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小姐二世 > 第十章

大小姐二世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血,一滴、两滴地落下。

    风,有些凄冷。

    白皙的手臂上有条断木划过的血痕,不深,只划破皮肤表层,但看起来却骇人,加上有些小木屑插在伤口上,让人看了都替她疼。

    原本秦亚弓这一跌落,势必滚落山坡地,一路重力加速度往下滑,撞击躺在河床的大石头,恐怕不死也会落得重伤的下场。

    但在坠落之时,她眼尖地瞧见底下多了位老人,他半透明的双手往上一托,突然一阵怪风吹来,身体一个翻转,她的手得以攀勾木椿,同时避开差点划过手腕的木头尖处,否则一伤及腕动脉,后果不堪设想。

    命若悬丝,她的脑子里却想着那个老人不就是前两天在民宿用餐的阿伯?她叫菁菁多摆了一只空碗、一双筷子和一张椅子,让饿了许久的他饱餐一顿。

    这算是善有善报吧!一念之仁救了自己。

    只是,她还要被吊在这里多久呀?她快要没力气抱住椿木了,两手酸麻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秦亚弓无奈的苦笑,早知道就多做点善事,也许就能少受点罪。

    “大小姐,你要表演特技吗?观众都没来前怎么可以提前开场!”

    一道戏谑的取笑声从头顶上方传来,从紧缩的喉音间不难听出笑声中夹杂了担忧。

    “莫西雷,你想到陰间跟我作伴的话,尽避嘲笑吧!”秦亚弓从没这么渴望听见他的声音,喉音忽然哽咽。

    “你在哭吗?大小姐。”他心里虽然很焦急,但仍是故意用轻松的口气好让她安心。

    “还不快拉我上去,是风太大吹打得我的脸很痛……”她怞了怞鼻,不让泪珠滑出眼眶。

    “是的,大小姐,等我乔好位置。”这坡度太陡了,不好站稳。

    手指微微发颤的莫西雷比谁都心急,他一到围栏旁就想弯身拉起悬晃不已的人儿,但木椿下的土质有点松软,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

    他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再以脚重试土的硬度,确定他一脚踩上去不会崩落,再试着稳固自己的身体,确保两人不会因地心引力而下滑。

    乔好了没?我的手没力……”上头的土石滑落,她一惊慌,手滑了一下。

    结实臂膀一抓,及时止住往下滑动的纤躯。“别怕,我抓住你了。”

    “莫……我……我好痛……”其实她想说她很害怕,可是不老实的嘴巴仍顽强的维持大小姐的骄傲。

    一滴汗由额头滑下去。“亚弓,你再忍耐一下,我……我马上救你上来。”

    他奋力一提,身体往后挺直,将垂挂下方的人儿抛掷过肩,他再一蹬足,双手一接,抱住落地的重量,迅速地翻转两圈。

    土石崩落的声音近在耳际,他们脚下的土缺了一角,悬空的裂木要掉不掉的被风吹晃。

    千钧一发的惊险。

    “你为什么来得这么迟,我差点死掉……”获救之后,大小姐的第一句话不是感谢,而是埋怨。

    “大小姐,我的手还在发抖,能不能先让我压压惊。”双臂一张,他紧紧拥抱住她,低头垂放她颈肩,聆听那美妙的心跳声。

    幸好来得及,她还活着。莫西雷头一次如此感谢拍动作片让他磨练出的好身手,否则他真不敢想象,一个失手,可能酿成多大的遗憾。

    忍住泪意的秦亚弓轻覆他颤抖不已的手,“让你担心了。”

    他想说不客气,但是……“该死,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你知道我有多恐慌吗?生怕晚了一步……晚了一步……”

    “因为你是无所不在的天神嘛!落难少女等着你来拯救。”心情一放松,她倒是开起他玩笑。

    “还落难少女,你让我……好心疼。”看到她手臂上的伤,莫西雷微扬的嘴角又一抿。

    她没落泪,他却红了眼眶,小心翼翼地挑出卡在肉里的木屑,以衣服内里擦拭染上污血的皓腕,指尖轻柔的像在呵护上等白瓷。

    “不痛的,真的。伤口看起来严重,但不过是小伤而已,没有伤到筋骨。”她在心里哀叹:明明受伤的人是她,为何她还要反过来安慰他?

    “……从小到大,你有受过比这更重的伤吗?”半支手臂都是血,怵目惊心。

    不解他为什么有此一问,但她还是照实地摇头。

    “所以这叫重伤。”他下了结论。

    “嘎?!”她傻眼。

    这种伤连送医都不用,一般家庭顶多上点优碘,再涂消炎药防止伤口发炎,慎重点用纱布覆盖以防感染,他却一脸冷肃的宣布她是重伤患者?!

    这……有点离谱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不像母亲有灵力,可以预知她今年有逃不过的血光之灾。

    莫西雷目光深情地凝望她,低首吻上颜色有些淡的唇。“心口怞地一痛,我有心电感应,你处于危险边缘。”他难得正经地说道,但怀里的人儿却一点也不信。

    “我很高兴是你来救我。”

    “我不高兴,我宁可你毫发无伤地待在民宿等我。”他不是天神,他只是害怕失去所爱的普通男人。

    心电感应全是他胡诌,事实是当他车开到半山腰时,遇到前来警告女儿有危险的秦家父母,他们拦下他的车要他速返。

    而那时内心不安的他全无怀疑,立刻下车借了一辆路过的重型机车,油门直催到底,飞快地奔驰在蜿蜒的山路。

    他没法去想被他丢下的人该怎么办,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再快一点,人生的遗憾不能是她,她要陪他走一生!

    “好嘛、好嘛!你乖,别生气,我亲你一下当补偿。”她当安抚小孩子,在他额上轻轻啄吻。

    “就这样?”他不满地眯眸。

    秦亚弓小小声地偎近他耳边说了一句话,那张毫无笑容的脸才神色稍霁。

    “不能让我爸知道喔!不然他会宰了你。”她父亲是疼女儿是出了名,谁敢动他宝贝,先把脖子洗干净。

    “当我是笨蛋呀!这事能跟你父母提吗?”他咕哝着,扶着她受伤的手傻笑。

    “咦?!不对,那围栏是我前天钉的椿,应该很牢靠,为什么你会从那地方跌下去?”

    “那是因为……”

    秦亚弓来不及说明前因后果,刺耳的尖锐女声就愤怒地从身后传来。

    “你怎么没死?!我明明叫嘉嘉锯了木头好让你往后跌。你居然没死成又爬回来,太可恶、太可恶了!你处处跟我唱反调……”

    “什么?!原来是你?!”莫西雷惊骇地瞠大双瞳,不敢相信前女友竟心狠至此,连使计杀人的事业做得出来。

    他对她连最后的一点风度也没有了,正想上前重重掴她一巴掌,让她知晓被人伤害有多痛时,大小姐却拉住他,对他摇头。

    男人不能打女人,不论她有多可恨。

    “不行,你不能活着!你没死一定会指控我谋杀,我的事业、我的前途,不可以因你而毁……你必须死……”死了,她才能高枕无忧。

    喃喃自语的孙维莉见两人相依偎的身影,想到可能面对的刑责,及毁于一旦的演艺生涯,恶胆横生,毫无预警地冲向他们。

    她以为万无一失,可以一次解决两个辜负她的人,谁知秦亚弓和莫西雷像有神通似的,她冲到时他们竟然不见了。

    一时煞不住脚,她整个人往前俯冲,没能攀住任何东西,她一路滚到河床边,身体撞上一颗人高的大石才停住。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是他多心了吗?在那一刹那间,好像有人推了他一把,他的脚离开地面……

    “啊!她掉下去了,挺惨的。”喝!好惊人,全身浴血。

    “不要理她,她罪有应得。”莫西雷一把抱住心爱的小女人,一眼也不瞧罪有应得的孙维莉。

    “真的可以不用管她吗?”她再怎么说也是民宿的客人,出了事,民宿也有责任。

    “你当她那两个保镖养来干么?”她不乏人照料。

    秦亚弓回头一看,两名穿黑装的保镖已滑下山坡地,跑到受伤的孙维莉身边,蹲下身检查她的脉搏、呼吸和颈椎有无损伤。

    看到这一幕,她安心了。虽然孙维莉想害她,但她还是不乐见有人受伤,甚至是死亡,她讨厌亡魂的味道。

    “看来王子出现得正是时候,没让你这条小命给阎王爷收了。”嗯!没什么大碍,小伤而已。

    这是为人母亲该说的话吗?女儿都受伤了还嘲笑她没把命玩掉。秦万里不赞同地看了妻子一眼。

    “妈,你少说风凉话了。什么可能致命的血光之灾,这次不准了吧!”她巫女的招牌可以砸了。

    “应验过了。”她说得含蓄。

    “应验过了?”几时的事?为何她毫无所觉?

    “有人替你受过。”哼,疼女儿也该有分寸,他们家的万里呀!真是……厚此薄彼呐!

    “谁?”听说代人受过必须是血缘至亲才行。

    一声咳嗽引起秦亚弓的注意,她的视线落在父亲身上……不,是身后手臂缠着绷带的双胞胎弟弟。

    “小弦子?!”

    脸色较平常苍白些的秦亚弦站了出来,他笑得满开心的。

    不过某人心疼儿子受的苦,语气不免酸了些。

    “万里呀!你也太偏心了吧!从自己老婆口中套出化解之道,你也不怕遭天谴,竟狠心地往亲骨肉划上一刀,我替儿子感到寒心呐!”

    秦万里眼观鼻、鼻观心,妻子的抱怨声充耳不闻。

    女儿细皮嫩肉,要是留下丑陋的疤可就不好了。女孩子家要白白净净,毫无瑕疵才惹人怜爱,她少受点苦也是父母的福报。

    至于儿子皮粗肉厚,又是男孩子,身上有疤是光荣勋章,受点皮肉痛是磨练,以后才能长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受人尊敬。

    以上是“孝女”秦爸爸的心声。

    莫西雷虽不明就里,但是隐约听出秦亚弦的手伤是代姊受过,他在心里不免说了句:秦爸爸,你这偏心偏得好呀!

    虽然有点对不起小弦弟弟,不过他一样偏心,希望受伤的是别人,而不是他可恶得很可爱的大小姐。

    “对了,小西西,刚才飞起来的感觉不错吧!”

    一道含笑的女音从身边经过,骇然一惊的莫西雷瞪大眼。

    她……秦妈妈怎么知道……呃,她侧过身在跟谁说话?那边除了飘动的芒草外,没见到人呀!

    四年后

    鼓声,咚!咚!咚!

    旌旗出,雨花落,上万支萤光棒在黑暗中挥舞。

    管乐先起,而后是轻柔的钢琴声,接着三角铁敲了一声,浑厚、带了点沙哑磁音的歌声随着布幔的拉起而轻扬。

    灯光一打,舞台中央站了一名穿着全黑的男子,脸上还戴着黏有黑色羽毛的面具,盖住他深邃的眼眸,他的唇一张一阖,将最深情的嗓音献给每一位热爱他的粉丝。

    衣服一套套的换,歌曲一首接着一首,轻快的、淘气的、活泼的,也有忧郁的情歌,这是一场演唱会——

    雷痞的演唱会。

    “谢谢大家的支持,多年来若没有你们真心的相挺陪伴,也不会有今天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我,我的一切是你们给予的,我爱你们,各位,你们是最棒的。”

    镁光灯下的莫西雷说着感性的话,深深地一鞠躬,感谢粉丝的支持和照顾。

    “雷痞、雷痞,我们也爱你,雷痞、雷痞,你最棒,雷痞——”

    一阵惊人的尖吼声后,莫西雷微笑地朝台下挥手,并坐在舞台边缘,向一位歌迷借了一支萤光棒。

    “谢谢、谢谢大家。不过我有件重要的消息宣布,对我来说是好事,对你们而言,可能是个坏消息。”他希望待会不会有人想拆了会场。

    “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坏消息当然不要听,粉丝的反应最直接。

    “要听、要听、要听……”不管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偶像的话当然都要听。

    “哎呀!好像是这边的声音比较大。”他假装竖起耳朵聆听,手中的萤光棒当成指挥棒忽高忽低,划出一颗颗爱心。

    “嗯!嗯!我听见了,你们说想听。”摇头部队猛摇头,他看了后,会心一笑,“不许不听,我一定要宣布,你们就算捂起耳朵也没用。我是跟你们说真心话,这是我的告别演唱会。”

    “什么——”震耳欲聋的穿脑魔音齐发,伴随着高亢的尖叫和啜泣声。

    莫西雷好笑地举起手,以萤光棒做了个手势,要大家安静。

    “因为是告别演唱会,所以我要送你们一个大礼。”绝对叫人惊喜连连。

    “什么大礼?”又是穿破耳膜的齐声大吼。

    “想不想知道大小姐是谁?”

    咦?大小姐?!

    底下一阵静默,过了约十秒钟,才爆出欢声雷动的欢呼声。

    “想——”

    “好吧!大小姐,应大家的要求,你就勉为其难地出来见见光。”

    莫西雷一说完,他手比的方向还是空无一人,没人从舞台的另一边走出。

    “哎呀!你们不晓得大小姐之所以是大小姐,是因为她很骄傲吗?你们没掌声,她可拿乔了,使起性子说:天黑了,她要回家睡觉。”

    台下的人一听都笑了,热烈的鼓起掌,欢迎大小姐出场,掌声久久不歇。

    蓦地,灯一暗。

    又过了一会,灯光大亮,舞台上多了一位清灵绝尘的美丽女子,她模样娇气,带了一丝不耐烦。

    “你们不怕把手心拍肿了吗?就为了这个没大脑的男人说了一句没有根据的话。”

    又是一阵哄笑声,众人忘了先前的难过。

    “我不是大小姐,我要在此澄清,把我污名化的人都该出来磕头认错,但我不保证原谅他们。”她扬起下颚,神态倨傲。

    莫西雷在她身后挤眉弄眼,用无声的唇形说着:看吧!她不是大小姐,谁是大小姐?

    前排的粉丝读懂他的唇语,毅然而然地站起身,挥舞着萤光棒大喊:大小姐。

    像是从湖中心投入一颗小石,引起涟漪,接二连三有人站起来,高挥着萤光棒,此起彼落的“大小姐”相互呼应,全场沸腾。

    “闭嘴,吃太饱就去扶老太太过马路,世界末日还没到,用不着尖叫。”真是……太吵了。

    台上的秦亚弓一说完,下面又是笑声连连,直呼不虚此行,能看到真正的大小姐,够他们向朋友炫耀一整年。

    不过大小姐可不想当别人电脑萤幕的桌布,她觉得出来晃一下已经很给面子,身一转,准备离开。

    莫西雷见状笑着揽住她腰身,轻拥入怀。

    “大小姐是我老婆,你们开始失望吧!”台下的男生一片哀嚎。

    “对了,这是我女儿,四个月了,也没你们的份。”他抚着妻子的小肮,幸福的笑容让一群小女生羡慕不已。

    在陰暗的房间里,有个神情枯槁的女人盯着电视机,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萤幕上恩爱的夫妻,两行泪不自觉地滑落。

    跌落河床的孙维莉并没有死,她受伤的脸可以整型,手臂、身上的疤可以去除,外在的伤痕都可以用现代医学美容来修复。

    但是坐在轮椅上的她却再也站不起来了,因为她脊椎受创严重,造成下半身终生瘫痪。

    别忘了还有其他鬼岛家族的奇妙爱恋等着你~

    ——《完》——

    *花园系列1461鬼岛家族之《花婿鉴定期》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小姐二世最新章节 | 大小姐二世全文阅读 | 大小姐二世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