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 第十章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不好了、不好了,王爷,我们在蜀西的粮草被烧了。”

    “什么?”

    “王爷,大事不好了,南院养的一千八百匹军马一夜之间口吐白沫,暴毙而亡。”

    “竟有此事?”

    “王、王爷,快逃,陈……陈将军、李副将、周统领他们……他们……”

    “说清楚,他们怎么了?”

    “大……大军遭到突击,士兵们来不及着装应敌,一阵乱箭射来,全都阵亡了。”

    “阵亡……”

    宇文浩云和凤迎曦正在危急之际,忽有惊慌小兵匆忙来报,一连数起,恶耗连连,皆是令人措手不及的紧急军情。

    惊愕不已的李翔天脸色灰白,无暇再顾及两人,他骤地起身,拎起通报小兵衣领,追问眼下情势,不肯相信他部署良久的兵马,竟然不堪一击。

    陈将军、李副将、周统领都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精英,上马能拉弓,下马如猛虎,杀敌无数,威猛无匹,怎有可能一夕殡落,死于乱箭之下?

    假的,假的,全是假的!一定有人故意要搅乱他的布局,让他自乱阵脚,趁势攻他弱处,让他不战而亡。

    肯定是这样,他不可能输,二十年的精心策划,怎可能轻易遭到破坏……

    “安南王李翔天,还不跪下领罪。”

    一道清朗的嗓音宏亮响起,回音绕梁不散,贯入众人的耳中。

    “放肆,谁敢要我跪。”他是凤翔天,飞凤王朝第一皇子,下任皇位继承人。

    “太子凤承焰。”

    “太子?”

    一列身着铁甲的士兵浩浩荡荡进入,足踏震地威吓四方,军客壮盛肃立两侧,长矛弓箭负于身侧,阵仗骇人。

    一身金光耀目的少年将军在人前现身,腰间佩挂御赐金印,手持镇国苍龙宝剑,神色倨傲,一如火云战神。

    “李翔天,你还想做困兽之斗吗?速速束手就擒,可免你一死。”

    闻言,他仰头大笑。“就凭你一个侞臭未干的小表,也妄想我听命于你。”

    “你的后援已断,大军全没,还能挣扎到几时。”

    “什么,我的军队……不可能,休要胡言,布兵图才被盗出,你哪会来得如此迅速,全数歼灭我的人马?”李翔天压根不信他的话。十万兵马何其庞大,岂是这黄口小儿一句话便能歼灭的。

    “父皇早知你有谋反之心,命我调动二十万精兵,驻守蜀南边境,一有动静便挥军而入,直搞黄龙。”他等这一刻已久。

    其实宇文浩云一直和宫中保持联系,是他事先与飞凤王商讨,命太子领军,以防万一。

    因此张勇、赵虎一拿到他找到的布兵图,便快马加鞭地赶往太子驻扎地,证据一呈交,罪行确凿,军队立即拔营,轻骑快疾攻入李翔天以为万无一失的军营。

    一是早有准备、士气激昂,一是仓皇失措,军心涣散,胜败立现,二十万将士杀他个片甲不留,顿时哀鸿遍野,无人得以逃脱。

    可顽强抵抗者,终究难逃一死。

    “布兵图上注明驻军所在,我方不费吹灰之力便毁你陰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本太子洗耳恭听。”凤承焰威风凛凛,目光直视着他。

    “你、你们……竟然合谋算计我,太卑鄙了。”伸手可及的美梦骤灭,李翔天俊美的容貌忽然像老了十岁,眼角下垂。

    “是你野心太大,妄想称帝,父皇曾饶过你一回,你却不知悔改。”误人误己,有今日的下场全是自己一手造成,怨不得人。

    冷厉的眸子闪了闪,李翔天陰陰的冷笑。“栽在个毛没长齐的小子手中,想想真不甘心,你叫我如何服气。”

    “不服也得服,事实摆在眼前,安南王府里外已被重兵层层包围,看你是要俯首认罪,或是刀剑架颈,落个狼狈,由你选择。”他倒宁可他反抗,他好手刀逆贼。

    他嗤哼,“看来我不认也得认,不过我要先跟我女儿说两句话。”

    “可以。”凤承焰点头。

    李宝珠完全吓傻了,前一刻她还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安南郡主,等着教训敢给她脸色看的公主,气焰比天还高,谁知不到一盏茶功夫,她便由云端跌落,成为逆臣之女。

    “珠儿,过来。”

    “父、父王……”现在怎么办,他们要被押入大牢候审吗?

    不知所措的李宝珠眼神茫然,不安地走向父亲。

    “来,父王告诉你,父王这一生是为了帝位而活,不得到它,心有未甘,你是父王的好女儿,应该知道帝位对父王来说有多重要,所以就算为父王牺牲,你也死得其所,父王当你尽了孝心……”

    什么牺牲,父王在说什么,为何她一句也听不懂?

    李宝珠还没想清楚父亲话中之意,一股力道已经往她后背一推,她一时没防备,踉跄地往前跌了几步,腰间忽地一疼。

    “皇姐……”

    “曦儿——”

    凤迎曦的尖叫声才起,李宝珠缓缓低下头,看见一柄长剑贯穿了她的身体,持剑人是她欲招为婿的宇文浩云。

    他骤然拔剑,喷出的鲜血染红她的眼,李宝珠坠地前,看见父亲得意的狞笑,他拿她喂剑,趁机掳走毫无心防的公主,以女儿的命换取再夺江山的机会。

    李宝珠死了,死在父亲不肯悔悟的野心上。

    “想要她活命,立即退兵十里,叫凤皇兮亲自来跟我谈。”哈哈……他还没输呢!老天给了他一条活路。

    他的宏图霸业、他的千秋万世,现在又回到他手中了。

    “放了公主,我来和你谈。”宇文浩云小心翼翼的接近,对自己一时大意的懊恼悔恨。

    “你?”他蔑然的一瞟。

    “对,我是当朝公主的准驸马,也是皇上御笔钦点的继任宰相,你说我有没有资格代替公主。”飞凤王朝的政权将由他辅佐,出任相职。

    李翔天讶然,同时也有满腹不平。“父子同为宰相,凤皇兮可真是待你们不薄呀。”

    宇文家光耀门楣,他却只是穷乡僻壤的安南王,待遇竟是如此天差地别。

    “只要你一心为国,父皇也不会亏待你,快放了我皇姐,不要一错再错。”可恶,他太早放下戒心了,以为瓮中捉鳖,不足为惧。

    十分自责的凤承焰手持宝剑,逐步逼近。

    李翔天冷然地看看身手不弱的宇文浩云,再瞧瞧英雄出少年的太子,心中有了结论。“要我放了公主并不难,拿太子来交换。”

    负伤的宇文浩云虽然少了些威胁,但他足智多谋,对付他得多费心力,而太子毕竟年少,少有临阵对敌的经验,要掌控他太简单了,也不用时时担心他会反咬一口。

    这是李翔天几经思量下的决定。

    “不行,太子是国之储君,不能以身涉险。”她绝对不同意。

    “臭丫头,这里没有你置喙的余地,你乖一点,不要逼我在你美丽的颈子上划个刀口子。”他笑着将她如墨发丝往后拉扯。

    痛得眼泪快流下的凤迎曦不敢喊痛,就怕她最亲近的两个人会担心。“你这不男不女的妖人根本没胆动手,你只会欺负女人和小孩。”

    “你说我是不男不女的妖人?”李翔天的手劲加大,几乎要将她的头皮整个扯落。

    “不是吗?有谁年过半百还依然青春,这种人非妖即怪,你是山猪精还是石头怪,真能永葆青春不成。”语末,她轻蔑的啐了他一口口水。

    她这一举动,简直吓坏了宇文浩云和凤承焰,两人心急如焚的直使眼色,要她不要添乱。

    “你……”他举高手,正想给她一点苦头吃吃。

    “我愿意和她交换,你千万不要伤害她。”这个皇姐为什么老要闯祸,不肯安分点。

    李翔天眉头一扬,手放了下来。

    “你是笨蛋吗?凤承焰,你是当朝太子,怎么可以胡来,被我整到变傻了是不是?”她才不要他救,太子是百姓未来的依靠,岂可做傻事。

    “你才是傻子,好好的人不当干么当鬼,你用蜂蜜泼我全身的仇我还没讨回,你欠我一次,不许赖掉。”她是父皇最宠爱的心头肉,失去她,父皇会很伤心。

    凤承焰没说出口的是,他也会非常伤心。

    “滚回去当你的太子,不用管我,这人太坏了,快一剑杀了他,别留下祸害。”她一生受宠,也该有所回报。

    “皇姐……”她还不闭嘴,真想找死吗?

    “够了,你们两姐弟想叙旧到什么时候,吵的我头痛,想要她活命就自个儿过来。”太子在手,还怕凤皇兮不低头。

    一见皇弟真要以己身代替她,凤迎曦急得大叫。“不许过来,否则我一辈子也不原谅你,还要逼你娶聚贤王的女儿明珠郡主。”

    “皇姐!”一听到明珠郡主,他当真停下脚步,脸色白得像见鬼似的。

    明珠郡主年方十三,小时候出过天花,满脸麻子。

    “不要惹我发火,你们……”

    李翔天话到一半,忽然两眼翻白,往后一倒。

    讶异不已的众人在他倒下后,赫然发现全身抖得像落叶的小兔双手拿着一只青石纸镇,纸镇一角沾有血迹,而安南王的后脑也流出一大片红血。

    “父皇,曦儿想要太子的黄金战甲。”

    “什么!不可以,那是我的,皇姐是女孩家,不适合啦!”

    “呵……曦儿喜欢就给她吧!你是太子,要让让你皇姐。”

    “是嘛!整个江山以后都是你一个人的,不不过要你一件小玩意,干么这么小气。”

    “皇姐,你——”父皇偏心。

    这是皇家亲子的和乐图,公主撒着娇讨赏,瘪嘴的太子在一旁咕哝着,当今天子捻胡呵笑。

    安南王李翔天遭纸镇重击后,虽然大难不死,但人变得疯疯癫癫的,行为有如五岁孩童,见到会飞的虫子就往嘴里塞,不爱睡床,反倒常在大树底下找到他。

    飞凤王见他痴傻,也就仁慈地未降罪于他,仅削去安南王封号,将封地及宅邸悉数收回,家眷大都遣返原籍,只留王妃和少数婢仆照顾他饮食起居。

    当今王朝盛事,莫过于凤华公主的出阁日,满朝文武百官齐声祝贺,百姓夹道欢呼,歌舞升平的狂欢三日夜,不曾停歇。

    凤钿两份、万寿钿十份、万字钿十份、双喜字钿十份、金如意簪十对,红宝石、蓝宝石、玛瑙、翡翠、珍珠、红珊瑚更是不计其数……

    光是公主的嫁妆,便能绕行整座皇城,一车一车的金银珠宝,上千名宫女人手捧着金玉盘,上面全是凤皇赏赐的奇珍异宝。

    百姓们看了既羡慕又嫉妒,宰相府却个个愁眉苦脸,因为贺礼多到没处摆,如果公主的嫁妆再往里堆,他们都得空出房间睡大街。

    所幸皇上体恤臣子的辛劳,将公主的迎曦宫改成驸马府,让老相爷不必担心府邸被塞破。

    但事实上是凤华公主太得宠,皇上舍不得她嫁出宫,为了能常常见到爱女,以此为由,让小两口留在宫中,不时上演和宰相女婿抢人的戏码。

    但这些都是后话。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莫过于洞房花烛夜。

    “曦儿,我的小粉蝶。”

    喜帕一揭,露出一张清灵妍美的娇颜,杏眸含羞,眉带春色,娇滴滴地低垂臻首,为即将到来的新婚夜而感到万分娇羞。

    “浩云哥哥,你的伤好了吗?”她问得很小声,羞于见人。

    “早就好了,别再为我担心了,还有,该改口唤我夫君了。”宇文浩云笑着执起纤纤柔荑,往喜床一坐。

    “是驸马,你可是我的童养夫,我说的话你要听着,以后不许再让自己受伤,听见了没?”公主的娇气仍在。

    他失笑。“真当真了呀!鲍主,我才该打你一顿,为什么不肯听话,老是惹是生非?太子是男子,被划上几刀不打紧,你可不行。”

    “咦!”她愕然抬起头,为他话中的不敬感到诧异。

    “你对我太重要了,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日子,若一定要在你和太子之间择一,我希望活下来的人是你。”这是他身为男人的私心。

    “相公……”她热泪盈眶,动容他全心只为她的深情。

    指腹轻滑过柔细粉腮,他轻吻殷红檀口。“我要你答应我最后一件事,日后不论遭遇何种危险,以自身安危为重,不是我,或是任何人。”

    很难耶!对她来说,不太可能做得到。

    “还有,为我生一窝像你一样淘气的小捣蛋,让我们为他们整天烦恼,急白了发。”发鬓如霜,仍与汝执手。

    “什么一窝,又不是生小猪……”她娇嗔的羞红了双颊。

    宇文浩云轻笑地吻住桃红小口,无限爱意尽在不言中。

    红烛垂泪到天明。

    一室缠绵,万般恩爱,被吻肿的红菱小嘴漾着笑意,与君同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最新章节 |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全文阅读 | 皇家有囍~公主逃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