歹让她赚跑路费,省那一点点小钱干什么,她是学生呐!A点钱也是应该的事,大家救救穷嘛!大学学费又涨了,一学期好几万呐!

    走近一点,走近一点,不要怀疑,就是他。

    啧!一身名牌耶!肯定又是一个财神,这些姊姊们待她不薄,知道她要打工过活,不惜牺牲色相,诱拐些有钱的“姊夫”来发红包。

    钱呐!钱呐!我来也。

    背着米奇小腰包,扎起两根麻花辫,一身邻家小妹打扮的宋怜怜跳下花墙,一副要钱……呃!是一副亲切的模样走上前。

    “找人呀!姊夫。”哎呀!真是的,她会不会太死相,一见面就和人攀交情?

    高大的黑发男人一听见有道甜甜的软音响起,低头看,是一位女学生。“有事?”

    “我是没有事啦!但你肯定有事。”黑发蓝眸,看起来像外国人就对了。

    “嗄?!”奇怪的小女生,向她问个路。“请问这个地址……”

    宋怜怜伸手拉了他就走。“拿萨·奥辛诺,西班牙人,三十二岁,曾经订过婚,妹妹未婚怀孕……”

    “你认识雨儿?”看来不用找了,她已为他打点好一切。

    “熟透了,我们住在一起。”“当我们同在一起”这首歌真好听,具有历史意义。

    “住在一起?”莫非和雨儿通电话的人是她?

    “别误会,是住同一幢大厦,听雨姊姊住五楼,我是七楼桂花居的。”真暖昧,听起来像桂花巷。

    “桂花居?”她身上也有一股花香味。

    “姊夫呀!你干么学我讲话,听雨姊姊没告诉你我们这幢大厦的特色吗?她将手平放在玻璃门上,门自动的移开。

    “你是听雨的妹妹?”他被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搞胡涂了,雨儿不是孤儿?

    宋怜怜指着一楼大厅的十二客花园。“没差啦!我们就是这幅画中的花神,贵客牡丹藏玺玺住二楼,近客芍药常弄欢你见过了,还有幽客兰花何向晚是雕刻家……”

    她一一讲着十二朵客花的由来,简单而明确的让人家了解这幢大厦的独特之处,巨细靡遗地描述各家各花的“怪僻”。

    “因为听雨姊姊有输入你的指纹和声波,所以你可以直接上五楼。”她教他如何使用电梯。

    “像这样吗?”他尝试了一遍,电梯门果然开了。

    拿萨自然而然的走进电梯里,然后跟着钱走的宋怜怜跟进,涎着笑地看着关上的电梯门。

    “不晓得西班牙有没有打工制度,不过在台湾要付费服务,人家都叫我打工小妹,你不给我钱也没关系,第一次算是免费……”哇!一叠美金呐!

    “谢谢呀!西班牙姊夫,有事没事都可以Call,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一通电话随叫随到……”

    像是?7-ELEVEN的宣传标语随电梯门合上淡去,五楼只有一户住家,门上皆是以蔷薇为造型的雕饰,没有门铃,没有门把,就是……一道门。

    整理一下混乱的情绪,他该先揍她一顿还是吻得她不能呼吸?和她在床上厮混三天三夜不下床,看她敢不敢再吓他。

    回想几天前他回到病房看不到人时,那种心急如焚很快地让高涨的愤怒掩盖,凯莉的坦诚当下叫他明白一件事,她又回赛车场。

    他相信背后一定有人搞鬼,才会出现有史以来的空前大塞车,整整塞了三个钟头,加上他先前被拖住的时间刚好五个小时,等赶到赛车场时,早已是人潮散尽。

    一眼神空洞的男子被警员带上车,事后一问才知他是害雨儿翻车的元凶,可惜他没能揍他几拳。

    然后,她居然先一步走了。

    捧着奖金、奖杯带着工作人员回台湾,连声招呼也没打的飞离西班牙,留下两行他看不懂的中国字,得到处去询问人家上头的意思。

    爱我,跟上来。

    等你,在台湾。

    为了这两行字,他费尽心抛开一切,然后他来了。

    “欣赏够了我的门吗?不用我铺红地毯迎接吧?”戏谑的冷音由门的那一边传来。

    多想念的声音,直到这一刻拿萨的心中才有踏实感,他以先前看到的方式开启了门。

    一人目是满室粉色的蔷薇,几乎堆满整个住家,没有纷乱感只见一片详和,给人一种回家的享受,像是置身于花海中,每一分钟都甜蜜。

    悠扬的钢琴声轻轻在空气中流泻,他怀着寻宝的心情走进花的怀抱中,试图从花香中,寻找属于她的那一抹清浓甜味。

    蓦然,他倒怞一口气,瞧他找到什么?

    花之女神。

    一道道金光透过玻璃洒在她身上,被花包围的人儿仰着头沐浴在圣洁的光芒里,光的折影下隐约可见有一双白色翅膀。

    以及……

    透明的胴体。

    “来杯花茶吗?纯蔷薇花瓣泡的喔!不加人工色素。”举起杯,冯听雨像美的女神维纳斯。

    一双脚不受控制的往前走,“我想你,我的多刺蔷薇。”

    没有多余的言语,像中了罂粟之毒似的拿萨紧拥住她,饥渴的唇大肆凌虐艳如樱桃的粉瓣,如同蝗虫过境一草不留。

    一再的挑情,一再的渴望,手掌下的美妙躯体十足的女性化,他等不及要品尝她。

    感觉像一辈子,在花的世界里,他迫不及待地要占有她,满壶的花茶和她身上的体香融合,更激得他难耐。

    他们在阳光的洗礼下结合了。

    许久许久之后,两人才在获得极度欢愉后吐出悠然之气,相依偎地躺在花床上。

    “你太可恶了。

    冯听雨楞了一下,以为他在怪罪她的不听话。“我没让你满足吗?”

    该死,女人不可以说这句话,你抢我的台词。”他爱恋不已地抚着凝脂肌肤。

    一身男装下的她居然美得如此罪恶,勾引出男人潜藏深处的兽欲。

    那我应该说大爷享用得愉快吗?让你遍体舒畅了吗?”也就是说气消了没?

    他狠狠吮吻了她一下。“你太不像话了,这么美丽的身体竟然舍得将它包在衣服里。”

    拿萨爱怜的手指轻轻点着雪白酥胸,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弄着粉色小核,想瞪她的一双蓝眸转为温柔,无法不受她蛊惑。在粉色蔷薇的衬托下,她显得好妩媚,中性化的五官全变得娇柔,

    冰冷的眸漾着未散的热情,此刻的她是世间少见的绝色美女,再也找不到一丝陰柔。而且她属于他。

    “原来你希望我早点失身。”她故意混淆他的话,半起身欲披上晨褛。

    “你少给我装迷糊,咱们还有好几笔帐没清。”他一把压住她,不许她起来。

    “有吗?我不记得了。”人,是善忘的。

    嗯哼!丧失记忆。“容我提醒你,宝贝,第一条是擅离医院。”

    “我有医生批准的出院证明书。”第一条,不算数。

    “早该想到是伊莉莎白动的手脚,她巴不得你不存在。”他当是女人嫉妒的手段。

    冯听雨不作解释,事恰好相反。“你和伊莉莎白解除婚约了吗?”

    拿萨低咒一声。“她死都不肯,还要我带你回西班牙,说她有客人之量。”

    “拿萨·奥辛诺,我死都不肯解除婚约,你今生休想娶到心爱的女人,她是这么说的吧?”以她的傲气该是如此。

    “一字不差,你是怎么知道这段话,凯莉的通风报信?”他懊恼极了,苦无办法解除婚约。

    她扯着他稀疏的胸毛眨眨眼。“神仙托梦,天机。”

    “又来了,你拜的是哪个神,它晓不晓得你第二条罪名是私自上赛车场?”她简直是将生命当儿戏。

    “我是赛车手。”第二条罪名不成立,她在工作。

    “你还敢说,我被你吓得魂都快飞了,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体……啊!要命,刚刚那么激烈有没有伤到你?”他心疼地看着她胸腔上一道玫瑰色小疤。

    “我不脆弱,倒是始终屈居第二的杰森才有趣,我不过在他耳边念了一句话,他脸色立即灰白的瞪大眼。”消沉得像是战败的日本武土。

    神色萎靡,失魂落魄。

    “你说了什么?”那杀伤力肯定令男人气的抬不起头。

    她低声的轻喃。“我是女人。”

    “你本来就是女人……”蓦地,拿萨睁大双眼。“你以女人的身分赢他,挫败他的男性自尊?”

    “有意思吧!”冯听雨左眉一扬,颇有耍弄人的快意。

    男人的自尊比一张纸还薄弱,若是输给同性的选手还能自怨自艾的叹运气不好,怨怼别人的成就比自己高,继而怀恨在心。

    但是竞争的角色一旦换成女性,先前的怨气顿成错愕的沮丧,一个男人连个女人都无法超越,这种打击会让人丧失自信,从此一蹶不振。

    何况他有一段非常长的牢狱生涯要过,等由里面出来已是过气的老头,还谈什么雄心大志。

    “有意思的是我该怎么处罚你?第三条罪名。离开我。”他说得十分愤慨,双手在她美丽的颈畔游移。

    冯听雨以女人的手段扳回一城,她抚过他的脸颊,“——句我爱你够抵销这条罪吗?”

    “狡猾卑鄙的小女生,你赢了这场战役。”拿萨眼眶发热的笑凝着她。

    “爱情没有输赢,只有你和我而已,我不介意你说我也爱你。”这男人真是倒楣,爱上了她。

    他眼底含着浓浓情意。“我也爱你,至死不渝。”

    “别在才由死神手中逃脱的人面前提起一个死字,忌讳。”现在她很爱惜生命。

    “万一伊莉莎白始终不肯同意退婚,你愿意嫁给我吗?”背负着薄幸和第三者的罪名。

    她不作正面回答,反而俏皮的表示,“只要你跟她说,我愿意做她一夜情人,她马上会解除婚约。”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可是女人。”他的意思是别再用男人身分去迷惑女人。

    “你以为她不知道吗?伊莉莎白不爱你,因为她爱我。”同性之爱。

    “你她是……女同志¨”他几乎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看好我别被她偷了,女人的决心可是很可怕。”而且有耐心。

    拿萨心里头直觉气馁,为什么有那么多男人女人爱着她?

    “雨儿,你有没有考虑要搬去荒岛住?”

    冯听雨怔了一下,随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直接搬到火星不是更省事……你于什么,一副没看过我的样子?”

    “你……你笑了?”好美,好美,仿佛一朵含苞的蔷薇笑开了,激荡着他的心。

    “难得一笑值千金,但教君王毁江山。”她拉下他的头一吻。吻出了**。

    交缠的体再度重叠,眼看着就要谱出一段美妙乐章,谁知电脑合成人音却喊了一声挂号,丢出一只牛皮袋,硬生生的打断好事。

    “搞什么鬼,一本中文书而已。”

    欲延续热情的拿萨忽被推开。

    望着封面上写着:蔷薇之爱,冯听雨以颤抖的心情先翻第一页,一直看下去……

    “天哪!她根本是个恶魔,她怎么可以这样写?”她要去宰了和风。

    “你在说谁?”拿萨再一次下决心要学好中文。

    冯听雨翻到最后一章已经开始磨牙了。“楼上的芳邻把我们的故事写在这本书里。”

    “你要去哪里?”他看了看封面,心里发笑着,不学中文都不行了。

    “去杀一个摇笔杆的女人。”她怒气冲冲地想上楼杀人。

    不过,她还是没能走出大门,爱情来敲她的心门了。

    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只剩喘息声。

    天空聚集着几个小白点在偷看。

    “喔!小兔子,是你施法力让她伤势快速恢复的是不是?”

    吃不到红萝葡的小白兔眼眶红红。“谁叫我贪吃,吃了十二花神的本命根。”

    呜!它的刑罚几时才能解除,难道要等到她们都觅到良缘吗?

    一完一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蔷薇之爱最新章节 | 蔷薇之爱全文阅读 | 蔷薇之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