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胎记 > 尾声

胎记 尾声 作者 : 凌淑芬

    郎霈:

    许多看似不经意的事,最后往往有最奇妙的连结。直到那日你南下之前,你我和郎云三人的谈话中,郎云的一言点醒了我,我想我终于明白了。

    让我们一件一件来聊。

    首先,我一直不懂,当年郎云出车祸,我去医院里看他,你为何将我赶走。

    你给了郎云一个很好的理由:因为你害怕他醒过来之后又跟着我一走了之。

    可是,我想着想着,总觉得其中有许多奥妙。郎云和我在一起,与他回到郎家的事并不抵触,不是吗?你完全没有担心我不让他回家的理由。

    接着就是公公的事。倘若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你,你又是怎么知道公公与凌夫人的那一段过去?

    然后,当我猜想到,唯一能告诉你的人只有婆婆本人,结论便如骨牌一般,一个引向一个,把所有看似不相干的事件全牵连在一起。

    郎云说,心结从来不在他身上,他是对的。

    郎霈,其实你是想报复,对吧?

    我的脑子里不断浮现当年那个大男孩的身影。他的父亲欺瞒他,他哥哥弃他于不顾,他的“母亲”痛恨他,而他还得在人前人后强颜欢笑,收拾残局。他心里该是有许多的恨与苦吧?

    母亲已经走了,能够承受你情绪的只剩下两个还活着的人。

    当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郎云,你又是什么心情呢?——

    这个可恶的男人,将一切责任丢给你,成天在山林野地里逍遥,他有什么资格得到幸福?

    于是你遵从了你当时的执念,将我逼离郎云身边,而我也真的走了。

    但是,这个报复并没有让你更快乐。

    你太爱郎云,无法忍受他痊愈之后变成一部空洞的工作机器,不懂情不识爱,日复一日虚度人生。你的罪恶感让你绝望地想补偿,于是你努力在工作上辅佐他,当他最称职的左右手,扮演他和爸爸之间的润滑剂,不断委屈自己,成全整个郎家的和谐。

    你恨他们无意间对你造成的痛苦,却又为了自己的恨而感到罪恶。

    郎霈,不要再恨了。

    公公和郎云终究是平凡人,他们有情绪,有喜怒,他们的人生会失序,也会回归正轨。

    你越爱他们,就越恨他们;而你越恨他们,对他们的爱越苦。

    所以,不要再恨了,好吗?

    至于我这里,我不知道事情的发展若与现在不同,我是否有办法如此大方地说出口,但,此时此刻,有一句话我确实是真心诚意的——

    郎霈,你对我,不再有任何亏欠。

    我谅解。

    最后,脸皮薄的人不只你们郎家人,所以信上的一切只限于你我之间,倘若它流传出去,我将一概否认。阿门。

    心心

    郎霈将信纸折妥,收进长裤口袋里,慢慢走出木屋外。

    前廊除了最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凌曼宇,其他人全都到齐了。

    叔嫂两人视线相接,他轻轻点头,叶以心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们两个眉来眼去是什么意思?当郎云死了?”坐在对面的安可仰颇不是滋味。

    “我们都不在意了,要你多事?”凌-咕哝道,招手让郎霈坐到自己身边来。

    “想想真不公平。我本来期待凌曼宇那只母老虎大发雌威,没想到她出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亏我一个人演得如此卖力。”安可仰继续抱怨。

    “怎么就你一个人老是母老虎、母老虎的称呼曼曼?”叶以心忍不住问。在他们眼中,曼曼跟女儿一样可人啊!

    “那是因为你们没看过她发威的样子!”安可仰一脸余悸犹存。

    “曼曼发威?”郎霈很难想像那种画面。

    “你们不会明白的啦!”凌-执起马克杯悠然啜一口。“对于一个被打爆头的男人来说,其中的教训痛彻心肺。”

    “你被曼曼打爆头?”一干人异口同声。

    安可仰一脸悻悻然,完全不想多说。

    于是,几双眼全移向凌姑娘求解。

    “那是发生在我八岁的时候,那年我老爸出国到哥大念书……”

    “芝加哥大学。”郎云下意识更正。

    “不好意思,本人是『哥』轮比亚『大』学法学院高材生,谢谢。”安可仰不屑地轻哼一声。

    “我非常确信你念的是芝加哥大学法学院。”郎云说。

    “兄弟,我会连自己是哪里毕业的都搞不清楚吗?”安可仰耻笑的意味更浓了。;;“请不要随便听信一个连云林和员林都搞不清楚的女人,谢谢。”

    郎氏兄弟相对无言。

    “你们说到了重点。”铃当吃吃笑了起来。“话说我老爸当年良心发现,打算把我接回身边照顾几年,所以赶办了我的护照和签证,跟凌家长辈知会一声,就把我直接抓去美国了。”

    “你没告诉曼宇?”叶以心挑了下柳眉。

    “她当时跟同学跑去欧洲自助旅行,女儿都是外公外婆在带的,我怎么知道她会那么在意?”安可仰觉得自己冤枉透顶。

    哪个女人莫名其妙丢了个女儿会不在意的?在场几个女人全给他一个大白眼。

    “喂!吧嘛!我是看凌家照顾铃当这么多年,想说换手一下,免得他们太辛苦,我也是一番好心,OK?”

    “总之,我老妈从欧洲回来之后,发现我不见了,她气急败坏的跑去老爸家质问,才知道老爸把我给接到美国去了。爷爷告诉她,老爸在『哥大』法学院,奶奶告诉她,我们住在学校旁边的某某研究生宿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听的,竟然把『哥大』当成『芝加哥大学』。她千里迢迢飞到芝加哥讨人,可以想见附近根本没有那个研究生宿舍。就这样,她在芝加哥流浪了几天,再打回台湾问清楚之后转飞到哥大去,心里那把小火苗早就烧成梨山大火。”

    “那是她自己耳背外加地理观念不彰,怪得了我吗?”安可仰慷慨痛陈。“你们自己出去问问看,有多少人会把『哥大』搞成『芝加哥大学』的,我都没笑她井底之蛙呢!”

    没有人想理他。

    凌-快乐地继续说:“后来她终于找到人啦!正好我老爸载我去商场焙物回来,他去停车,我站在宿舍门口等他上来开锁。我妈一赶到,就见到我孤零零的守在门外,犹如风雨中飘摇的小花蕊,而那个『死男人』不知去向。”

    “喂!喂!”为父的抗议。

    “这是妈咪自己的用词嘛!”凌-无辜地说。“这时候,老爸抱着一个大购物袋,吹着口哨开开心心上楼,我妈一见之下,新仇旧恨同时上涌,抄起旁边一张旧椅子没头没脑痛打他一顿,当天他额头缝了七针,以后见到我妈都会作恶梦。”

    现场一片沉默。

    安可仰眯着眼一一迎上每双目光。郎氏夫妇立刻假装很忙碌的检查胎儿动静,梁千絮鼻子仍埋然在医院期刊里,凌-把玩男友的手指。

    视线定在郎霈身上,他躲无可躲。

    “你想笑?”安可仰和气地问。

    “没的事。”他神色镇定,完全处变不惊。

    郎云真是好生敬佩弟弟的功力。

    “哼!”安可仰长腿往长桌上一翘。“你们听我的准没错,那个女人绝对是只母老虎,终有一天你们会见到她的真面目。”

    可以肯定的是,直到现在凌曼宇仍然没记起来,到底是哥大或芝加哥大学。

    “凌-,我们去林子里走一走。”郎霈觉得自己再不离开可能会失控,尤其这个岳父一双拳头硬如铁,得罪他大概不会是太明智的决定。

    凌-突然扭起了眉锁,定定盯着父亲大人。

    “看什么看?”安可仰长腿一抖一抖的。

    “老爸,你刚才说,害你一个人『演得这么卖力』?”她的水眸眯了起来。

    “怎样?”那双腿不抖了。

    “所以你从头到尾都在演戏?”

    “演什么?”安可仰一副没事人的口吻。

    “老天!原来如此!我上当了!”她猛然起身大叫。

    “我完全不晓得你在说什么。”安可仰否认到底。

    “你这个小人!”凌-蹂身扑过去,抢过后母手中的期刊劈头劈脑攻击他一顿。“我早该知道的!什么年龄差太多?还辈分轮常咧!一个十五岁就把女人的肚子搞大的叛逆分子,竟然还跟我大谈人生道理!我早该知道你一定有鬼的!”

    她早该知道的!这个男人可是安可仰!女王陛下驾到都不当回事的安可仰!他哪会在意什么狗屁礼教、辈分问题!亏她竟然还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搞了半天她老爸全是唬她的!

    “噗!”安可仰陡然捧着肚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现在才发现!亏你还是我女儿,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炳哈哈哈哈哈——”

    “可恶的家伙!竟然把我完全唬住,害我伤心了那么久!”凌-气红了脸,卯足了劲卷起期刊打他。“你这样子像当人家老爸的男人吗?啊?啊?”

    “不好意思,交换一下。”梁千絮冷静地怞出一本财经杂志,换回自己的宝贝医学期刊,然后低头继续读。

    “可恶可恶可恶!”凌-杂志打累了,往旁边一丢,开始用手掐的。“你还冷血地看我一个人跑到日本去,苦撑了八个多月!我竟然有这种父亲!”

    “我没有办法……你都不知道你那副愁云惨雾的表情有多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凌。”郎霈啼笑皆非地把她抱回怀里。这对父女绝对有严重的沟通问题。

    “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竟然这样恶搞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还是人吗?”她狺狺咆哮。

    安可仰拭去泪,不住地喘气。

    “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这种话你讲得出来!你自己想想看从小到大破坏我多少好事,要我一一指出来吗?你是怎么跟千絮说的,亲肚脐是吧?亲小嘴是吧?”积了二十年的旧怨终于一口气报复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对父女真的没救了。”郎云摇摇头,决定扶着老婆进屋去午睡。

    “晚上见。”郎霈无奈地挥挥手。他是事主之一,所以必须留在现场控制局面。

    “起码他这次没穿港剧律师袍、绑马尾巴,背过时两百年的法条,你应该安息了。”叶以心离开之前不忘丢给他一记过度甜蜜的微笑。

    安可仰瑟缩一下。“女人的心眼真小,两年过去了还要记恨。”

    “你、你敢说你没亲过我肚脐吗?我又没说谎!”凌-强词夺理。

    “那我对你说的那堆屁话也言之成理啊!”安可仰斜睨她。

    “你自己都说是屁话了,屁话还会有道理吗?郎霈,你来评评理。”

    “好,你评。”安可仰的白牙像鲨鱼。

    四只利眼同时往他身上招呼。郎霈凝住。

    为什么吵架的是他们父女,他却变成目光的焦点?

    但郎霈终究是郎霈,那如月光一般的郎霈,天摇地动我犹不乱的郎霈。

    “梁医生,我载你到隔壁村去瞧瞧昨天发烧的小男孩好吗?”他起身搀起另一侧的梁千絮。

    被他一说,梁千絮陡然想起。

    “对了,我还得去回诊。”她一跃而起,拍拍父女俩脑袋。“你们慢慢吵,我们晚一点回来。”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这样走了。

    “喂喂!”安可仰想追上去,凌-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吵完。

    “别跑!看我的夺命剪刀脚,啊嚓——”

    反正在屋主午睡完毕,小镇医生回诊结束之前,他们父女俩还有长长、长长的时间可以解决恩怨。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胎记最新章节 | 胎记全文阅读 | 胎记TXT下载