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嗨!偷心俏佳人 > 第十章

嗨!偷心俏佳人 第十章 作者 : 于晴

    唐佳佳吃惊的望着他。“你打算放弃?”;;

    他摇着头。“在她心底,我永远都是她的彻大哥,我不想连唯一的大哥都做不成。”他的手不知不觉捂住心口。“钟彻!你向来不是不战而败的人。”;;

    “我不要让她痛苦地夹在我和舒毅之间,她爱舒毅,如果这就是她的幸福,我甘愿退让。”一股锥心之痛蔓延在他的心中。“钟彻……”;;

    他勉强笑笑,笑得难看。“爱情不一定是占有,不是吗?只要霏霏过得开心,我不在乎她爱不爱我。”他半违心的说道。;;

    他不想放弃霏霏,真的不想。他甚至无法想像以后没有霏霏的日子,但为了霏霏的幸福,他必须退让,这是他的命,容不得反抗。为了霏霏。;;

    唐佳佳咬着唇,不敢落泪。;;

    她想骂钟彻太笨、太痴,连一份对霏霏的爱恋都不敢说出来而甘愿退让,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她想痛骂他,痛骂世界的不公平。;;

    即便是钟彻失恋,她也没有进攻的机会。因为钟彻心中没有她。;;

    事实就是这么简单。她早已死心。⒈0门外的霏霏颓丧的坐在阶梯上,舒毅无言的脱下大衣披在她身上,跟着她坐下来。“你不冷吗?”她无精打采的随意问道。;;

    他耸耸肩。“为女士服务是绅士的责任。”;;

    “听起来似乎有些大男人主义的味道。”霏霏随口答道。;;

    他顺着她的话。“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

    “很抱歉今晚不能跟你去听音乐。”;;

    “音乐随时可以听,但亲生大哥可不是每天都能认的。”他平静的说。;;

    “舒毅……你跟他是朋友?”“几年的朋友。”;;

    “能不能说一些他的事?”;;

    “他为人不错,就是个性太忧郁了些。我想这多多少少跟当年那场车祸有些关系,也可能是因为你。”霏霏瞪着他。“我不叫程世绮,我是蓝霏霏。”;;

    他笑起来。“你当然蓝霏霏,在我心里永远都是开朗的霏霏;我想我必须先谢谢你。”“谢我?”;;

    “我跟我父亲……我爸的鸿沟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霏霏为他们父子感到高兴。“这才叫父子,有父母是相当幸福的。小时候我把安琪修女当妈妈看待,安琪修女离开人世之后,钟爸、钟妈视我为己出,但终究不是亲生父母……”;;

    “而现在你有个亲哥哥,虽然父母不在,起码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人,不会抛弃过你,这就足够了,不是吗?”;;

    “比起那些弃婴,是的,是足够了。我一直以为这辈子永远都必须带着身世之谜,没想到会有这么戏剧性的发展。”“你打算认他吗?”;;

    “我早就认了,在心底。”霏霏满眶泪水。“一个为我负伤去求救的哥哥,我怎么能不认呢?”;;

    舒毅拥她入怀。“傻女孩,突然冒出个哥哥,你应该感到开心才是。”;;

    “我喜极而泣嘛!”“所以?”;;

    “我很高兴在这种情况下有你在旁边陪我。”她破涕而笑。;;

    他扬起眉。“我也很荣幸。”“不过这是理所当然的。”她唐突的说。;;

    他楞了楞,笑了。“是理所当然。”“你不问原因?”;;

    “我以为你会直接告诉我。”;;

    “透露一点,因为我们是家人。”她神秘道,不打算现在告诉他,她已经知道宝石项链的意义。“家人?”这回轮到舒毅困惑不解了。;;

    她站起来,拍拍灰尘。“我要进去了。”“想清楚了?”舒毅轻声问道。;;

    她点头。“我要谈条件。”;;

    叹了口气,舒毅为她打开门,即使有所疑问,他也没再问下去了。;;

    因为他知道她的答案代表另一个谜题,所以干脆不问,等着看结果。;;

    他不得不承认,他父亲说得极为有理。霏霏聪明伶俐,怪主意一堆,想弄懂她,等着头发花白吧!不过,他倒十分有兴趣花五十年的时间研究她。;;

    门一开,程世甫急切的脸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着急的望向霏霏。“你……”霏霏看起来比刚才出去时冷静多了。;;

    “我可以认你。”“真的?”他欣喜若狂。“霏霏,我……”我想抱住她。;;

    她直觉的靠向舒毅,举起手阻止他。“有两个条件。”;;

    程世甫略为茫然的瞥向摇头耸肩、无能为力的舒毅。;;

    “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他信誓旦旦的说。;;

    “话别说太满,能不能做到还不一定!第一个:我不叫世绮,我是霏霏,一辈子我都是霏霏,你同意吗?”;;

    “当然,我不在乎你姓什么,叫什么,只要你是我妹妹,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第二个,你必须追到小卿。”霏霏挂着笑。;;

    “小聊?”程世甫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条件。;;

    她点头。“如果我有哥哥,那么我连嫂子也一并要了。我要一对有情人,而不是孤单形影的程世甫。”程世甫犹豫起来。;;

    他何尝不爱詹小卿!面对她这么多年,勉强维持着兄妹之情已是极限,多少次他想着她、念着她,却是一条腿在从中作梗,夜以继日,他不断的警告自己,他没资格配上詹小卿,她值得更好的男人相待,而现在……;;

    他面色发白的望着霏霏,他想认她却遭她拒绝的霏霏。;;

    “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除了这件事之外。”;;

    霏霏瞪着他。“我就只要你跟小卿共结连理,如果你不愿意,也别认我这个妹妹了。”“霏霏……”;;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你自己想想。是想要一个老婆与妹妹,还是两者皆不要。”霏霏逼他也是不得已,她不希望见到他错失良缘,只因为那该死的自卑感。;;

    “让我想想吧!”程世甫勉为其难的说道。他知道自己已经无从选择。;;

    他的选择只有一样。追到詹小卿。;;

    舒苓苓走进丁伟恩新创立的公司。;;

    放弃舒毅之后,她只有丁伟恩了,所以她特地来连络感情。;;

    丁伟恩见了她,反倒没一丝表情。“你来这里做什么?”;;

    “来看你呀!”她露出娇滴滴的笑态。“我们好久没一块吃个饭了。”;;

    “我很忙。”“我人都来了,如果你拒绝我,那我多没面子。”;;

    “公司新开张,什么事都要打点。”;;

    “你是老板,叫那些员工去打点就行了嘛!”她娇嗲的声音令丁伟恩厌恶。;;

    “员工加我只有四个人,我走了他们忙不过来。”他找理由拒绝她。;;

    舒苓苓就不信他不吃午餐。;;

    “你总不会饿肚子工作吧?”她坐上皮椅。“我可以等,等到你饿了,我们一块去吃饭,我知道有一家法国餐厅挺不错的,我们可以到那里去试试看。”;;

    丁伟恩没想到她这么会缠人。“小张已经去买便当了,中午我边吃边工作,没空陪你。”;;

    舒苓苓娇生惯养,没遭人拒绝过。她想使性子,但想到丁伟恩是唯一门当户对的好人选,就勉强把脾气忍了下来。;;

    “其实你大可不必自己搞一家公司,丁叔迟早会把丁氏交给你,你何苦把自己累得像哈巴狗一样?这种公司一年盈余都比不上丁氏的十分之一。”;;

    丁伟恩无法忍受她如此贬低自己辛苦创立的公司。他想告诉她,他已经找到大宗客户,安排好明年计划来证明他这家新开张的公司绝不是玩票性质;不过他也知道舒苓苓或许懂得服饰流行先趋,但她绝不明白他的理念、他的政策,甚至是他的梦想。该是他们摊开一切,好好谈谈的时候了。;;

    “苓苓,我们订婚也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

    舒苓苓微笑的点头,等着他提出结婚的念头。;;

    “这两年里,我从来没有限制过你的行动,也不会询问你在做些什么;对彼此而言,我们甚至还根本谈不上男女朋友之间的亲昵。”;;

    舒苓苓皱眉。“你想说些什么?”;;

    “我们解除婚约吧!”即使他投下一颗巨弹也不会比这句更令她震惊了。;;

    “你想抛弃我?”她没想到非但得不到舒毅,连丁伟恩也毫不留恋她而去。;;

    丁伟恩只有一丝的愧疚。“这不是抛弃,只是经过相处,认为彼此不适合才决定解除束缚。”“但……我们是未婚夫妻……”;;

    舒苓苓真正不安了。她后悔,后悔当初不及早把握丁伟恩,如今连他也要离她而去了,她怎能不焦急、不害怕呢?;;

    “就因为是未婚夫妻,所以还有选择的机会。如果我娶了你,我就会负责到底,不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这对你我而言是最好的安排。”;;

    “你有其他的女人了?”舒苓苓立刻想到这层可能性。;;

    他想起唐佳佳,摇头。“就算没有第三者的存在,我还是会解除婚约。”;;

    “你真的有其他女人!她是谁?”舒苓苓原形毕露,失去舒毅已是一个打击,再失去丁伟恩,她哪有颜面在舒家立足。;;

    丁伟恩没想到在她的美貌之下藏着一颗扭曲的心灵。;;

    他严肃的抿着嘴。“过几天,我会登门道歉,向舒伯父解释一切原委。”;;

    “没有转机的余地?”他摇摇头。“对不起,苓苓。”;;

    “就算你不顾虑我的面子,难道你不怕丁叔丢脸?”舒苓苓在绝望之中紧攀着一块浮木。;;

    “我已经到了可以为自己做主的地步了。苓苓,我对你只有份歉意,我相信你将来会遇上比我更好的男人……”他话没说完,就被她掴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红红的五爪印留在他脸上,他保持风度,不与她计较。;;

    “你走吧,苓苓。从今以后,我们彼此不相欠。”;;

    “你以为我还会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吗?”舒苓苓毕竟心高气傲,容不得男人拒绝她。“没有你,还有许多男人等着排队求婚呢?”她刺激他。;;

    “我为你高兴。”;;

    “以后我不要再见到你!。”一气之下,舒苓苓口不择言了。;;

    但她已无从反悔,凭她堂堂一个舒家大小姐还怕没人要吗?;;

    她高傲的抬起头,走出丁伟恩的办公室,走出他的生命。;;

    “求之不得。”他低喃着。;;

    丁伟恩望着她的背影松了口气,为自己及早拒绝一场没有感情的婚姻而感到庆幸。;;

    以往他不知道情为何物,以政策婚姻而感到满足;但现在不一样了,一场恋爱改变了他的看法,改变了他对人生的不尊重。;;

    他拒绝了一场政策性的婚姻,现在他要开始追求一场爱的婚姻。;;

    可怜的唐佳佳,准备接招吧!;;

    舒毅一走出丁尔健的办公室,坐立不安的唐佳佳立刻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自从舒毅走进办公室谈判已逾两个钟头的时间,她的一颗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绷紧不少,现在他只求一切顺利,否则孤儿院的孩子们将露宿街头,无立足之地。;;

    她注意到舒毅复杂的表情,一颗心吊在半空中。;;

    “舒先生,您和董事长的谈判……”她不敢问下去。;;

    舒毅无奈的笑了笑。“姜是老的辣!丁尔健是名副其实的老狐狸。”;;

    唐佳佳倏的苍白。“谈判失败了?”;;

    “不,我得到那块土地的所有权。”舒毅亮出拿在手上的公文袋。;;

    “你真的成功了?”她不敢相信。“据我所知,董事长渴望那块土地已经很久了,距离期限只剩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游乐场的企划案都已经完成,随时可以动工,而你竟然成功了,霏霏一定很开心。”她掩不住兴奋。;;

    舒毅耸耸肩,不打算告诉她,丁尔健看出他迫切想得到那块土地而抬高价码的事情,他不愿让霏霏知道,以免她感激他。他不要她的感激。;;

    “唐小姐,你不介意把告知霏霏这个好消息的权利留给我吧?”;;

    “这是您一手促成的,理当由你告诉霏霏。”舒毅微微一笑。“谢了!”;;

    “你爱霏霏,不是吗?”看了他柔和的脸色,她一切了然了。;;

    “这么容易就被你看出来?”舒毅非但不否认,反而坦白。;;

    “我为霏霏感到高兴,无论被爱或是爱人单方面的付出,所得到的都只有无尽的苦楚。但相爱就不同了,那是一种幸福,我为霏霏能得到这种幸福感到庆幸。”;;

    唐佳佳语重心长的说道。;;

    毕竟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她对钟彻已彻底死心了,钟彻对霏霏……她只能期求钟彻早日看开,不再为情字所苦。;;

    舒毅看得出唐佳佳曾被情所伤,他看着她。“唐小姐,星期五家父七十大寿,如果你有空……”;;

    “不!”唐佳佳有些惶恐。“我只不过是一个小秘书,根本配不上那种场面。”;;

    他笑了笑。“只是几个亲朋好友一块聚餐而已,再说,你是霏霏最要好的朋友,不是吗?”他看看表,结束谈话。“我还有事,下回再聊。”;;

    “再见,舒先生。”;;

    唐佳佳目送他离开,心中感到一丝惆怅。为霏霏、为舒毅、为钟彻、这两个月来她由单恋到失恋,由目睹霏霏离家北上为孤儿院求取生机到她与舒毅之间的恋情。;;

    这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而她是唯一没有改变的人。;;

    她叹了口气,蓦然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唐秘书。”丁尔健走出办公室,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令她一时之间充满厌恶。“把孤儿院那块土地的企划案给取消了。”;;

    “是的。”唐佳佳忍不住好奇问道:“那块土地价值不赀,董事长放弃了岂不可惜?”;;

    到现在她还不相信像丁尔健这般见钱眼开的商人竟然会以两千万的代价放弃那笔将来可以赚进滚滚钞票的土地。丁尔健眯起眼。“你也知道了?”;;

    “略有耳闻罢了。”;;

    丁尔健并没追究下去,相反的,他侃侃而谈的兴致不小,显然他心情十分愉快。;;

    “我一直以为舒毅是个厉害人物,没想到见面不如闻名,竟然愿意用东区黄金地段上的土地跟那块山坡地换,还倒贴两千万。”他得意的摇着头。“愚蠢!愚蠢!简直连伟恩都不如。”;;

    唐佳佳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她想到舒毅为了爱情,不惜在付出金钱上的巨额代价。金钱真的比不上爱情的魔力吗?;;

    她唐佳佳向来自私自利、独善其身,为了享受更舒适的生活,不惜在压迫孤儿院的丁尔健手下做事,而这只不过是为了钱、为了利!曾几何时她唐佳佳竟然遗失了自我,忘了孤儿院曾是她的家,而更可笑的是她竟然为了一时名利,把这一切视作理所然,她我行我素的虚掷了四年!她虽然没有富裕的生活,但比起得不到亲情的丁伟恩,她太不知足了。她甚至在丁尔健的眼里看见了未来的自己。;;

    为了名利可以六亲不认!这不是她所期望的生活,更不是她未来生活的模式。;;

    她唐佳佳不想像丁尔健一样,只有金钱堆砌,却没亲情滋润的过完一辈子,她想都不敢再想下去。她突然醒悟过来。;;

    “董事长,我辞职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把丁尔键楞在当场。;;

    “您大概不知道我是您原本打算收购那块土地上的孤儿院里的一员吧?”唐佳佳看见丁尔健吃惊的眼神,突然有股大笑的冲动。“原本我一直以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除了钞票还是钞票,但我发现我错了。我很庆幸自己还没有深陷泥淖中,及时全身而退,因为我不想下半辈子变成第二个丁尔健━━一个自私自利,埋在金钱堆里不知孤寂的丁尔键。”“你在胡说些什么!想被开除吗?”他喝道。;;

    “不是开除,是辞职。”她拿起皮包。“丁先生。血浓于水的亲生儿子是没有生命的钞票所比不上的,我言尽于此。”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丁氏。;;

    第一次,她感到自己全身轻松起来,一直缠着她、绑着她的束缚随着她离开丁氏而消失无踪。她很高兴自己能毫不犹豫的离开丁氏,即使这表示她的生活即将陷入困境,但她非但不担忧,反而还觉得愉快起来。;;

    因为她决心到丁伟恩的小鲍司重新打拚,恢复自我。;;

    她甚至不顾来往行人的注目,在丁氏门前大笑起来。;;

    是的,她很开心,十分的开心。;;

    机场里一个男人拎着背包等待上机,唯一送行的是他的好友。;;

    “真的要走,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程世甫试图阻止他。;;

    “留在这里只有徒增伤感而已,走了反而一了百了。”;;

    程世甫不忍见他失魂落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对霏霏的感情……”;;

    钟彻无奈的笑了笑。“你道什么歉呢!这不怪谁,也不怪霏霏,怪就怪我自己吧!卑手让给舒毅后,反而才发现自己的感情,我和霏霏之间无缘无份,怨不得谁。”;;

    “如果你真看开了,就不会出国了。”程世甫深知此行可能长达数年。“天涯何处无芳草……”;;

    “多说无益。替我告诉霏霏,以后彻大哥没法照顾她,她要好好保重自己,如果有空……就想想我吧。”;;

    “你有话对霏霏说,就直接对她说吧。”程世甫说什么也要为好友做一件事,即使霏霏爱的是舒毅。;;

    钟彻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令他日思夜想的女孩大气不敢喘地急急冲进机场,在人群中寻找。“世甫,你……”钟彻瞪着他。;;

    “彻大哥!”霏霏看见他,急急奔跑过来投进他的怀里。“霏霏!”钟彻闭上眼,抱紧她。“霏霏!”他不住的呢喃着,享受最后一次温暖的拥别。;;

    “彻大哥,你要出国也不通知我一声!”霏霏抬头看他,惊讶的注意到他的消瘦、眼里的心灰意懒,还有眼底那股郁郁寡欢的寂寞。;;

    “这是怎么回事?”她惊呼。“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钟彻淡淡的笑笑,见到霏霏他就十分满足,不再多求什么。;;

    他并不打算告诉霏霏他对她的感情,在明白她爱的是舒毅后,他就决定退让,不让霏霏痛苦。要痛苦、要心碎,由他一个人承担,没必要把她拖下水来,他希望她永远开心、幸福,他的退让也就值得了,即使让他痛苦不堪,甚至无法忍受眼见她与舒毅结婚……而这也是他离开台湾这个伤心地的理由。“彻大哥?”;;

    “傻丫头,你以后要好好保重……如果舒毅欺负你,你尽避告诉世甫,他会为你出气的。”霏霏心一凉。“你不回台湾了?”钟彻沉默不语。;;

    “彻大哥!”霏霏眼眶红了。“为什么?”她不明白在短短几天内,钟彻为什么改变这么多。“我会回来的。”他安慰她。;;

    “什么时候?我来接机。”她害怕他一去不归。;;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等到他对她的感情褪去后,即使这意味着他极有可能一辈子待在国外。“彻大哥……”霏霏忍不住流泪。;;

    “傻丫头,又不是一辈子不能见面,你可以写信给我。”他哄她,为她擦掉她的眼泪。“你会寄地址过来吗?”;;

    “当然会。”他骗她。“你是我最钟爱的妹妹,我怎么可能抛弃你!”;;

    “我会去看你的。”霏霏允诺。“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遇上了好女孩,千万别轻易放弃。”;;

    她的一句话揪疼了他的心。“你放心,等我回来,我会带个嫂子。”他几乎难以启齿。“彻大哥……”她还想说什么。;;

    “好了!”钟彻淡淡而心疼的打断她,眼光不住地在她脸上寻索着,想把她烙在心底上。“我该上机了,你要好好保重。”;;

    “我会照顾她的。”不知何时,舒毅出现在他们面前,显然是他载霏霏过来的。停车后,他急追进来。;;

    钟彻看着他,并不吃惊。“我相信你。”他突然紧紧抱住霏霏,力道之大几乎把她捏碎。“霏霏,霏霏。”他闭上眼睛,心碎的呢喃着、轻念着。;;

    蓦地,他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放开她,拎起背包头也不回的走了。;;

    “彻大哥!我会等你的信。”霏霏冲出几步,喊着。;;

    不知什么缘故,她隐约的感到钟彻再也不会回来了。;;

    钟彻并不理睬她,继续向前走。;;

    “彻大哥,你一定要回来,我等你!”她任泪水流出。;;

    钟彻肩膀似乎抖了一下,脚步未停。“彻大哥!”;;

    钟彻消在人群之中。捂着嘴,霏霏靠向舒毅的怀抱里尽情的哭着。;;

    “傻霏霏,钟彻迟早会回来,你哭什么?”程世甫哽着声音说道。;;

    她摇摇头,哭着说:“他不会回来了,彻大哥不会回来了。”;;

    舒毅叹了口气。“霏霏,你太多心了。”;;

    “不,我有预感。虽然我不清楚彻大哥离开台湾的原因,但我看见他的眼神……他是再也不会回台湾了。”他哽咽着,泪流不止。;;

    舒毅只能任她哭着,因为他无法反驳她的话。;;

    只要钟彻还爱着霏霏一天,他就再也不可能回到这个伤心地。;;

    事到如今,他只有祝福钟彻早日寻找到另一个钟爱的女孩。;;

    即便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也只有祝福了。尾声只能用“喜气洋洋”四个字形容舒大刚的生日宴。;;

    即使宴会上只有两个男人忧心忡忡,舒毅及舒奇同是一张苦瓜脸。;;

    他们并没有忘记舒大刚只剩下没有几天好活的日子,但看着舒大刚朝气蓬勃的向每个人敬酒,实在看不出他的生命只剩下几天的日子。“舒毅!”;;

    霏霏找到他,一身洋装让她看起来格外俏丽。钟彻离去已经一个礼拜,她的心情已经平缓,因为她笃信即使钟彻不再与她连络,也会和钟家两老连系,她可以藉由他们知道钟彻的近况,这想法令她安慰不少。“不介意帮我一个忙吧?”;;

    “当然不。”舒毅打起笑容。“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

    “为每一个女人?”“不,只为你。”;;

    舒奇翻翻白眼,绅士的离开这里,让他们去情话绵绵。;;

    “等等,舒奇。”霏霏叫住他。“我有事要告诉你,顺便请你做见证。”;;

    “见证?”舒奇好奇的看看一脸不解的舒毅,再看看双颊泛起的霏霏。“该不是请我做结婚见证吧?”“舒奇!”;;

    霏霏拿出红绒盒子。“不介意帮我戴上吧?”她打开盒子。;;

    舒奇一楞,看向舒毅。“大哥,这是……”他想说传家之宝。;;

    “舒毅送我的项链,很贵重,是不是?”霏霏挂上一个陰谋的笑容。;;

    “岂止贵重,它的意义非凡……”;;

    “住口,舒奇。”舒毅不耐的瞪他一眼,让他识趣的闭上嘴。;;

    霏霏眨眨眼。“舒毅,你愿意为我戴上吗?”;;

    “为什么不?只要你不后悔。”舒毅小心的为她戴上去。;;

    “大哥,爸爸真的想拿一辈子……”舒毅对他的话恍若未闻。;;

    “一条宝石项链为我增色不少吧?”霏霏淘气的笑笑。;;

    “在我眼里,毫无生命的宝石无论多么璀璨耀眼,仍比不上一颗真诚善良的心。”“现在我是失恋人,不需要在我眼前大演文艺戏吧?”舒奇开口道。;;

    仿佛才注意他的存在似的,霏霏看他一眼。“如果你是失恋,就不会故态复萌,虎视眈眈的在舒伯父的生日宴上猛看着每一个未超过三十五岁的女人。”舒奇咧嘴一笑。“知我莫若你,霏霏!如果对手不是大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就像猎物一样?”;;

    他耸耸肩。“我是天生猎人,不打猎觅食,我是无法生存的。”;;

    “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我倒想试试看。小不点,这表示我可以离开这个掉满鸡皮疙瘩的地方了?”;;

    霏霏笑着摇摇头,勾起舒毅的肩膀。“如果你肯多待一会儿,我想为你们引荐一个人。”她拉着舒毅走向厅的另一边。“谁?”“莫医生。”;;

    舒毅怔了怔。“是爸的主治大夫?”“就是他。”;;

    “他也来了?我以为老爸一向排斥医院、医生甚至护士美人呢!”舒奇皱起眉。;;

    “你也认识他?”舒毅好奇。霏霏点着头,走到一个年轻男人的背后,轻拍他的肩。一个年轻俊秀不输舒奇的男人转过身,略为惊讶的看见霏霏。“蓝小姐。”;;

    霏霏注意到舒毅怀疑的眼神,为他解答。“我住在舒家的时候,莫医生来看过舒伯父几次。”;;

    “我不知道这件事。”舒毅担心的望着正在侃侃而谈的舒大刚,难道出了什么问题,而舒大刚隐瞒不说?;;

    莫医生尴尬的笑了笑。“我只是确定舒老先生的病情没有恶化的趋势”“而且莫医生还是舒伯父的忘年之交。”霏霏提醒舒毅。;;

    轻咳一声,莫医生警告似的斜睨她一眼。“只不过是高中时代,曾到舒老先生的公司打过几天工,跟舒老先生一见如故,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舒毅咀嚼这句话。;;

    同时舒毅和舒奇注意到他的不安,他们眼前似乎渐露曙光,了解霏霏为什么会为他们介绍了。舒毅冷眼打量他。“我父亲的病情还好吧?”;;

    莫医生又咳了一声。“老样子。现在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如果我们能顺着他的意,让他过完剩下的日子,对爸的病情应更有助益吧。”舒奇扬起眉,表情与舒毅如出一辙。“应该吧。”莫医生略有不安。;;

    “例如结婚?”舒毅冷笑。“算是好办法吧。”;;

    舒奇轻快的点着头。“的确是好办法,让我们两兄弟结婚冲喜,说不定老爸病情立刻好转,什么绝症都消失了,是不是?”他以欺骗性的柔和问道。;;

    “我一直以为检验报告不可能有假。”舒毅平板的说:“原来还有个忘年之交。”“舒先生……”;;

    “难怪老爸身体健壮如昔,我还一直以为是回光反照呢!”;;

    舒毅看向霏霏。“你早就明白了?”;;

    “除了担心自己父亲的儿子外,大伙全明白了。”霏霏小心说道:“我告诉你们,并不是要让你们找舒伯父算帐,只是希望你们不必继续担心。”;;

    “两个月来,我们怀着是怎么样的一份心情!”舒奇瞪着莫医生。“而你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舒老先生是为你们着想。”他看了霏霏一眼。“如果没有他的计谋,也许今天仍然只有舒毅先生一个人。”;;

    舒毅的气消了。“我应该感谢爸的陰谋,不是吗?”;;

    “我就找不到什么理由感谢老爸。”舒奇抱怨道。;;

    “霏霏!”程世甫拉着害羞的詹小卿出现在他们身边。;;

    “程大哥,小卿姊。”程世甫掩不住春风得意。“霏霏,该改口了。”;;

    “改口?”她一时不明就里。;;

    “小卿是你未来嫂子,你可以先称呼一声‘大嫂。’”程世甫欣喜道:“你的条件我都做到了。”霏霏为他高兴。“太好了……”;;

    詹小卿瞪他一眼。“原来是霏霏开了条件,所以你才来追求我。”她挣脱程世甫的力量,转身欲走。;;

    “小卿,你误会我了!”程世甫赶紧解开误会。“其实都应该感谢霏霏,否则到现在我仍然耻于自己长短不一的双腿,不敢放手追求你……”;;

    詹小卿脸红得煞是好看。她垂下头,语气含羞:“我根本不在乎你的腿是否长短不一,我只在乎你的心……”;;

    “我知道我的想法错了,所以一切多亏了霏霏。”;;

    詹小卿抬起头。“谢谢你,霏霏。”“不客气,未来嫂子。”霏霏笑着说。;;

    “这表示你愿意认我这个大哥了?”程世甫欣喜若狂。;;

    霏霏含着泪珠点头。“其实在心底,我早就认你了,大哥。”;;

    “霏霏!”程世甫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抱住她久久不能言事。;;

    “够了!”舒毅首先喊停,挡在他们中间。;;

    “原来有人吃醋了。”舒奇悄声说话。对于詹小卿终于投入程世甫怀里,他没有心痛,只有为他们高兴的份。他很高兴霏霏及早提醒了他。;;

    舒毅瞪他一眼,拉着霏霏。“恕我们有事先行离开,有什么话你们可以稍后再谈。”舒毅牵起霏霏的手,避过人群走到隐蔽的角落。;;

    “我们有事吗?”霏霏故作不解。;;

    “我们的确有些事需要讨论。”他看着她。“你早就知道爸是装病的。”;;

    “是的。”她挂着一脸微笑。“如果你不介意,我也知道那天阳台上是谁推我下去的。”舒毅不可思议。“你都知道了?”;;

    她点头,想起那夜依然心有余悸。“原本我还纳闷苓苓没有理由做出这种事,但自从知道你和苓苓之间没有血亲关系后,事情很明显的串连起来了。”;;

    她想起舒苓苓最近藉散心之名,到国外疯狂大采购。心兰姑姑预估舒苓苓回来时,应该带着她找到的夫婿一起归国。;;

    舒毅瞪着她。“爸告诉你一切了?”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他甚至还想保护她,不受舒苓苓的威胁,,他根本是多此一举。;;

    霏霏吐吐舌,俏皮的眨眨眼。“只是部份。你不会生气吧?”;;

    “不,我不会。”事到如今,他也只有认了。“如果你早些日子揭穿,我们就没有相处的机会了,不是吗?霏霏?”“嗯?”她甜甜笑着。;;

    “为什么你要隐瞒所有的一切?”他问道。;;

    她的脸有些微红。“我可以说是为了让你帮我拿回土地。”;;

    “的确是一个好理由。”舒毅把从一进门就带着的公文袋交给她。“现在该是你换个理由的时候了。”霏霏一怔,打开它。;;

    激动的泪珠在她眼眶里打滚。“你……拿到了,真的拿到了。”;;

    舒毅故做不在乎的耸肩,但还是递给她一条手帕。“这是我的承诺,不是吗?”;;

    “但你已经知道舒伯父只是装病……”她吸吸鼻子,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我只是想结束目前这一层关系。”此话一出,霏霏受到的震撼无法言喻。;;

    “你……要我离开?”她只能颤抖的吐出这几个字。;;

    她一直以为舒毅爱她,难道这只是她的误会?;;

    在一颗心蓦地沉到谷底时,霏霏的手不知不觉紧握着舒毅送的项链。;;

    她真的误会了吗?;;

    舒毅笑笑。“我希望重新开始。”他对上她不解的目光。“两个月前你为了要回孤儿院土地答应冒充我的未婚妻,现在土地已经完璧归赵,你也没有理由继续冒充下去。该是我们之间换个新关系的时候了。”;;

    霏霏微张着嘴。“你的意思是……”;;

    “扮演我真正的女朋友、未婚妻兼老婆。”;;

    霏霏的脸红透了。“你是在求婚?”;;

    “你期望更浪漫的求婚词?”必要时,他可以找舒奇写出一长串山盟海誓、甜言蜜语。她摇摇头。“你抢先了我的台词。”舒毅不解的扬起眉。;;

    “记得你允诺我一个要求吗?”她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不会食言。”舒毅发现一点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我的要求是━━娶我。”她笑着,投入他的怀抱。;;

    “什么?”舒毅一脸茫然。;;

    “老实说,我已经打定主意,就算你不提求婚,我也会以这个要求威胁你。”;;

    她得意的说出这个计划。“威胁?”;;

    舒毅几乎想爆笑出声,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要胁他,她是头一个,但他一点也不介意。他也不打算现在告诉她,她颈上的项链正是舒家的传家之宝也是订情之物。他决定稍后独处时再揭晓给他一个惊奇,他几乎等不及想看她的表情。;;

    他嘴角上扬,为自己的计划而得意扬扬。霏霏瞪着他。“你不相信?”;;

    “我相信。”舒毅忍住笑意,不想伤她的心。“不过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肯定我一定会答应你的‘求婚’?”;;

    霏霏并没有解开他的困惑,一迳地在怀抱里吸取温暖以及……窃笑。;;

    过了会儿,她懒懒的开口:“舒毅?”“嗯?”他满足的低喃。;;

    “你真的爱我吗?”她随意问。;;

    他皱起眉头。“我以为我表白的够清楚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小’事。”她声音充满笑意。;;

    舒毅相信她的确是想告诉他一件小事,否则她不会笑得如此开心。;;

    “霏霏,你有话直言。”;;

    霏霏眨了眨眼。“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我肯定你会答应我的‘求婚’?”;;

    舒毅微微一笑,“迫不及待。”“因为舒家传家之宝正挂在我的胸前。”;;

    舒大刚满意的凝视角落里的一对璧人。;;

    “他们可真登对,不是吗?”舒大刚注意到舒毅那张呆若木鸡的脸,还有霏霏抑住大笑的冲动。年轻人!他摇摇头。;;

    舒心兰温和的笑了笑。“是的,如果不是我们从中拉线,到现在阿毅仍是孤家寡人一个。”;;

    “所以他们应该感激我们。”舒大刚的眼光调到穿梭在女宾客之间的舒奇。“唯一遗憾的是舒奇这孩子。”;;

    “他是个外表放荡不羁,骨子里却极为纤细的孩子。”;;

    “该是轮到他找一个新娘的时候了。”;;

    “那还等什么!心兰丫头,我们进屋好好商量商量。”舒大刚掩不住满脸兴奋,对于扮演月下老人这档事已经上瘾了。他甚至有些怨恨没有更多的儿子让他牵红线。“大哥,今天是你的生日宴。”舒心兰提醒他。;;

    “生日宴哪里比得上为舒奇找个女孩来得重要?我已经七十岁了,在我合上眼以前一定要看见舒奇有个美满家庭。现在,推我进房。”;;

    “是的,大哥。”舒心兰微笑着推他进屋共同策谋新的计划。;;

    在大厅中的舒奇忍不住浑身哆嗦起来,一瞬间,他有股不祥的预感。;;

    恶运已经开始降临在他身上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嗨!偷心俏佳人最新章节 | 嗨!偷心俏佳人全文阅读 | 嗨!偷心俏佳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