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的冤家是偶像 > 第九章

我的冤家是偶像 第九章 作者 : 凌淑芬

    芳菲怯怯地跟在他**后头,不太确定自己是否该乘机开溜。

    瑞克沿路载著她投奔基隆,面容越来越严肃难看。虽然她尚未搞清楚他究竟火大些什么,不过发脾气中的男人总是令弱女子忌惮的,更何况他现在的恶形恶状领回她幼时备受欺凌的记忆。

    一旦确定他们已经摆脱跟屁虫,瑞克随即就近驶进一家汽车旅馆,大有“咱们坐下来好好谈判一场”的趋势。

    她脑中霎时模拟自己头戴圆锥形高帽子,跪在总统府广场前接受斗争的惨状。

    第二个联想则是──这是他们第二回“开房间”休息。里肌肉真的应该改正一些美国仔的习性,毕竟台湾不若亚美利坚的幅员广大,动不动就需要在外面花钱投碰!薄薄的三夹板木门甩开,瑞克正式与她对峙。

    “赵芳菲──”

    “你怎么可以怪我,我事先又不能预测自己会被人俘虏。”她飞快闪躲到距离猛汉最远的角落,抢先申论自己的处境。“淡水离飙车族上回出没的地点还有老长一戏路,我以为在那一带敬散心是很安全的,谁晓得他们的老巢就在淡水。再说,找也没要求他们打电话召你过来,因此你今晚的劳顿根本不是我的问题。严格追究起来,我的无妄之灾是阁下造成的,若非你上次的飙车赛露了头脸,人家干嘛眼巴巴慕名向你挑战?所以责怪我之前,你应该先反求诸己。”

    原本两人隔床相对,但她劈哩啪啦地吼完,人家也一步步进逼到她面前了。

    四坪大的房间,毕竟能缩头缩尾的空间有限。芳菲被他威逼在墙角,吞了口唾末。

    他……他想强行执法吗?

    “你为什么逃走?”瑞克的声音、表情俱为严厉。

    “嘎?”她反应不过来。

    “三天前,在片场。”厚重的双臂抵住她脸颊旁的粉墙。

    芳菲登时感受到沈大的压力。

    “这个嘛……”原来里肌肉大人的时间性依然停留在三天前。还好!……不,一点也不好。她该如何回答?说地太害怕、太盲目、太捉摸不定他和自己的感觉?

    芳菲钻出他的囚锁,绕到床铺的另一端。

    “幻想。”她突然背对著他发声。“幻想?”瑞克朝她的脊心皱眉头。

    这是什么鬼答案?任何人都会对他存有幻想,但赵芳菲?绝不可能!

    “没错。”芳菲旋身面对他,俏脸刻划著无庸置疑的严谨。“我需要一段充裕的时间,好好幻想一切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的命运。”

    听起来很形而上!瑞克狐疑地瞅著她。

    “何谓‘已经发生或即将发生的命运’?”“已经发生的命运,当然指你待在美国期间、我没能涉及的生活:至于即将发生的命运,则针对我们未来的遭遇。”芳菲严肃地陈述著。

    “原来如此。”他颔首。

    菲菲既然愿意花时间思索他们的裂沟,是否表示她终于正视了两人之间的暗潮?很好!

    坦白说,过去三天以来,他第一次感觉满受用的。

    “我幻想的结果是,这个世界上存在著种种可能性,我不应该太早断绝内在与外在的联系。”她摇头晃脑地解释。

    瑞克听得更顺耳了。对嘛!她早该有所觉悟,如此一来,他也不至于一开始就被画纳在“歹人”的范围,久久无法翻身。

    “没关系,现在改变还来得及。”地敞放慷慨的襟怀。

    “我们应该胸怀现在,放眼未来。”她看起来无比的超然。“对。”瑞克一口赞同。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继续引申。“当然。”

    “莎士比亚说:“存在或不存在,这是生命中的艰难问题。””“那家伙确实说过。”

    瑞克坐在床沿歇歇腿。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曹子健的七步诗。”他的高中国文还留著一点底子。

    “修辞学的功能在于传播真理、指引、辩证、和防卫。”“亚里斯多德的论说。”他拚命点头同意。

    “里肌肉?”芳菲试探性地轻唤。“嗯?”他抬头,神色和蔼又可亲。

    “我们到底在扯什么?”明媚的眸心炫亮得非常可疑。

    “呃……”他眨巴眼睛。“噫……这个……”

    对呀!曹子建和莎士比亚和亚里斯多德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开始感到混惑。请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从头到尾,只要我负责说话,你就负责点头。连我自己都听不懂自己说了哪门子鬼话,怎么你好像很懂的样子?”菱形的嘴角开始颤抖。

    瑞克缓缓眯起上、下眼脸。

    她努力想克制自己发出笑声的冲动,无奈喉头拒绝接受卜级指挥。“里肌肉,你今年几岁了?为何一位成年男子依然如此好骗呢?”她无辜的俏模样看起来百分之百眼熟。“我的意思是,为何你永远学不乖,旁人说什么件就信什么,即使面对宿敌也一样?”

    “……”瑞克不搭腔,心里完全明白过来。

    “你真的相信那堆幻想的废话?”

    “你晓不晓得,我……我必须多么努力才……”她的咬字开始不稳。“才能克制自己把笑声……咽回去……哇哈哈哈”

    好爽呀!爽毙了!终于报回一箭之仇!

    她盼望了好久。自小到大,只有他欺侮她的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顺利完成反攻复国大业。

    耶──赢了!她两分钟前就想通了,管他的!里肌肉要发飙,尽避飙个过瘾,姑娘她问心无愧。

    “哈哈哈──”她尽情践踏残兵败将。“菲菲。”残兵在她的欢笑声中开口。

    “哈哈──活该,你没资格生气,当初阁下也曾经拿一套类似的烂台词唬过我,嘿嘿嘿──”她得意她笑。

    “我确宝曾经这么做过。”他很平静。“不过现在的情况与当时不一样。”“是吗?我不觉得,哈哈。”她乐得飞飞。

    “当时我们处在人来人往的校园,可是现在──”瑞克扯例著温和的威胁。”现在我们侍在一间隐密性极高的旅馆房间里。”

    芳菲的眼前掠过一道白影。

    “啊!”

    下一刻钟,她发觉自己已经横陈在大圆床,娇躯上方叠著超过八十公斤的血肉之躯。

    两副肉体之间完全找不到缝隙。她栗然知觉,原来天命已为他们长成了无比契合的条件。

    “你说说看,对于一个陷我于危险之中、遗弃我、消遣我的女孩子,我应该如何惩戒她?”柔丝丝的语气让她的背爬满鸡皮疙瘩。

    “呃……”濡热的气息喷拂著她颜颊、她鼻尖、她嘴唇,不到三公分远的大特写瞅出她满心别扭。“你……不可以……欺凌青少女。”

    “青少女?”他呛住。“你已经进入双十芳年,才不是少不更事的Teenager(十来岁的少年)”“谁说的。”她振振有词。“我下个星期才满二十。”

    “是吗?”他搔搔下巴沈吟著,半晌,又绽出坏壤的诡笑。“无所谓,成年就好。”

    “嘿,不行……我爸……我妈……还有赵方……

    情切的提醒蒸发于空气中,终究不成言语。

    直到好一会儿后,芳菲才想到,这档事和她爹娘、兄弟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芳菲楞楞杵在自家门口。

    赵家到了……吗?

    或许她走错地方:也或许爸妈决定与她断绝亲了关系,一夜之间搬迁,而新屋主迅速占领了雀巢。

    当然,聪慧如她不会傻到接受以上的推测。

    那么,眼前的景象真的属于她家大宅的一部分褛?太可怕了!

    “这是怎么回事?”瑞克停妥车,来到她身后,下巴垂得和她一样长。整个早上盘旋于他嘴脸的“偷腥成功”笑容,终于稍稍收敛一些。

    劳斯莱斯、凯迪拉克、宾士、BMW,各式名车呈两则占满她家门口的巷道,一路延伸出去,弯过小弄口,看样子视线不及的范围仍停著数十部。

    所有名车清一色为纯黑基调,这还不吓人。每辆车旁或站或倚著一名保镳,看起来西装笔挺、虎臂熊腰,但是流转左身边的气质则难以归类为善良老百姓。

    赵家门口另外驻派两名相同打扮的岗哨。

    天!她美满的家园何时变成黑道大本营来著?

    “看什么看?没看过。走走走!”卫兵口出恶言赶人。

    “这……这是我家。”她向来不擅与满脸横肉的坏蛋交流。

    “你是赵小姐?”坏蛋的表情登时产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谄媚兮兮的灿笑照亮了门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原谅,请原谅。”

    哼哈一将鞠躬弯腰地将她迎进家门。

    芳菲丈二金刚、摸不著头绪。

    “哎呀!”反倒是瑞克先醒觉过来,率先跨向目的地。“糟糕!一定是赵伯伯出手了。

    “出什么手?”她急急地追下去。

    “我昨晚出门前告诉他,青竹会的手下将你截走,赵伯伯一定连夜上门讨人。”瑞克焦急异常。

    “讨人?”她魂飞魄散。“就凭我爸那副没脾气的脾气?天呀!他一定被揍得很惨。赶快进去看看!”

    轻盈的纤躯飞过小庭园,穿入敞开的玻璃铝门。

    瑞克翻个白眼,他可不替赵爸爸担心。

    “爸!”芳菲一路嚷嚷进来。“妈,赵方祺,你们在──那里做什么?”语气峰回路转。

    几十坪的客厅站满了访客,装备完全与门外的西装大汉一样。

    她老爹──或许该称呼“老太爷”比较贴切──大剌剌地横坐在沙发椅上,一脸郁卒的表情写著“发火中,闲人勿近”,背后甚至有双颤抖的手掌替他撞背。

    老妈和赵方祺分居左右护法的位置,挨著老爸站定,连脚边的阿浩也挺直得雄超越、气昂昂,标准的“狗仗人势”。

    四名汉子跪在赵家几口子面前,已经被修理得鼻青脸肿,菲菲经过一番困难才认出,他们就是她头一遭见著威胁邓导演的地痞。

    “菲菲,你跑到哪里去了?”“小菲,你还好吧?”“老姊,好久不见。”“汪汪,汪汪汪!”“太好了,赵小姐回来了。”

    惊喜、诧异、冷静、各式各样的情绪冲激著空气,她马上被揽进许多怀抱里。

    “喂……等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别抱得太紧……”她甚至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

    瑞克眼红了!

    “大家冷静下来!”战利品顺利抢回他的怀中。“你们一人一款样,菲菲如何反应得过来?”

    她投给救难者感激的一瞥。

    “你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赵妈妈情切地将女儿拉近身畔。再换一手。

    “淡水。”她的眼睛仍然冒星星。

    “赵老,令嫒毫发无伤地回返,真是可喜可贺。”一个谄笑的陌生人掌声鼓励鼓励。

    这世界到底产生什么异变?

    “你是谁?”瑞克替她问出来。“不才我只不过是小小青竹会的会长。”会长拚命甜笑。“唉!赵小姐,实在抱歉,我们不晓得姓邓的和你有交情,如果早知道了,那几个不成才的纵然有天大的狗胆也不至于去冒犯您。”

    “赵小姐,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五官歪七扭八的罪人用力道歉著。

    “您也看到了,我已经替你修理他们一顿,赵小姐千万别再见怪。”会长转而向她老爹求恕。“赵老,那么……您的意下如何?”

    “走走走,全部给我走!”赵爸爸烦躁地挥挥手。只要宝贝女儿回归家门,天大的恩怨也可以暂时扔到一边。

    “谢谢,谢谢。”会长如蒙大赦,回头吆喝著手下。“你们没听见赵老的吩咐,还不赶快走人。”

    “是。”

    满屋子西装顷刻间消失得乾乾净净。她怔怔又楞楞,一切疑似在梦中。

    老爸!严肃有权威的老爸!以往二十年从未目睹过,教她如何接受这个事实?

    “你还不赶快泡杯热牛奶?”赵妈妈吆喝老公。

    “是。”严肃有权威的老爸马上领旨,迅速钻进厨房。原来这就叫一物克一物。

    “瑞克,昨夜全家找了你们一晚。”赵妈妈扶著女儿坐下来,既然舍不得对她开轰,只好埋怨房客来将就将就。“你赵伯伯杀到人家总坛去,青竹会赌天咒地的,硬说他们没有带走菲菲,弄得我们好火。”

    “所以赵伯伯就踢了人家的馆?”瑞克叹气。

    “老爸去踢馆?”芳菲几乎瞪出瞳仁儿。

    “馆是我踢的,老爸负责踢他们**。”赵方祺搔了搔手臂的痒处,一副事不关己的清闲意态。

    “你也加了一脚?”天!她未成年的、纯洁的、如白纸一般的小弟弟。“汪!”阿浩不甘示弱。

    “妈,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哗啦啦爆开。

    “我还没质问你呢!”赵妈妈狠瞪女儿。“赵伯母,一切都是误会。”瑞克负责出面解释。“菲菲被绑走的事情与青竹会无关,只是几个飙车骑士挟持她要求我出面试车而已。”

    “啥?那你怎么不事先说清楚,害我们白忙了一夜,觉都没睡。”赵妈妈拉长晚娘脸。

    “我也是事后才把所有细节凑在一起,得出结论的呀!”瑞克很委屈。“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隐瞒得最多?”芳菲质问。

    才三天之隔而已,她亲爱的老爸就暴露出恶魔王的真面目。

    “你也没被隐瞒多少,顶多不晓得老爸在结婚前混得很大条而已。”赵方祺不晓得从哪儿摸出一本脑筋急转弯,重新回到他的书中世界。

    “混?”她低吼。“我老爸从前干过混混?”

    那个与事无争、夫以妻为贵的好好爸爸?

    赵爸爸恰好端著一杯温牛奶出现,听见女儿的批评,忍不住畏缩一下。“现在不干了。”他讷讷的。这副小男人模样哪像刚才威风八面的大角头!

    “赵方祺,你也知道这些旧事?”她越听越气。“昨夜之前只猜到一点点。”赵方祺整张脸已经埋在趣味书后面。

    “赵大小姐,令弟若是不经过令尊的调教,怎么可能在小小五岁年纪就培养出保护姊姊的身手?”瑞克嘲弄道。

    “从头到尾你也是明白人?”大法官开始诛连九族。

    “呃……所知有限。”他试图澄清自己的清白。“别忘了我长你七岁,我童年时赵伯伯尚未成家,大人们难免会讨论他的闲话,被小子我偷偷窃得几句片断。”

    她老爸曾经是旁人说闲话的对象。

    “你还记得多少细节?”

    他冒险打量女友一眼。“听说赵妈妈以前曾经被青竹会的痞子扣留过,那是赵老伯第一次挑了对方基业。后来他为了爱侣而退出江湖,两人不久就结婚了。”

    芳菲觉得自己再地无法承受更多,连自己亲生父母结合的过程都必须经由第三者转述,她还活著干嘛?

    她知的权利肯定受到严重的剥削──足足十九年十一个月又二十六天的长期剥“好,一报还一报,我再也不要告诉你们任何事情了!”她大发雷霆。

    “不行,你得先吐露自己昨夜的细节。”赵妈妈终于想起自己该追究女儿与男人在外头待过一夜的权责。

    若在平时,她会隐瞒,竭尽所能不让父母耽忧,但今天──不!

    “我、出、去、堕、落!”她一字一字地迸出牙关。

    “喂!”瑞克突然跳离足非圈。“赵朋友,你别陷我于不义哦!”他当然愿意公开自己和芳菲关系密切的事实,不过冲犯众怒是愚公才做的蠢行,他宁可翻黄历、挑个仔日子再来讨论这件事。

    “堕落?”两位家长惊吼。且看瑞克小子那副贼样就晓得其中一定有内情。

    “你们如何堕落?”赵爸爸再度重振雄风。“你觉得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私下到汽车旅馆开房间,还能如何堕落?”她在旁边火上添油。

    “开房间?”又是异口同声的痛叫。赵妈妈晃了晃,虚弱地跌坐回儿子身边。“老姊,恭喜你开启人生崭新的一页。”赵方祺打个呵欠。“对不起,我先回楼上补眠。”

    “姓端的,你究竟“做”了什么?”赵爸爸冲冠一怒为红颜。“人家不姓‘瑞’,姓‘吉尔柏’。”赵方祺消失在楼梯顶端之前,不忘纠正父亲的错误。

    “我──我──”瑞克哑口无言。

    “你说!你给我交代清楚。”

    “我──我非常守规则。”他苦哈哈的。“该做的事情,一样也没漏掉。”

    “你……你……”赵爸爸距离口吐白沫只有一小步远。

    而赵妈妈,早就受刺激过度,目瞪口呆。

    唉!瑞克突然累了。一个正常人试图与保护过度的父母角力,无论输或赢都占不到便宜。

    “菲菲,我们上楼去。”他们昨晚没睡多少。

    “当然。”她回头向父亲示威的一瞥,昂首跨步走上二楼的香阁。单纯退场还不过瘾,她必须再使最后一记芭扇──“瑞克-吉尔柏先生,请问在你美国住处的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大专学院?”他乐歪了嘴,典型的渔翁得利。

    “当然有。”即使没有,他也会想法子开一家。

    尾声优雅的灯影曳出款款柔情,情人雅座区已经聚拢了对对又双双的鸳鸯。

    “My一ove”咖啡小陛以温情浪漫的布置风格著名,装潢的另一项特色就是店主人细心收集的电影海报。除去当红的影视明星或导演作品之外,寻常海报可很难得以张挂在“Mylove”的粉墙上。

    店面西首,一张全开彩色剧照多多少少吸引了情人们的视线。

    这部国片新近下档,由台湾当红名导邓冠旭自编自导自制,男主角则是近三年来红透东南亚的性格小生郑大龙。

    海报正下方陈设一张双人桌位,已经被年轻的情侣捷足先登。其他顾客频频投向西侧方向,除了欣赏彩色精美照,多半也被座上男客的面貌吸引。

    “昨天我收到芳菲寄来的信。”陈洵美在烛光晚餐中宣布。“信上说了些什么?”小郑已经很习惯承受公众的眼光。

    人红嘛!没办法。

    “她顺利拿到硕士吊位,下个月要和瑞克结婚了。”她羡慕地叹了口气。“终于!”

    眼见大好时机来临,小郑立刻打蛇随棍上。

    “小美,那咱们俩呢?”“等你读通了我开给你的书单再说。”她没好气。

    只要一想起这家伙当年穷到没戏拍、没钱赚,差点接拍**录影带,地就一肚子火,幸好菲菲中途打断了他的生意,计划未能如愿。

    无庸置疑地,郑大龙需要多哈一点圣贤书,薰陶气质。

    “那上头有一百零二本耶!”他寒窗苦读三年,至今仍然未能通过她的科举标准。

    “Noknowledge,nomarriage!”没得通融!“菲菲邀请我们飞到美国当他们的伴郎和伴娘,希望在启程之前,你能够顺利通过我的口试。”

    “然后呢?”小郑的眼中亮起希望的火花。

    “听说在拉斯维加斯结婚只需要十分钟,而且绝对具有法律效力。”她洒下甜蜜密的诱饵。

    小郑立刻跳起来。

    “走!”他拿起帐单准备结算“干嘛?”陈洵美被他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

    “我现在突然很想K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冤家是偶像最新章节 | 我的冤家是偶像全文阅读 | 我的冤家是偶像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