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原来是你 > 第十章

原来是你 第十章 作者 : 于晴

    抱着大纸袋,在会议室门前盯着每一个走出来的主管,直到最后一个走出来,仍不见祁劲的踪影,珊珊蹙着眉,犹豫着是否要进去一看。

    下午收拾东西的时候,企划部的小美一听见她要;;;;职,立即跑上来要拉她去吃一顿,说算是庆贺她脱离祁氏兄弟的“魔掌”。

    从小美嘴里,她知道祁氏兄弟是标准的工作狂,听说上一任秘书就是因为受不住堆积如山的工作;;;;压力,终于提出辞呈。

    八成小美还不知道她和祁劲的婚约,否则,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祁劲的不是了,她好笑的想道。因此,她才提前在会议室门前等待祁劲,打算告诉他,今晚不必载她回家了。

    等了许久,她终于耐不住性子,;;;;里抱着一大堆东西,悄悄地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

    祁劲正着在窗前,俯望身下的缩小版的台北市景。

    高大挺直的身躯隐隐泛出坚定可靠的确质,珊珊唇边绽出笑容,庆幸自己爱上的是祁劲。

    她上前一步,道:“祁劲。”

    祁劲回过身,身上穿着的又是那套西装,一如祁静的习惯,在左边的口袋里放着一只金笔,头发梳理得过份整齐,尤其眉间的紧蹙象;;;;了不苟言笑的祁静。

    “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又没惹他、干嘛装得恶声恶;;;;的,尤其她听了他的话,都要辞职了,又哪里惹得他不开心了?

    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一个箭步,他走到她面前,身后夕阳的余晖让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你啊。”

    “找我?”

    地点点头,对他讥消的口吻不以为意。

    “我是来说一声,明天是你生日,本想在公司替你庆祝的,可是现在我辞职了,明晚和我妈妈又有事,所以不能替你庆祝。”

    她将袋子塞到他;;;;里。“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HaPpyBirthday!不会介意我提早送你礼物吧?”她好甜的笑着。

    他瞪着她,“送我的。”

    她当他是白痴似的看着。“难不成还是送我的。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我还能送给谁?”

    ‘犹豫了一会儿,他将袋子上的红色蝴蝶结拉开,拿出袋里的——灰色毛衣。

    “喜欢吗,我自己打的。”她脸蛋俏晕的问。

    他瞪着她好半晌,再移到手上的厚毛衣,“这是送我的?”他的声音低沉得好象是刚死掉什么宝贝似的。

    珊珊注意到他难看的脸色。

    “不喜欢,是不是?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打毛衣,已经很不错的了!就算你不喜欢,或是不敢穿,也不要说出来,听见了没有?”她半是威胁道。

    “你;;;;定没有送错人。”

    “当——然。这是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打好的。如果不送给你,我还能送谁呢,喂,这是你收到礼物,应该有的态度吗?”

    “我该谢吗?”他两眼闪烁着愤怒,抓紧手里的毛衣。“也许你忘了你还有个未婚夫的存在?”

    “未婚夫?”珊珊楞楞地望着他。

    “该不会连他也忘记了吧?”他的声音苦涩!

    哈,他早该知道珊珊对祁静的迷恋不会轻易结束,从头到尾全是他自己在奢望作梦。

    做一个甜美的而没有结果的梦。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借?”

    珊珊迷惘地望着他。

    他漠然地望着她,身后的景色迅速转暗。

    “你……爱我吗?珊珊。”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发颤。

    她因这这句话而脸红了。

    她胡乱而羞赧的点点头,殊不知这举动让祁劲的一颗心沉到石底。

    “祁劲呢?他怎么办?”他冷眼盯着她。

    她眨眨眼,“祁静?”

    “也许他根本不曾在你心里停驻过。”他低语。

    “我承认我迷恋过他,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有时候就连珊珊也颇为怀疑,怀疑自己对祁静是否有过崇拜及迷恋的心情。

    祁劲楞了楞,珊珊迷恋过他?怎么他一点不知情?

    珊珊将辞呈递给他。

    “今天晚上你不用等我,我和小美有约了。”

    “等你?”

    “是啊,你不是说要载我回家的吗?”珊珊好笑的瞧着他象是下巴突然脱臼的表情。

    “对不起嘛!结婚之前,女人的友情最重要。今晚别再吃泡面,到我家去,老妈会准备你的份。”说完,她转身想去。

    “珊珊!”他叫住她,眼里有着不可思议的,及一般强烈的释然。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我是谁?”他认真地问。

    “你是怎么搞的?今天怎么老不对劲?”珊珊抱怨似的盯着他的西装。

    “虽然我不在乎你打扮成什么模样,不过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风格。”

    “回答我,珊珊。”

    这个答案似乎对他重要似的。

    珊珊照实答道:“你是祁劲嘛。”

    “哪个祁劲?”

    “除了你,还会有谁嘛……”她恍然大悟地看着他,一股怒;;;;逐渐升上来。

    “你以为我把你当作祁大哥了?”她逼近一步,很大大的说道。

    祁劲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他甚至想笑,想上前拥住她。

    “珊珊……”

    “别碰我,你以为我对祁大哥旧情末死,好啊,让你抓到我偷会祁大哥,怎么?想退婚吗?还是想兴师问罪,打我几拳出;;;;?”

    “珊珊……”

    “住口!”珊珊注视着他有些愧疚的脸庞,心想他的确需要好好被人揍一顿。

    也许她该真的跑去偷会祁静,──他才是……

    “想都别想。”祁劲轻而易举地看穿她的心思,举起双手。

    “珊珊,是我错了,是我不对。我道歉,OK?其实你也不能全怪我,当我穿着祁静的西装听着你说那些话,你能奢望我怎么想?”

    珊珊还在;;;;头上,她用力的戳着他。“你以为我认不出来是你吗?是不是?你那里脸走到哪里都是正字标记,只有傻瓜才会认不出来。”她嚷道。

    他眼里闪过一抹感动,粗着声音道:“也只有你才能说出这里话来……

    他回忆起上回和祁静交换身分时珊珊的那番挑拨,原来当时她就发现他是祁劲了。

    无怪乎一见到他,非但没有平日见到那祁静的吞吞吐吐,反倒尽挑他的坏话说……他想起先前的她吐露的爱意。

    “珊珊,再说一次。”

    “说你是祁劲?”她没好;;;;地说。

    “你爱我。”

    “我爱你才怪!”她叫道,脸上早就红单一片。

    “我是说给祁大哥听的,才不是说给你听的。象你这多疑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我爱……”一记长吻对住了她下面的言词。

    他微笑的拥住瘫在他;;;;里的珊珊。“我从头到尾都是搞错了,恩?”

    她白了他一眼,虽然脸上的红晕破坏了她特意装出来的漠然,不过她;;;;定他收到了其中的警告。

    “如果再问下去,看我饶不饶你!”她大声说着。

    “珊珊,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

    他若是刻意打扮成祁静,就连他爹也会认不出来,这小妮子怎的一连两次都如此轻易地认出来?这点一直令他感到好奇。

    她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样看出来的,也许下回你装扮成唐老鸭,我想我也会认出你来的。”

    有半晌的时间,祁劲只是微笑不语。

    “我想我捡到了一块宝了。”他动容地低喃着。

    “祁劲,你说什么?”

    “珊珊,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是怎么‘迷恋’上我大哥的?”他特意强调两个字。

    既然事过境迁,珊珊也只好照实说了,免是将来的祁劲又猛吃醋的。

    想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不能笑我吧。”

    “需不需要发誓?”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十年前,你们搬到隔壁的第一天,正下着大雨,我一不小心跌在泥;;;;里,是祁静好心拉我起来的。还把身上的雨衣给我穿……你的表情别那么紧张!”

    她瞪着他,“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那时我心里的感觉,那对一个少女,尤其是正在和爱作梦年纪的少女是很重要的,祁静不啻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单恋他的啦,你不准笑我唷。”她警告道。

    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会令祁劲惊讶到连半晌的时间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喂,你就算要嘲笑我,也不必夸张地到了这里地步!”她噘起嘴,不满的瞪着他。

    他深吸了口气,认真地看着她。

    “珊珊,如果我说——那人是我呢?”

    “什么?”

    “我是说,好心把你从泥;;;;个拉起来的,自己却弄得一身泥的男人是我呢?”他密切地注意她的神色。

    这回轮到珊珊说不出话来了。

    “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

    “当时你不在家。祁伯父说你出去露营,家里只剩下祁静。”她犹记得隔日和老爸拜访祁家的情景。

    “傻珊珊,那天晚上我就抱病和同学出去露营,没想到陰错阳差,倒让大哥得了便宜。”

    “你真的没骗我?”

    “当年你遇见的是我,珊珊!”

    珊珊好根自己的迷糊。如果当初再想清楚点,说不定就能分辨出谁是祁静,谁是祁劲了——

    谁叫他们当时是第一次见面,她当然不会知道谁是谁了,如果她早说出来,岂不就早就知道事实真相了吗?就连单恋也单恋错了人,她楼珊珊简直是迷糊到了家。

    祁劲正咧着嘴笑着。知道自己原来才是珊珊从头到尾单恋的对象,的确令他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如果不是珊珊自己说出来,恐伯自己还在猜测同是孪生兄弟,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祁静!原来这丫头连单恋对象也搞错了,如果他不在她身边守候着,天知道她还会搞出什么好笑的名堂来!

    “你在笑我?”珊珊埋怨道。

    “我没有。”

    “你的嘴在笑。”她指出事实。

    “不是嘲笑,是松了口气,至少我知道从头到尾你的心都是属于我的,不是吗?”

    “我以为是‘迷恋’,祁劲。”

    他爱;;;;的捏捏她的鼻子。

    “就算是迷恋,迷恋一辈子我也不在乎。”

    一进石氏大楼,就有不少的女人对她指指点点,交头接耳的说个没完。原来黎娉也不是很在乎,偏偏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警卫见到她,唇边也漾出个扭曲的笑容。

    回想最近几天来,她不曾惹过什么是非,除了半个月前,石彬为了她曾引起女职员的敌视之外,她的只是没惹什么是非。

    一想起当时的情景,黎娉就禁不住后悔起来,不知是自己还是岩石彬?那天石霓儿向她解释之后,石彬也不曾来找过她,甚至在公司里打照面,也是匆匆地走开,彼此从未再交谈过一句话。

    也许是他死了心吧?她沮丧的想道。

    她走进电梯,忽然发现平时挤得水泄不通的电梯里竟然只有廖廖几个人,抬头一望。

    咦?竟是一个圆圆滚的确球,有红的,有蓝的,有紫的,有黄的,好不奇特。

    她听见电梯里一位职员开口问道: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怎么两台电梯里全塞满了这些玩艺儿呢?”

    “谁知道,就算是老总生日,也没有这么稀奇的情况出现过。”

    另一个站在角落里的女职员,黎娉认出她是行政部门的多嘴婆,她的表情象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似的,低声说道:

    “真正的稀奇在叁十五楼的会议部门,听说昨晚会计部的全部职员加班到半夜,今早除了会计部的入,一律不准进去呢。”

    加班到半夜?黎娉吃惊地想道,昨天地还很准时的下班,难道是他们忘了通知她要加班?

    这可惨了!要是让经理知道昨天地没有加班,岂不饭碗不保了?届时非但爱情不如意,恐怕连工作也不保了,昨天大姨还追问她岩石彬的进展,她根本难以开口……

    到了二十几楼,电梯里的人鱼贯的走出来,其实她是爱石彬的。尤其在听过石霓儿的理由后,她一颗心愈发的为石彬心疼起来。没有一个人能忍受象他一样的童年,也难怪他会隐瞒真正的身分!

    不是他不信任她,而是他根本不信任除了石家以外的任何人,而他会向她求婚只意味着她博得他的信任,虽不是全部,但总有一天,会让她赢得全部的信任,届时……

    电梯门一开,咦,怎么是叁十四楼,本想再按一次,忽然看见电梯左边贴了一张条子,上头写着:“本台电梯只到叁十四楼”。

    黎娉不信的睁大眼睛,今天怎么一切都变了?昨天明明没有这张条子的,怎么……

    算了,走楼梯还可以健身呢,她只好走出电梯。

    一定出电梯就看见一只及腰身、戴着草帽的大袋鼠正瞪着她。

    她亦回瞪着它,视线也被它两手之间的挂着条子给吸引住了。

    “原谅我。”

    她楞楞地望着它,这是哪门子吸引职员注意的新招?

    但那顶草帽好熟悉,熟悉到她立刻想到了上回石彬和她去划船时,他在路边从小贩买来给她遮阳的。

    “老天!”她轻呼出声,一片难以自制的红晕正从她脸蛋上蔓延开来。

    这是石彬搞的鬼!想求她原谅吗?直接跟她道歉一声就行了,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她的嘴角流露出浅浅的笑意,恢复难得的赤子之心,心想看看他搞什么花招也好。

    本想直接上楼——又舍不得那只毛绒绒的袋鼠,生怕一转眼,就让人给拿走了。

    于是她深吸一门帘,用力的抱起它,没想到还挺轻的嘛!就是大了一些。

    她走到门后的楼梯,第一阶上的小熊胸前贴着“原谅我,就请拿起它。”的字条,她微笑的拾起了小熊。

    第二阶上放着一只迷你型的小叮当,上面写着:“如果爱我,就请拿起它吧。”她笑容逐渐加深,也拾起了它。

    第叁阶上都可看见不同的玩具娃娃,上面贴着如诸如“不会后悔当初的求婚!”、“介不介意老公过份漂亮?”、“发誓绝不再欺瞒。”等等的字条。

    黎娉的笑意愈来愈深,直到最后一阶,上头是一只软绵绵的沙皮狗,贴着“答应嫁给我吗?”

    她眨了眨眼,泪水涌了出来。黎娉小心地抱起沙皮狗——一层楼上来,玩具娃娃已经塞满了袋鼠妈妈的口袋,让她不得不小心抱着它们。

    “我猜你是答应了,恩?”

    石霓儿双臂环胸地站在会计部的门口。

    “石霓儿?”黎娉再次惊讶于向来套装打扮的石霓儿,象是要;;;;赴什么晚宴似的,身穿一套橘红色的礼服,流露出女性柔媚的一面。

    “是我没错。”石霓儿两眼发亮的接过她;;;;里的全部的玩具,包括她的袋鼠妈妈。

    “恕我假设,你原谅了石彬?”

    黎娉泪眼婆婆的点了点头,注意到会计部的大门紧紧闭着,里头一点声音也没有。

    “你也愿意嫁给他吗?”

    石霓儿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又道:“我知道我问的方式银象神父,但我必须问清楚,否则这辈了我一定会让他给烦死的,你真的愿意嫁给石彬?”

    “我愿意。”她哽声说道。在这里攻势之下,想要让她拒绝也难,何况对方是她深爱的男人。

    石霓儿满意地点了点头,塞给她一个白色盒子。“现在到化妆间……你别担心,那里有人会帮你的。”

    “石霓儿,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石霓儿眨了眨眼。“今天会计部有一场宴会要开,你穿这样,老板不把你革职才怪,现在去化妆间换上这盒子里的衣服,记住!没有进去前,千万不能打开。”

    她拍拍手,化妆间立刻出现两名眼露精明的女人,一边一个,把脑筋尚未转过来的黎娉给架进了化妆间去。

    石霓儿嘴角泛起了一个微笑,迅速的敲了叁下门,溜进了会计部去了-

    个钟头后,黎娉心中充满着许多疑惑,穿着新娘礼服走出了化妆间。

    她看见祁家人正在会计部门前等着她。

    “你好美唷!黎姐。”珊珊发出;;;;叹声。

    就连她也换上了一袭粉红色削肩式的礼服,整个人看起来有飘逸秀美之感。

    “你们——怎么都来啦?”黎娉的声音有些变调,开始疑现在进行的事是否就是她心中所想的?

    就算她再笨、再猜不透,在她在穿新娘礼服时,她也该猜出来了!尤其现在看见祁氏父子身着正式西装,整个情况再也明白不过的了。

    而石彬竟然不曾询问她的意见!

    石霓儿嘴露笑容地走过来,拉她走向祁父。

    “看你的表情,该不是想反悔吧?”

    “我从没答应过。”黎娉回嘴道。

    “谁说你没有?刚才他可是问你很多次——在那些玩具娃娃身上。虽然我还是搞不懂石彬坚持由那些玩具娃娃当代言者到底有何用意。

    祁静递给她一条子帕。“你知道我们永远是一家人的。”他淡然地道。

    石霓儿瞪了他一眼,抢过他的手帕,“际知不知道在这时刻说这么感性的话,会让新娘子爆发感情的,要是她哭个死去活来,稀哩哗啦的,谁负责为她补妆?你吗?’’她一口叽里呱啦的数落着他。

    祁静只是冷冷的看她一眼,别过脸。

    石霓儿重重地从鼻子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拉起宽松的长裙,跑去开门。

    门开之际,黎娉听见里头的尖叫庆贺声,眼前闪过许多人影,但几乎是立刻的,她的眼睛找到了她这辈子最珍贵的宝贝,就此锁定视线再也分不开了。

    祁父骄傲的引导她走到暂充礼堂的会计部门,有彼此的凝视中,他将新娘子交给了新郎。

    “你应该亲自来的。”黎娉的眼底只剩下他,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了。

    “我怕被你;;;;出来。”石彬低语道。

    “所以你就派石霓儿来说服我?”

    “多一个生力军总比没有得好。没想到你真让她给说服了,这大概是石霓儿这辈子所做的最好的穷了。”

    “为什么你不自己告诉我?你知道,当我听见那叁次绑架——”

    “叁次绑架?”石彬眉间闪过一抹奇;;;;的神色c

    “你没有被绑架过?”

    “只有一次,那次甚至还没有到路口,就让爸爸请的保留给拦了下来。石霓儿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不是吗?”

    神父故意咳了叁声之后,终于引起了当事人的注意。

    “我说,石彬,你愿意娶黎娉小姐为妻,一辈子爱她,珍惜她,并给她幸福吗?”神父问道。

    “愿意。”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响起,引起一阵欢呼。

    “黎娉小姐,你愿意嫁给石彬先生,一辈子爱他,珍惜他,并原谅他过去的欺瞒吗?”神父特意加上最后一句话。

    黎娉含泪凝视着他。

    听见身后的石霓儿口里喃喃地道:“完了,她又哭了。”诸如此类的话,而祁氏兄弟则以笑容祝福着她。

    石彬紧张地注视着她。“小娉?”

    “我愿意。”那句话几乎让石彬等了半辈子之久,但他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

    他想,大概也不曾注意到围绕在他们四周的像也是在观礼的狗熊,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

    他圆了她的梦。

    而她嫁给了他。

    看人结婚是一件很有趣而且简单的事,但轮到自己结婚可又另当别论丁。尤其父母仍健在的新娘更是哭得稀哩哗拉、无法抑止、而珊珊就是其一。

    原本地能笑容满面的出嫁,直到看见楼妈两眼含泪后,她也感到那份伤感,虽然将来新居就在隔壁,母女俩也忍不主搂搂抱抱哭起来。

    在婚礼之前,楼家夫妇特地叫祁劲到一边,告诉他一些也们宝贝女儿的事,包括她的养女身分——这是楼家夫妇认为祁劲应该知道的,他们要祁劲发下毒誓,-辈子都不能告诉珊珊。哪怕是将来他们死后,也不能说,而祁劲也如数答应下来。;;;;整个婚礼过程是烦人而杂的,累得珊珊直往祁劲身上靠去,甚至打起磕睡来,一点也没有紧张的样子。

    而后陆续的换礼服,一桌桌敬酒更把一对新人累个半死,让珊珊忍不住抱怨再也不结婚了。

    她的抱怨得到新郎的一记轻吻。后来新娘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意识到在-阵笑闹声中,整个人轻飘飘的浮起来,直到躺进温暖的被窝后,她才半睁着眸子,睡眼惺忪地看着脱下西装的祁劲。

    “祁劲?”她的声音有着浓浓的睡意。

    “丫头,你醒了?”祁劲回过身来,爱;;;;的柔柔她的头发。

    “爸妈呢?”她坐起来,看见自己还穿着礼服,祁劲却一派休闲样,似乎任何情况也累不倒他似的。她又掩嘴打了个哈欠。

    他宠溺的笑笑。“很困了,先睡吧……”他注意到她抱着枕头想睡的样子。

    “珊珊,你想干什么?该不是梦游了吧?”

    “老妈说待会有人会闹洞房,我要找个地方躲起来,你说浴室好不好?”

    “你什么地方都别躲啦。祁氏上下哪个敢闹洞房?要是他们敢,下个月我一律扣薪。”

    “祁劲,你真厉害,可是,那些不是祁氏的员工,象黎姐,石彬他们,还有你其他亲戚想闹洞房呀?”

    “每人一个大红包还摆不平吗?话没说完,他看见珊珊已经闭上了眼,沉沉的睡去了。

    他早该猜到了。

    也只有她能在新婚夜里,把他的确抱当枕头睡的。

    大概也只有他才能容忍新娘子在新婚之夜,无视他的存在而呼呼大睡。

    叹了口气,他将珊珊抱到床上,用棉被盖好,自己则躺在一边,瞪着天花板瞧。

    他以为会无眠到天亮。

    过了十分钟后,他才发现他的新娘悄悄的睁开一只眼,促狭地望着他。

    她装睡!

    “珊珊!”

    她俏皮的吐吐舌,红着脸主动献上热吻。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珊珊最主动的一次了,他想!

    在舒;;;;温暖的房间里,他们编织着属于自己的天地。

    夜——更深了。尾声

    祁劲楞楞地瞧着外面的空位——这是蜜月过后开始上班的第一天,他就已经朝珊珊以前的位子上看了好几眼。

    他从未想过他也会这么想念珊珊,虽然这一个月来他们形影不;;;;,就加早上也是在她的目送下出门,但他就是感到很不对劲。

    也许他是;;;;念珊珊在公司里的那段日子吧?他暗付,并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几个月里,珊珊的工作能力简直是负成长,能把她请问家里做家庭主妇,他该是万幸,而不是坐在这里探讨心里的失落感。

    不可否认的,他的只是;;;;念她在公司时的笑语如珠,甚至是每天浓得过火的茶,他也开始;;;;念……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

    暂时兼任他秘书的女职员走进来。

    “祁先生,新任秘书已经到了,要不要让她进来?”

    祁劲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他话一说完,就张开嘴巴,随即闭上。

    “珊珊,你来这里有事吗?”他的语气充满不可置信。他迅速绕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

    “如果我说我是来看你的,你信不信?”她娇憨的朝他笑着。

    他情不自禁地捏捏她的鼻子,爱宠地说:

    “会信才怪!换个理由吧。”他早忘了在外等侯的新秘书。

    “好吧!反正我也知道你不信。欢迎你的新秘书吧。”

    楞了楞,他这才想起。“她在哪儿?”’

    “在你面前。”她没好;;;;的嚷道。

    “你?”

    “就是我。”

    “珊珊,你在说笑。”他;;;;定她是在开玩笑。

    “我象在说笑吗?”她用力推了他一把,认真地道:“你以为在婚前我把婚事都丢给你筹备是为了什么?我去上训练课程,速记啊,接听电话,我都行。要是不信,你可以问问祁大哥,我可是‘名正言顺’考进来的唷。”

    祁劲微笑地瞧着她。

    “我早该想到了,没想到你是这么舍不得我。”

    “我不是舍不得你,是避免第二个王总出现,残害天下妇女,那我罪过可大了,是不是?”

    他大笑出声,爱;;;;的搂住他的娇妻。

    他的珊珊永远也不会令他厌烦。

    他的只是属于妻管严的那型男人,他暗付道。

    而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有何不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原来是你最新章节 | 原来是你全文阅读 | 原来是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