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动心 > 尾声

动心 尾声 作者 : 凌淑芬

    安:

    认识你已经超过二十年了,想想真可怕!我和你同龄,生命中三分之-一的部分也都和你发生交集。

    更神奇的走,我们虽然共同生了一个女儿,却从未爱上彼此。

    你把我的个性摸得很透,我却觉得每一次见到你,彷佛又发现一点新的东西,永远没有看尽的时候。你这男人啊,太迷离了!当你的那口子缺乏安全感!或许这是我从未爱上你的原因。

    之前香云打电话给我,问起你的下落,我们两人聊了一下--题外话,上回梁千絮想找你的时候也打电话问我,怎么你的女人们都把我当联络簿使用?

    总之,香云告诉我,她要再婚了。最让我昏倒的不是这一点,她竟然告诉我,她曾经怀疑过,你无法和任何正经女人维持认真的关系,是因为你最深爱的人是我。

    我不必告诉你我花了多久的时间才从哽气窒息的边缘被救回来。

    我立刻让香云知道她的想法有多么荒谬,然后,你也知道,女人说电话,免不了要把那个共同的男人数落一顿。

    结果,我一个“不慎”,就把藏在心里许多年的观察所得讲出来。而香云听到之后,竟然大力支持,让我信心百倍。

    于是,我决定,我也要把这个结论和你分享。

    我之前算数算错了。你生命中的良家妇女不只我、香云和梁千絮而已,还记不记得你高二那年的暑假?

    你看上了北一女的一个班代表,我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总之,你很认真的追她,鲜花、电话、情书、礼物样样来。再加上你这男人天生长得人模人样,人家哪里是你的对手,不久便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

    有一天我带铃当出去逛街,我不知道她吃坏了什么东西,在大马路旁就开始吐了起来。我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又怕打电话回家会给两者臭骂一顿,第一个反应当然就是打给你。你没有多说一句,按断手机后便立刻坐了出租车,接我们去医院挂急诊。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你在那个女生家里作客。你也真坦白,竟然告诉她父亲你要带女儿去看医生,这下子不引起轩然大波才怪。

    果然,她父亲知道你素行不良,年方十七已经是一个两岁女儿的爹,勃然大怒之余,还打电话给安伯伯告状。

    当时我们两家住得很近,我的房间窗口就面对你们家客厅,安伯伯骂你的话我都听见了。

    他们是老一辈的人,当初虽然要求我们两只小的结婚,我们都拒绝了,可是他们一直认定,等我们长大了、想通了,终有一天你会对我“负责”。

    当他们发现我们两个非但没有继续交往,你还把女儿丢给我照顾,自己去偷交新女友,老人家的震怒可想而知。

    我记得安伯伯当初把你马得很难听,说你毁了一个女孩儿的幸福还不够,现在又要去毁第二个。

    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当时躲在自己房间哭了--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你并没有把女儿“丢”给我,那一天是我自己要求要带铃当出去玩,所以你才安排自己的节目。你也没有“背着”我偷交女朋友,平时我们两个常常聊天,我都知道这个女孩的事,还敲边鼓叫你一定要把她追到手。

    你被冤枉了,我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而我太懦弱,竟未站出来为你辩驳。这种罪恶感,直到今日,都未曾淡薄。

    那一天,好强的你却被骂得完全不吭声,而我只是躲在角落罪恶地哭泣。

    从那一次开始,我便感觉到你的改变。

    你变得比以前更玩世不恭,交更多女朋友,让安伯伯气到不行,最后只好放牛吃草。而你交的女朋友几乎都是同一型的,冶艳性感、浪荡开放的大胸部哺侞动物,每个人都比你玩得起,比你更担心被牵绊。

    这些年来,你便如此流连在D罩杯丛林里,乐此不疲。

    可是,我无法避免的,注意到一些事。

    那个北一女长什么样?我看过她一次,好象是白白净净的,清汤挂面,美不美在其次,但气质清新干净,是一个很甜美的小女生。我再想想自己当年的模样,好象差不多。香云和梁千絮,也都是这一款样板。

    其实,你从来不喜欢那种大胸脯美眉,对不对?

    你喜欢的,一直是梁千絮那样的女人。

    两家的长辈一天到晚说你“毁了”我,说你“坏了”一个好人家女儿的清白,那个北一女只是另一个及时被阻止的“凌曼宇”。

    长期被他们洗脑下来,你的潜意识里竟然便相信了——你真的毁了我!

    长期被他们洗脑下来,你的潜意识里竟然便相信了--你真的毁了我!

    你对自己能不能给一个女生幸福的事产生怀疑,但是桀骜不驯的那个部分又不甘心。于是你开始交一堆“安全”的女朋友。你既不会失去自己的心,又能向世人证明,并非每个跟你在一起的女人都会出事。

    好,来到这封信的正题了。

    安可仰,我只是要告诉你,去他的你父母和我父母如何想!他们的想法都不重要!我从不认为你应该对我负责,真正应该对我负责的人,是我自己。

    你,是一个好男人!这样听清楚了吗?

    虽然你很滥情,**过度旺盛,每次叫你陪女儿办点小事你就要叽咕半天,但这都不会改变一个事实--你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国中的一次失足,我们两人都花了这许多年付出代价。这个代价不全然是苦涩的,我常常感激上帝赐给我这个宝贝女儿,至于你,少装酷,我也知道你有多爱铃当。

    无论如何,这些心理上的负担总该有卸下来的时候。现在,时候到了。

    你对我,已不再有任何责任。

    放心去追求你喜爱的人,去过属于你的人生吧!

    PS.一下,我很不幸的也被女儿洗脑成功了。我答应她,不再逼她补习和读大学,等消息传回大老们耳中,我们又要负责挡子弹了。所以你自求多福吧!

    这年头,父母真难当,可不是?

    对了,下次有机会碰面,别跟我提起这封信上的事;你者是叫我凶婆娘,没错!凶婆娘的脸皮通常很薄的。

    祝中暑

    曼宇

    “什么好男人,肉麻当有趣……”

    然而,从看信开始便浮在他嘴角边的淡笑,却一直停留在原处。

    传真信扔到一旁,床上的男人四仰八插,舒畅地伸展手脚。

    午后小憩,再加一点小“运动”,果然有助于恢复长途旅行的疲劳。

    枕被堆里沉着一张酣恬的睡颜。他一手支脑,细细地看着。

    梁姑娘的怪癖真不是普通的多。同住在一起之后,他才知道,她连大热天厚被子都不收。

    “我喜欢抱着棉被卷成一团的感觉。”她说。“反正夏天一样会开冷气,收不收棉被根本没差别。”

    “有我在旁边,-还需要抱棉被吗?”

    “要。”她只想了两秒钟便有了答案。

    所以他只好依她。

    正式谈恋爱的这半年以来,他们的交往过程大致平顺。虽然她又多拖了半个月才让他得逞。

    “性挫折有助于你更进一步提升性灵。”她竟然还挖苦他。

    于是安可仰决定让她知道,性挫折只会提升他们日后的**次数,倘若她嫌腰酸背痛、疲劳过度,一切只能怪她自己。

    男人体内的那只猛兽可是压抑不得的。

    “千絮,醒醒。”他凑近她的鬓际轻唤。

    她的发稍微留长了一些,已经及肩,看起来更女性化。经过半年的滋润陶冶,眉宇间也多了几许娇柔。

    爱情是女人最美的保养品,诚然也。

    “千絮?千絮?”她的深眠,让他有些寂寞。

    “嗯,几点了?”她柔柔眼睛,口齿缠绵。

    安可仰瞄了眼腕表。“下午三点。”

    “三点!”她火速坐起身。“糟了,我答应李主任下午去小学帮他们预防接种!”

    梁千絮立刻跳下床,忙着套上散乱一地的衣物。

    好吧,另一场缠绵宣告取消。他叹了声长气,往后一倒。

    咚咚咚!外头的大门传来铃当的叫唤。

    “梁姊,社区巴士快开了,-准备好了没?”

    “我马上来。”她扬声唤,一只脚连忙套进牛仔裤。

    “-漏了这个。”安可仰瞟见床头的一件白色小衣,轻笑着扔过去。

    梁千絮连忙接住,啊,她忘了穿内衣!她娇横他一眼,转过身去把T恤脱下来,重新穿整好。

    即使两人已经有过许多亲密时刻,她仍然那么容易脸红。

    他喜爱看她脸红的模样。

    “梁姊,-在摸什么?”铃当干脆自己跑进屋子里。

    “啊!不要进来,我马上出去!”她飞快扑回去拉高棉被将他蒙好,确定他没有任何走光之余。

    “她是我女儿,我都不在意了,-在意什么?”安可仰懒懒地拉住她,不让她走。

    “就是你女儿才更不恰当。”梁千絮咬他的手臂一口,得意地看他皱缩回去。

    铃当在房门口叫:“梁姊,-在跟谁说话?”

    “野男人!”安可仰提高声音替她回答。

    铃当顿时尖叫,“老爸?你回国了?什么时候到家的?”

    “不准进来!”梁千絮连忙喊。“你快把衣服穿好啦!”

    安可仰嘀哝两声,随手捞起内裤穿上,拉过棉被把半边身体盖住。

    “好,衣着整齐了。”

    “铃当,-可以进来了。”梁千絮翻个白眼,拿这对父不父、女不女的宝贝没办法。

    禁令一除,铃当兴奋地打开卧室门,尖叫一声,跳到床上来。

    “老爸,你不够意思,一回来就先拉梁姊胡天胡地一番,我会吃醋的。”

    “反正-吃不吃醋都在我背后乱造谣,对我也没差了。”他的手枕在背后,舒适又写意。

    “吼!半年前讲的玩笑话,你到现在还记得!”铃当没趣地嘟起唇,跳回地上。“梁姊,我们走吧!晚一点我要跟王传文去看庙会电影,不能迟到了。”

    “王传文是谁?”床上的猛虎立刻-起眼眸。

    “要你管。”铃当做个鬼脸,扑通扑通跑出去。“梁姊,快点哦!我在巴士上等。”

    真是大快人心!当初有个男人也一天到晚跟她说“要-管”,如今正义得以伸张,梁千絮心情愉悦地坐在妆台前梳头发。

    “王传文是谁?”安可仰转而质问她。

    “无论王传文是谁,铃当已经快十九岁了,她有交朋友的自由,而且我会百分之百确保她不被弄大肚子。”她向镜中的反影调侃道。

    “谁敢动凌-一根汗毛我就要他的命!”结果安可仰只听到他女儿的名字与“弄大肚子”连在一起。

    梁千絮叹口气,摇摇头。也不想想自己当初是怎么对待别人家女儿的?果然当了父母的心情就是不一样。

    “地上那张东西是什么?”她眼角瞄见飘落在床边的白色纸张。

    安可仰看了一眼。“传真信,给我的。”

    “我可以看吗?”她礼貌地要求。

    “请。”他无所谓。

    梁千絮走过去捡起来,坐在床沿,细细端详。

    他乘势黏上她的背心,啃咬她的耳垂。

    这间木屋没有叶以心那间的地理位置好,但是内部空间比较大。半年前,确定他们两个人认真开始之后,他考虑了一下居住的问题。

    千絮是驻在清泉村的医生,之前都住在村长出租的一间小套房里。以他的体型,睡那种标准双人床无疑是酷刑。既然那间套房塞不下国王级的超级大床,他决定自己盖一间木屋。

    山上的土地很便宜,他挑定了其中一个地点,和地主完成交易之后,接下来便是兴建过程。

    清泉村团结一心,虽然中老年人居多,个个长居山村,体健力足,一点小堡程根本难不倒大家。他吆喝了一下各家亲朋好友,再到邻村雇用几名帮工,几个月便盖好了这间两房一厅的原木小屋。

    不过他现在有点后悔为什么要盖两房。这给了上山度假的铃当一个理由来跟他们挤。

    安可仰发誓,有好几次,铃当半夜爬起来上厕所、喝水、吃消夜、看电视,或为了其它奇奇怪怪的理由,统统是故意的!

    每次发现卧室外有人走动,千絮便会要求他“安分”一点,因为她认为让男友的女儿听见他们发出“夜半的怪声音”,有碍家人之间的和谐相处-!这种时候,她怎么就不祭出“铃当快要十九岁,已经不是小孩子”的精神标语?

    他既然摸得清她的八股个性,他那个精灵到底的宝贝女儿焉会摸不透?说到底,这就是安家人对抗安家人的战争。

    “凌小姐对你很有信心嘛!”她看到最后一行的署名,唇角含着轻笑。

    “-呢?-对我有没有信心?”他贴在她的耳圈呵气。

    “还可以啦,马马虎虎。”她怕痒地轻笑。

    “只是还可以而已?”他不甚满意。

    “不然你想怎样?”梁千絮斜睨他。

    安可仰想了一想,咬她耳垂一下。

    “可是我不想让老头子太早得逞。”

    “现在谈这个也太早了,过一阵子再说。”梁千絮的食指点了点下颚。

    爱情有许多种面貌,她这方面的经验仍然太少,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身历百战的男人,当然要多见识一番。

    “所以,继续谈恋爱?”

    “继续谈恋爱。”她同意。

    两个人额头贴着额头,相视而笑。

    她点了他的唇一下,轻哼起--

    我对你有一点动心,不知结果是悲伤还是喜;有那么一点点动心,一点点迟疑,害怕爱过以后还要失去。

    难以抗拒,噢!人最怕就是动了情。

    虽然不想不看也不听,却陷入爱里……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动心最新章节 | 动心全文阅读 | 动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