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爱情浅 > 一个小小的愿望

我的爱情浅 一个小小的愿望 作者 : 凌淑芬

    凌淑芬

    同样一件伤心事,在裴海的故事里,当他游移于该不该吐实之时,本书男主角锺衡建议他不要说,他自己最后也选择不说,那,为什么在这个故事里,锺衡自己眼巴巴地又说了?

    呵,答案其实就是我写的那样。

    有时候,同一件事情,要从不同的层面来考量。适宜某个人的做法,不见得就适合另一个人,所以咱们老祖先才有所谓“因地制宜”的说法。

    终于,这个爱情系列写完了。

    我终于把三兄妹的故事搞定了,呜呜呜……

    讲到这三本的书名,应该很多人都知道李敖先生写的那首诗——不爱那么多。

    这个系列的书名便是从其中而来。本来用完了“别(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之后,接下来应该是“别人的爱情像海深”,可是一来书名太长了,和前两本不对仗,二来我不想把焦点放到“别人”身上去,所以临时转个弯,自动跳过第三句,启用了“我的爱情浅”,成为这个系列的完结篇。

    记得初初在电话中告诉詹姊这个书名时,詹姊还脑中打了个结,因为乍听“我的爱情浅”这五个字,实在会很雾煞煞,搞不懂这五个字怎么把它变成一本书。

    呜……詹姊,我对不起你,我老是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你要原谅我——话说回来,认识我也不是两、三年的事了,你应该很习惯了吧?哈哈哈!(干笑三声)

    这本书和第一本的关联性较深一些,讲的是同一件意外,在两个性情不同的男人身上,造成的巨大影响。

    也因为性情相异,他们的故事有了截然不同的方向。裴海是外放、狂烈,本书男主角锺衡(牛仔)是内蕴、保留。

    可以想见,如果锺衡的对手是上一本的女主角池净,他们一定分开之后就分开了,两个人都不会主动去走下一步。

    这两个人在自己的故事中,都不是分离之后主动觅求相遇的那一方。

    如果裴海遇见本书女主角仙恩,他们一定是两败俱伤,把对方撞出一头包。

    这两个人在自己的故事中,都是急进主义者,“是我的就一定要弄到手”,即使后来他们对于爱情的领悟都是“适可而止”,仍然不改他们努力追求的心。

    锅对上锅,盖配上盖,都不是办法,一定得是锅配上盖才行。

    在这本书里,请想一下那种八点档的情节——

    一个坐过牢的男主角,回对女主角时,抱着头嘶吼:“我配不上你!你走!你走!你走!”

    再想象女主角也拉扯头发狂喊:“我爱你!我不走!我不走!我不走!”

    呃……这些,书里统统没有!

    呜,别这样嘛!我喜欢狗,爱狗胜过爱人,请不要叫我杀狗洒血,呜呜……

    《我的爱情浅》里,我只是单纯想写,当一个人心中怀着一份歉疚时,他如何和这份歉疚共存,去爱其它人,去过自己的生活。

    大体而言,在这个系列中,《别爱那么多》和本书《我的爱情浅》算是“一套”的,第二本《只爱一点点》则比较像番外篇。

    我自己觉得比较有趣的地方是——池净在这三本里都很有重要的地位,并不是说她的戏分多,而是指她的“影响力”。

    在自己的故事中,她当然是第一女主角;在她哥哥张行恩的故事中,她负责“饰演”他的女朋友;在仙恩的故事里,她则负责假扮妹妹心上人的“暗恋对象”。

    通常这种男女主角身边的异性,都是“坏女人”,她却又是一个很纯善的人,以她自己可能都想象不到的方式,影响了兄妹俩的恋爱运。

    我常想,或许我们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曾在别人生命里扮演极重要的角色,而我们自己却从来不晓得呢!这不是很有趣吗?

    之前曾接受记者采访,谈起这个系列的起源。(我和记者聊得颇为深入,无奈后来注销来的成果并非如此,有些遗憾。)

    一开始,我只想写《别爱那么多》而已,动笔的契机,除了是之前提过的好友“池净”这个人之外,也因为一些新闻事件。

    我住的地方,后面是一条平坦大道,在飙车族间出了名。每到周末,公路上呼呼啸啸的,十几骑机车飞驰而过。电视新闻上,常可看见这些飙车少年的“快意恩仇录”。他们可以只因为别人多瞄了一眼,就抡刀去追猎,即使砍死了人心里都不觉得如何。

    我相信,这些事在做的那个当下,自己是觉得很英雄、很睥睨群轮,但,你永远不晓得,在你十六、七岁那年的“风光”,会在三十岁之后形成多么深的遗憾。

    像裴海和锺衡一样。

    所以,如果凌淑芬的读友中,有人自己在飙车的,或者有人认识飙车朋友的,帮我跟他们说一下——

    凡事适可而止,尽兴即可,不要逞一时快意,真的!

    对了,要跟各位读友道声歉了——因为我的不严谨。

    事情是这样的,本书和《别爱那么多》的关联较深。我在写《别》书时,就已经想好了本书的剧情。两个男主角互为同学,都是在三十岁那年和女主角相恋,在三十五岁那年有了结尾。结果,写《别》书时,不知道哪根手指怞筋,行文里居然有个“七年前,他以二十六岁之龄在法国初露头角”的句子——其实应该是“四年前”啦,呜……

    因为当时是系列的第一本,编辑台上当然不知道我的盘算,自然不以为意,而我自己也没发现,直到交出这次的稿子,编辑在校对的过程中,才赫然发现同一个时期里,本书三十五岁的锺衡,和《别爱那么多》里的同学裴海,竟然有了三岁的误差。

    这颗炸弹当场炸得我人仰马翻。我给可爱甜美小编辑的回应是:“呃,你知道的,我不介意出版社把《别爱那么多》收回来改一改,重出一次……”

    当场一颗核子弹差点爆到我的头顶上来。

    已经出书的是来不及改了,目前还在编辑台上的书倒是来得及更动。

    可是,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在后记中向读友们坦诚自己的错,不对本书做任何更动(否则阿牛哥哥配他的仙恩就实在太老了)。

    我相信,如果我没有在这里自己招认,多数读友们应该都不会注意到啦!只是,想我凌某人是如此光明磊落、心胸坦荡、诚实以对的好作者……

    好啦好啦!实情是,编辑用很陰森的口吻警告我,看是要自己罪告天下,还是由她们动手,呜呜。

    所以我还是把它拿出来提一提,顺便为我当初那根怞筋的手指道歉。

    是的,不要怀疑,就在你们看到这篇后记的同时,凌某人已经变成九指神丐了……

    这算不算是一种“职业伤害”?

    ◎凌淑芬的E-mail:sflno04@ms22.url.net.tw;;或把信件寄到出版社来,社方会转给我。

    ◎另,在《沙漠浪子》第九章所引用的歌词,原文是;;The;;Wind;;Beneath;;My;;Wing。词曲创作者为:;;Larry;;Henley;;及;;Jeff;;Silbar。

    之前交稿时,由于转档上的失误,前两本书有英文的部分几乎都发生字母被吃掉的状况,直到成书之后,我才发现,在此致歉。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爱情浅最新章节 | 我的爱情浅全文阅读 | 我的爱情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